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弃我去者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耀在床上那一堆乱成一团的棉被上,空中的细微尘粒,在明媚的光线下像昆虫一样飞舞着,似乎永远没有感到疲惫的那一刻。温暖的秋日,飞舞的轻尘,并没有让缩在被子里的少年感叹人生的美好,他依然像只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怀中,继续沉睡。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有些不甘愿的睁开了双眼,在床上摊平了四肢,无神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沉默不语。

    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昨天十几个小时里的疯狂便如潮水一般涌入了许乐的脑海。他怔怔地呆了很久,才想明白,自己此时已经到了老板专门留下的房间,而不是睡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昨天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一场恶梦。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颈后的芯片已经被替换,而老板……大叔,他也确实是真的死了。

    许乐坐了起来,在床边继续了会儿愣,用手用力地搓了搓微热的脸庞,好让自己清醒一些,可是抬起脸后看着这间陌生的房间,他依然无法清醒。联邦的谚语里有句话,狡猾的兔子至少会拥有三个洞窟,许乐没有想到老板为了躲避联邦的通缉,居然在河西州府城市里安置了这么多的后路,一想到这一点,许乐的心里泛起一丝怪异的情绪,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这是一间单人公寓,临着大街,室内面积不大,摆设极为简单,除了窗边的那张大床外,便只有冰柜、电视晶屏和一套桌椅。在洗手间里洗了个热水澡,许乐从冰柜里取出大量备好的食物,也没有去热,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直到餐桌上布满了残渣和溅出来的牛奶,他才感觉到稍微的满足,稍微地洗去了昨日留下的饥饿和疲惫。

    只不过十几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以他的体质而言,应该不会饿成这样。许乐也很奇怪这个现像,腹内中空与身体的疲惫究竟是怎么来的?难道就是因为从军方临时营地里逃出来时,身体的那次颤抖?他不想再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唯一能解释这个问题的人已经不在了。

    虽然在计划中晚上就要离开河西州,这间房间再也不会再来,可是许乐依然下意识里将房间收拾整理的干干净净,就像是这几年里在矿坑吃饭后那样。做完这些事情后,他现自己无事可做,外面的街道上警笛依然在响,昨天那场爆炸的后遗症还在酵,他自然不可能上街去晒太阳。

    所以他开始再次坐在床边呆,了一会儿呆后,他打开了电视,有些木然地看着晶屏上那个正在吹蛋糕蜡烛的紫的小女生,忽然想到原来今天是自己和大叔最喜欢的简水儿十六岁生日庆典,他又想到自己要十八岁了,而大叔却不知道多少岁,并将永远保持着这个年龄不再变化,于是他的心头一紧,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看着屏幕上万人簇拥中的简水儿,流下了眼泪。

    许乐低头,擦去脸上的泪水,没有注意到屏幕上的简水儿正笑容满面地向四周的人们展示着手腕上那条漂亮的手链。

    ……

    ……

    整个白天,许乐都呆在这个房间里,通过手镯上的资料光幕,牢牢地记住了自己应该记住的东西,逃离东林的方法。同时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利用老板教给他的知识,悄悄潜入了东林区第二警察分局的内部网络,试图找到李维和那群郭们现在的状况,接着,他又进入民政系统,查询了一下第四离世馆的内部资料,运气极好地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做完这一切,他又将整个房间再次清扫了一遍,谨慎地擦去自己留下的指纹,这才从衣柜里取出一件衣服换上,背上老板留在衣柜里的那个双肩背包,走出了房门,走下了公寓楼,走入了人群之中。

    浅蓝色的运动夹克,帽子翻了上面遮住了他的脸容,再加上深黑色的双肩背包,让此时的许乐看起来就像是联邦里常见的年轻人,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他特意挑选了下午三点出门,正是人们最容易松的时候,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绕了几个街区,翻了两道院墙,才进入了第四离世馆。

    按照老板留下来的地图,许乐悄悄地潜入了景行厅后面的自动焚化炉,在那一排待焚的棺材中依照名牌找寻到自己的目标。他没有敢去看棺木中那具年轻遗体的面容,侧着身子,将左手的手腕对准了遗体的后颈,一阵焦糊味闪过,昨夜被替换出来的废弃芯片成功地进入了这具遗体的体内。

    他又将那件泛着蓝光的屏蔽仪,扔进了棺材中,略停顿了片刻,把那件极为精致的电击棍扔了进去——他一共只做出了两根电击棍,一根为他和老板带来了灭顶之灾,这一根他也不想要了,虽然可以护身,但是他觉得不祥。

    站在景行厅幽暗的过道阴影中,许乐沉默地注视着传输带将这些棺木依次送入高温焚化炉中,看着承载着自己的芯片、老板的屏蔽仪以及电击棍的棺材进入炉中,被迅地燃烧成烈火,灰烬,残渣,许乐的心一下就空了起来,他过往的一切全部都随着这具棺木烧毁了,如今的他,只是还拥有一个仍然叫许乐的名字。

    遗弃我而去的昨日啊,再也回不来了。

    入夜,许乐买了一张前往福吉州的车票。这种被东林人称为大灰狗的长途客车每晚由河西州府出,经过一夜的长途旅行,在第二天凌晨抵达福吉州的府。虽然辛苦,但是比较起坐飞机来说,确实便宜许多。然而许乐选择大灰狗离开河西州府,只是因为郭们都清楚,联邦官方对于这种平民使用的交通工具检查最为宽松。

    明亮的灯牌上面两只灰狗的大耳朵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许乐看着门口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以及穿着防弹背心的警察,心中哀叹一声,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政府居然还没有放松检查。

    如果连面前这关都没有勇气去闯,那将来还怎么用这个伪装的身份在联邦里生活?许乐摸了摸后颈,齿灿烂一笑,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平静地向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