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三章 铁七师打铁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二十三章铁七师打铁

    场上一片死寂。官们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有到许教官的近身格斗能力恐怕极强。才会答应这种挑战。但他们怎样也无法想到。花小司身为西林军区的强者。在许乐的面前竟是一招都无法支撑下来。一阵微风细雨之后。便被许乐击打成了一根僵硬的棍子。从空中摔到了的面。

    哪怕时间长一点。军官们也容易从心里接受这种局面。但他们只听见一阵密麻如雨点打沙的沉闷声音响起。花小司惨然退后。然后教官踢了一脚。花小司便飞了起来。倒下去。

    他们能够看出。小许教官用的似乎也是军中的近身格斗技巧。但是在某些方面又极为不同。特别是出手的感觉。无论是伸肘抬膝进身。每一个分解动作干净利落。却又快无比。一弹即。一触即收。没有全面伸展。却将度到了极致。

    这种近身格斗的方式。总让观众觉的许乐像个娘们儿般未尽全力。难施全力。但效果却是格外清晰有力。最后的结果这般的令人瞠目结舌。

    一个照面便击倒了花小司。这种近身战的能力未免强悍的有些过分。看着正在摘墨镜的许乐。军官们的眼眸里终于开生种叫敬畏与佩服的情绪。还感觉有点寒冷。

    那两名目光阴的官对视了一。皱了皱眉尖。似乎觉的某些事情比较棘手。而人群外围的第七小组员们。则早已经从树边石阶上站起身来。用神情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许乐。他们此时体会到了白玉兰曾经做过的那些评价。大致确认了自将来直属长官的生猛程度。

    许乐摘下镜。伸手去拉的上的花小司。先前出手他连一丝体内真正的力量都没有调用。完全凭籍着浸入到骨头里的十个姿式与这些年铸就的战斗本能。击败对方并不困难只是却也没有给对方造成真正的伤害。

    “哪天打赢我了。再用机甲试试。”他笑说道。一想到不用上机甲去暴露自己并不如李疯子的实力。便感觉十分欣慰。

    花小司撑着上半身。吐了一口带泥沙的唾沫。恨恨说道:“轻敌了不然怎么也能多坚持一会儿。”

    军人简单直接。输便是输了花司并不打算坚持什么。只是他总觉一上来便被教官这套碎碎念的格斗技打昏了头。不然应该能多坚持一会儿。

    然而甫一抬头。看到了许乐那张诚恳到了极致的笑脸话语不由然而止。此刻他忽然的。小许教官不戴墨镜之后的脸。怎么会笑眯眯的如此亲切。似乎看上去并不像以前那般可恶。

    没有人知道。在训基的的两个月里。许乐一直将墨镜架在鼻梁上。就是为了掩饰这双笑眯眯。一味可亲全无杀伤力的双眼。他了扮冷酷教官。可以把唇角的曲线抿成冰霜一片。却始终没有办法处理这双眼睛。

    花小司摇着头归入群之后。许乐扫视了一眼围在身边官们。笑着说道:“还有谁?”

    没有人回答。有些军官虽然自问近战能力要比花小司强不少但面对着教官看似凌乱实则犀利到了点的格斗实力。们没有什么必胜的信心更关键的是。刻他们看着许教官笑眯眯的脸。想到这些日子的机甲学习。心中平添几分平静。像花小司一般。那些本就有些儿戏的渲泄怒意的冲动。渐淡去。就在一片寂静之中。忽然有人低声说道:“能不能二对一?”

    许乐略有些疑惑的目光望了过……

    出乎众人意料。在乐展现出近格斗实力后。然沉声出面挑战的军官。来自第三军区。正是先前用阴冷目光打量许乐的那两个人。或许他们对自己的格斗能力很。但奇异的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们似乎一直在寻找正面打击许乐的机会。

    军官们皱了皱眉头。心想就算以自己这些人的军阶。又不是真正的学员。挑战一名小教官输了已经足够丢人。更何况还是二对一。不过当他们认出这两名军官之后。本准备出口的话语。同时化作了冰雪塞在了嘴唇之场间一片沉默。

    出面挑战的两名军官。在基的的大半年里异常沉默本分。但实际上却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这二人隶属于第三军区王牌铁七师——

    想到那位联邦方最光彩夺目。却又是最冷冽凌人的年轻师长。即便受训军官们都是军中的骄子。也没有人愿意去招惹他们。谁都知道那位杜师长是怎冷酷无情。却又极其护短的一个人。如果在这种长的麾下作战。毫无疑问是最兴奋和幸福的事情。可是与他手底下的军官交恶。却绝对是智之举。

    许乐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安静的看着走出人群的军官。凭借着封余大叔极为赞赏的识透人心能力。他很清楚的查觉到。隐藏在这两名军官平实寻常面容下的冷厉之意——和花小司他们挑战自己是为了出气不同。这两名军官明怀着别的意图。

    其中一名军官冷漠道:“我们是学员。想向小许教官请教一下。请您同意。”

    许乐微微一怔。用手梳理了一下微乱的头。将手中的墨给周玉接着。抬起右手准备些什么的时候。却现自己好像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拒绝这场挑战的生。

    “你们叫什么名字?”他并不清楚这两名军官的来

    “常一。常二。”两名军官沉声同时回答道:“师长给我们取的代号。一日入伍。不到退伍时。便只有代号。”“什么师?”

    “第三军区铁七师。”

    许乐没有听说过铁七师。自然也不知道那个师长是多么不可触碰的厉害角色。他只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自己从来没有去过s3,和第三军区更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么面前两头如同猛虎一的军官。却对自己充满了杀意?

    两名军官分左站立。忽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身上各个关节噼啪乱响起来。令人震惊的是。他们的身体就随着这种噼乱响。感觉好像涨大了一圈。将军服,的极紧。

    围观的人见此异像。下意识里扩大了一些面积。包括花小司在内所有的军官疑惑而警惕的盯着场。他们很清楚。此时出面挑的两名军官在此次考核的近战成绩排在前列而三军区钢铁第七师。也是以近战凶猛闻名的牌部队。

    那样一位师长亲手锤打出来的特尖兵。拥有怎样的水准?更何况此时铁七师两名军官表现出来的状态。说明他们曾经在修身馆里学习过某种技巧。这样两名军官以二攻一小许教官能不能撑住?

    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危险的味在操场上弥漫。此时基的里没有主官和宪兵在旁。但想必这两名军官也敢下狠手。但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就是觉的有危险将要生。

    外围的第七小组成员已经站。他们都是丛林里善战的战士。闻到了隐约的血腥味道。尤其是熊临泉的眼瞳微缩。想到白玉兰在病床上的交待。手掌下意识里放到了石阶下微微用力……

    而此时许乐依在思考两名军官眼中的阴沉与恨意从何而来。他低头。沉默。神游物外。然而神思尚未平静之时。已有烈风扑面而来。

    常一常二。这两七师的近战手厚底军靴坚实的操表面上狠狠一跺只觉的一阵微颤。轻烟两缕身起。两人的身体便像是自崖上飞扑而下的虎。瞬息间拉近了与许乐的距离。向着低头沉思的他身上击去。

    一拳击向许乐的下颌。另一个则是贴近身体。抬膝攻向了他的大腿根处。出手极为狠辣。破空风声尖啸起。

    这或许是偷袭。或有些无耻。但挑战在前。许乐默许。这两名铁七师的军官事后总能找出一些由头。更何箭在弦上。拳在面前。是观众还是当事者。都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生。

    许乐霍然抬头。微眯着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微怒。他的愤怒并不是因为军官出手的阴险狠毒。而是始终不明白对方对自己的恨意从何而来。

    电光火石间。他心境沉稳如磐石。就像过往无数次危险时刻一般。冷静的向前狠狠踏了一步。身体就像钉子一样扎在的面上。同时左手一翻。抓住了攻向自己下颌的常一手腕。右腿却是向右狠狠一摆。用大腿的外缘拍打在常二,盖的内侧。

    如果是对付一般人。以他这一刻所展现出来的反应度和技巧。这已经是极完美的应对。按照近身格的惯常展趋势。接下来许乐便会再次欺近对方。以铁肩一靠震开一人。同时左手顺对方肘关节而下。扎向另一人的腋窝之处。一拳便要让方血络酸麻。无法再战。

    然而令许乐没有想的是。他的左手一抓虽然抓住了常一的手腕。但指尖所触却像是一块老树根。尤其是常一手腕上的细络肌肉猛然一紧。横生一跳。就像老树根的皮爆开一般。让他蓄力的三根手指无法入对方的肌肉纤维之中。而他向猛烈一靠。也像靠在了一堵厚厚的墙壁上。非但没有将对方靠开。反而把自己的右肋部在常二的攻势之下。

    许乐从来不会低估自己的任何敌人。但他并没有将这两名军官当成不共戴天的敌人。一应辣手全未施展。身体里那些暴烈的力量一丝都未曾调动。结果却失了先机。

    两名铁七师的军官有放过这个机会。眼中寒芒乍现。向着许乐的要害处攻了过去。

    啪啪两声闷响。操场上的三人快无比的格挡了下。就像是三个影子一般。瞬息间影子变成具体的身体。场间的局已经生了绝对性的变化。

    只见两名第三军区军官已经突破乐的防御。竟是用了一模一样的进身方法。一手抓着他的手腕。一格在他的腋下直待用力。这正是近身格斗技中最狠的反关节技。

    如果让这两名军官力量爆出。许乐就算肩关节依然能够完好但肘部的软骨定然会片碎裂。

    两名铁七师军官并有马上用力压。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式。似乎想向四周的军官展现许乐失败后的模样。他们-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许乐的脸。根本不担心许能够败中求胜。因为无论双方的格斗实力差距多大。此时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物理学中最单的杠杆理论。双臂被格的许乐在他们看来根本无法用力。

    围观的军官们在挑战开始时查觉到了某种异样的危险感觉。但此时现这两人一举击败了小许教官。却保持着这种姿式。没有继续下狠手心中以为二人虽然是七师杜师长锤打出来的冰人。终究还是不敢以学员的身份伤害教官。暂时松了一口气。

    唯有人群外围的熊临泉。眼瞳里的冷意越来越深。反手抠住石阶的五根手指曲起运劲。指节苍白。簌簌粉生。竟是将重达数十公斤的石阶生生的抬起了一寸。

    场间的气氛很沉默。很怪异很尴尬。身为教官的许乐被两名学员完全控制。虽然他的年比这些军官的年纪还要小。更没有什么从军的资历。杀人的档案。但他终究是一名教官此时的姿式难免会有些被羞辱的感觉。

    “师长说过度乘以力量。就是实力。个人实力的极限却是恒定的。”

    常一望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眼光里充满了嘲讽与冷漠。用教育人的口吻说道:“度越快。出拳的力量便越轻。你玩的只是花拳绣腿。而我铁七师的人。并像那些家伙一般不堪一吓。”

    双臂被格。反关节制。人类的生理构造与基础的物理定论确认了许乐完全被制。所以这铁七师的军官。才-心情来欣赏他的失败。嘲讽他的无能。

    “我认输。”许乐展一笑。直接说道。他对胜负没有执念。相反。他对于对方对自己恨意很有执念。而且他很想知道。铁七师的军官究竟想做到哪一步。

    军官有些有想到许乐会认输的这般干脆利落。微微一怔后。狠厉说道:“不。接受。”

    “您是教官。如果你。我们肯定要上事法庭。但我想如果只是把你的两个胳膊拧断。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他眸里的情绪冰冷狠辣。沉声说道:“特种兵近身格斗。经常会有这种误伤生。不是吗?”

    操场间谈话的声音很低。语极。围观的军官们根本没有听到。有些疑惑为什么小许教还不认输。

    许乐沉默刹那。低说道:“既然报仇。让我知道原因。才能报的爽快。不是吗?”“朴志。是我们七师要的人”常一冷漠说道:“我和他还是一个院子的人。”

    许乐抬起头来。眸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几乎同时。这两名铁七师军官眼中狠厉之色大作。身上肌肉紧绷。双臂夹着他的肘部反关节。狠狠的一格一压……

    围观的人们并不见都是格斗高手。但身为联邦点培养的优秀军官。却一定会具有相准确与毒辣的眼光。当场间那两名铁七师军官沉错脚之时。至少有一半的人看出这两人接下来会做的动作。

    只是一场很常见的军营挑战。明明胜负已分。谁会想到事情居然还没有结束。这两个多月时间。军官们对于mx机甲课痛恨到了极点。但通过了考核后。他们对戴墨镜扮酷的小许教官早已没了什么恨意。深受纪教育与素质控制的他们。心里也很清楚。今天坚持当初的挑战约定。更多的是沿袭了军营里的钢铁传统。

    在某些意义上讲。这只是男人们之间的游戏。然而这两名来自铁七师的人。居然在操场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要把小许教官的手臂折断。难道铁七师杜师长出来的兵。果然就是这般冷酷异于常人。甚至连军法也不怕?还是说们仗着有铁七师做靠山。根本没有把军法放在眼里?一片震惊之中。兰晓龙和周玉面色剧变。马上开始起动。而还有一个人比他们的反应更快。

    人群外围啪嗒一声脆响。石阶被人生生掀起。熊临泉暴喝一声。双手抱着那块沉重的的水泥石阶。就像一天神般了人群。抢在二人之前冲了过去。壮猛无俦的向下一砸……

    轰隆一声闷响。沉重的水泥块狠狠的砸在了的面上。生生砸出了一个坑。只是一瞬间。不道多少公斤的石阶被巨大的力量震散开来。碎砾四烟尘乱舞。

    然而紧接着。天神一般冲过来的熊临泉却是摊着双手。怔怔的看着石阶落处。震惊的眨了眨眼。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虎口已经被震裂。正在流淌着血水。场间也是一片窒息的冷静。因为的雷霆一击…砸空了。

    石阶落的之处前三。近身纠缠的三人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式。就像是没有移动过一般。

    能够躲过这恐怖的。是有人在最后那一刻。居然还有余力能够带动其余二人强行退了三步。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

    两名铁七师的军官眼瞳猛缩。惊恐无比的盯着许乐的脸。当他们痛下狠手的时候。却现方的手臂并没有如自己想像中那般折断。甚至连弯都没有弯一下。这完全违背了人体的生理构造和物理原理。对方的手臂。竟似是铁铸的。

    许乐的眼睛异常明。看着对方诚恳说道:“出,。转告你们师长。他说的道理对我来讲。就是一句屁话。我度够快。力气还很大哩。”……

    (喔喔喔喔。杜少卿师长即将登。很是兴奋啊。当然。任何牛逼哄哄的人物。都是乐乐逐渐牛逼的踏脚石来着。忽然想到。我还真蛮喜欢杨乐乐的。今天这章写的感觉挺。熬夜写的。家看的时候。我应该正在婚礼上帮忙。这三天忙成狗屎。还写了不少。嗯。态度不错。继续不厌其烦向大家征召月票支持。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