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九章 毕业

    乐看着杜少卿,想到对方职业军官似乎天然的冷酷~画奇峰却画成小山坡的尴尬,不禁轻声感慨了一句。这声感慨声音虽低,却还是落在了他身旁第七小组成员的耳中。

    从军演列队开始,第七小组成员一直稀稀松松站着,听到许乐这句感慨,包括兰晓龙少校在内,所有人都精神为之一振,点头如捣蒜,心想你在课堂上装酷那小样儿,谁瞧不出来是假的?台上那位师长大人却不是装酷,那是真酷。

    如果此时正在群山中冒着枪林弹雨,指挥部队作战的军官生们听到许乐的感慨,想必也会生出相同的看法。

    军演兵力布署完结,双方开始在既定的地形环境内接触,局面变得的异常激烈。主席台上观礼的高阶将领和他们的随从侍卫官,顺着台上的自行通道,向着地下走去。

    地下是一处空旷的大房间,联邦总装基地的机修师们,昨天安装校修了三十七块大型光屏和相关的电子设备,临时充当此次毕业日军演的指挥部。

    淡淡的光芒落在指挥部空间之中,光屏上面的画面不停转换,联邦中央电脑通过网络直接连线,利用它级的计算能力,为观礼的军官们即时呈现着演习现场的所有细节。

    看着光幕上正反双方惨烈的接触战,指挥部里的将领和军官们议论纷纷,主持军演地第一军区参谋本部军官,则是在自己的工作台前忙碌进行着操场,地下空间里充满了严肃而紧张的气氛。

    不引人注意站在角落里的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心里却生出了很古怪的想法,身前地终端工作台里高流转的电流和数据流,就是那个老家伙的分身,只是此时眼中所见,只是机器电子设备,哪有那个穿着礼服的老头儿容颜。

    少年时许乐一心想要参加国防部的机修士官考试,为之还专门学习了一些联邦军方的战术教材,但他毕竟不是学院出身的职业军人,看着三十七块光幕上不停闪过的专业名词和术语,以及不停减少增加的数值曲线,完全看不明白,此时的军演究竟进展到了哪一步。

    兰晓龙看了一眼他地侧脸,看出他的尴尬,压低声音解释了几句。许乐这才大概了解了此时军演的态势展。

    扮演帝国部队地铁七师。此时在军演中已经取得了先手。强行攻下了192220345区域一处高地。占据了相当大地优势。在这个过程中。军官生一方地部队虽然提前推演出了对方地战术意图。但却无法阻拦铁七师地推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地侧方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铁七师是一支格外强悍地部队。他们习惯了胜利。却永远不会被胜利充昏头脑。只会因此而产生绝对地信心与勇气。这样一支恐怖地部队。却一直没有上过西林正面战场。长久地不满与愤怒之下。铁七师团长到普通士兵。心中都有一股火焰。每次参加联邦军演时。他们都想要把这种火焰喷吐出来。如此方能不会焚坏自己地脏腑。

    他们把每一次军演都当成真正地战斗。将整个部队地遗憾。用兄弟部队地狼狈不堪来弥补。他们想以此向整个联邦证明。他们才是联邦最强地师。不应该被放在s3那个和平而落寞地星系之中。应该前往西林。甚至远征帝国……

    无数次军演中。铁七师最后总能获得压倒性地胜利。不能不说和这个师地整体战斗气质有关。军演中地铁七师攻势格外猛烈。令人心寒。生生打垮了无数兄弟部队。也为这个师和那位杜少卿师长。打下了不容置疑地威信与敬畏。

    更可令人畏惧尊敬地是。铁七师并不是只知猛烈。一味死板。这支铁血部队战术纪律严明。指挥犀利。实践有力之外。各团各营仿佛都有自己地思想。在大目标地前提下。在森严军令之下。他们还能展现出极为灵活地应变能力。这种能力甚至可以在一个班地环节上体现出来!

    铁七师每一个组成部分。每一个环节都冰冷无比。像是不知道疲倦和怯畏地机器。但却又灵动无比。在那位杜少卿师长地操控之下。完全就像是一个活过来地钢铁怪兽。给人一种势不可挡地感觉。

    ……

    ……

    许乐微感忧虑地看着光幕,听着兰晓龙详细地讲解,十分担心山里面那些学员。虽说今天的铁七师扮演帝国部队,按道理来说军演指挥部不会让他们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且杜少卿也没有亲自指挥,可是看着此时的态势,他总觉得不妙。

    军演指挥部里众人大概也有与他相同的感觉,虽然这些职业军官们早就习惯了铁七师在军演中的不可战胜,但今天参演的另一方是联邦重点培养的优秀军官,专门为了迎接与帝国间的惨烈战争,结果还是打成这样……

    场间位阶最高的中将,易副司令脸色沉郁。他身后那些将军与高级军官们也不再议论,压抑的沉默着,间或有人想起什么,下意识扭头望去。

    杜少卿正坐在指挥大厅一角的椅上,端着一杯咖啡在喝,墨镜没有取下来,下颌微低,似乎根本不在意这场军演的胜负。

    这大概便是常胜将军的气度与自信。

    ……

    ……

    中午简单地进餐之后,军演指挥部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只是此时易中将的脸色已经比上午要好看许多,指挥部里的气氛也渐渐宽松起来,之所以有此改变,是因为三十七块环形光幕上显示的军演态势,正在朝着令联邦军方安慰地方向展。

    面对着铁七师的凶猛冷酷攻势,军官生们指挥的联合纵队虽然极为狼狈,但在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后,终于在寂寞岭一带,将敌人挡住了。

    寂寞岭是毕业日军演模拟沙盘上的代号,实际上是基地后方七十公里地一处山峰谷地区域。军演双方要完成各自的战术目标,这个区域是重中之重,据许乐了解,军演指挥部之所以命名此地为寂寞岭,那是因为西林大区边陲地带,最早被帝国远征军攻占的某星球上,便有一座寂寞岭。

    军官生被分成了若干个小组,指挥军演一方的联合纵队。他们毕竟是联邦最优秀的综合人才,在初期被铁七师凶猛

    的有些措不及防之后,也渐渐地冷静下来,充分地展绝佳的指挥才能,只是各部之间的配合依然显得有些生疏僵硬。

    战场上任何一处小细节,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胜负,联合纵队此时能够在寂寞岭拖住铁七师,便需要归功于纵队特种机甲营从三十度角的一次冒险斜插,拥有八台mx机甲地特种机甲营,成功地躲过了电子监控,一举击溃了铁七师刻意留置在那处的后备装甲部队营地。

    黑色的沉重合金机甲身影,就像是沉默的巨人一般,以不符合身躯地灵活性,在崎岖的山道上快前进分割突袭,烟火阵阵。

    军演指挥厅里地将领们看着光幕,不由齐齐出了惊叹,这是联邦新式mx机甲第一次在大型战斗中展露真实的威力,完全推翻了众人以往对机甲笨重强大的固有印象,并且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战果。

    特种机甲营匹马当先的那台黑色mx机甲,战术动作极为标准,凌厉生辣至极。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这台机甲的动作,马上便判断出里面地机师肯定是花小司,他教了他们两个多月,对这些军官们的机甲动作熟悉到可以在脑中复放,自然能够通过某些动作习惯和细节,判断出机师是谁。

    花小司是机甲考核地并列第一名,自然要担任机甲营的主攻。八台mx机甲,意味着有八名军官不在各自部队地指挥部,而是冲锋在战场第一线,他看了很久才现周玉并不在这八台mx机甲之中,转念一想便明白,周玉虽然操控机甲非常厉害,但他同时也是战术推演里的第一名……仅比阿源要差一些,此次军演他肯定是留在了联合纵队指挥营地里,负责整个纵队地指挥。

    想到周玉正在指挥联合纵队,在寂静岭生生挡住了铁七师冷酷恐怖的攻势,又想到与自己关系无比深切的mx机甲,在此次军演中必将大放光彩,许乐便是一块石头,也不禁感到了一丝自豪与骄傲。

    可惜他无法从此次军演中学到指挥部队的能力,术业有专攻,许乐有些自嘲地想道,如果是自己在战场上当指挥官,这些被自己骂了许久的军官学员,随便来一个指挥部队,便能全歼自己所率领的部队……这便是差距啊。

    一念及此,他忽然想到今天并没有亲自指挥的那位师长,用余光望去,看到杜少卿正肃然坐在椅上,依然一脸冰雪,但不知为何,许乐总觉得对方的唇角有一道肉眼看不到的曲线,在表达着某种不屑与轻蔑嘲讽。

    ……

    ……

    毕业日军演用的是真实模拟战场,采用的是百分之十七比率,相关战斗规,火力计算和时间,都是按此比率取值,为真实战场环境中的六分之一区段。

    时近傍晚,毕业日军演正式宣告结束。

    此次军演一共设定了五个战术目标,在mx机甲大放光彩和军官生们精确冷静的指挥下,联合纵队在演习后半段内,强势反扑,最终凭借着攻击群最后时刻的力,完成了其中的两个。而以常规姿态出战的铁七师,则一如既往地强悍,这支铁血部队完全无视在演习后段遭受到的意外打击,沉默地甚至有些平静地完成了三个战术目标。

    铁七师的平静,在军演后的列队整编回营过程中表现的格外明显。指挥大厅的光幕上清晰地转播着那边的画面,铁七师从指挥营的高级军官到最基层的机炮手,脸上的表情平静冷漠骄傲,这种骄傲似乎他们永远会挂在脸上,这种平静,他们似乎永远不会忘却,一支习惯了胜利的部队,果然十分可怕,就像他们的师长那样。

    军演指挥部的人们对这个结果已经相当满意,易中将的脸上也多出了几丝笑容。联邦军方早就习惯了铁七师的胜利,今天军官生指挥的联合纵队输的并不难看,虽然如果撑一个标准日,防线肯定会崩塌,但这毕竟是很多年来军演中看上去最势均力敌的一次,联邦重点培养的这些军官,并没有给军方丢大脸。

    ……

    ……

    军演结束之后,各参战部队6续离开了基地,许乐看着遮天蔽日的那些军机运输舰,不禁有些纳闷,都说联邦晶矿资源匮乏,但为一场军演,便能从s2数千人过来,看来联邦为了准备与帝国间的战争,真的是不惜任何代价。

    旋即他转过头来,看着列队于身前的军官们,眯着眼睛微微一笑,此时教官们都站在另一旁,他只是机甲课的教官,自然不方便站出来说什么,但心情却从表情上透露了出来。他虽然年轻,但面前这些军官终究也算是他的学生,这大概便是一种当老师的成就感吧。

    军官们也没有刻意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虽然他们都是骄傲的人,但临时组队,指挥着并不熟悉的部队,居然能够和铁七师打成这样,他们有足够骄傲的理由。

    周玉和花小司是军官中的焦点人物,因为在此次军演中,周玉负责全局战术推演,花小司负责最危险的那次突袭,两个人是最大的功臣。

    花小司的眉毛都挑了起来,说不出的愉悦,周玉却依旧是那副温润君子模样,微笑应答。

    便在此时,略显混乱的队伍忽然安静了下来,因为负责视察总结的将军已经走了过来,令大家完全意想不到的是,走过来的人居然是铁七师师长杜少卿。

    场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军官们挺直胸膛,双眼情绪微显热烈,如果能得名将杜少卿之赞扬,是任何军官都无法抗拒的荣耀。

    节奏单调的脚步声响起,戴着墨镜的杜少卿一脸冷漠的走了过来,有三名铁七师的军官跟在他的身后,到了右侧时,三名军官便停住了脚步。

    杜少卿没有停,锃亮的军靴在地上缓慢地踏着,就像落在众人的心间,他从左踱至队列右方,然后停步,冷冷地看着军官们一眼,薄唇微张,话锋如刀:

    “被称为联邦最优秀的军官,受训八个月,结果就养出了一群废物?”

    ……

    ……

    (吃完饭再写,晚上十点左右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