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八章 毕业

    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师长,被军方内部寄予了无限期名将杜少卿,就这样一丝不芶地站在主席台不起眼的角落里,却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自古以来,但凡名将必然都是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出来的,没有如山般的白骨,如烟花般的死亡光线,没有实实在在的战功,谁能称为名将?

    然而杜少卿成功地推翻了这个规律。

    时势造化弄人,十年间他与他的铁七师一步未曾踏足西林前线,但在无数次的军演之中,杜少卿与他的铁七师完美地展现了强悍的作战能力与指挥智慧,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独特而凶狠的特质。

    联邦军方和各大军事学院的战略顾问们,却对他的军事指挥理论推崇备至,公认他是军神李匹夫之后,军方将领中能将宏观战略意图与具体战术推演完美结合的第一人。

    从军以来从未失败,指挥艺术已经被写入一院内部教材的杜少卿,当然称得上一代名将。只可惜眼下名将的称谓上还有一个最大的缺憾,那就是没有机会染上帝国人的鲜血、西林的尘土。

    这肯定是杜少卿此生最大的遗憾,也是他的奋斗目标,不过留给他的时间还长,如果联邦与帝国间的大战再次爆,铁七师总有一天是要上前线的。

    但他现在还是只能顶着军事天才的帽子,披着名将的外衣,略显落寞和愤怒地留在都星圈,参加这些没太大意义的军事演习,毕业典礼。那一身笔挺军装与亮军靴所散出来地寒意,大概也是这位师长内心情绪的真实写照吧?

    ……

    ……

    用余光扫了一眼主席台上地杜少卿。许乐地眼睛快地眨动了一下。如此风华绝代人物。却像一头被关在实验室里地老虎般。无法入山林呼啸奔跑。长久郁积之下。只怕会更加危险。

    此时兰晓龙也看到了台上地杜少卿。额角青筋一现即隐。用冷淡地语气说道:“知道这位军事天才为什么不愿意升职去三军区。也不愿意去国防部吗?那是因为他想当着师长。带着铁七师去西林。甚至是去帝国。打下让人无话可说地战功出来。不然人人都拍他马屁。说他是一代名将。他自己脸皮都会烧。”

    “将军最好地归宿。应该是在解体燃烧地战舰上。”许乐望着台上那个如雪松般地少将。若有所思。缓缓说了一句联邦谚语:“他有这种执着地想法。倒也不稀奇。”

    “那是因为军神当年是从咱们师地师长打出来地。这位杜师长从军伊始。每一步都似乎踏着老师长地步伐在走。亦步亦趋。将那种模样学了个十足。”兰晓龙冷冷嘲讽说道:“其实很多人早就看了出来。杜少卿就是想当第二个联邦军神。”

    不想当将军地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军神地将军。想来也不会有太大前途。这些天听了太多关于铁七师地事迹。许乐清楚杜少卿此人惊才绝艳。而且心志坚毅冷厉。如果不是被西林钟家那位大人物生生压了这几年。只怕早就已经立下昭卓军功。追赶费城那位老爷子。也不见得是痴人说梦。

    兰晓龙沉默片刻。忽然带着一丝感伤说道:“我入伍就在十七师。当年老师长封存大元帅军服。十七师接受军令转为地面常规部队。调到港都警备区。番号改成8384……改番号之前。联邦进行了一次联合军演。其实不过是为了给咱们十七师送别罢了。军演之中。各兄弟部队都很给面子。而且当时咱们师本身就充满了感伤地情绪。也没有怎么用力……唯独三军区地铁七师。一看到我们师。就像是吃了春药一样。沉着张脸。像厉鬼一样死追着我们……”

    “最后呢?”许乐第一次知道这件往事,转过头诧异地问道。

    “我们师输了。”兰晓龙微微低头,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十七机械师一直都是联邦第一师,是老爷子亲手打造出来的不败雄师,就算在帝国疆土内,也未尝败过,更何况是区区军演。然而……就在撤销番号前的最后一次军演中,我们却败了,败给了三军区的铁七师。”

    “当时杜少卿还不是铁七师地师长,是他们师负责战术推演的军事主官。”

    兰晓龙抬起头来,用厌恶地眼神盯着远处的杜少卿和那些铁七师地军官,寒冷说道:“为了成就自己的名声,趁着我们师人心不稳之迹,硬生生在十七师地告别仪式上赢了我们一把,而且我们转成警备区之后,再也没有办法赢回来,这位杜师长……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许乐久久沉默不语,军方各个部队之间的竞争本来就极为铁血残酷,如果说那次军演本身就有替十七师送别,为军神李匹夫荣休举行的仪式涵义,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居然悍然取得了胜利,一方面说明了铁七师的战斗能力,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位杜师长对于胜利的渴望,强烈到了何等恐怖的境地。

    能够亲手击败军神李匹夫一手**来的十七机械师,大概是杜少卿最盼望的事情吧。

    “虽然我们师现在有点儿

    这件事情,没有人会忘记。”兰晓龙冷冷看着台将,说道:“总有一天,我们要把这场子找回来,替老师长出口恶气。”

    许乐此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兰晓龙一直对铁七师和杜少卿师长,表现出来极有针对性的厌恶,而不像别的联邦军官那样敬畏疏离之余,难掩佩服之色。

    “铁七师胜了十七师,却不知道这位师长大人,有没有可能追上费城那位老爷子。”他眯着眼睛往台上望去,看着杜少卿挺拔的身姿,在心里默然想道。

    就在二人悄悄议论同时,代号为“毕业日”的军演也进入了火热的阶段,巨型光幕上那些代表着不同部队的色块,以一种渐进的方式逐渐蔓延在荒山之中,这次军演的模拟环境是西林边陲某被占据的小型行政星球,而扮演帝队的……则是远自第三军区开拨而来的铁七师某部!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屏上的态势图与即时回馈地兵力数值波动,很自然地想起那些相处数月地军官们。

    今天这些军官按组随机分配,组成一个战场指挥本部,率领着自己的部队执行军演的既定任务。他们本来就是军方的优秀人才,又接受了此次综合培训,无论是指挥还是率部攻击时的战术魄力都没有任何问题,但一想到他们地对手是铁七师,许乐便有些担心,毕竟他也是教官之一,很希望他们能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出来。

    然而军演地势态却并不像他所希望的那般展。许乐不是职业军官,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教育,但从光幕上所反馈回来的数据,以及联邦将军们冷凝如霜的脸色,便知道由毕业军官们率领的部队,此时地境况并不占优。

    由精密卫星拍摄的山中画面,经过数据复原后出现在光幕上。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上穿着深色数码迷彩衣地军人,深深为对方身上所流露出来的冷厉气质所震惊,那些隐藏在山中工事里地军人,无论是驾控着m5甲的机动营,还是藏在半林之中地低空攻击部队,无论是兵力部署转移,还是攻击之时,都显得格外精准,多达数千人的部队,在光幕上呈现出来,竟像是一个人般,准确无误、完美地执行着每一道命令……

    这就是铁七师的实力吗?最令许乐感到震惊的是,这支铁血部队如同一人,而它的大脑,此时却并不是在指挥部中,而是如同一个看客般冷漠地看着光幕,并没有出任何指令。

    他下意识里望向主席台,台上将领们脸色沉默冷淡,与之相比,从来都是一脸冰霜的杜少卿师长反而显得神情有些寻常。

    师长不在,铁七师还能展现出如此惊人的战斗力,这平日里的训练与战术推演要做到何等样疯狂细致的地步?

    便在此时,许乐注意到有一名军官走上了主席台,来到杜少卿的身后轻声说了几句什么,杜少卿一脸冷漠地微微颌。那名中校军官微微一笑,取出一副墨镜恭敬地递了过去。

    看着杜少卿在阳光下戴上墨镜,更是平添一份冷酷之意,许乐的眉头皱的极紧,难道那名中校是杜少卿的侍卫官?

    许乐知道国防部长的侍卫官也不过是位校官,杜少卿不过是一位师长,居然敢用一名中校当侍卫官……

    “太嚣张了。”他微眯眼睛喃喃自语道,却明白联邦军方因为西林钟司令飙,强行压着铁七师获取军功,对杜少卿和铁七师心中有愧,自不会去理会这些细节。

    主席台上的杜少卿缓缓取下手套,放在左手之中,右手扶了下墨镜的下梁,面容上的曲线仿佛被刀刻出来的一般,依然站立的笔直,职业军人的气度风范一展无遗。

    “小爷我在作训基地里扮酷装x~两个多月,本以为已经得到其中真,今日一看,才现自己的水平还差的远啊。”

    看着杜少卿这位职业军官的典范,许乐不禁生出无限感慨,却又毫无来由,毫无道理的生出了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却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何处。

    便在此时主席台上传来了一阵急剧的议论声。

    光幕之上军演双方已经在东线生了接触,战斗一触即,那些代表着军力的色块开始不断分解崩溃,尤其是侧方丘形地貌处,双方都将特种机甲营放在此处,沉重的合金机甲碾压着青黄林地,猛烈地冲撞到一起,战况极为激烈!

    ……

    ……

    (我绝对不是在说科比明星赛对乔丹做的什么哈,推荐一本书:别把穿越不当工作,这书我看过,好,一直在收藏夹里,有朋友也推荐过,好,今天又有一位丫头Q上主动推荐这本她不认识作的书,非常好。书号是1355106我不认识作的……

    另:今天晚上高中同学聚会,我不知道会喝多少,如果喝的还算好,我回来就还认真工作一下,如果喝多了,大概便不会写了,大家不用理我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