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十五章 破营(再中)

    第三十五章破营(再中

    到这句话,许乐皮肤上的所有毛孔同时舒展,那些汗,在这一瞬间,似乎也都化为雾气离散而去,只剩一片舒爽。之所以会有如此强烈的感受,是因为先前沉默的七秒钟让他十分惊栗。

    无远弗届的宪章光辉,凭借着周游于宇宙中无数的飞行器,卫星,地面的电子监控网络,甚至所有官方使用的芯片,构筑了一个永远没有缺口,没有空窗的巨型网络。

    以往在黑梦中,在清醒时,许乐想要通过这个网络与那位伟大存在进行主动联系时,从来不会生任何延迟,对方就像是一位有求必应的神,时刻都陪在他的身边,需要延迟一段时间才能接触到对方,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事情。

    只是身处惨烈而紧张的军事演习现场,许乐没有足够的精力捕捉这次的异象,并且引起足够的警惕,他只是下意识里觉得老东西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隐隐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帮我找一个人,铁七师中校军官西门瑾。”

    望着左眼里的那些网格,许乐快地说道。联邦中央电脑并不会每一次都以老管家的面目出现在他的视网膜上,有时候只是一些比较简单枯燥的线条,不知道那代表着联邦中央电脑怎样的运算法则。

    在狐狸堡垒黑狱中,许乐和宪章局那台电脑的对话很多,他已经熟悉并且习惯了这种脑海中的思维交流模式,所以明知道对方是机械冷漠的运行程序,但总觉得是在和一位老管家说话。

    “这违背宪章……”

    没有听完完整的话,许乐在心里说道,你又不是没有做过,虽然小爷我到今天为止,还是不明白你这台电脑究竟是中了什么病毒,会这些疯。

    “你知道我这时候在做什么。”

    许乐在脑海中对那些由光点组成地网格快说道:“就当是游戏。毕竟不像上次大楼里。要你帮我杀人。”

    老东西沉默了很久。苍老地声音忽然生了一次音频跃动。说道:“既然是游戏。要不然我干脆把数据改了。让对方地模拟兵力全部死掉。然后再给你派两个集团军过来?”

    操控舱内地许乐怔了怔。掀起了眼上地光屏护镜。这才想到今天地军演里有很大一部分地虚拟火力。全部是由这台宪章电脑模拟出来。并且进行分配地。

    听到老东西地建议。他不禁有些傻眼。说道:“作弊也要有点儿职业道德好不好。总得要给人留条活路啊。”

    正因为这种震惊。他再次错过了注意到老东西今天异常地机会。很明显。那位宪章局地下不知深处地电脑程序。今天说话地语气很是调皮。

    ……

    ……

    许乐的左眼能够见到鬼,能够见到本来看不到的人,就像是一个全知全能的无能雷达,可是越自己的身躯甚至是身体外的机甲,通过颈后地芯片,与宇宙间的宪章光辉联结。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黎明前的黑暗里,当铁七师近卫营即将取得军演胜利的时刻,他决定动用这种令他自己都有些心寒、想要躲避的能力。

    黑梦的那头再次归于沉默,细腻的光点凝结成地网格,模拟出三维地图,传输进他的大脑,又呈现在他的视网膜上。如果他愿意,那个老东西也同意,他甚至可以去**第一夫人洗澡,此时要在莽莽群山之中,找到那位冷静的西门瑾中校,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找到西门瑾,便找到了铁七师地指挥部。

    将机甲所有的探测设备全部关闭,许乐裸目盯着面前地光屏,操控着黑色的mx机甲,在山林之间悄无声息地前行,依循着眼中地地图信点,逐渐靠近自己的目标,他地双眼越来越亮,就像一只狼在夜林里射出猎杀前的光芒。

    mx机甲自主电子屏蔽之后,就变成了黑夜里的一块石头,无论是散出来的热量,还是双引擎运转时的电磁波段溢出,都被精密的设计,控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内。问题是这种状态下的mx,存在着一个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失去了所有的探测设备,只能潜伏,却无法突袭。

    然而操控mx的许乐,却恰好能够弥补这种缺憾。

    凌晨六点一十三分,天边隐隐透出一抹光亮,四宇却依然是一片漆黑,山林里没有鸟鸣虫叫,只有远处的黄山岭方向传来阵阵耀光,看来周玉与那些军官生所指挥的部队,依然在做最后的坚持。

    捕捉到铁七师指挥部的位置之后,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许乐操控的黑色mx,就像一个幽灵一般,借着夜色的掩护,凭借着高的操控技能,悄无声息地翻越了两处陡峭的山峰,靠近了对方的营地。

    一路上虽然沉重的机身依然不可避免的踩垮了几处岩石,惹出一些动静,惊着两只打盹的雄鹰,但自主电子屏蔽状态下的机甲,依然成功地瞒过了铁七师布防严密的电子监控设备。

    黑色的mx机甲来到了蓝池山峰顶,前面是一道陡坡,下方便是铁七师近卫营的指挥营地,在黑暗中远远看去,营地里只有些微灯火,根本看不出来究竟隐藏着多少火力。

    机甲中的许乐皱着眉头,仔细地分辩着地形与对方营地的布防,知道潜行到此为止,双方如果再靠近一些,就不再是电子屏蔽战的范围,黑色mx机甲明显的机身,对方直接可以用肉眼看到。

    那个老东西先前说的话只能当成笑话来听,中央电脑真

    把蓝方所有虚拟兵力杀死,然后调两个军的部队给:还怎么继续?

    找到对方的指挥部,已经是作了弊,但真正要突破对方的指挥部,获得这次军演地胜利,则必须由许乐亲自打出来。

    ……

    ……

    “还没有找到?”

    军演指挥大厅里的迈尔斯上将,沉着一张老脸,毫不客气地训斥着四周面有难色的参谋军官,那台mx机甲已经消失了很久,寂寞岭黄山岭一线的惨烈战斗都已经进入到了尾声,结果指挥大厅还是没有能够调出那台mx机甲的画面,这种信息捕捉战力,当然不能让他满意。

    “找到了!”一名军事参谋忽然从工作台后站了起来,兴奋地说道:“刚才就找到了,只是数据一直有延迟,卫星画面这时候才调出来。”

    “那还不赶紧放出来。”迈尔斯上将沉着声音说道。

    指挥大厅三十几台宽幅光幕,其中有七幅光幕上出现了一个环形的运动画面。背景极黑的画面上,只能隐约看到一台黑色机甲地身影,正在基地后方的莽莽群山中不停奔跑,跳跃,度极快……

    “是许乐吧?”迈尔斯上将皱着眉头,扭过头对邹部长问道。

    邹应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说道:“应该是。”

    “他要去哪儿呢?一路都没有减……”迈尔斯上将有些猜不透那台黑色机甲地意图,“难道他知道七师的指挥部在哪里?”

    邹应星摇了摇头:“明显是全屏蔽状态,双方公用卫星信号都收不到,他怎么可能找到?”

    就在两位军方大佬窃窃私议的时候,军演指挥厅里却是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的高级将领和负责演习规划的参谋们,都被画面上那台mx机甲的身影牢牢吸附住了目光。

    军用精密卫星拍摄的画面非常清晰,而且由于角度采光地关系,一直在山峰脉背上奔袭的黑色机甲,隐隐套了一层淡淡的光芒。面对着崎岖的山峰风化岩面,这台黑色机甲竟是奔驰的如此迅,无论是跳跃还是曲进,都没有减的意思,而且看机脚落地时的震尘分析画面,只怕连声音都不会太大……

    难道这才是mx机甲的真实模样,可即便mx机甲再如何高级,能够在山川间行进奔驰,如此高而又稳定幽静,只能依靠于机师地绝操控手法。黑色机甲在这名机师手中,动作简洁明了,轻灵高,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美感,远远过了一般军方王牌机师给人留下的印象。

    这个机师是谁?军演指挥大厅一片安静,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光幕,看着光幕上的黑色机甲……沉默行走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

    杜少卿一直安静地坐在最右侧地沙上,就在整个大厅都为那台黑色mx机甲而赞叹安静的时刻,他依然平静冷酷异常,心中没有丝毫波澜生起。

    在迈尔斯上将与邹部长想到那名机师身份时,他已经判定黑色机甲里地人只能是许乐能被联邦军神看中的家伙,如果不能展现出于常人地实力水平,那反而会让他有些失望。

    他的右手轻握着黑色地小羊皮手套,冷漠地看着光幕上像只狸猫一般趋进,似乎完全摆脱了重力束缚的那台黑色机甲,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趣意:这样放足狂奔,难道就能在群山之中找到我的部队?

    虽然此次临时军演负责具体指挥的是西门瑾,杜少卿依然只会想到,这是我的部队,我的部队,是不可战胜的。

    宽幅的光幕上,只能看到一台黑色的mx机甲在全前进,在奔跑,在跳跃,在群山之间纵情沉默前行,画面显得有些枯燥,然而很奇妙的是即便不是那两名军方大佬认真地注视着黑色机甲的身影,也没有人会想到将光幕画面调开,对于大厅里的所有人而言,这台落单了的,消失了的黑色机甲,才应该是此次军演的胜负手。

    指挥大厅里所有观战的军人们,无来由的紧张之余,也生出无穷疑惑,黑色机甲看似无头苍蝇一般的狂奔,难道隐藏着没有人能够猜到的含意?

    这个谜底在黑色机甲第一次停下,也是最后一次停下时揭开了。

    黑色机甲摸至一处山峰的顶部,然后悄无声息地半蹲了下来,似乎正在准备着什么。

    山谷下方隐约有一处营地。

    “这是什么地方?”邹部长惑地问道,虽然军演指挥大厅对于演习双方的兵力部署与战损情况非常清楚,但此时众人的目光随着那台黑色机甲狂奔了这么久,都被带地有些糊涂了。

    “蓝池山……二号峰。”还是那名负责信息捉捕的军事参谋,他从工作台后站了起来,声音微颤说道,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情绪。

    “嗯?”邹应星皱眉回头望了他一眼。

    那名军事参谋舔了舔干的嘴唇,声音微哑说道:“山谷里……是蓝方的指挥部。”

    黑色机甲在群山间一路狂奔,从未减,最后居然就撞到了蓝方的指挥部?这时候自然没有人相信,这名机师是瞎猫撞死老鼠,无头苍蝇直奔洗手间,完全凭借运气。众人无比震惊,自主电子屏蔽,什么信号都收不到的机甲,怎么就能找到蓝方地指挥部?

    迈尔斯上将有些意外地嗯了一声,安稳地坐回了沙上,花白的眉毛微微一挑,显得极为满意。邹部长依然是一脸沉稳,却端起茶几上没有喝几口的茶,缓缓地啜了几口。

    指挥大厅

    无法保持安静,所有地人都开始私下议论,嗡嗡的声吃惊的情绪,弥漫在整个地下空间之中。

    杜少卿望着光幕怔了怔,就连他都不知道西门瑾会把指挥部放在哪里,所以先前一直保持着平静,但谁知道那个家伙居然真的找到了!

    他的表情严寒一片,双眸里泛起两抹阴云。一名铁七师少校走到他的身边低身附耳说了几句什么,恭敬地将墨镜递了过去。

    杜少卿接过墨镜,却没有戴上,而冷冷地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那名少校军官面现犹豫,想劝说几句,但看着师长已经冷漠地脸庞,终究还是没敢说出来。

    “找到指挥部,不代表你有实力破营,西门布置营防的本事,连我都格外欣赏。你只有一台mx,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能够破营取胜!”

    杜少卿看着光幕上那台于峰顶暂休的黑色机甲,深深的眼窝里闪过一抹厉色。

    便在此时,军演指挥大厅里传来一阵轻呼,不是黑色机甲又做出了什么令人惊叹的行为,而是此时s11星球的第一抹阳光终于挣破了地平线,洒向了地面。

    那台安静半蹲在蓝池山峰顶的黑色mx机甲,正好迎接了最新鲜的阳光,幽暗晨光之中,黑色机甲尽情沐浴,充满了肃穆地美感。

    这一幕,真的很美。

    ……

    ……

    杜少卿从第一军事学院最高分毕业后,被分配到第三军区,他自己不顾军区司令部的惜才,强行要求进入其时已然落没的铁七师,在铁七师中,他担任的第一个职务就是营营长,而铁七师地重新崛起,也是以营在某次军演中石破天惊般的胜利而为端。

    杜少卿从营长一路做到师长,他所率领地第一支部队营,也被改编成了拱卫师部的近卫营。

    许乐操控地黑色机甲,所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支有着光荣传统和强大战斗力地编全机械营队!

    在今天凌晨的临时军演中,任凭周玉一批军官生奋勇努力,第七小组入山潜击,依然被近卫营撕扯的异常凄惨,而许乐只有一台mx机甲,却要面对看似平静,却肯定防守极为严密的近卫营营部……

    晨光照上山峰,照上那个半蹲着似雕像的黑色机甲。

    铁七师指挥部肯定没有想到有机甲能够在全屏蔽的状态下,还能摸到自己的营部,但他们的指挥官是西门瑾,正如师长杜少卿所嘉许的那样,西门瑾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即便在这种现代化程度极高的仿真演习中,他依然在营地的四周安排了人工哨。

    第一个现黑色mx机甲的,是西侧暗哨的一名士兵,毫无预警的,尖锐的警报声响彻安静的山谷,小半径精密雷达开始疯狂的扫动,试图确定来袭之敌的方位。

    凌晨时分,是进行偷袭的最好时机,但肯定不适用于铁七师。本来就是凌晨才开始的演习,这支部队的所有官兵依然保持着极为清醒地头脑和精神。

    从现黑色mx机甲开始,只用了三秒钟时间,营部四周的自行平射火炮,便在电子系统的牵引下,对准了蓝池峰顶,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毫不犹豫地喷泻出弹药!

    瞬息之间,轰鸣之声大作,整个山谷似乎都震荡起来,谁知道西门瑾究竟在营部四周布置了多少平射榴炮!这种榴炮装备简单,而且移动设置方便,但在山地里的杀伤力并不大,可一旦用于对坡面上的快目标进行平射,却能挥出极强大的威力,难道铁七师一开始就想到有机甲可能突营?还是说这是一个埋伏?

    许乐没有想这么多,从出现在峰顶地那一刻起,他就进入了战斗状况,被对方的肉眼现是理所当然之事,所以也没有什么惊慌。至于铁七师究竟在营部四周布置了怎样的防御力量,也不关他地事,他是一个简单直接的人,一斧要砸出一个将来,一刀要劈开一道亮光,此时m机甲在手……身体内的力量尽数澎湃,除了冲下去,他根本没有为自己准备第二套战斗方案!

    正是因为这种绝决壮烈,黑色机甲从山峰上沿着陡坡一冲而下,不是偷袭也变成了偷袭,三秒钟之后才喷泄而至的平射榴弹阵列射击,竟全部射到了黑色机甲的上方,由此可见机甲的度究竟有多快。

    坐在操控舱中的许乐盯着眼前地光屏,左眼看着山谷营地里那一排醒目的公民编号,感受着机体传来的剧烈震动,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每当他进入机甲之后,便会晋入一种很奇妙的精神状态,似乎机甲之类才是真实的世界,而外方却被完全隔绝开来,只是无数的数据模型,在那里快的移动。

    左手猛烈地推动操作杆,右手快输入指令,拟真系统全力挥,精密仪器将他身体地每一个细微动作放大、校正,然后忠实地由黑色m机甲重现出来,沉默而肃杀地向着山峰下冲去!

    黑色机甲从峰顶沿陡坡冲下,再也没有任何轻灵的感觉,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气势,沉重的合金机身每一步踏在岩石之上,都要踩迸出几块碎屑,似乎整座山峰都在为之颤动。

    巨大地反震力又被机甲高效的连结装置和球状关节所吸附,变成向前地冲击力,于是黑色机甲每一步踏下,它的度便会再快上几分!

    机甲脚下,山石迸裂,在晨光中尤如一道黄龙,黄龙尽头黑色地mx机身异常冷冽,度越来越快,竟快要看不清动作频率

    ……

    ……

    “他想干什么?”指挥大厅里的迈尔斯上将皱着眉头问道。

    “加?”邹应星地眉头也皱的很紧,有些不确定说道。

    “再加就要摔死了。”迈尔斯上将沉默地想道,以此时蓝池山的坡度,黑色机甲再这么加下去,根本用不着铁七师的炮火密集攻击,自己都会摔的粉身碎骨,不过他相信老师长看中的年轻人,想来会像先前一样,给自己另一个惊喜,所以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

    ……

    西门瑾不认为监视器中那台冲下来的黑色机甲会摔死,因为被突营后,他依然保有着指挥官的绝对冷静,对方千辛万苦摸到自己的营地,肯定不是为了来被自杀一遭,所以他决定送对方一程。

    今日军演,寂寞岭黄山岭一带战局将定,虽然那些军官生的抵抗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强悍惨烈,让他也感到了棘手,但终究是胜了,只要稍后将这台或许了不起或者愚蠢的黑色机甲摧毁,铁七师便将迎来再一次的胜利。

    “全方位平射。”

    西门瑾平静地出了命令,端起杯中的咖啡喝了一口,任由身边的参谋操控电子工作台。他仔细研究过mx机甲的所有技术参数,对于这种新型机甲恐怖的移动度和近身战斗力,非常清楚,所以他很坚定地认为,在自己准备已久的这次全方位平射下,那台黑色机甲必然会被连续击中。

    第一轮平射榴炮密集火力,连黑色机甲的边都没有擦到,就像是放了一轮烟花替黑色机甲的壮烈攻击助威般滑稽。但机甲内的许乐却异常冷静,能连续获得三十七次军演胜利的铁七师,不会因为被自己偷袭而乱了阵脚,虽然此次亲自指挥的,并不是那位冷酷的像冰刀般的杜师长。

    果不其然,重新开启的mx机载雷达与scc搜寻系统,忽然爆出来了尖锐的警告声,身处剧烈震动中的许乐盯着光屏,双眼眯了起来。

    看着光屏上代表着杀伤力的繁复线条,许乐真的很想不明白,西门瑾难道猜到自己会从这片山坡上冲下来?不然对方的营部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所有的平射榴炮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再定位?

    还是说铁七师平时的训练就有这么恐怖的水准?上百枚平射榴弹已然呼啸而来,许乐没有多余思考的时间,在这种坡度的地面上,铁七师的火力覆盖面积,却被精准地控制在自己身前身后一个椭圆形区域中,实在可怕。

    mx机甲能够硬抗榴弹,但抗了太多,而且一旦被战损系统判定受损太过严重,可能被直接判定出局。

    此时许乐的黑色机甲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密集的平射榴弹躲过去,但这似乎也是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即便mx机甲的机动性再强,在如此复杂的火力覆盖下,联邦再强大的机师只怕也难以做出精准的趋避。

    ……

    ……

    军演指挥大厅里一片沉默,众多军官心情复杂地看着光幕,光幕上蓝池山下的那道陡坡约二百米的范围内,已经被平射榴弹耕了一遍,虽然并没有携带真实的弹药,但那些高的弹射,依然将坚硬的山岩轰出了无数碎屑,震出漫天烟尘。

    参观此次军演的高级军官们,先前还在为黑色机甲神出鬼没的手段,壮烈的冲击而赞叹,此时看到铁七师钢铁般冷静的应对,电脑般精准的计算,忍不住心生寒意。

    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在敌人看似气势最盛之时,却用最简单的一次齐射,便将这次壮烈的攻击掐死在了摇篮之中。

    “报那台机甲战损。”迈尔斯上将急促地问道。

    大厅里的军官们有些讶异,心想在这样密集的火力覆盖下,难道司令员还认为那台机甲能够保存一定战斗力?要知道铁七师近卫营的这轮榴弹齐射,看似简单,实际上时间点和覆盖范围已经完美到一塌糊涂。

    参谋听到迈尔斯上将的话后愣了愣,才手忙脚乱地把数据调了出来。当大厅里的所有人看到机甲的战损数据时,不由以为是这位参谋太过慌乱,弄错了数据。

    连百分之二的战损都没有达到?

    迈尔斯上将的面容渐渐生出一丝怪异的情绪,盯着光幕上被参谋震惊放大的画面。画面上那台黑色机甲在烟尘之中,在弹雨之中……浑身颤抖,身边无数高榴弹与它擦身而过,对面难以相逢。

    极度危险的状态,黑色机甲随时可能被击中,但它却偏偏凭借着不可思议的操作扭曲着机身,如一道黑光般跳跃着,就好似一株颜色渐深的老柳,任由河畔风雨击打,却总是能够坚强地活下来。

    迈尔斯上将霍然起身,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热切而又感伤地看着光幕上黑色机甲颤抖的身影,不自禁地想起当年,想起那位带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