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乱我心者

    彬彬有礼地要求许乐取下双肩背包,冰凉的金属探测棒无礼地贴近许乐的后颈,嘀的一声之后,身份数据读取审核在瞬间完成。负责检查的士兵看了一眼肘间小光屏上的信息,望着许乐笑了笑,说道:“原来是师兄,看着倒年轻。”

    许乐的笑容有些勉强,唇角挣了几下才变得自然了一些,将双肩包背上后说道:“蹲坑的,成天看不到阳光,你要乐意你去。”

    东林警备军兵种不多,但是其中最苦的就是矿坑维护部队,也正是军人们所称的蹲坑儿。那名军人笑着拍了拍许乐的肩膀,说道:“以前师兄运气差些,这次不就挺好?刚退役就能等到船,我们以前班长退役后,硬是在警备区等了半年,才等到国防部派过来的飞船。”

    笑谈了几句,因为排队等着检查的旅客还很多,那名士兵依依不舍地放过了许乐,挥手让他过去。许乐走出几步还没忘回头说了声谢谢,一切表现的极为正常,然而当他坐上了大灰狗客车,身体靠在椅背上,才现自己的后背全部是冷汗,湿透了衣裳。

    许乐轻轻地嘘了口气,吐出了体内的紧张,抹掉额际丝下的汗珠,疲惫地坐在软椅上。只是一个检查的关口,已经吓得他不轻,幸亏他记熟了脖颈后方那颗伪装芯片设置的身份,才勉强地过了这一关,只是他又想到,将来如果真的被人查到那个子虚乌有的矿坑部队去,又怎么办?

    能够轻松通过检查,和许乐的运气无关。整个联邦无数年来早已经习惯了联邦电子监控网络的便捷快准确,人体芯片早已经取代了身份证件,除了联邦某些重要区域可能会进行指纹虹膜对比外,其余绝大部分的身份确认,都是依凭着人体芯片进行。每个联邦公民从生出来的那一天起,便笼罩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之下,以至于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得出一个结论,电子监控网永远不会犯错。

    事实上,无数年来,宪章局里的中央电脑以及遍布联邦社会的电子监控网确实也没有犯过错,除了……那个机修师以及此时瘫软坐在长途客车上的少年。

    ……

    ……

    二十三天后的福吉州府,天是阴沉的,许乐的心也是阴沉的。他坐在街角的一家快餐店里,没滋没味地吃着面前的牛肉面,时不时抬起头来,焦虑地看着远处大街正中间那个充满庄严感的建筑。他选择在这里解决自己的午饭,正是因为这家快餐店距离福吉州初审法院最近,可以在第一时间内打听到今天案件审理的情况。

    警车闪烁着警灯,关掉了警笛,幽幽地从快餐店外的大街上驶过。许乐隔着玻璃窗向外看着,在这一刻有些恍神,旋即下意识里低下头,将脸埋进了阔大的面碗。他总觉得先前那一刻,他看到了警车上李维和小强子的脸。

    李维所在的郭帮在第二警察分局的打击下散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案件的审理工作被安排在了福吉州初审法院。联邦清除机修师的行动属于绝密,自然不可能对钟楼街的郭们处以勾结叛国贼的无聊罪名,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的李维最终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这还是因为他刚刚满十八岁的原因。

    这个结果相当不错,想来政府委派给李维的律师也不会建议他再向上诉法庭以至巡回法庭上诉,可是许乐依然觉得很对不起李维。不止因为牢狱之灾,更因为他清楚李维肯定更觉得对不起自己,因为联邦政府是从他的口中,知晓了许乐和机修师的存在,更关键的是,李维一定以为此时许乐已经死了。

    “小伙子,愁眉苦脸做什么呢?”坐在许乐对面也在吃面的老头儿,看着少年愁苦的神情,笑着说道:“小小年纪,就开始冒充估,模仿绝望,这可要不得。”

    街边随便一个吃面的老头儿也能说出这样有味道的话来,许乐忽然觉得老天爷很没眼睛,让自己身边尽是些希奇古怪的家伙。不知怎的,他忽然有诉说的冲动,可是他的那些秘密,根本无处去说,他怔怔地看着老头儿满脸的皱纹,开口问道:“老人家,你这辈子有没有遇到什么天大的麻烦?有没有什么让你很伤心的事情?”

    “没有。”老头儿回答的很干脆,很有东林人民的脆蹦劲儿,“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如果实在过不去,那就是你的命。谁能和命斗呢?只不过就是苦一些,你想想这些年咱们东林人什么时候怕过苦?咱们也不向联邦抱怨什么,快快活活地活着,不比什么都强。”

    “可我只想老实地活着,也有麻烦会跑到自己的身上,甚至是天大的冤枉。”

    “那你就别活的太老实。”老头儿舔舔嘴唇边上的油汤,说道:“就像面条一样,要筋道,但面汤可得柔顺油滑,这样在社会上才不会被欺负。”

    东林大区盛产石头,也盛产像老头儿这样沉默而乐观,像杂草一样坚韧的人物。许乐忽然想到自己这辈子身边的人们,整个人的情绪平静了下来,心头一动,想到了这些天自己因为疲惫紧张悲伤而没有想到的那些事情。

    那场爆炸很多年前就有过一次,老板活了下来,这次凭什么他就不能活下来?说不定老板这时候正换了另一块芯片,伪装成了大学里的老教授,正在骗那些青春洋溢的女大学生?又或者老板这时候变身成为一个商界新秀,正在**他空手套钱的本领?甚至,老板有可能这时候正在某个角落嘲笑自己的低落和伤心?

    许乐望着对面的老头儿说道:“你不会姓封吧?”

    老头儿自然不姓封,他看着这个神经兮兮的少年,叹了口气,端着面碗离开。许乐送别了上天派来打醒自己的老头,着面汤傻笑,明白了自己将来应该做一个怎么样的人,就像这碗里的面条一样,坚持自己应该坚持的,保持内心的坚韧,但实现这种坚韧的形式……

    老板或许死了,或许活着,只是不能与自己相见,正一袭白衣,飘然远去。这是真的吗?然而又有什么所谓呢?如果一世不相见,和生死相离有什么区别呢?关键是自己的将来怎么办,不是吗?

    许乐脸上带着笑意,在心中暗自为自己加油,在这一刻,这个朴实而诚恳的少年心态终于生了些许的变化,就像一片阳光打进了心田。这时候,福吉州上方阴沉的天气也终于消散,出无比美好的阳光来。

    少年走出餐馆,有些生涩紧张地对着街上行来的少女吹了个口哨,紧了紧身后的双肩背包,向着警备区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