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六章 铁七

    少卿今年三十七岁。此人从第一军事学院毕业之后~直接征召,调往第三军区,自己要求进入了第七机械师,出任该师独立营营长。

    s3一直处于都星圈的侧方地带,偏居一隅,享受联邦财富,远离纷飞战火和政治斗争,民风纯朴而好安逸,基本上渐渐成为被联邦民众忽视的星系。

    驻守在s3行政星球达西州府的第七师,因为被军方上层不喜的缘故,更是自然而然地不止被忽视,甚至快要被人们遗忘。

    然而就在杜少卿正式进入第七机械师之后一年,在联邦第三军区组织的一场例行军演之中,本来已经沉寂许久的第七师,却骤然间大放光彩!

    在一个多月的综合军事演习中,第七师给了第三军区司令部极大的惊奇,机动战力考核、快反应能力、自动化数位作战能力……一共十七项考核指标,第七师竟然夺取了其中十五个指标的第一名,毫无争议地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而当时代表第七机械师参加综合军演的部队,正是杜少卿率领的独立营。

    ……

    ……

    经此一役,第七师如同被人洗去了身上的灰尘,凭籍严明的纪律、令人生畏的艰苦训练和各级指挥官人品爆般的进阶,变成了一具令人生畏的钢铁战斗机器。在此后的连续三次军演中,第七师轻松沉默地获得了连续胜利,震惊了整个第三军区,甚至就连国防部方面都表达了关切。

    再之后,第七师开始代表第三军区参加联邦的大型军事演习,无论是跨星系支援登6作战,还是纵深打击作战,第七机械师都展现了自己无比强悍的作战能力,将兄弟部队们摧枯拉朽一般击溃。

    除了这些大型军演之外。第七机械师选送地军人。参加联邦里地小型拉练。军营大比武。反恐演习。也永远会冷漠地获得胜利。

    从杜少卿来到第七机械师开始。该师参加地任何一次联邦军方考核。都会毫无争议地获得第一。一次第二都没有得过!

    联邦军方强军如林。在如此多次地演习考核之中。获得一次第一并不难。但如果次次都拿第一。只能说明这个师平时地训练水平和指挥官地指挥能力。优秀到了极点。

    在演习中。铁七师展现出来了无比严明地军事纪律。无比强大地实战能力。联邦军方震惊地看着第七机械师展露光彩。一步一步地靠近铁七师这个名字。而其余地部队。则是警惕不安又敬佩无比地看着这一幕。

    连续三十七次大小军演考核地第一名。将铁七师地名字牢牢地刻在了联邦军方地荣誉册上。以后不知道有没有部队能够做到这一步。但在过往地数万年历史中。从来没有一支部队能够像铁七师这般横扫八年!

    在联邦军方并没有太高地位地第三军区。再也顾不得当初5460战役疑案重重。也顾不得军方大佬们对这个师地恶劣印象。凭籍着铁七师地战绩。三军区毫不犹豫地将第七机械师视做了自己地王牌。无论是装备还是荣誉拼命送上。

    就在这些不停演习比武的过程之中,第七机械师真正地拥有了铁七师的美誉,而杜少卿也从营长变成了团长,一步步迅捷升级,最后在三十三岁地时候,成为了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师长,甚至破了当年李匹夫的纪录!

    没有人对此有任何义。

    虽然铁七师直至今日也没有在西林前线展露过自己锋利的獠牙,获得过真正的战功。

    但曾经与该师在演习中碰过头的各军区王牌部队,一旦提起铁七师,便会想到山野间、矿星上那个凝若一拳,散如狂风,呼啸而来,森严庄穆中夹着冷酷钢铁意志地铁血部队!

    这些王牌部队在多次演习中,实在是被铁七师打的有些胆寒,他们绝对相信,像铁七师这样的部队若拉到前线,立下属于自己不世战功轻而易举,而亲自一手锤练出这种部队的杜少卿……当然有资格,也只有他才有资格成为这种部队的长官。

    ……

    ……

    许乐端着空酒杯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睛,想到杜少卿能将一只被军方刻意放弃雪藏地队伍,重新变成一只纪律严明,军事素质恐怖的铁血部队,带领这支部队硬生生地打下如此生猛的战绩,实在不是一般人物,真可谈得上是惊才绝艳,毅力过人,或就干脆像李匹夫那样,是一个不世出地绝世军事天才,如果被这种人记住了,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兰晓龙讲述这些故事时,酒桌旁围坐了几个人,第七小组地那些战斗人员,并没有向许乐敬酒,却端着自己的饭盒来到了桌上,这似乎表明了某种态度。

    熊临泉皱着眉头看着许乐,忽然开口说道:“我知道铁七师,很生猛,但杜少卿也不过是个人,想成为第二个军神?也不看看帝国方

    答应,他要真有能耐,就该主动请命去西林打几场

    这一年地时间,第七小组的老人们从白玉兰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许乐的事迹,对于这些事情他们本有些难以置信,然而这些日子在作训基地里亲眼见到,对他们的心神造成了某种冲击。他们很清楚,在今后的岁月里,许乐将会一直是第七小组的主管,他们便是许乐的人,虽然现在对许乐依然谈不上多么亲近,但此时看着他为铁七师烦恼,下意识里嘲讽了对方几句,毕竟在外人面前,他们和许乐始终是站在一方的。

    铁七师这些年在军方内部光彩夺目,气势逼人,是由一系列的成绩所铸成,然而在联邦中却声名不响,正是因为铁七师最大的问题,他们一直没有上过西林前线,所以熊临泉这句话,等若是直接问到了铁七师的要害部位。

    联邦军人重荣誉,远处一直在沉默进餐的五名铁七师军官,听到了熊临泉的这句话,冰冷如同一个模子铸成的面孔上闪过一丝怒意。

    一名军官霍然起身,向许乐桌子这边愤怒斥道:“我师血书请战一百零三次,谁敢说我师不敢战?”

    听到掷地有声的这句话,许乐桌上数人同时沉默,熊临泉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反唇相讥,毕竟这涉及到一支部队最重要的名誉问题。反而是兰晓龙微笑着说道:“杜师长**来的兵,难道都像你们被抬走地两名同僚那般?如此看来,杜师长也不过如此。”

    那名站起来替铁七师辩论的军官一脸冰霜,寒声说道:“少卿师长,大附中第一名毕业,又以第一名考入第一军事学院,再以第一名从第一军事学院毕业……联邦三一协会成员,联邦最年轻的师长,若这也是不过如此,不知谁能拿出来相提一二?”

    这名军官说话地声音很冷漠,却又夹着一股狂热的情绪,冷漠是针以许乐一桌,狂热却展现了铁七师官兵对那位师长地崇拜敬畏之情。

    联邦最好的中学就是都大学附中,最难考的院校便是第一军事学院,联邦逾百亿公民基数,这两个最附盛名的学校不知道集中了多少天才人物和精英,先前这名军官复述杜少卿的履历,那位杜师长竟是连续考了三次第一!

    如果按照电影里描写的浩劫前朴素时代的生活,这般优秀的成绩便等若是考取了三元及第,异常难得,三一协会地来历也正是如此,直至今日,联邦三一协会的会员也不过廖廖十余人而已,而且大部分都已经是老头子了。

    难怪这名军官谈及自家师长时,身板挺的笔直,一脸骄傲无双。

    听到这段话,许乐一桌人尽皆骇然沉默,心想杜少卿此人的履历真是精彩到一塌糊涂,便是兰晓龙唇角也不过泛起一丝冷笑,也便住口不语,因为对于这个无从挑剔的师长,他实在是找不到攻击对方的漏洞。

    许乐心头也感震惊,但令他吃惊地是铁七师的军官,对于他们师长狂热的敬畏崇拜,以他的一些粗显认知,总觉得军队里出现这种状况并不是什么好事。

    铁七师军官的目光冷若寒霜,这等快要结冰地平静却代表着他们的骄傲荣光,虽没有流露出轻蔑不屑,但却让站在他们对面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压力与不快。

    许乐今晚喝了不少酒,情绪也有些亢奋,感受着铁七师军官地冷漠不屑,摇了摇头说道:“有资格进三一协会的家伙,我恰好认识两个。其中一个现在在当秘书,另外一个人……在蹲监狱。”

    他笑了笑,抬起头来望着那名军官说道:“所以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想你们杜师长一定也不愿意,你们天天把他小时候地事情挂在嘴边。”

    那名军官表情微僵,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许乐认真说道:“如果你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我说地是不是假话。”

    他说的两个人正是莫愁后山的沈离大秘书和施清海,一位是邰家的具体主事人,一位是曾经操控过总统大选,刺杀过麦德林的生猛牛人,说起来倒也不辱没那位杜少卿师长的身份,然而他只说一个是秘书,一个在坐牢,这让铁七师的人听了,自然心情异常愤怒……

    铁七师五名军官却现许教官并不像是在说假话,沉默片刻后敬了一个军礼,便离开了尤自热闹的食堂。

    许乐看着那五名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军官,不禁皱了皱眉头。兰晓龙此时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许乐怔了怔才明白他问的是沈秘书和施公子的事情,笑着答道:“当然是真的,我很少说假话。”

    顿了顿后,他认真问道:“铁七师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一直没有上前线?这是我很好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