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三十二章 我能

    力,荣耀,财富,许乐喜爱却并不觉得不可或缺。+意的某些东西早已颇具文艺气息地在议会大厦门前随风而逝,另一部分却又在某大楼和黑暗的牢房中坚固再生。

    那些他最在意的部分,不是能够被外力强行夺走的事物,于是对于今日的他而言,无所失去,自然也就无所畏惧,双眼一眯,军营里的森严阶层秩序和牢不可摧的某种规矩,便被两片眼皮子夹的粉碎。

    费城匹夫当年曾一怒,帝国皇帝陛下流血陨落,联邦古谚也曾有类似的说法。

    杜少卿不是帝国皇帝,许乐也不是李匹夫,但许乐真真有几丝开朗下的剽悍气息,还有暴起一击的能力,这便显露出了威慑力。杜师长位阶尊严,冷酷强横,有大抱负大野心,自然不能和许乐这种不讲道理的光脚汉子拼身家性命乃至脸面,这便是天生的不平衡与弱势。

    刺杀麦德林,许乐替联邦生生掐死了一颗帝国的毒种子,但事后联邦许多顶尖政客,以及七大家的上层人物们,都对他生出了强烈的警惕,甚至想将他的存在抹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像许乐这种有实力挑战某种秩序,并且敢于挑战的人物,对于一个稳定的社会来讲,并不是好事,人类社会所倚赖的稳定架构,便在于阶层的排列与秩序,有人威胁到这种秩序,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事情,即便是费城那位老爷子,若他不是为联邦立下不世战功的军神,如果不是宇宙的那头有真正凶恶的帝国入侵在环峙,只怕联邦社会早就会像一个生物般,试图将体内的变异细胞排除出去。

    邰夫人知道许乐对联邦的威胁并不仅仅在于他的心意和能力,还有更幽深地某层关系,所以她抹杀许乐的意愿,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只是到目前为止,许乐还是活的好好的。

    ……

    ……

    杜少卿第一次在军营里笑了。笑容里充满了一种淡淡地自嘲。因为他很清楚许乐地威胁。确实是自己很忌惮地事情。面对着一个不讲规矩地强。用军阶规矩去压他。根本是无法做到地事情。既然如此。他又如何能够飙?

    但杜少卿终究是杜少卿。微微自嘲一笑地名将。比先前任何一刻都显得可怕些。偏偏他却能强行镇压住内心那股疯长地怒火。没有任何失态地表现。

    他只是盯着面前地许乐。然后缓缓地摘下了自己地墨镜。深陷地眼窝中。他地目光深远而冷厉。就像是某处矿星上挖到深处地矿坑。积着甲烷雪。反射着宇宙里地光亮背景。给人一种寒不能承地感受。

    “听说是你研制成功了mx?”杜少卿盯着许乐地眼睛说道。身为一代名将。审时度势。敢于壮士断腕。是一种真正地军事智慧。只用了不过几秒钟地时间。他便冷静了下来。接受了许乐双方都不要飙地威胁。

    场间地军官们都知道许乐在mx机甲研制中地重要作用。听到这句话并没有什么震惊地表情。许乐微松了一口气。准备解释几句什么地时候。却听到杜少卿继续淡淡说道:

    “卡琪峰mx机甲第一次试验战。你完胜李封中校。我想你对mx机甲地了解。应该是联邦中第一人。”

    在旧月基地mx机甲战地细节,在席格总统和邰夫人的影响力下,一直被暗中保密。联邦军方只知道在那次对战中,果壳工程部战胜了联邦科学院,mx机甲定形,然而却一直不知道那两名厉害到了极点地机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作训基地中,周玉知道真相,第七小组成员也从白秘书的口中隐约了解了一些,然而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此时听杜师长淡淡说出,才明白原来自己地机甲教官……居然是能够战胜费城李家传人,那个疯子天才的生猛人物!

    列队的军官们震惊地看着小许教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联想到这几个月里自己众人一直试图用机甲挑战教官,不由生出了几分惭愧和后怕的感觉。

    许乐不知道杜少卿为什么这时候要提自己最出彩的事迹,他看着对方,眉头微皱说道:“报告师长,这是联邦机密。”

    “三天之前,卡琪峰战斗细节,已经解密。”杜少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许乐心中生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他不清楚面前这位冷酷的名将师长说这些话,究竟有何用意,便在此时,杜少卿又继续冷冷说道:“听说你是被元帅大人亲自召进军队的?”

    近几十年来,联邦只有两位元帅,一是当任的总统,但没有人会直接称呼他为大元帅,另一位则是那位真正的元帅,虽然那位老爷子早在多年之前便已辞去所有军职,归于费城湖畔看水看山看雪看鱼看世间,但联邦里所有人尤其是军人,提到这位老爷子时,都会无比尊崇敬畏地称一声元帅。

    杜少卿的这句话,比前面所揭示的两个事实,更令场间军官们震惊。许乐微感诧异地看着此人深沉的双目,却听着身后已经传来了议论声。

    被军神大人亲眼看中,特召入伍,这比什么样的荣耀更加荣耀。军官们看着许教官,震惊好奇,便连一直保持的极好的军姿都变得有些散乱。

    ……

    ……

    杜少卿面无表情地看着许乐,被这个看似平凡的男子逼的不能飙,胸中一口怒意变成闷气之刀,险些割伤了心肺,他直接承认对方有让自己不出飙来的资格,再宣告众人。接下来这位师长却是话锋一转,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话题。

    “你先前认为学员没有使用mx的机验,而你无是最有经验的军人。”杜少卿淡淡说道:“李元帅对你欣赏有加,要说你不会战术推演,谁人能信?如果今天是你来攻,你会怎么攻?”

    话锋冷若冰刀,却让人无法阻拦,杜少卿谋略惊人,细节推算无人能及,竟是将战场上的指挥技巧,用到了此时。不能用军阶压你,便用道理压你!

    只不过三句话,杜少卿便将许乐推到了众人炽烈目光之前,推到了某种高度之上——你是mx机甲的研,你是战胜了李疯子的强人,你是元帅大人亲自培养的对象——许乐此时若还用先前那句不会应之,谁能相信?

    以许乐地性格,不会便是不会,他并不怎么怕

    然而此时杜少卿却把自己和费城李家联系在了一起,谨慎。

    他能够活下来,能够离开黑暗的军事监狱,都是依靠那位老爷子,虽然他在心底对那位老爷子的定位是远房亲戚,但他清楚,联邦军方上层的将领们看自己,都把自己看成军神大人重点培养的人物。不然上午观礼时,易副司令何至于要和他这个小人物亲切有加,温言劝勉?

    和维护费城李家的光辉无关,许乐只是不想让那位老爷子的眼光,被杜少卿质,他自己更不想在飙之后,又变成一块沉默的石头,所以他想回答杜少卿关于军演地问询。

    天可怜见,许乐对军事战术推演真的是个菜鸟。就算杜少卿今天并没有亲自指挥,但联邦又有几位将领敢放言能够突破铁七师的联防,他能怎么破?

    沉默片刻之后,许乐抬起头来,望着杜少卿说道:“我不会战术推演,所以我会让周玉继续全权指挥,一如今天白天的态势展。然后用你的方式赌命,赌你地师部在哪里。”

    刚开始的时候,他的说话还有些不够自信,但几句话之后,想到反正是乱来,带着一股坚忍泼辣地劲儿直挺挺说道:“特种机甲营的m系列机甲全部放在指挥部固守,我不带它们。

    只要周玉能够赌到七师的指挥部在哪里……给我八台mx,我破你师部。”

    给我八台mx机甲,我破你师部!

    这话说的何其大胆,何其嚣张!甚至让人感觉无比荒唐。mx机甲确实性能优异,突袭杀伤力极强,然而面对着一支整编机械师,要突破层层防御,杀到对方指挥部,这哪里是人能够做到地事情?

    但很奇怪的是,军官们听到许乐这样说,并没有露出嘲笑的神情,反而陷入了深思。就如同先前杜少卿挺直站立,便给人雪松压顶感觉,让人们不敢说话那般,人的名树的影,能够操控mx机甲打败李疯子,能够让联邦军神青睐有加,许乐说出来的机甲突袭再如何匪夷所思,他们都忍不住要思忖一下。

    许乐知道自己确实是在胡乱瞎说。

    他不会战术推演,没有能力在指挥上面做出任何自己地判断,在军营中唯有的自信,便是来源于mx机甲凌厉而灵动地攻击方式。要突破铁七师的联防,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好依然让周玉指挥,又复述了杜少卿充满杀伐力地指挥判断,便奇峰一出,说出要用八台mx机甲破对方师部这样的狠话。

    反正都是用嘴说地,也没办法证明自己在说大话。许乐在心里这般想道,这一刻流氓施公子,江湖维小哥,曾经的无赖孤儿灵魂附体。

    “很好,很好笑。”杜少卿望着许乐冷漠说道:“这世界上谁能做到?”

    “李元帅曾经做到过。”许乐沉默片刻做出了回答,心里却想着大叔其实也应该有这个能力。

    李匹夫当年驾控着m37机甲,便能突袭千里,击杀帝国皇帝。比操控mx新型机甲,突破一个师,摧挥师部,毫无问难度要大上无数倍。

    杜少卿深深的眼眸里泛起一丝亮光,他本准备说元帅已经老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下面这句话。

    “还要元帅大人上战场,这本身就是我们联邦军人最大的耻辱。像你这种荒唐的战术设计,除了元帅还有谁能做到?你以为你真的能?”

    许乐微低着头,沉默了很久,忽然想到遍布于宇宙之中的光辉,轻声说道:“或许……我能。”

    场间一片安静,尴尬的沉默,军官们从许乐那三椿光彩战迹中醒了过来,一番思忖后,确认许教官的战术推演谈不上大胆,纯属真的瞎掰,就算给他八十台机甲,也不见得能够靠近铁七师的师部,然而此时听到许乐居然真的认为自己能,不由心生尴尬……

    就在渐深的夜色与怪异的气氛中,杜少卿师长又一次笑了,微嘲的笑容里挟着并没有刻意遮掩的寒意与厌恶。

    作为联邦军方学院派代表人物,他向来认为,在战场之上谋略战术才是决定胜负的关系,个人的勇武永远只是“匹夫”之勇,根本无法决定大势。

    正是基于这种牢不可破的理念,杜少卿对于联邦军方如今格外重视的mx新式机甲以及许乐有些不屑一顾,今天白天的毕业日军演,似乎也证明了他的理念,然而此时许乐居然放言他能靠八台mx破铁七师的师部,这是何等荒唐和不负责任的胡话!

    需要用铁血一般的事实教育一下面前这个无耻之徒吗?杜少卿冷漠地看着许乐想到,大部分的参演部队已经离开,铁七师也只留下了一个整编营,但他相信,就算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整编营,也足以困死八台m机甲。

    “看来在战术推演方面,你真的很愚蠢。”杜少卿深长地吸了一口气,想到临行前都那位大人物的交待,决定暂时放许乐一马,嘲讽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肃冷依旧。倒是几名第三军区的军官,不屑地看了许乐一眼,就像看到了一个天大的傻瓜。

    许乐没有愤怒地喊对方回来较量较量,反而有些庆幸铁七师并不准再开一场军演,来试一下自己的战术推演能不能成功。他的军靴里早已湿透,靠八台mx去生挑一个整编机械师,那……真的是傻子。

    “就算特种团混编八台mx,也没办法破一个师的师部,你这家伙也真敢瞎说。”

    出乎所有人意料,主席台的那侧,走过来一群黑压压的军官,被那些将军们拱卫在前的,正是国防部长邹应星及第一军区司令员迈尔斯上将。

    正准备离开的杜少卿身体微顿,停下了脚步。

    在众人惑吃惊的目光之中,迈尔斯上将微笑着说道:“少卿,七师不是还留了一个营?让这家伙破一个营试试。”

    ……

    ……

    (又要出门,晚上是没了,周一又要办事,明天争取能够一口气多写点儿,把破营写完,让大家看的顺畅些。关于杜少卿,这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必要浓墨描之,至于盒饭,定要扔的准确凌厉才是,当然,我不排除以后扔他红烧肉……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