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七章 如此人物

    说法很多。有人说是铁七师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太强十年间,联邦与帝国间的局势比较平静,往西林轮战,如果也要动用第三军区的王牌师,未免显得太过看重帝国人。”

    此时夜已渐深,初秋微风渐起,吹在许乐滚烫的脸颊上,让他清醒了一些。

    在食堂里饮至狂醉,兰晓龙和周玉把他强行架了出来,此时正向教官公寓走去。

    兰晓龙耸了耸肩,这个习惯动作却让许乐险些吐了出来,只听着这位8384队的少校嘲讽说道:“王牌师?军神大人当年定下的西林轮战方略,为的就是在相对平静的环境下,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四大军区的王牌师,铁军,谁不嗷嗷叫着往西林那边冲?怎么没见国防部把他们当成最后的匕留着?”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铁七师确实在各次军演中表现的太强悍,我在学校的时候,教官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联邦是觉得好钢要用在战舰撞角上,像铁七师这种铁血部队,一直强行压着他们的骄傲与火气,不让他们出动,就是为了将来让他们充当远征帝国的冲锋部队。”

    周玉说道,他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那些教授讲师的讨论有几分道理。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其实虽然我瞧铁七师相当不顺眼,但也必须承认他们的战斗力。”兰晓龙神情略有些寂廖说道:“联邦不让他们去西林轮战,究竟是怎样考虑的,我们都不清楚。”

    许乐打了个酒嗝,懒怠的不想说话,听着传进耳朵里的话语,却不禁有些好奇,从作训基地军官们的态度看来,联邦军人对于铁七师是敬且远之,佩服和难以适应的情绪纠缠不清,却极少有人像兰晓龙和熊临泉先前那般,直截了当地表示不满。

    兰晓龙话锋一转,嘲讽之意十足说道:“关于我们讨论地问题,一直有个小道消息在流传,为什么联邦不肯让铁七师去西林……”

    “什么小道消息?”

    “西林军区钟司令这位大爷……”兰晓龙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说道:“和杜少卿曾经是一院地同学。但听说钟大爷无比厌恶此人。直接向国防部了飙。坚决不让铁七师去西林轮战。”

    初闻此讯地许乐和周玉不由大愕。心想联邦一方雄将。怎么可能因为一些个人喜恶地情绪。便直接抗拒国防部地军令?但沉默着转念一想。似乎也只有这种看上去不可信地小道消息。才能解释杜少卿惊艳十余年。却找不到任何机会踏足西林一步。

    西林钟家是联邦七大家中唯一掌握军权地世家。当今家主正是小西瓜地父亲。西林军区地钟司令。整个联邦之中有四大军校。四大军区。然而人们提到西林那边地第四军事学院和第四军区。却已经习惯称其为西林军区和西林军校……

    钟司令掌握西林大区地军事大权。钟家又暗中控制着西林大区地政治经济。如果不是宪章地光辉遍布宇宙。这位如同割据了宇宙一角地大人物。完全就像是一位军阀。大概也只有这种雄霸一方地土皇帝。才能悍然地将杜少卿排斥在西林之外。一排便是这么多年。

    “钟司令了飙。总统也没办法。国防部更没有什么辄。杜少卿这辈子最大地无奈大概便是此处。”兰晓龙微讽说道:“不过杜少卿也算是个执拗之人。本来按他地治军之能与指挥谋略。怎么可能今年才升少将?第三军区这几年一直想升他地职。把他调到司令部。甚至参谋长联席会议都有意把他调进都。好好培养……但此人坚决不允。就是要窝在铁七师师长地位置上。”

    醉意十足地许乐昏噩不清地听着这些话。记住了一些。也忘了一些。只觉酒意上脑。便昏睡了过去。

    尽性一醉,又入黑甜梦乡,在梦中他看见了很多东西,施清海被关了一辈子,出狱的时候早已头银白,却还在和看守自己的女军官打情骂俏。李维那个家伙拿着一把砍刀,满脸惊恐地看着两边的人群,人群两侧一边是平静无波的邰夫人,另一边却是那位颇为亲切的钟夫人,他似乎不知道该往边走……

    许乐还梦见了一头紫,一副黑色地镜框,某位少女天才胸前的阵阵波涛,梦中还有一个很隐约的秀丽容颜,却始终记不起来是谁。

    他还梦见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老管家。在狐狸堡垒的黑牢岁月中,他经常看见这位老管家,虽然在梦中都能清醒地认出对方是某位伟大存在地化身,可是他已然无所畏惧,笑眯眯地凑了过去。

    然而这个老东西今天却有些反常,一脸严肃地令人心悸,似乎下一刻便会变成无数量的白光,将许乐地身躯包裹其中,像某些单细胞生物一般缓慢吞噬,让他一

    头渣也留不下来。

    许乐在梦中很惊恐,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够抗拒对方的手段不多,可他强掩惊恐,强颜欢笑,伸出不存在地双手去摸老管家满是皱纹的脸庞。

    这一刻,老管家冰霜一样地脸终于消失了,变的像个调皮的孩子,用那双充满智慧,却绝对冷静的双眼,向许乐展示一下老辣的狡黠是什么味道。

    最后老管家的脸变成了一张白纸,如雪山一般的白,身上却穿着一件少将军服,身形挺直如山中雪松,透着刺骨的寒意。

    ……

    ……

    许乐醒来,静静看着窗外的天光,不清楚这个梦是吉是凶,不知道宪章局地下的中央电脑,是不是永远都会像现在这般默默地看着自己。但他清楚,最后出现的那名军官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着他最近将要遇到的大麻烦,那位叫做杜少卿的师长。

    但他无所畏惧,在经历了这么多磨难风波之后,联邦里再杰出的人物,大概都很难再扰乱他的心境。

    洗漱之后,他又开始给联邦政府的有关部门打电话,给邹郁和那位钟夫人打电话,人在作训基地之中,心里担忧着两位朋友,除了打电话,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

    就在电话的电波流转之中,时间快地过去,转眼间就到了作训基地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联邦政府极为重视此次军官受训,为了考核成果,专门安排了一次临时的军演,调来了三个全机械化师,交给了面临毕业的军官学员,让他们全方面地展示自己的战斗能力。

    这一天,后方莽莽群山青翠之中夹着点点初黄,以秋意迎接着了无数远道而来的大人物和联邦军人。

    各式军用飞船、飞机轰鸣而至,在密密麻麻的战斗直升机群的陪伴下,降落在专用的机场之上,一时间军旗飘扬,军歌嘹亮,脚步声阵阵。

    国防部直属部门和各大军区前来观礼的军事主官不计其数。许乐与第七小组成员们站在主席台侧方的树荫里,看着台上的那些高级军官,竟赫然看到了一位中将和几位少将。

    演习正式开始,主席台的光屏,在宪章局的帮助下,精确至极地显示着群山原野之间的演习势态。

    此次军演更多的意义是展示训练成果,所以联邦军方上层倒也并不紧张,甚至还趁着演习各方推进至指定区域的时间,接见了此次参与培训的各位教官。

    许乐自然也在被接见之列。

    令第七小组和其余教官们无比震惊的是,主席台上那位中将,也正是第一军区易副司令亲自接见许乐时,竟表现的无比亲切,连带着他身后那几名少将也都是温言勉励,情真意切。

    许乐自己心知肚明原因,自然能够谨守本心,一丝骄意都未曾露出,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令他警惕的是,除了易中将之外,其余的高级将领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除了欣赏,还有一丝极复杂的怪异情绪。

    军神大人破天荒地离开费城,就是为了进入倾城军事监狱看这个年轻人。这件事情在联邦军方上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主席台上的将领们都很清楚这一点。他们知道许乐是有大靠山之人,却也知道他与铁七师之间有些麻烦。

    他们都很好奇,毕业典礼之上,许乐和那位冷若千古寒冰,目中全无余子的杜少卿杜师长一朝碰面,会生什么样的状况。

    许乐领受了教官都有的嘉奖令,退回了林荫之下的队伍之中。

    兰晓龙一直站在他的身后,轻声说道:“杜少卿来了,只是他向来不喜欢抛头露面,今天主要是来接他自己的兵,我呆会儿认出来了就告诉你。”

    许乐摇了摇头,将双手负在身后,安静地看着光屏上的演习动态,微笑的面容显得极为平静,内心却开始警惕起来,因为他感受到了一双没有什么情绪的目光,正在看着自己。

    主席台后方,有一名少将缓缓收回目光,冷漠负手而立,笔挺的军服肩上金星闪耀。

    此人戴着一双黑色的皮手套,军靴擦的锃亮,身姿挺拔至极,站立的姿式不曾偏移一寸,细节上无可挑剔。

    然而无论是肩章上的将星,还是手套与军靴锃亮的反光,都遮不住此人本身的光彩。

    这位中年将军眉若甫出鞘之利剑,却被军帽标准的阴影微掩,浑身透着股坚忍平静之意,不似冰山,只似冰山上一株雪松,在这喧闹校场之上,大有脱尘之意。

    如此人物,自然是杜少卿……

    更新时间会不会太乱了些?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