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二十章 第一课

    乐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文盲。

    他的少年时期在封余大叔的逼迫之下,除了在香兰大道和矿坑里修理电器,其余的大把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河西州立大学的免费图书馆。他仔细地学习了不下两百本与机修相关的微电子,结构设计,材料学教材,就算是那些人文类的书籍,也强行看了不少,比如席勒的歌剧剧本,比如联邦古歌谣,甚至他还认真地阅读过联邦绘画欣赏口鉴大辞词。

    但这些都是大叔要求他做的,而且脑子里塞的这么多东西,除了机修方面,一直没有什么把记忆转化成表现的机会。

    在梅园里对着张小萌时,恋爱总是生在食堂与操场之上,没找着时间背颂那些传颂千古的爱情诗歌。其后的人生更是一路艰险,自然没有可能去都大都会画廊,表一下自己对于艺术方面的看法,利七少那间公寓里倒是有不少名画,然而当时他已经被那些花朵灼烧了眼睛,也没道理无头无脑地开始赞叹印象派画风的光怪6离……

    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正经上过学,联邦为孤儿们提供的免费教育福利,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他扔到了一边。而他一心盼望的国防部机修士官考试,又没有机会去考,所以时至今日,他的身上还是一张文凭都没有。

    没有文凭的人就是文盲,这是联邦绝大多数人包括许乐自己在内的看法。

    所以他一直近乎贪婪地向四周汲取着知识的养分,这两年多时间,在梨花大学,在研究所,在白水公司,在工程部,他向着那些教授,邰之源,白玉兰不停地学习着,很老实地将自己摆在好学生的位置上。

    一个没有文凭地家伙如今摇身一变,却成为了国防部的教官,这种变化让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很难适应。

    ……

    ……

    作训基地里正襟危坐地受训军官们。也很难适应自己这些人地教官。居然是一个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平凡普通到无法注视地家伙。

    基地不是军事学院。这些军官也不是一般地军校生。他们都是通过联邦反恐演习所挑选出来地佼佼。虽然在课堂上。他们依然保持着严明地纪律。坐地异常笔挺。但眼睛眉毛里都透着一股疏离冷淡地味道。最后汇成了叫做不屑地神色。投向了讲台之上。

    一个年纪轻轻地总装基地技术军官。居然被派来给自己这些久经沙场地军人讲解。联邦最新式mx机甲地操控要领!

    因为机甲在行星登6野战军中地显赫作用以及那位军神老爷子地光荣事迹。无论是三大军事学院。还是西林军校。机动系地地位向来最高。后勤保障还是师资力量。都被放在位。受训地军官们。被强行要求学习那段录像。研习反恐突击阵列两个月。终于得到通知。他们马上要开始学习联邦新式mx机甲操控。这是一个极大地好消息。因为他们都很清楚。革命性地mx机甲对将来地战争意味着什么。上个月总装基地刚刚开始将mx列入生产序列。他们肯定是军方第一批地mx机师。

    这种荣耀与压力。让他们对今天地课程充满了向往与兴奋。他们本以为今天来上课地肯定是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地教授。或是联邦军方实力最恐怖地王牌机师。谁知道竟来了这样一个年轻人。

    预想与现实地差距。让军官们地心情有些烦燥。心中很自然地生出了抵触情绪。

    ……

    ……

    国防部没有准备教案,只是给了许乐一个题目。但拿到这个题目的时候,许乐的心情平静了很多,他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一名优秀的教官,但说起mx机甲来,大概整个联邦确实没有谁比自己更熟悉的了。想到这一点,他才隐约明白联邦准备怎样利用自己,抓紧时间,为军队培训一批得力的mx机师,确实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他注意到了讲台下这些军官们异样的眼光,但并不在意,受制于课堂纪律,这些军官绝对没有人敢大呼小叫,在课堂上闹事,关键是呆会儿的讨论时间,恐怕会有些小麻烦。

    希望周玉呆会儿能帮帮忙,他看着课堂前方周玉那张微笑的脸,忍不住笑了笑,旋即敛去笑意。

    他滑动大拇指下的触摸球,将光屏上的机甲肩部结构图调了出来,认真说道:“在进行功率突变的时候,你们要注意肩部阀值数值的跃升情况,mx的监控系统,如同旧有系统那般,安置在头部,但由于现在的瞬间加载过大,平衡罗盘可能会受影响,所以要求你们的操控要更加细微,必须配合肩部阀值的数字。”

    在果壳工程部的地下基地里,他不知道试过多少次机,而且在旧月基地上与李疯子的交手中,对于这台新式机甲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此时说出来的话,毫无问是非常难得的经验,但正因为他非常清楚,所以说话的口气显得十分肯定,近乎于直接性的灌鸭。

    这种口吻让军官们听着,却有些刺耳

    是当他们看到讲台上的许乐,已经开始细致地分解m动作,把他们当初哥一样看待时,这种不满便积累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这一节结构系统的课程结束,许乐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时,一名军官满脸严肃地站了起来,对着讲台上的他,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对你刚才所说的战术动作做了翔尽的记录,我认为你说的都是错的。”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但这名军官的问话并不是讨论,更像是指摘,因为许乐所讲述的机甲动作要领在他们看来,完全是乱七八糟,和他们当年在三大军事学院里学习的战术动作,根本无法配套,他们无法想像这样操控机甲,会出现多大的麻烦,下意识里对许乐地观感变得更差,觉得这人大概对mx机甲有所了解,但绝对是有什么大背景,走了门路,才能成为自己这些人的教官。

    “错误在哪儿?”许乐松开关闭光屏的手指,认真地看着那个表情严肃地军官。

    “e3回转和侧向滑步,如果按照你所说的指令进行,只可能摔一大跤。”那名军官厌恶地望着许乐,“在我看来,你大概从来没有操作过机甲,像你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来教我们?”

    许乐低头想了想后说道:“m系列地机甲,我接触过三次。”

    此言一出,整个会议室顿时一片哗然,场间这些联邦军方最优秀的军官,有些并不是机甲营出身,但都曾经参加过这十年间的西林轮战,对于联邦军方机甲非常熟悉,甚至有地军官曾经天天在机甲里睡觉……结果他们的教官却只开过三次m机甲!

    许乐没有理会会议室里的喧哗,拿起手中的电笔,快地在终端屏上画了一幅潦草地结构图,显示在光屏之上,指着光屏上的图纸和旁边精确的数字,说道:“e3回旋和侧向滑步,如果按照我所说的那样做,绝对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至于你所说的摔跤,我看不可能生。”

    站着地军官冷冷望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把三大学院的教材都想推翻?”

    “我没有想过这一点,不过说到mx,我想你们应该多听听我地意见,毕竟我才是教官。”

    许乐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虽然这些军官对着他极不客气,但他也没有太深地感觉,只是心里想到国防部交给自己的任务,想到西林前线帝队地进逼,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觉得这些联邦倚为柱石的军官,怎么都是如此的死脑筋,完全没有想明白二之间最大的区别,所以他的这句话显得有些严肃。

    “我不认为你有资格做我们的教官,我会向上级进行反应。”那名军官沉声说道,同时四周也有很多军官站了起来,不屑地看了许乐一眼,便准备离开会议室。

    “我知道为什么mx机甲的标准战术动作,会让你们感到荒谬。”

    许乐沉默了片刻,忽然眯着眼睛说道:“因为你们愚蠢地忘记了一件事情,mx机甲和你们常用的m机甲比较起来,是一个全新的系统。如果你们满足于自己过去的东西,想凭籍曾经学过的那些玩意儿来开mx,就像是准备用骑自行车的方法来开汽车,这才是真正荒谬的想法。”

    那名领头的军官身体微微一僵,却依然向着门口走去。只是他身后那些军官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惑,下意识里放慢了脚步。

    许乐不再看着这些人,用最快的度手绘了几张结构草图,标明了几个极为复杂的数字,望着讲台下依然坐着的军官,说道:“国防部交待的命令紧急,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从基础讲起,想着你们应该能清楚这些,但没有想到,你们依然没有心理准备,去操控一个怪物,那我就来和你们解剖一下这个怪物。”

    “瞬间四倍功率,双重操控系统,灌液替换操控舱设计,远程火力大幅削减,一切的设计从近身限战出,这就是mx,一个荒谬的怪物。”

    许乐指着光屏上的那几个数值,说道:“新式的ads自适应悬挂系统,可以解决某些人先前的担心,但这需要你们的手控配合。双引擎给球状关节施加的瞬间爆力,可以让mx做出你们以前根本想像不到的动作。”

    “我们来看一下cLk值和cLs值,我手里没有上次实验的具体参数,但在试机中,已经证实……”

    “频状态下的稳定性,这里有个波值图表可以分析一下……”

    ……

    ……

    半个小时就在许乐微显枯燥的讲解声中过去,听到这些mx机甲最详细的分解数据,会议室的军官们认真地记录着,那些站起来的军官们有些尴尬地停住了脚步,他们此时终于现,讲台上那名教官不知道实践水平如何,但对于mx机甲的认知看上去似乎确实十分透彻,所提到的那些参数和相关地战术动作,似乎真的可以配合起来。

    “这是一台全新的机甲,需要全新地机师,这就是我来做教

    实原因。”许乐眯着眼睛,扫视了一遍会议室里的说道:“三大军事学院地教材?我忽然明白,国防部给我的任务大概就是推翻这些教材。”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就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我刚才说我只接触过三次m系列地机甲,你们很多人肯定对我有些不屑,觉得我这个教官非常不可信。”

    他停顿了片刻,然后说道:“但你们或许不知道,论起接触mx机甲的时间,我肯定是这个联邦里最多的那个家伙。”

    在果壳工程部的地下熬了大半年时间,说到对新式mx机甲地了解,整个联邦之中,大概就要属许乐和商秋这两个人最为清晰全面,因为他们除了某些关键部位的研之后,整台机甲的总成系统也是他们配合着完成,而至于说到实战中对机甲的第一手了解,就连商秋都无法与许乐相提并论。

    国防部里没有真正的傻子,费城李家那位老爷子更不是蠢货,他们要将许乐的价值挥到最极致地地步,眼下的临时安排,毫无疑问是最好地选择。许乐没有拒绝的余地,他也很愿意为提升联邦军方战斗力,迎接帝国侵略做出自己地贡献,所以从来没有当过教官的他,今天尝试着打压掉这些军官地骄娇之气。

    走下讲台,他对着周玉笑着说了几句什么,便夹着手里的电子文档,离开了会议室,看也没有看那些军官一眼。

    “周玉,你认识这个骄傲的家伙?”军官们看着周玉问道:“这家伙是不是从果壳借调过来的技术主管。”

    加长的第一课,让这些军官真切地认识到许乐对于mx机甲的透彻了解,加上他们清楚周玉曾经在果壳工程部执行过全材计划,很自然地联想到了研mx的果壳公司。

    “现在应该不在果壳了。”周玉沉默了片刻,心想卡琪峰的战斗还处于半保密状态,但研mx机甲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保密,想了想后,站起身来,对会议室里的军官们微笑说道:

    “他叫许乐,mx机甲的主要研。”

    ……

    ……

    mx的主要研,这种称呼代表着什么,这些都曾经在各大军校里学习过的优秀军官自然清楚,联想到此人的年龄,震惊之余,微皱的眉头渐渐散开不肯相信的感觉。

    “另一个研比他也大不了几岁,还是位女士。”周玉笑着说道:“让研亲自来讲解mx,我认为这种机会很难得。”

    “就算他真是mx机甲的研,但终究不是军人,战场上真正的战术动作和操控,他怎么会教?”那名一脸严肃的军官从门口走了回来,冷笑着说道:“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

    ……

    作训基地隐藏在莽莽大山之中,直到此时,许乐还没有弄明白具体的方位,毕竟他不是职业军人出身,乘坐专机来此的路上,仅凭太阳的方位和山脉的走向,无法精准定位。上完第一课后,他走到基地大操场的看台上,放下手中的电子文稿,坐了下来,陷入沉默。

    总统签了特赦令,他签了国防部那两张薄薄的卖身契,然后被送到了这个偏远的基地中,他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操场上疯长的荒草,不知怎的,竟想到了倾城军事监狱窗口外的那些风景。

    如果自己是教那些军事重囚来学mx机甲,或许会比今天这些军官们更好教一些吧?他有些荒唐地这般想着。

    许乐的性格重承诺,既然签了卖身契,他便会把这件事情做好,于是逆着自己本心,在会议室里扮演出冷漠,模拟着威望这些东西,然而他清楚,仅凭自己对mx机甲的了解,并不足以让那些军官们真的低头。

    教官与学生是天生的敌人,压力有多大,反抗便有多大,只不过许乐这个教官年轻了些,而那些学生又太生猛了些。

    这些军人都有学院背景,在各自的部队里早已经是基层指挥官,在会议室里挺直腰身一坐,就能坐出金戈铁马的味道,这些年在西林轮战杀敌无数,更有一股深植于骨头里的骄傲与暴戾,而且职业。

    想到职业两个字,许乐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低声咒骂了几句什么,职业往往就意味着死板,意味着官僚。政府与军方的官僚,从这件事情当中就能够看出来,明明去年已经研成功的新机甲,结果从装配到训练,竟然足足拖了半年时间!

    他在出狱之后本以为联邦已经训练了无数技术熟练的mx机师,结果哪里想到,还要自己来做这个事情。狠狠地抽完一根烟,许乐站起身来,向着宿舍走去,心想小爷我杀的人也不比你们少,要拼气势,我也只好装出来给你们看一看。

    ……

    ……

    (谢谢大家伙儿的生日礼物,不胜感激,俺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