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十六章 自由与磨刀

    布尔总统并没有答应许乐什么,虽然他亲口宣告许乐不得光的联邦英雄,但总不能让许乐狮子大开口。特赦不是一件小事,更何况特赦对象是军的情报人员,总统先生必须要考虑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政治风险。

    在总统官邸另一间办公室里,许乐低头不停地签着法律文书,联邦法律允许总统进行特赦,但相关的法律程序异常繁复,虽然有国防部内务处全权替他代理这些法律程序,可是最后的签字认证,也是不小的工作。

    厚达十几厘米的法律文书签署完毕,他又被带到了另一间办公室内,光滑无物的黑色桌面上,摆放着薄薄的两份文件。

    迈尔斯上将坐在一旁叼着根粗烟草在吸,几名国防部的军官正等待着他。

    许乐知道只有将这两份文件签完,自己才能真正获得自由。他走上前去,将两份薄薄的文件认真地阅读了一遍,眼眸里不禁闪过了一丝疑惑。

    监狱谈话之后,他本以为军神李匹夫早已看穿自己所有的底细,军方之所以支持总统特赦自己,因为军队需要自己的特殊能力,进入帝国去当间谍,充当这场波澜壮阔宇宙战争的敢死队。

    然而他没有想到,这两份文件里并没有包涵这方面的内容,只是要求自己放弃某些相关的权利,随时接受联邦军方的任何命令调遣。

    或许这个条款已经隐藏了那个意思?他眯着眼睛看着文件想道,签下这份文件,便要成为一名终生地联邦军人,不止像军人那样要誓死服从军令,更有可能要被安排去做些很奇怪的事情。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公平,七百一十三年的有期徒刑,被总统先生一笔抹去,自己为联邦做些事情,非常理所应当。相反,他反而觉得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优厚。

    “你有一个月地假期,然后到国防部报到,至于找谁报道,你自己清楚。”迈尔斯上将放下了手中的烟草,说道:“我不知道师长为什么会这么欣赏你,不过我本来也就不愿意看着你这小子死掉,把文件签了,然后赶紧走人。”

    “施清海地事情?”许乐依然抓着这个问题不放。认真说道:“就算签了文件。我也可能不履行职责。”

    “不履行职责。特赦令便自动取消。你就要被关在狐狸堡垒七百一十三年。”迈尔斯上将像只老鹰般盯着他地眼睛。

    “我不怕关。”许乐苦涩一笑。然后开始落笔。

    签完了类似卖身契地薄薄文书之后。很明显无论是迈尔斯上将。还是那几名国防部地军官。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作为联邦军方头号人物。无论是给许乐授勋。还是特赦。还是此时签署文书。迈尔斯上将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只是这是他老师长在电话里亲自交待地任务。由不得他不谨慎。

    “小子。你自由了。也再也没自由了。”

    国防部军官们表情凝重地拿着文件走出了办公室,迈尔斯上将门外走去,沉声说道。

    在总统官邸的门口,迈尔斯上将先行离开,他竟是专程为了许乐的事情,从第一军区驻地来到都特区。

    许乐一个人站在总统官邸门口地草地旁,抬头望着天上的阳光,嗅着新剪草枝的淡淡青香,有些不明所以。

    片刻后,他摘下自己胸口处的勋章放进口袋,向官邸外面走去,四周穿着黑色正装地特勤局特工,并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军人,便是半年前在s2基金会大楼,伤害了很多同事的那名恐怖分子,警惕地看了两眼后,便目送他离开。

    噢,他的后背没有行李,他的身上没有钥匙,没有钱包,没有银行卡,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枚勋章。他站在总统官邸的门口,来往地人们都不认识他,他不知道自己将要到哪里去,因为连坐地铁的钱都没有。

    许乐抬头看天,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是想办法先联系邰之源还是邹郁,问题是难道自己还要走进官邸,去向总统先生借个电话?

    便在这个时候,一辆没有标志地黑色汽车缓缓驶了过来,车窗上面贴着的通行证,让官邸四周地安控人员没有任何情绪反应。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邰之源那张微白瘦削的脸,他笑着说道:“迷路了?”

    “嗯,有点儿。”许乐开心地笑了起来,拉开了车门。

    邰之源却摆了摆手,说道:“你开车。”

    许乐微微一怔,上了熟悉地驾驶位,轻轻抚摩着触觉完美的方向盘,看着车载电脑上微型雷达的显示窗口,才现原来是自己的那辆车。

    “去哪儿?”今天邰之源穿着军装

    车窗问道。

    “我想回家看看。”许乐启动了汽车,同时将手伸了过去,“不过我想先打个电话。”

    邰之源递过电话,许乐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停顿片刻后,对着电话说道:“郁子,我出来了。”

    望着窗外的邰之源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似乎被都上空的炽烈阳光刺了下。

    许乐没有在乎他的反应,对着电话那边的邹郁轻声说道:“很抱歉,那个流氓还被关着,不过那边答应我尽力,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放出来。”

    最后他很认真地说道:“谢谢。”

    黑色的汽车穿行在二号高公路上,伴随着轻微的电机嘶鸣声,天窗开启,阳光与深春的暖风透了进来,洒在许乐和邰之源的上半身,斑斑点点,风动鬓。

    “风吹多了,容易生病。”邰之源说道。

    “你在部队呆了这么久,身体难道没比以前强点?”

    从邰之源的军装和稍有改变的气质及面部肤色中,许乐早就猜到这一年多的时间,这家伙藏在了哪里。许乐从来没有在意过邰之源的身份,被联邦里绝大多数人奉若玉石的太子爷,只是他的朋友,还是朋友关系中比较弱势的那一个,因为这位太子爷的身体不怎么好,以往曾经昏倒在他的怀中。

    “居然这么快就升了少校,要知道我搞了这么多事儿,现在还只不过是个上尉。”

    “我是在军营里打熬出来的。流风坡会所里,中校的肩章都为你预备好了,结果你却跑去了s2孤胆英雄。”

    淡淡的嘲讽,从邰之源上唇那些茸茸的胡须里渗了出来。他比许乐的年龄小些,只是那抹孱弱的青涩感,早已经被青龙山的风烟吹拂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只有平静与自信。

    许乐挑了挑眉头,说道:“我从来不想扮英雄,谁知道麦德林居然是帝国间谍,我承认,我只是运气太好的一个家伙。”

    他从上衣品袋里掏出勋章扔了过去。

    邰之源着看手中闪闪光的紫辰勋章,叹息着说道:“李匹夫当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胸口也只挂了两枚紫星。”

    许乐笑了笑,没有继续讨论自己的事情,开始询问邰之源这一年多时间在军营里的生活,没有见过血,可曾开过枪,反恐演习怎么就拿了第一,除了白琪你可曾还有别的姑娘……

    黑色汽车里,愉悦的笑声渐渐响起,在自由的风与阳光中穿行,一个年轻人忘却了那些血火黑暗,一个年轻人忘却了身份地位,就像很久以前在h11里一样,隔着通话器,讲述着很好玩的事情。

    ……

    ……

    在楼道拐角处,许乐摸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望都公寓的门。这是邰之源第一次来到这间公寓,他就像个主人一样径直走到沙上坐下,认真地打量着房间的大小和布置。

    公寓的空气流通系统一直运转良好,虽然半年多没有住人,依然没有什么灰尘和污垢。许乐给邰之源倒了一杯茶,然后走到露台前,看着那些重新生长起来的青藤枝叶,微微一笑。

    “郁子怀孕之后,就住在这里?”邰之源放下茶杯,忽然开口问道。

    “嗯,六月份的时候,邹家才把她接了回去。”许乐没有回头,说道:“刚才我拿的那把钥匙就是为她准备的,她总喜欢忘记带钥匙出门。”

    “邹流火,我去看过,小家伙长的不错。”邰之源的声音在此刻就像被水冲过的河床,有些粗糙,“你说过不是你的,那是施清海的?”

    许乐转过头来,认真说道:“你和邹郁没有什么关系,对不对?”

    邰之源沉默片刻后笑了笑,说道:“确实……不过你对我说话能不能客气一些?虽然这次我没有帮到你什么,李匹夫莫名其妙看中了你,但……我毕竟是想过要做些什么。”

    “你和夫人之间还好吧?”

    “吵了一架,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没有回莫愁后山,母子二人先暂时冷静一下。”

    邰之源说的风轻云淡,轻描淡写,许乐却是感动无比,终究是没好意思说出来与感谢有关的话。

    笑意渐渐敛去,重获自由之后要做什么,联邦军方会给自己安排什么任务,他可以不用考虑,但他一直深深记得某件事情,某个人。

    “能帮我查个人吗?”

    “谁?”

    “白玉兰。”

    片刻后,邰之源放下电话,看着他缓缓说道:“你的秘书就在都,白水第七小组一名成员,今晚举行结婚仪式。”

    许乐沉默了片刻,走进了厨房,开始仔细地研磨一把三尖细棱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