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二章 十七

    一直没有用实战树立教官权威的计划,那是因为边并没有拟真系统。

    前往s2刺杀麦德林之前,他将那套拟真系统从工作台下取了出来,放进了白水公司的保险箱中。如今那套花费巨大的工作台成为了联邦政府的证物,而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权限进入白水公司,所以只好任由拟真系统放在那处。

    电话是打给利孝通的。出狱之后许乐一直没有去见他,虽然他是联邦当中第一个愿意投资自己的人。

    许乐从邹郁处知道利家现在的形势有些不妙,因为政府和议会山连续通过的金融合算法,信息公开让利家对联邦金融业的影响力,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这些举措想必不会动摇到铁算家族的根基,但利孝通身为第二顺位继承人,此刻想必也陷入忙碌之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许乐应该是利家不共戴天的敌人,但他却一直与利七少爷保持着某种默契的关系,如今的许乐获得了费城李家的青睐,仅凭这一点,便可以说服利孝通进行二次追加投资,保持这种近乎友谊的关联,而利家上层也只会默许。

    许乐需要利七少的资助,再次组装拟真系统。其实就算没有拟真系统的帮助,他相信自己操控mx机甲,也能击败基地里的这批军官学员。只是周玉当年亲眼看到卡琪峰之战,如果水平落差太大,或许会引起他的怀疑,毕竟这位温润君子与莫愁后山的关系太密切,许乐有些小心谨慎。

    更关键的是,如果不能在对战中展现出李疯子级别的战斗力,获得压倒性的胜利,那么这种对战即便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

    签了卖身契,被国防部调过来伺侯一群军官爷们,这着实谈不上什么幸福。但每个人对幸福的看法不一样,许乐揉松了脸颊,笑眯眯地望着镜中那个自己,开始仔细地剃胡子,想起黑牢里难熬的日子,想到现在自己再也不用担心逃犯的身份,每次洗脸地时候,不用再去修理眉毛,他便感到了无穷的幸福。

    ……

    ……

    大山中地作训基地由初夏入浓夏。再至秋风渐起。却吹不散暑气。日子一天天这样枯燥地过去。那些来自各个部队地军官们。虽然一直怀着股怒意。但学习训练地却格外认真。地下地机甲库房中三台mx标准机甲。竟是夜夜征伐。被军官们排着队操练。虽不是娇弱之躯。却也真个是万分辛苦。

    许乐真没有想到。自己如此简单地鄙夷激将。居然还真能起一些作用。明明这些军官都是毕业于军事院校地学院派军人。智商情商都不会低。怎么这事情就按着自己地设计在走?

    想来想去。他只能将此归功于军营地气氛虽说军队里也有尔虞我诈。生死相欺。但毕竟离着社会有段距离。难得地保留了某种单纯朴素地气息。这些军官在军队里呆久了。身体里简单直接地那部分便体现了出来。或许有些人大致明白了许教官地意图。却也没有人会对他有个好脸色。只是闷头训练。等着考核通过。然后痛揍教官地美好日子到来。

    简单直接很符合许乐地性情。所以这些日子他一如往常般沉着脸。扮着冷酷不屑地教官。并不担心那一天地到来。反而透过邹郁寄过地新墨镜。颇有兴致地看着这些像吃了春药一般嗷嗷叫唤。精力无处泄地军官。心想原来军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地地方。

    关于mx地培训没有现成地教程。全部需要许乐现编。而且如今果壳生产部和总装基地流水线上地mx比起许乐商秋当初设计地样机。做了很多微调。他更是没有什么教学地经验。所以每天上课。实际上是一个很痛苦地过程。

    幸亏通过国防部找果壳公司拿了很多资料。并且申请了权限与商秋夜夜进行远程合作。再加上他有梨花大学图书馆1区地受训经验。十分勉强地将这个工作做了下去。有时候。许乐也会有些许得意。联邦军方大概真地很需要这个教材。自己如果把这份儿工作做好了。施公子地特赦令是不是也该下来了?

    除了折腾mx机甲培训之外,许乐也在默默关心着西林那边的局势和联邦内部的动静,联邦谚语曾经说过,离开陛下的殿堂,身处星辰之中,依然不能忘怀天下的纷扰。

    许乐不知道麦德林这个帝国间谍究竟传送了哪些情报回去,不知道下一次战火什么时候燃起,联邦政府紧张地等待着,他也在等待着,却率先等来了青龙山军南水领袖访问都特区的好消息。

    就在这种平静的日子里,九月初第一阵秋风吹起,为作训基地带来了另一批学员。被基地主官命令接收的许乐,在基地的门口看到跳下军车的那十几条汉子,不由眼瞳微缩,秋意未至,他便感到了一丝寒闷之意。

    一共十七条汉子,身形或魁梧或精悍,眼神或冷漠或暴戾,并没有穿军装,但浑身上下却透着股杀人不眨眼的凶气,但其中几人只是稍微一转身,却能将这身凶气遮掩的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熊临泉,刘佼,顾惜风……还有兰晓龙少校。许乐看着面前立正站好的这一排人,明白了为什么基地主

    自己这个临时教官来接人,因为这十七条汉子里除了其他的全部是白水公司第七战斗小组的成员。

    “果壳公司下辖白水公司安全顾问部门第七战斗小组重组完毕,奉命向主管报道,请指示!”

    剽悍的战斗人员并排站好,一丝不芶,机炮手熊临泉踏前一步,声震群山,对着许乐吼道。

    许乐默然无语,不知道这个人是因为自己扎了白玉兰一刀,所以才冲着自己吼,还是习惯性的大嗓门。幸亏他在作训基地里当了两个多月的冷酷教官,身上多多少少也薰陶出了几丝军人的冷厉气息,才可以十分平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大脸,没有往后退一步。

    沉默了片刻,他有些想不明白,轻声说道:“没什么指示,既然来了,就先吃饭吧。”

    ……

    ……

    坐在进入基地的自行绿色轨道车后方,许乐取下墨镜,眯着眼睛,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第七小组重组……怎么送到基地来了?”

    “国防部的直接命令,第七小组重组已经很久,只是你这位主管一直不在,所以他们都闲置着。八三八四部队也挑了一批人,算做第七小组的外围力量,这次没有跟着过来。现在算起来,你能指挥的人基本上有一个营。”

    兰晓龙少校坐在他地身旁,身为港都警备区的军官,和许乐也相处过一段日子,说话倒也自在,耸耸肩又道:“在港都我接的命令是保护你,现在看起来也差不多。”

    许乐沉默了很久,看着自行轨道车前方那些沉默的组员,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是问为什么。”

    “国防部的命令,我们怎么知道原因?”兰晓龙又耸了耸肩,说道:“不过大概能猜到一点。”

    许乐苦笑望着他说道:“赶紧说出来,不然我脑子里地问号要炸出来了。”

    “我是十七装甲师的人。白玉兰……”兰晓龙看了一下他的脸色,“也是十七师的人,第七小组十八个组员里有十五个出自我们师。第七小组在白水公司里的战斗力向来最强,国防部越过果壳董事会,直接命令小组重组,底气十足,肯定是老师长地意思。”

    港都警备区驻守着八三八四部队,部队没有换番号之前正是联邦最出名的十七装甲师,当年李匹夫便是十七装甲师的师长。许乐陷入沉默,保安公司区区一个战斗小组,居然也能牵扯到费城那位老爷子?

    “你在作训基地里培训军官,这是为联邦军队出力。要你带着第七小组,是给你一批自己地部属。”兰晓龙吸了一口烟,神情变得凝重而严肃。

    “老师长肯定不愿意看着自己的老部队,由铁血雄师,变成在港都边享福的不三不四部队,他既然看好你,这个任务自然也要交给你,你现在肯定不能当师长,也只好从第七小组开始练手。”

    许乐觉得这个推论太过荒唐,李匹夫身为联邦军神,就算看在大叔的份上照拂自己一二,但怎么可能让自己去做这种事情。

    “你猜地吧?”

    “废话,如果我能知道那些大人物在想什么,那还当什么兵?直接杀进股市不好?”兰晓龙没好气说道。

    自行轨道车前方的那些组员们坚持了一会儿坐姿,此刻便开始变得散漫起来,有的人翘着脚,有的人开始吸烟,有的人开始大声说些什么。

    许乐摇了摇头,又想到身边这位少校当初在工程部地下基地**商秋乳沟的事,叹了口气说道:“果然不愧是8384部队出来地兵。”

    “彼此彼此,你也不是什么正经军人。”兰晓龙耸肩说道。

    ……

    ……

    作训基地除了三十几名优秀军官之外,忽然间又多了十七名非正式编制的武装人员,虽然按照国防部地说法,这些武装人员只是旁听,但基地里的气氛依然些怪异。

    联邦三大保安公司经常与军方协同作战,但现役军人与这些杂牌军之间,早已划出了一道鸿沟。

    第七小组地武装人员,其实在各自部队里也有军籍,但不明白为什么,此刻一朝归队,竟是半点儿职业军人的模样也没有,做足了杂牌军人地本分。

    最关键的是受训军官们毕业于各大院校,属于典型的学院派,而后来的十七条汉子却绝对出身草莽,都是在战场上从小兵干起,靠着杀敌累功,才走到今天。

    论级别,自然是受训军官高,除了兰晓龙之外,第七小组的成员便没一个好意思把肩章拿出来晾晾的。论起指挥能力和某些科目的综合考核,受训军官也要将第七小组拉开一大截。但要说到具体的战斗能力,那十七条汉子,却是眼仁向上,对这些学院派军贵充满了不屑与轻蔑。

    令许乐感到怪异的是,基地里的气氛虽然紧张怪异,但双方却没有生什么激烈的冲突,观察了两天,即便他的**隐隐站在第七小组这边,却也不得不承认,主要是那些学院派军人保持着隐忍,没有拿出上级军官地架式来。

    受训军官们的精神,都放在马上就将到来的机甲考核之中,其余的受训科目大部分已经结束了,唯独这门mx机

    上,他们已经等的双眼通红。

    因为许乐在基地中所表现出来地态度,受训军官们开始挖他的底细,最后终于挖到了他与国防部长家的关系,众人以为明白了为什么许教官会如此嚣张,军营之中最见不得这等裙带关系,心中愈抵触,夜晚宿舍之中,时常能够听到某位军官冷言准备开家制漆工厂,给某人一些颜色看看。

    ……

    ……

    十七条汉子到来的一周之后,mx机甲第一次考核结束,绝大部分受训军官在考核中展现了良好的操控作战能力,达到了通过地标准,而成绩最好的则是来自西林的花小司,以及对mx机甲了解颇深地周玉。

    讲台上许乐宣读完成绩,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很满意这两个月辛苦的成果,取下鼻梁上的墨镜,对着讲台下说道:“半个小时后,我在入口处等你们。”

    会议室里一片平静,受训军官们沉默地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这等沉默,却似乎隐藏着某种戾气,限于军队森严的纪律,他们不可能对教官做什么,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正大光明出口恶气地机会,但毕竟都是些中阶军官,不会像流氓一样大呼小叫,兴奋无比,只是纷纷握紧了拳头。

    出乎军官们的意料,半小时后许乐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走进地下机库,而是带着他们来到操场上,伴随着微闷的暮风,操场上的些许落叶在缓缓滑动,戴着墨镜的许乐回过头来,对军官们说道:“谁?”

    “我。”来自西林军区的花小司站了出来,淡淡地看了许乐一眼,心里充满了自信,他是本次考核地并列最高分,而且从开始的时候,就是他带领同学反抗许教官地羞辱,此时站出来代表军官挑战,理所应当。

    “很应该。”许乐点头说道:“学了这么久的mx,你是最优秀地学员,我想你应该很清楚mx的主要用途是什么。”

    这是教官对学员地问话,花小司略一思忖,毫不犹豫说道:“是技身突杀。”

    “要操控好mx,除了熟悉操作系统外,机师最应该具有的战术素质是哪方面?”

    “近身格斗。”

    许乐解开中校军装的领扣,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清楚,那就用近身格斗击倒我,再用机甲,有没有意见?”

    围在四周的军官互视数眼,虽然觉得教官的说法与最初隐约有些不同,但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关键是用机甲挑战,有安控系统的保护,顶多能让许教官丢丢脸,用近身格斗先行挑战更好,除了让教官丢脸,还能让教官鼻青脸肿,出口恶气。

    至于自己这些人会不会输?他们没有考虑过,直到今天,他们依然认为年轻的许教官是一个不错的技术主管,是有大背景的嚣张小子,真动起手来,哪里能够是自己这些久经沙场之人的对手。

    花小司二话不说,便脱掉军服,开始活动手脚关节,进行格斗前的热身。脱了衣服才现,这名西林军区的王牌机师身上的肌肉强横有力,肯定也是一位近身战的好手。

    周围的军官们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此时考核已过,自然不需要再对教官保持绝对的礼貌。偶有几个人的脸闪过一丝惑,总觉得教官同意这场挑战,似乎有些问题。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在人群边缘有两名军官盯着许乐的目光有些阴冷,他们来自第三军区,这些天一直沉默,直到军官们查到许乐的真实身份,他们眼中的阴冷之色才越来越浓。

    旁听的第七小组成员则是远远地站在人群外围,靠着树,躺在石阶上,身形懒散。他们也很好奇许乐的实力究竟如何,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总要看一下自己的主管大人,是不是像老白说的那样生猛无比。

    唯有周玉苦笑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愿意看稍后花小司的凄惨模样。

    ……

    ……

    “你是教官,我不会打你的脸。”

    风起于操场之上,花小司沉着脸一出手便是军方特种兵最犀利的正冲直打。

    许乐此时依然戴着墨镜,镜片下的双眼一眯,任由猛烈的拳风扑面而至,左手才轻描淡写地往上一翻,格住对方的肘弯,脚下连进三步,掌缘,指尖,手腕,坚硬的肘尖,就像是雨点一样喷了过去,如同打鼓,击打在花小司的身上。

    动作太快,就像是无数的影子在二人的身体间闪动,花小司勉强护胸后退,只觉身上手臂上一阵痛麻,不由骇然失色,不知道教官的身体究竟是什么做的,居然能够达到这么快的度。

    正在众人震惊、花小司闷哼疾退之时,许乐忽然收拳,提起右腿,就像是一道闪电般劈了出去,劈在花小司的膝盖外侧。

    花小司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上半身防御,身体顿时失衡,就像电影里的镜头那般,在空中横了过来,然后惨不忍睹地摔到了坚硬的地面之上,出一声闷响。

    ……

    ……

    要票,要月票,握着拳头双眼星星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