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十五章 总统赠

    布尔总统与前任们大不一样,对于这位出身底层的说,联邦固有传统绝对不是不可触碰的铁幕,当然,作为如今的联邦领袖,他也不会愚蠢到全然不讲妥协平衡,便要在宇宙间吹起一股烈风。

    他所做的改变是缓慢而小心翼翼的,比如星云奖得主在总统官邸的例行舞会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总统亲自出席颁奖仪式,表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

    敬畏是因为总统所代表的权威与力量,敬畏的是联邦的政治传统与联邦意志体现,宾客们看着台上的帕布尔总统,并不妨碍他们心中的小疑惑越来越浓,为什么总统先生要对星云奖颁奖程序做这样一个突然而暂时的变更。

    帕布尔总统演讲的内容昭示了真实的原因:

    演讲前半部分非常常见,热情赞扬了为了联邦进步而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与艺术家们,然而演讲的后半段,却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与意有所指起来。

    宾客们不敢置信地听着演讲,能够明白总统对帝国的批判,对西林局势的担忧,对恐怖活动的深恶痛绝。

    但他们怎么也无法明白,为什么总统为什么字里行间不是针对青龙山军,而是隐约指向那位死去的议员和曾经有过的专案调查。

    即便曾经是选举的对手,即便可能政见不同,但麦德林议员已经死了,而且还受到联邦很多民众地追忆爱戴,帕布尔总统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最基本的政治智商跑到了哪里?

    演讲后中完全没有提到麦德林的名字,但那些隐晦却又直接的意思,谁都能够听明白。台下拿着和平奖座的京州州长罗斯先生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沉重与愤怒。

    逝已逝,帕布尔总统难道不知道这样犯了大忌?

    “人死并不如灯灭。灯有光明。照不见地地方是黑暗。做错了事情。就必须付出代价。”

    帕布尔总统望着台下面面相觑地宾客们。沉声冷道:“或许我不是一个成熟地政治家。但我是一个执着地联邦法律敬奉……若我死了。你们可以把我地坟墓挖开。看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颜色。对于某些死了地人。我同样是这种态度。”

    星云奖颁奖仪式就在这种怪异地气氛之中结束。办公厅幕僚们目瞪口呆。马上开始运作起来。保证总统先生地演讲不会被登载在报纸上。

    但场间有这么多宾客。演讲地内容肯定会流传出去。至于会不会让刚刚安静地联邦。再生什么动荡。这是现在地人们无法预判地。

    表情凝重地宾客与官员们走出了乔治卡林中心。第一件事情便是收集了最近一个星期地都特区日报。联邦似乎要对死去地麦德林做些什么。帕布尔总统提到了都特区日报地调查。人们这时候才想起来。鲍勃总编和刚刚出院不久地伍德记。好像已经回到了这家以揭露真相著名地报社……

    ……

    ……

    警车开道,黑色的总统车队缓缓地驶入了官邸,帕布尔总统一出车门,便开始不停地向跟在自己身边的几位机要秘书进行口头指示,他地话语低沉,但格外清晰有力,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充满了一种沉稳的活力与可信地魅力。

    就职半年时间,总统官邸的换血基本上已经结束,如今总统官邸地幕僚官员,一部分是当年帕布尔先生做律师时的伙伴与下属,当年地理想燃烧到今日变成了现实,忠诚度与执行力不容置。

    还有一部分则是各方推荐的事务性官员,尤其是邰夫人所推荐的官员,这些官员常年从事事务性工作,能力出众,而且与议会、媒体、各团体打交道的经验十分丰富。

    但夫人推荐的官员基本上都被安排在重要部门与几大委员会中,总统官邸内只留下了一个人。

    官邸办公室主任布林迎了上来,在总统先生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帕布尔总统微厚的双唇微张,笑了笑。

    他快步走进了官邸西侧的椭圆形办公厅,坐到椅子上,仔细地审阅了一遍桌上准备好的文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做了数据保存和权限确认,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桌前的年轻人微微一笑,说道:“很高兴见到你,许乐。”

    ……

    ……

    “这是我的荣幸。”许乐嗓子有些干,笔直地站立着,望着面前的联邦总统回答道。

    为了mx机甲新标准之事,他曾经来过总统官邸,但那时只是在休息室里枯等了一夜,此时此刻却是站在联邦最有权力的男人面前,相距不过三步。

    先前的严苛检查与唯一知道内情的特勤局局长冷峻的眼神,让许乐更深切地体会到与总统先生见面,有什么样的意义。逃犯,罪犯,再到总统亲自接见,纵使他性情平稳坚毅,也不免心生惴然。

    他望着面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想到总统先生值得尊敬的过往经历,再联想到这两年来自己与总统大选之间的诸多微妙关系,而且正是这位总统先生一力坚持特赦自己,不由对对方生出极诚恳的好感与敬意。

    帕布尔总统半

    ,极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宽厚的手掌合

    关于许乐的档案他已经看了太多,一方面震惊于这个年轻人的能力与做出的事迹,另一方面也不禁有些惑,明明已然前途无限,此人为什么却甘于触犯联邦法律,也要去杀麦德林。

    但当他看到许乐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再需要问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年轻人的眸子平静中正,寻常地脸上自然流露着坚毅诚恳之色,看上去就像是很多年前的自己……有多少联邦大人物看到许乐,会想起自己的当年?会想到自己心思干净,不染尘埃的当年?

    办公厅的门被推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上将在布林主任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个被天蓝色绒布包住的小盒子。迈尔斯上将没有看许乐,直接走到帕布尔总统地身边,将盒子递了过去。

    帕布尔总统站起身来,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一枚勋章,走到许乐的身前,替他夹在左胸处的位置,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松说道:“出去之前,记得把勋章藏起来,你这个英雄人物估计很多年都不能见光。”

    见到总统本人,许乐自嘲地现原来自己还是会紧张,此刻现自己被授予了紫辰勋章,更是不禁眼瞳微缩,垂在袖口外的双手下意识里紧紧握了起来。

    杀死麦德林这名隐藏最深地帝国间谍,自然是替联邦立下了大功,但他自认自己是误打误撞,怎么也没有想到,除了特赦,联邦还向自己颁了一枚无比珍贵的勋章。

    “你对联邦研制mx机甲立下大功,我记得你也有一枚勋章,那枚可以戴着。”帕布尔总统注意到许乐的反应,不禁感到有些有趣,用浑厚地声音说道:“今后在军队里好好干,反抗帝国侵略,联邦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材。”

    许乐用余光扫了一眼胸上的勋章,想到那天在监狱里与李匹夫的谈话,隐约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似乎面前地总统先生,并不清楚自己与费城李家之间那些复杂的关系。

    他立正,向总统先生敬礼。

    帕布尔总统是第一任出自东林的总统,他不知道面前的年轻人是自己的小同乡,只知道许乐曾经在东林当过矿道维护兵,自然难免有些亲近,微笑问道:“军事法庭判了你七百一十三年有期徒刑,但我从来没有认为你做的事情是错地。联邦无法在阳光下给予你荣誉,我想你也不会要求联邦为这一百多天的牢狱生活对你做出赔偿……你有什么想法,这时候可以说一说。”

    迈尔斯上将站在旁边望着许乐,不知道年轻人会向总统提出怎样地要求。

    “刺杀麦德林不是我一个人做的。”许乐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我还有一个伙伴,他叫施清海,能够杀死麦德林,他在中间起了很关键地作用,他现在应该还被关押在狐狸堡垒,我恳请总统先生对他进行特赦。”

    这句话一出,椭圆办公室内本来轻松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变,迈尔斯上将皱着眉头看了许乐一眼,帕布尔总统则是走回了自己地办公桌前,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叫施清海的人是青龙山军的情报人员。”

    “我知道,但昨天看新闻,听说总统先生准备与青龙山重启谈判。”许乐低着头回答道。

    “帝国侵略迫在眉睫,联邦内部需要团结,我确实有意邀请南水领袖前来都进行谈判。”

    前年还是议员的帕布尔先生与青龙山军搭成大和解协议,如今他已经成为联邦总统,自然要将这份协议贯彻下去,虽然联邦方面将麦德林的死因归结于青龙山的狂热恐怖分子,但对于这种大势却没有任何影响。

    帕布尔总统没有必要向许乐解释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许乐坚定的眼神,他承认了这一点。

    “前年冬天,您前往s2以及先期的信息转递谈判工作,都是施清海促成的。”

    许乐为了把施清海救出来,只得抛出了这个小秘密,虽然施公子曾经大喊,这是他们的……总统,但身为联邦总统,谁会真的在意这些过往的小细节?

    “你坚持?”帕布尔总统表情沉重地望着他问道。

    “我坚持。”许乐抬起头来,很认真地回答道。

    ……

    ……

    (今和明儿都在路上,所以熬夜提前赶工写完。写完之后回头一看,竟是渣的不能再渣,我从来没有写的如此惨不忍睹过,改了改,却现还是那么差劲。

    夜里睡前清理了猫厕所,洗了个澡,窗外有雪,出门倒猫砂,现地面的雪是粉的,被风吹着竟是积不下来,感觉心静了很多,回来认认真真地修改了两遍,自我感觉还是一般,但比刚写出来的这两章要强多了,至少觉得出来不会让大家的六分钱花的不值了……

    写的数量确实少,大家多忍两天,会尽快回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