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十二章 回忆中

    十年前,李匹夫是联邦第一军区十七装甲师师长,邦对帝国的远征之中,狙杀帝国皇帝,挽狂澜于即倒,又在随后连绵大战中,指挥联邦军队作战如神,建立不世功勋,成为毫无问的军方第一人,甚至是联邦第一人。

    从那辆黑色的m37机甲如狂龙一般卷过沙场,于二百辆帝国皇家机甲营的包围中,突杀帝国皇帝陛下始,这个宇宙中,再也没有人敢直呼他的大名。

    无论他在哪里出现,迎接他的必将是激动而仰慕的炽烈目光,因为了他这样一个人,费城李家这个普通的公民家庭,竟然有了几分千世之家的味道,传承万年的七大家竟也不敢稍有怠慢。

    帝国人痛恨地称呼其为野兽,联邦民众尊敬地称其为军神,连续几任联邦总统礼貌地称他为大元帅。

    如今联邦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第一军区司令迈尔斯上将,第三军区司令,国防部及舰队里诸多高级将领,都是这位军神大人一手培养提携出来的下属。

    对于这些高级将领来说,他们不习惯称呼李匹夫为军神、元帅,因为那样显得太生疏,太怪异,他们拥有自己独特的称呼方法,比如迈尔斯上将习惯恭敬地称呼他为师长,洪予良上将习惯称呼他为老师,国防部前任部长习惯称呼他为头儿……

    这些旧属对于李匹夫还有一个共同的称呼,这个称呼显得亲热之中带着无比的尊敬,那就是:老爷子。

    然而今天在倾城军事监狱里,这名年轻的囚犯一见李匹夫地面,却唤了对方一声:老头子。

    ……

    ……

    老爷子和老头子看上去只不过是一字之差,但所代表的意味却是天差地别。陪同军神爷孙进入监狱的国防部少将主任与那名像孙子一样的狱长,听到这三个字后,脸部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盯着门口的许乐,似乎随时可能将他拖出去枪毙了。

    然而坐在桌子对面的李匹夫却没有什么反应,老人只是静静地看着门口的年轻人,渐渐地,有一丝感慨从他苍老的容颜上散开来,最后变成一种了然于心,略带怅然的笑容。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军神李匹夫看着这个年轻人,思绪却飘到了无数年前。他自幼便显得老相,谨守规矩礼法,无论是在费城地初级军校中,还是后来和弟弟去宇宙的那头历险,在那位老师的门下学习,他一直是那样的规矩,每一步都走的谨慎小心,绝不肯犯错。

    李匹夫一生唯谨慎,大事也不糊涂,唯一一次无把握的冒险,便是当年刺杀帝国皇帝。这种性情用他弟弟嘲讽的话语来说,年仅十八,心态已至八十。

    “十八岁生日那年,你便开始喊我老头子。”老爷子安静地在心中回忆着,不尽感慨,也从老头子这三个字里,最终确认了面前的年轻人和那个家伙之间的关系。

    “坐吧。”老爷子示意房间里的人们都退了出去,然后请许乐坐下。

    ……

    ……

    脚镣丁当响着,许乐坐了下来,却仍然觉得今天生地一切有些不敢相信,他眯着眼睛看着桌子对面的军神大人,感觉有点儿像一年前在医院里醒来后瞧见阳光中的简水儿,一场梦罢了,却仍然见着按道理只能在梦里出现的人物。

    在莫愁后山第一次看见邰夫人时,许乐便已经无比紧张。联邦七大家对于他来说,毕竟是一个遥远的模糊的概念,而桌子对面这位老人,却是无数联邦公民敬仰崇拜地对象,联邦电子基础教材里有好几篇关于他的文章,这些年来联邦的宣传,电影,纪录片,已经让这个人地形象深入人心,再也难以抹去。

    许乐也不例外,他虽说有些自由散漫地味道,但对于面前这位拯救了联邦的大英雄,依然从骨子里生出敬与畏这两种相辅相生的情绪。

    “他在东林过地那些年怎么样?”李匹夫看着有些紧张的许乐,忽然开口问了一个很突兀地问题。

    此时审讯室里所有的监控设备全部已经关闭,无论军事监狱地规章制度再如何严肃,在李匹夫的面前,都不是问题,也没有人敢去窥探这一场奇异的谈话。

    这个问题确实很突兀,别的人就算听着了,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明白。但关于这个问题,许乐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从林园里与李疯子交手之后,他便一直在思考这个,今天忽然间快要得到答案,他不由嘴唇微干,片刻后沙哑着声音说道:“还成,天天也就是喝酒吃肉……开了一间电器修理铺,每周去疗养中心玩玩。”

    “嗯,他很喜欢吃肉,不过我一直不明白,他究竟是喜欢吃肉的感觉,还是喜欢这种破坏联邦制度的快感。”老爷子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说道:“你是他的学生?”

    许乐有些紧张地用右手挠了挠头,虽然面前的老人穿着一身便服,显得苍老而瘦弱,但或许是因为对方的名字,对方的历史,他总觉得房间里有一股异常肃然的情绪,在挤压着空气,挤压着自己的大脑。

    “我……我是店里的修理工,不知道算不算学生。”他抬起头来,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把我老李家最宝贝的东西都传给了你,而且你还学会了,你自然就是他的学生。”老爷子的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却又摄人心魄,缓缓说道:“你怎么称呼他?”

    费城李家的宝贝?许乐心头微紧,暗自想着这究竟指的是自己体内的力量还是左手腕上的手镯?军神大人会不会把他家的东西拿回去?从进入审讯室之后,他便刻意将左手上的手镯藏着,此时更是下意识里往桌下放了放。

    “我叫他封余大叔。”

    老爷子沉默了很久,缓声说道:“我想你跟了他这么久,总要让你知道一些什么。他不叫封余,也不叫余逢。”

    “他姓李,是我的亲弟弟。”

    ……

    ……

    纵使心里早有准备与推测,但此时听到军神大人亲口证实,确认了那个教了自己很多年的大叔,真的与费城李家之间有如此亲厚的关系,许乐的心情依然止不住地震惊,彷徨起来,藏在桌子底下的左手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这不是准备攻击,而是实在有些难以言喻的感受。

    十个壮烈精悍的近身战姿式,因这姿式而生成的体内古怪力量,这些让许乐强悍地闯入都星圈,破开一片天空,却怎样也寻思不明白的东西,在这一刻,忽然间就找到了答案。

    在这一刻,他想到大叔提到人人敬仰的军神时的不屑,想到了很多很多,也想到了在港都酒店下与林斗海的高手保镖交手时,那个叫孔武的厉害人物受伤倒地时,无比惊恐的呼喊。

    “你姓李!你不姓许!”

    “你是李家的人!”

    许乐坐在桌旁,将颤抖的左手放在腿上,低着头回想着当天孔武惊惧的神情,那是多么的歌剧腔啊……然而大叔的过去,波及到自己身上的现在,这本身又多么像席勒荒诞的初期歌剧啊!

    “在东林的那些年,他过的怎么样?可曾开心?”

    就在许乐震惊难以自己的时刻,老爷子淡然而充满追思的话语,再次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将他从那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中拉了出来。他抬起头来,第一次认真地看着这位军神大人苍老的容颜,想要将这张联邦最出名的脸与封余大叔的脸联系起来。

    “还好,就是经常牙疼……呃,他的牙基本上全坏了。”许乐轻声回答道。

    李匹夫听到这句话后,苍老的容颜微一黯然,略一停顿,稍做怀念,他便回复了平静,淡淡问道:“能不能麻烦你讲一下,他在东林那边具体的生活?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用封余的话来讲,许乐天生拥有一种识破人心的能力,那是因为他的本性太过简单直接干净,所以旁人的容颜对于他来说极难是障碍。纵使今日桌子对面是联邦最值得敬仰的大人物,但在稍一冷静之后,许乐便明白了这位老人此时最需要什么,略一沉默,他便开始安静地叙述大叔在钟楼街,在矿坑里的生活。

    比如大叔的懒散,比如大叔的好吃懒做,比如大叔爱喝什么牌子的红酒,牛肉最喜欢煎几分熟,最喜欢看二十三叔道的那部电视剧,最喜欢那个满头紫的小女生。

    审讯室里一片安静,只有许乐微哑的声音在讲述一个联邦一级逃犯的寻常人生。

    老爷子以及他身后的李封中校,一直沉默安静的听着。直到最后老爷子才感慨地说了一句:“星辰易乱,本性难移,这么多年了,他喜欢的东西果然还是那些,只是没想到,以他的性情居然能够耐得住这么多年的寂寞。”

    听到封余最喜欢那个紫小女生时,老爷子没有表任何意见,倒是他身后的李封眉头微微一皱。

    再平淡繁复的故事总有结束的时候,房间里安静了许久,李匹夫望着许乐,忽然间直接简单问道:“星图在你手上?”

    这个问题来的很陡,在温暖感慨的漫长回忆叙述之后,便这样如天外一笔涂了下来,顿生凛冽之感。

    ……

    ……

    忽然间有些事儿,这两天可能要出门一趟,祖国很大,大家都知道,所以痛苦,今儿把票订了,大后天出门吧,因为忙碌,今天就只写了三千,明天争取多写点儿,请大家多多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