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十四章 雪后乍晴

    是许乐在倾城军事监狱的最后一夜。他站在窗边,荒草,想着这一段波澜起伏的岁月,不禁心生慨然,心境不同,眼中景色自然也有些不同。

    逃离东林之后最大的隐忧,就这样解决了?自己马上就要重获自由?

    费城李家是一座巍峨之山,许乐清楚,自己能够站在这座山腰上往下平静看风情,这两年多来的生活,全部是因为那位不知生死的大叔一手造成。

    就算是一块真的石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如果还不能将这几年的逃亡生涯做出一个合理的分析结论,那只能说这是一块蠢石,而许乐并不愚蠢。

    颈后的身份芯片被换了,被安排进梨花大学,芯片的权限可以进入h11从而认识邰家的太子爷,由此为端,小逃犯一头雾水地撞进了联邦最上层的圈子。

    若不是许乐看着路上不平坦处,总有去踹两脚的强烈渴望,若不是他看见巷子里黑暗角落,便觉有些郁闷,想点一把火,就按着封余安排的道路走下去,只怕他如今早就已经成为联邦最年轻的中校军官之一,果壳公司的一级技术主管,与邰家关系亲密,与费城李家勾勾搭搭,真可谓是前程似锦……

    不过封余又怎么会不知道许乐的性格?说不定这故事后面的展,也全部在他的推断之中。许乐有些默然地想到这一点,不禁心生微惘之意,费城李家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这一对处于光明黑暗中的兄弟二人,怎么都厉害到了如此程度,他们的智慧,他们的气度,他们那恐怖到了极点地实力,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除了李疯子和自己,好像没有现联邦里有别的人会在夏日里浑身抖,变身成为某种怪物……

    便在纷乱思绪,浅浅睡眠之中,一夜无话而尽。迎着凌晨时分天边的鱼肚白,在倾城军事监狱军官们的押解,与狱长先生的亲自相送下,许乐走出了囚室,走过了幽长的通道。

    隔着透明材料,看着在食堂里吃早餐地那些重犯,许乐习惯性地向以往那般微微点头示意,他知道这座监狱关的都是罪大恶极之辈,并不像文学作品里说的那般,有着无穷地冤屈与黑暗,但毕竟隔栏相望了二十多天,再联想到自身并不无辜却又有些冷的遭遇,他想最后打个招呼。

    沉重的金属大门悄无声息地缓缓滑过,经过了四道严格的扫描检验程序之后,许乐走出了倾城军事监狱。

    他仰着头。眯着眼。望了一眼阴沉灰暗地天空。然后回头向着狱长诸人致谢。便在两名军官地陪伴下坐上了军车。

    军事监狱狱长负着双手。看着那辆军车在灰色地公路上变成一个小黑点。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作为狱长地他。很清楚倾城军事监狱地传统与故事。进来这座监狱地人。基本上都很难再出去。但只要从这座监狱里出去地囚犯。将来必将成为联邦里万众瞩目地大人物。今天离开地这个小眼睛男人。大概也不会例外吧。

    ……

    ……

    经过了三个小时地长途飞行。军机降落在都郊区地军用机场。从飞机上下来。许乐坐上了又一辆墨绿色地半装甲军车。一路上负责押送地军官们没有闲聊地兴趣。而许乐此时地脚镣已去。却也没有逃亡地冲动。他只是眯着眼睛贪婪地望着窗外那些熟悉地都街景。与远方一排高耸入云地大厦。

    军车没有任何预兆地停了下来。就在议会山前地那片平池草地之旁。

    “请稍候,马上有人来接送。”说完这句话,军车上的军人向许乐敬了一个礼,便驶离了街边。

    许乐下意识里回了一个军礼,然后现自己已经身处联邦都地核心地带。宽广街道的对面,便是庄严地议会大厦和那些眼熟的层层石阶,天上六月的阳光正在炽烈的播洒着,身旁深绿色的草地上面,坐着三三两两的人们,一切都显得那般安祥和平。

    他今天穿了一身没有肩章的军装,没有任何行李,此时忽然孤身一人,站在人群之中,竟觉得有些茫然无助。时不时有人从他身边走过,有很多人在他身旁不远处借着议会大厦为背景照像留念,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似乎在等人的年轻军人,就是让联邦闹腾了半年之久的那名恐怖分子。

    半年了。

    半年前许乐立意去杀麦德林的时候,都还在下雪,从那之后,他便也没有自由过。从狐狸堡垒转移到倾城军事监狱之时,久在黑暗之中的他,曾经被久不见的阳光刺伤了眼,然而今天没有,只是这种时空的转换,这种自由的骤然

    让他有些无措。

    走的时候这里在下雪,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浓到化不开的深春,雪后乍晴,真是乍晴,一百多个日子,其实只是瞬间。

    睁眼闭眼间,这天便晴了。

    一辆黑色的公务车滑行到了他的身前,车中走下来几名穿着黑色开襟正装的特勤局特工,其中一人冷冷地望着许乐说道:“我们给你安排了地方洗澡用餐,时间不多,下午总统先生还有行程安排,中午的时候,他会在官邸等你。”

    许乐下意识里点了点头。

    ……

    ……

    都南区,乔治卡林基金会文化艺术中心。

    乔治卡林中心最大的一间礼堂中,正在进行星云奖的颁奖仪式。本应该在一月份就举行的颁奖仪式,因为和平奖候选人麦德林议员的不幸身亡而被迫延迟到今日。不得不说,在宪章广场和议会山前广场占据了四个月的游行示威队伍,也是让这场颁奖仪式被迫延迟的重要原因之一。

    星云奖是联邦官方大奖,权威性与荣誉感不容置。在先行颁基础物理奖,空间技术奖与生物科技奖的过程中,大堂里的掌声一直没有停歇过,所有参与颁奖仪式的嘉宾们,毫不吝啬地向获奖的学们表达自己真心实意的祝贺。

    在罗斯州长代替麦德林议员领取和平奖奖项时,乔治卡林中心内的掌声达到了最顶峰,所有人集体起立,向那位为了联邦和解奋斗终生,勇于抵抗帝国侵略的民族斗士,后半生恪守非暴力主张,最终却死于青龙山狂热民族主义恐怖分子手中的老人,表达自己最衷习的敬仰与哀悼。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星云奖委员会主席提高音调,请帕布尔总统上台致词时,才稍微生了一些变化。刚刚坐下来的宾客们,再次全体起立,欢迎联邦总统阁下的到来。

    在这些年的联邦上层社会中,能够有资格出现在乔治卡林中心的宾客们,对于这位脸色黝黑,出身社会最底层矿工家庭的政治家,总会有些不屑或冷淡。但是帕布尔先生如今成了联邦的总统,他们必须把这种情绪掩盖的极好,尤其是最近这半年,帕布尔总统率领着政府内阁,强硬而极富手段地处置了麦德林之死在社会中所造成的混乱,保证了联邦的平稳运行,展现了自己极为厉害的政治智慧与手腕,联邦上层社会的人们,已经开始从内心接受并且敬畏这位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

    宾客们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帕布尔总统,不禁联想到这几个月里,联邦政府针对麦德林议员之死所引的的骚动,所采取的一系列各种手段,不禁微感凛意。

    联邦政府在最短的时间内公布了调查结果,安拂了一部分人,而帕布尔总统阁下,则是亲自前往临海州大学城,与那些激动的学生们进行对话,据说当时对话现场,帕布尔总统语气沉稳,态度强硬,但人人都知道,帕布尔总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乔治卡林学说的赞扬,甚至星云奖的颁奖仪式,也是在他的安排下,才在乔治卡林基金会文化艺术中心举行……

    两手齐下,一安抚,一强硬。当联邦社会中那些狂热的麦德林青年军们,占据广场,冲击议会大厦,在s2号进入工厂召大罢工时,帕布尔总统做出了谁也没有想到的应对。

    已经沉默了近两年的三大工会出面了,联邦三大工会会员无数,代表着普通工人与资本方做了无数年的争斗,与青龙山军遥相呼应,在底层民众与产业工人中间的影响力无比深远巨大。

    谁也没有想到,三大工会联合了起来,这一次居然站在了政府一边!

    直到此时,很多人才想到,帕布尔总统出身矿工家庭,前些年来一直兼任三大工会的席律师,一直到正式踏足政坛。在那些年中,还是律师的帕布尔先生和他的下属们,为三大工会打了无数场公益官司,替被损害、被侮辱的下层民众,争取了无数的利益。

    现如今,三大工会开始帮助帕布尔先生了。

    在三大工会的支持下,在以邰夫人为的家族们支持下,s2并没有出现去年的那种大罢工事件,s11的局势也快地平复了下来,民众倾向生了一些极为微妙的变化,如今的宪章广场上虽然依然有不少驻营抗议的民众,却已经无法影响到联邦的根本。

    心思各异的宾客们,看着台上面色黝黑的总统先生,想到这半年来的风云变化,不禁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