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五章 铁七

    长杜少卿。

    许乐对这个名字陌生却又熟悉。在这些天之前,他根本不知道第三军区有一个打不烂的铁七师,更不知道铁七师的师长叫杜少卿。但经过邹郁在电话中的警告,他对这个名字已经生出一股天然的警惕感。

    杜少卿,这三个字写起来瘦骨嶙峋,却充斥着铁骨之气。念起来更是铿锵有力,三个单音节的字从任何人的嘴唇中吐出来,似乎都具有某种杀伤力,包括兰晓龙此时微带忧意说出来时,依然有这种感觉。

    许乐默然许久。

    这位师长的名字,能够让他生出这么多感触,完全是因为那两名悍不畏死的军官,和基地方面对铁七师的容忍,综合造成的观感,似乎所有人提到这位师长时,情绪都会变得有些不自然,有股自内心的敬畏感,可……那只是一位师长而已。

    就在他准备向兰晓龙询问一下铁七师的底细时,正在闹酒的军官们却安静了下来,因为周玉此时端了一杯酒,向着角落这桌行来,众人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幕。

    众人欢笑饮酒,许乐独坐一角,这算不上是刻意地排挤,只是教官与学员之间的天然界线,而且这几个月双方相处的并不是太融洽。然而周玉此举,却似乎要将某种界线打破。

    周玉微笑着低下身体,与许乐面前的小酒杯碰了碰,说道:“这两个多月,你悉心教导,他们其实心中也自感激,只是放不下面子过来。”

    许乐不再去想铁七师地事情,自嘲一笑说道:“只是工作而已。”

    周玉曾经在果壳工程部里全程跟踪mx机甲的研制工作,自然清楚许乐这两个月真的是倾尽所有,将自己对mx机甲的全部认识,都教给了这些军官。

    联邦军方本来就没有关于mx机甲地标准教程。许乐所做地事情。利在联邦军方。功效却可以维持到很久以后。

    许乐看着他笑了笑。这两个月里周玉一直和他没有太多地私人接触。他很清楚这是军营里某些无法言明地规矩。所以不理解今天对方为什么要打破这个规矩。

    周玉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温润一笑说道:“马上就要毕业。不用再管什么。旁人如何不论。我总要谢谢你。”

    “你是最不用谢我地人。以你对mx地了解。就算没有这些课程。你也能马上掌握。”许乐一口喝尽杯中酒。胸口微感辛辣。吐了口酒气。抿唇笑着说道:“就像你在一院机动系那般。你还是第一。”

    周玉打破了食堂里无形地分界线。片刻沉默之后。一个令许乐意想不到地人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这名军官一脸严肃。与许乐轻轻碰杯。沉声说道:“西林区军特种机甲营军事主官花小司……感谢许教官这两个月来地辛苦。”

    许乐望着花小司黝黑地脸。怔怔无语。胸口处地辛辣却转成了一片温润。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兰晓龙斟满地酒喝尽。陪了对方一杯。

    花小司向他正式地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回了自己地餐桌。

    ……

    ……

    本就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许乐与军官们之间的僵硬情绪,更多是军营里特有的气氛所造成,这种情绪来地快,去的也快。

    军官们早已注意到,考核结束之后,小许教官再也没有戴那副该死的墨镜,一脸笑容竟可亲的阳光过于灿烂,往回一看,过往课堂上那个尖酸刻薄的小教官,原来只是刻意画出来的面具。

    而在课堂上曾经受到过地羞辱打击,在许乐从理论到实战,完美地展现自己实力后,也被军官们渐渐抛诸脑后。有这种状况为前提,许乐与军官们之间沉默的打破,只是需要一个契机。周玉与花小司二人地敬酒,则正是这个契机。

    一名身材瘦小的军官微笑着走了过来,说道:“第一军区机械自动化研究院,上尉林爱。”

    说完这句话,这名上尉军官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敬了军礼便转身离去。

    “第二军区十一自动化兵团,少校赫雷。”

    “联邦舰队环形基地,上尉弥塞留。”

    以此为端,66续续有军官沉思之后,端着酒杯走过来向许乐敬酒,到最后,竟是两三成群,来往敬酒地人络绎不绝。

    ……

    ……

    除了隆重而正式地介绍自己所属部队与军阶之外,敬酒的过程中,许乐和军官们彼此沉默,一言不,只是双方地眼睛里都充斥着笑意,许乐的眼睛更是笑成了两眉弯弯的月儿,双方目光彼此相投,说不出的默契。

    兰晓龙一直微笑着在旁边替许乐斟酒,酒杯从来就没有空过,一轮敬酒下来,他提过来的两瓶烈酒早已喝完。

    桌旁人群渐散,兰晓龙看着醉意渐生的许乐,不由赞叹了一声:“酒不醉人人自醉……师生之谊,师生之义,你教出了这么多联邦未来的中流砥柱,日后沙场之上,这又该是多么雄厚的资本?”

    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让许乐觉得食堂里充满了一种庄严而又热烈的

    他喝了近两斤烈酒,醉意早已入脑,眯眼看着不远处人生巅峰的军官们,想着或许再过些日子,他们便将随着各自的部队开往前线,在与帝国侵略的战斗当中,泼洒自己的热血,换取联邦民众的安宁,这些或胖或瘦,或美或丑的面容,也许以后再也无法得见……

    一念及此,热血涌入他的胸膛。

    如果换成别的人,或许此时会拍案而起,召集军官来自己身前,大声地说一些关于青春,关于热血,关于牺牲、掷地有声地话语。然而许乐只是许乐,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情,他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眯眼望着那些军官们,将瓶子对准了自己的嘴,将瓶中残酒一饮而尽,胸中并不畅快,但至少有些痛快。

    然而食堂里还有五名军官,一直都沉默地坐在自己的小桌子上,并没有与那些军官们趁着酒意互相打闹,倾吐心声,痛骂帝国狗崽子,而是冷地看着这一切。

    兰晓龙注视着那边,凑到许乐耳边轻声说道:“没敬酒的五个军官……都是铁七师的人。”

    ……

    ……

    出身铁七师的军官,自然不会向许乐敬酒,但不知道是铁七师自身地森严纪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桌上的五名军官甚至连别的军官也不怎么搭理,在食堂里显得有些怪异。

    令许乐震惊的并不是这种怪异的气氛,而是兰晓龙地提醒。

    他本以为铁七师只是送了两名军官来到基地受训,此时都已经被自己打到了6军总医院,却没有想到基地里居然还有五名铁七师的军官。

    联邦专门组织了一次反恐大演习,精挑细选出了三十几名军官参加这次秘密的封闭集训,就是希望这些人在将来地战争中,能够独立地撑起一方战局,然而仅仅一个铁七师,便占据了其中七个名额!

    联邦军方有多少个师?铁七师一个师便占据了其中五分之一的份额。许乐心中生出无穷震惊,这是怎样的一个师?这个师的训练水平和军事素质强悍到什么地步,才能拥有这种惊世骇欲地成绩?能够训练出这样一个师的人……那位师长杜少卿,究竟是何等样人物!

    想到自己和铁七师之间的事情,想到自己刚刚毁了两名铁七师前途不可限量的军官,许乐的酒意竟有些消退了,眼眸依然明亮,却眯的更加厉害。

    兰晓龙看出了他地情绪,皱眉问道:“你不知道铁七师?”

    许乐摇了摇头。

    兰晓龙想到他并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露出了明悟之色

    ……

    ……

    从兰晓龙地叙述中,许乐知道了铁七师令人震惊的历史和格外古怪地现状。

    第三军区第七机械师,当年联邦第二次防御战时,在西林回明走廊迎来了一场血战,面对着帝国方面三个整编大队,该师在46o行政星上,独立完成了不可思议的阻击任务,为联邦大部队地游动合围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而第七师却为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伤亡惨重,大批减员,基本上可以说把整个师都埋进了那个充满了血与硝烟的星球之中……

    在进行战后整编时,从师长到连长全部战死在战场上的第七师,险些被取消番号。

    然而就在此时,联邦新闻频道却播放了一部记录铁七师狙击实况的惨烈录影。在联邦内部引了轩然大波,当时已经初显威力的老兵协会,组织了一场名为愤怒的大游行,直接将议会山和总统官邸包围了起来。

    在这种压力下,联邦军方不得已撤回了取消第七师番号的命令,转而大肆宣扬,开始重建,无论是装备还是人员都按照绝对王牌的地位拨划,并且授予该机械师“铁七师”的称号。

    铁七师的荣光由此遍耀宇宙,直到军神李匹夫横空出师,第一军区十七装甲师才完全压倒该师,奠定了联邦第一师的地位。而曾经无限风光的铁七师由于某些方面的原因,却逐渐的消失于联邦民众的记忆之中。

    “这是为什么呢?”许乐紧紧握着酒瓶,认真地听着兰晓龙的讲述,心情随着这些铁血历史波动,对铁七师这个名字的警惕抵触,渐渐化为一丝怅然。

    “说法很多,大部分与46o战役的评价有关,军方有很多大佬对于该次战役的过程一直存,后来迫于公众舆论压力重建该师,但却不想再去理会……似乎这是咱们的一个伤疤。”

    兰晓龙幽幽说道:“那些大佬早就死了,历史的真相无人知道。然而就在铁七师在3养老驻守几十年,寂寞的快只剩下铁七师这个招牌时,从一院毕业的杜少卿来到了这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铁七师的故事,再一次开始。

    ……

    ……

    (写之前看了一下投票,选后的多些,那便乱吧……有时间反正就写就更呗,呃,小爷居然也两更了,真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