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十九章 重新出发

    年在西林大区与百慕大交界处的偏远矿星,白水公司执行某项秘密任务时,白玉兰被一块飞溅的硬纤弹片击中胸膛,肋骨被生生削了一道大口,血流如注。但受了如此重的伤,白玉兰却是一声不吭,眉尖都不皱一丝,带着第七小组的战斗人员牢牢地保持着半圆防御阵形,依靠着联邦先进的武器与悍勇的决心,成功地坚持到了后援力量的到来。

    整整十六分钟,穿着全身隔离装备的白玉兰站在自行装甲车后,一步未退,一直坚持到宽翼太空战机滑行而至,他才轰然倒下。

    那一幕落在熊临泉、刘佼等第七小组战斗人员的眼中,记忆极为深刻,一直到了今日。所以先前在大街上看到白玉兰喷血倒下时,他们心中的怒火猛然爆,心中的冷杀之意扬起到了一个不可遏制的程度,即便兰晓龙的严厉压制,也控制不下来,最终让他们稍微冷静一些的缘由,还是白玉兰说的那句话。

    那个人是许乐。

    ……

    ……

    刀尖伤及肺叶,看似伤的极重,但对于白玉兰这种铁血军人出身的人物来说,先前只不过动了一个小手术。他安静地平躺在病床上,示意身旁的兰晓龙替自己关闭了自动电子麻醉泵,皱了皱眉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帮我点根烟。”

    刚刚流了这么多血,动了手术的重伤员,醒来后第一句话便是要抽烟,病房里沉默的众人却没有什么震惊的表示,对于屋内的这些人来说,受伤本来就是家常便饭,只是众人都觉得老白今天被捅的这一刀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更怪异的是,屋内这些人都很清楚,白玉兰从前年秋天那次实验失败,被送上军事法庭之后就戒了烟,为什么今天他却想要抽一根。

    熊临泉点燃一根烟拨了两口,让烟头燃的更旺盛一些,沉默地塞进白玉兰薄薄地双唇里,犹豫片刻后问道:“那小子真的就是许乐。”

    白玉兰趴在床上。裸露地后背上除了被生理胶水粘合地新伤口外。还有很多陈年旧伤地痕迹。他吸了一口烟。幽幽说道:“去年聚会地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如果国防部和公司真地有意重组第七小组。他是最关键地人物……他就是我给大家找地头儿。”

    熊临泉地脸上闪过一丝怪异地情绪。嘴唇微张似乎想骂几句什么。却终究只是变成了一声叹息。去年一年偶尔地几次聚会之中。白玉兰曾经很认真地提到当前第七小组地技术主管。言语间颇多真挚地赞叹惊艳佩服喜爱。他们这些人听地多了。自然也有些信了。

    “现在第七小组就只剩下我和许乐两个人。他是技术主管。我是他地秘书。”白玉兰轻声细语说道:“可惜以后再也没这种搭配了。”

    屋内地熊临泉、刘佼还有其余几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联邦军方是一个讲究实力。敬佩强地地方。白玉兰作为第七小组地战斗主管。联邦军方曾经最优秀地军人。对于许乐给出了那般高地评价。自然让他们也十分相信。只是他们不清楚。明明老白很喜欢那个年轻人。为什么今天却生了这么一遭事情。老白也根本没有还手。究竟生了什么?

    “许乐这个人性格好。待人亲厚。实力强大。加上又有国防部地背景。我本以为第七小组要跟着他。是最好地选择。”白玉兰弹掉烟灰。轻声说道:“可惜看来军区里肯定不会放你们回来。他想必对我也失望地厉害。这个小组终究是要散了。”

    对于白玉兰和屋内众人来说,第七小组是他们战斗生活过的地方,是他们最真切地历史,他们时时刻刻都想让国防部撤销当初的命令,重建第七小组,然而这一切看上去已经是如此虚无缥缈。

    “那个许乐……真地是mx机甲的研制?为什么上个月总装基地地生产线揭幕仪式上,没有看见他?”刘佼皱着眉头问道,其实他不曾怀疑过白玉兰对那个年轻人的赞赏,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白玉兰自然不会告诉他,那时候许乐还被关在黑暗的军事监狱之中。

    熊临泉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不是你亲口说的,我真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家伙,居然能够操控机甲在卡琪峰顶把军神家那位少年中校干掉。”

    一直沉默的兰晓龙忽然开口说道:“这是军事机密,少谈为妙。”

    熊临泉冷笑一声说道:“这种事情终究也掩盖不了太久。”

    兰晓龙笑了笑,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走出门去,躺在病床上的白玉兰扔下了手中的烟头,沉默片刻后轻声说道:“可惜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一名军官问道。

    “可惜第七小组就这么散了,少了一个跟着注定会最生猛的家伙,去前线,甚至去帝国搞出一些最生猛事迹的机会。”白玉兰轻声说道:“这种重情重义的上司,***……到联邦里再也难找出第二个来。”

    ……

    ……

    兰晓龙推门而入,神情古怪地看着病床上的白玉兰,手中还拿着随身的军事加密电话。屋内众人感觉到了他的异样,纷纷望了过来。

    兰晓龙看着病房内这些饱经战火的优秀军官们,有些无措地耸了耸肩,说道:“刚出炉的第一手新鲜消

    防部战策办公室下书面命令,白水公司第七小组正调令此时应该正在往你们部队的路上。”

    此言一出,病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室内的军官们当年都曾经在第七小组内轮战过,在相对和平的年代与帝国的入侵们进行过殊死的搏斗,如今虽然是各自部队的王牌,但作为联邦军人,在夜深安静时分,怎会不怀念星辰沙场,矿星弹痕,和那过往的战斗情景。

    白玉兰秀气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亮光,轻声问道:“你现在只是警备区的校官,国防部不可能会通知你。”

    兰晓龙有些无辜地再次耸耸肩,正了正军帽说道:“记得去年在港都时我地任务吗?我要负责保护某位长。”

    白玉兰的眼睛越来越亮,问道:“新建的第七小组主管是谁?”

    “许乐。”兰晓龙微笑着回答道:“不过估计要扩编,因为八三八四好像也要调人过来,整个重组时间表大概还需要三个月。”

    屋内众人终于听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心中的震惊无法抹去,反而多了一丝惑,连十七装甲师都要来人,国防部重组第七小组究竟是想做什么?

    ……

    ……

    都特区就如同联邦里别的地方一样,有富贵如九天之云,有贫贱如黑污之泥。东林大区那个荒芜的世界,也拥有豪奢到极点的夜总会,这个联邦中心地都市里,也不止有林园、流风坡会所这种地方,还有街畔的小餐馆。

    准确计算起来,许乐出狱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却已经做了很多事,拿到了总统地特赦令,签了联邦军方的卖身契,还去捅了某人后背一刀。此刻他坐在椅上大口地捞着锅里的香油青菜,吃的满头大汗,似乎很是快意。

    邰之源并不习惯在这种地方吃饭,他皱了皱眉尖,看着桌面上残留的油渍与污痕,再看着大锅里那些混作一堆地食物,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

    “在牢里关了五个月,最想吃的就是一些热乎乎甚至烫地东西,最好能把冷冰冰的肚肠都烫的痛才好。”许乐放下筷子,笑着解释道。

    “我让你想的事情,你大概也懒得去想。李匹夫,总统,军队他们把你捞出来,究竟是想让你做什么,你清楚吗?”

    邰之源在许乐的面前并不像一个贵不可言的世家子弟,但自幼生长地环境,让他在这个小餐馆里用纸巾擦拭嘴角的动作,都显得那般优雅,但正是这种优雅与环境显得太不协调,所以许乐忍不住笑了。

    经历了这么多地事情,许乐的心境已经改变了很多,渐渐在往当年东林钟楼街那个孤儿地身上回拢,或许不再需要拣起那根因残缺而锋利的液压管尖,他地心境已然回到那个杀人的雨夜,坚忍固执开朗依然,遮在面上的沉默却渐渐消失,胸中块垒化为锐利之石。

    一往无前自然不是一望无前的缘故,虽然对于将来的人生略有迷茫,但自逃离东林后最大的忌惮与恐惧却消失了。联邦逃犯的身份,秘密的把柄反正已经被人捉住了,再紧张沉默自持已是多余。

    就像一个陈年的伤疤总是在麻痒,一朝被猛然揭去,固然是有些痛,却也格外痛快。

    更何况联邦军神似乎变成了他的远亲,不再需要时刻担心自己的逃犯身份,叫许乐这开朗的年轻人如何不阳光?

    他的眼睛笑眯眯地就像是天上的双月,说道:“管那么多做什么?国防部顶多就是把我派到前线去当炮灰兵,如果能多杀几个帝国人,倒也不算太亏。要知道我本来就应该是个死人。”

    “想必政府不会省得让你这个机甲天才去当炮灰。”

    邰之源微嘲看着面前双眼微眯的许乐,心头也温暖了少许。整件事情里还有很多内情没有摸清楚,李匹夫出山的理由是什么?母亲为什么要让他死?他又为什么活着?因为这些,许乐的笑脸此时竟显得有些神秘,但作为朋友,他并不想去探究神秘的下面是什么。

    “政府马上会有大动作。”邰之源忽然开口说道。

    许乐很了解对面这个年轻男人的能力,知道他所说的大动作,那绝对不是小事,瞬间内,热闹嘈杂的小餐馆似乎变得安静了起来,他认真地抬起了头。

    “准确来说是帕布尔总统先生,这个大动作与青龙山有关。”

    “要开战?”许乐忧心忡忡地问道,自从知道麦德林的真实身份之后,任何了解内情的人,对于帝国方面的狼子野心,深谋远虑无不感到震惊与警惧,如今的联邦比以往任何时刻都需要团结,如果政府方面再次进攻青龙山,谁知道会带来怎样的恶劣影响,说定会给帝国方面某些可趁之机。

    “不,是谈判,落实前年底的那份协议。”邰之源摇了摇头,坐在简陋餐桌旁的他们,都是当年那个大事件的当事参与,甚至是主导,只是还有一个施清海,此时仍然被关在监狱之中。

    “总统会邀请南水领袖来1进行正式谈判,如果青龙山方面真地愿意加入到政府序列之中,这肯定将是最近几年最爆炸性的好消息。当然,难度也很大,如果不是帝国那边的威胁太大,政府内部和议会山很难统一看法,但问题是不知道青龙山那边究竟准备怎么回应。”

    “这是一个难得的。”许乐放下筷子沉默片刻,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如果谈判成功,军真的愿意被收编,大概也会调出一支部队前往西林表明自己的态度,当然,这主要是象征意义比较大。帕布尔总统的诚意十足,第二军区的主力部队已经撤离,我所属地部队要被调到西林去轮战。”邰之源淡淡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

    “一路保重。”许乐轻声说道:“也许将来再见的时候,我们都是在西林地前线上。”

    邰之源的眉宇间却多了一丝忧色:“我这次多留了几天,主要是为了你的事情,实际上西林那边并不稳定,第四军区拒绝了参谋长联席会议要求他们加大攻势的命令,那位钟司令守了联邦边境这么多年,对帝国人比我们要清楚的多,问题是联邦现在需要一个小型战役地胜利……来提升士气,我这次去西林,主要任务便是去劝说钟司令。”

    联邦七大家里唯一握有兵权的西林钟家,毫无问一直承受着帝国地主要攻势与联邦政府猜忌这两重压力。听到这句话,许乐不禁想起了当年战舰上那个小姑娘,不知道这位钟家的小公主现在长成什么样了,更关键的是,在捅了白玉兰一刀之后,他现在还需要把施清海捞出来,同时确认李维那小子被钟夫人送到了哪里。

    ……

    ……

    第二天邰之源便再次消失了,许乐不知道这位朋友承载着千世家族的荣耀与压力,能不能在这漫长的生涯中真的成为联邦总统,从而满足那位夫人地野望,他只知道邰之源并不见得快乐。只是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身份,这种身份代表着很多东西,是不允许人随意摆脱地。

    许乐拥有改变身份的能力,只要他此时换了颈后地芯片,便可以将国防部的那些文件当成碎纸撕掉,一头扎进联邦星辰之中,再也不用担心什么。问题是他不能改变,因为他在这个世界里还有很多在意地人,比如施清海,比如邹郁。一个身份便是一个真实的人生,舍了身份,便是舍了这段人生里的所有。

    许乐不想过这种在宇宙间流浪的日子,他不知道如果人生换的太多了,会不会像大叔那样最后变成了孤家寡人,有家归不得,除了去疗养中心和使唤自己空上不成材的学生外,竟是孤单的一塌糊涂,无人说话喝酒。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有些紧张地给那位钟夫人打了一个电话,从那位夫人模糊的回答之中,知晓了李维的大致动向,确认那家伙是安全的,然后又去西山大院的邹家拜访了邹应星部长,同时与邹郁私下谈了很多事情,剩下的时间,他基本上都是用在与相关部门谈判上面……

    他现在开朗了,阳光了,因无所失去而无所畏怯,所以他在谋求施清海的特赦,问题在于国防部内务处根本不愿意插手,而总统官邸更是不接他这个小人物的电话,至于那些能够决定这些事情的有关部门,却实在是令人迷茫,今日是此部,明日是那委,有关部门的门却始终向他关闭着。

    他并不知道前些日子星云奖颁奖仪式上帕布尔总统针对性极强的演讲,这段日子又一直在忙碌,直到某天在闷热的霍金大道报亭里看到都特区日报上面鲍勃总编与伍德记的文章,才知道联邦里生了什么。

    联邦政府与青龙山的谈判,受到了联邦亿万民众的一致支持,面临着邪恶的帝国侵略,公民们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内部再次流血。

    而更引人注意的却是政府司法部再次启动了麦德林专案……

    麦德林议员是帝国间谍,这件令联邦蒙羞的事情大概会被永远锁在中央数据库中,被保密下去。但仅凭去年就已经查出很多证据的恐怖袭击调查内容,就足以缺席审判那个死人。联邦不会允许这样一个人,在死后还能享有民众的尊重。

    这种做法大概会激怒某些铁忠的麦德林青年军,但政府开始与青龙山谈判,震惊的新闻掩盖了太多的情绪,此刻帕布尔总统与政府得到了全体社会的真诚支持,纵有些游行示威,也掀不起什么波澜。

    帕布尔总统重启麦德林专案的时机非常完美,充分地展现了自己越来越纯熟的政治手腕和明智的政治智慧。

    联邦开始向死去的麦德林身上涂抹污黑的复古墨汁,却根本没有任何人再敢像当初的那些利益阶层那般,为了防止调查牵连到自己,墨汁涂到自己脸上,而站出来反对这种调查。包括与麦德林交往极深的铁算利家在内,都保持了绝对的噤默。

    借着这个非常难得的联邦七大家集体失声的机会,政府财政部与税法委员会联合出击,议会山在六月十七日通过了争执了数十年的金融合算法,乔治卡林当年在书中提到的信息公开,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而联邦金融巨鳄铁算利家,则是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许乐欣慰着看这些新闻,然后也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工作调动安排,出乎他的意料,国防部并没有把他派往西林前线的装甲师,而是用一辆军车把他送进了某处神秘的作训基地。

    他忽然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国防部一级机甲教学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