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十一章 离开费

    间客第三章西林的征途第十一章离开费城的老头子

    无论是费城雪山湖旁钓鱼的老爷子,还是都郊区莫愁喝下午茶的夫人,对于这个联邦来说,都不是一般人。这里所说的一般,不是一般的一般。

    这些年来,那位老爷子枯坐湖畔不出,自然不是因为他想刻意摆出这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向整个联邦表现自己的淡泊名利,事实上,联邦的光辉之名都集于他之一身,他是受万民敬仰的军神大人,当年他手下那些师长、团长、营长、小兵们,如今都已经是联邦军方手握实权的将领……名利对于费城这位老人来说,真的就像天上的浮云那般,他曾经弹指采撷过,知道那并不虚妄,但也确实没有太大的意思。

    莫愁后山那位夫人也是如此,就像数千年来七大家所呈现出来的姿态那般,她一直微笑平静沉默地站在幕后,看着台前的风起云涌,她比任何人知道的事情都多,她的纤纤手指可以轻而易举地拈起一段陈年往事,那便有可能是联邦里不可查知的秘密。她所掌控的家族一直低调而沉默,哪怕是很多年前政府与七大家势如水火之时,邰家依然冷静地将隐在暗中的力量全部压抑着,谁知道一旦爆,那个上承皇朝的千世之家,会喷涌出怎样的力量?

    蝴蝶挥动翅膀,海那边可能会生成一场飓风。费城那位军神,莫愁后山的夫人,并不是小而孱弱的蝴蝶,却是翱于九天之上,穿行于恒星光芒之中的大鹏,他们这样的人若真的动作起来,风便很难停了。

    像这样两位大人物彼此间联系的内容,往往并不是那么重要,他们联系的时间,反而能够透露某些很要命的信号。

    邰夫人拿着纯黑色的精致电话,向露台边缘走去,平静祥和地脸上带着一丝礼貌的微笑,就像她能看到电话那头的老人一般。

    年前得知那位李将军有意撮合那位小姐与利家长公子,邰夫人专程去了一趟费城,与那位老爷子吃了一顿饭,自那以后二人便再也没有见过面,偏在此时,老爷子居然亲自给她打来了电话,其中的深意并不需要夫人琢磨太久,便能品出其中的味道。

    邰夫人微笑着对电话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双手扶着露台的青方石面,望着微暗的湖光山色怔。有些事情她能想明白,有些事情却无法想明白,她相信自己在电话里微笑的话语,已经透露了足够多地信息,然而有些话,似乎总要见面,才能够说的透彻。

    ……

    ……

    军神是联邦政府地正式封号。并不是人们口口相传地神奇描述。虽然这位老爷子已经沉默了很久。但没有任何人敢低估他对联邦地影响力。所以当有些人知道军神大人离开了费城。前往都特区时。震惊之余。自然也生出了无穷地惑。

    林园门口往日清静地分行道旁。春日密树之后。隐隐绰绰地能够看到一些特勤局特工地身影。联邦调查局地黑色公务用车。也在不远地路口显示着自己地存在。更多地却是军车。漆成迷彩、浑身墨绿地沉重军车。沿着林园门口地路畔停了十几辆。空气里充满了军营特有地肃杀味道。

    老爷子从来不想麻烦联邦政府。但政府既然知道他来了。当然要表现出自己足够地诚意与关注。至于国防部和第一军区地军官们。则是领着自己顶头上司最严厉地命令。将这片林园包围了起来。务必要保证老爷子不被闲杂人等打扰。

    不过似乎用不着他们来做这些事情。因为今日林园谢客。

    往日里如影子一般穿行于联邦各地。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地林园主人。今日穿着一身深青色地正装。满脸微笑地站在林园地门口。礼貌却又冷淡地将隔绝了一切窥视地目光。甚至拒绝了总统官邸那位布林主任进内地请求。

    林半山。七大家最出名地破门子。联邦里最顶尖地人物。今天就像个门童一样。敛着如山般地双肩。微笑着像个门童般站在门口。这个联邦里。能够让林半山看门地人。大概也只有那么一个。

    他小的时候,曾经见过那位老爷子一面,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些年第一次回到都特区,居然会住在自己这里,当年横扫百慕大地下世界时的成就感,竟有些比不上今天。他微笑着将布林主任送出门口,然后与第一军区表情苦恼的后勤主任低声说了几句,才将林园的大门紧紧关上。

    ……

    ……

    除了大厅畔的绣居,林园里一个客人也没有。邰夫人夹了一片淡红色的同罗鱼生切,沾了一点儿迷迭酱,稳稳地送到对面的古纳瓷盘之中,微笑着说道:“林半山这家伙胆子倒是真够大的,居然敢把您来都的消息放出去,如此一来,本就畏他若虎的那些老家伙们,只怕要更惧他三分。”

    “我喜欢胆子大的年轻人。”

    老爷子微笑着说道。自从不再担任大元帅一职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穿过军装,今天他穿着一身极简单的便服,头花白,苍老而瘦削的身躯因为此时的坐姿,而显得愈矮小,与他身后那个年轻魁梧的孙子比起来,生命的炽烈与哀切一览无遗,让人怎样也无法联想到他当年的赫赫战功与刺杀帝国皇帝的惊天之举。

    一身中校制服的李封极为老实地负手站在老人的身后,平日里的疯癫暴戾之意一丝不见,有的只是平静老实,真正有些像一个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而不是那个恐怖的李疯子,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惧怕尊敬,不敢有丝毫逆反心意的人,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祖父,他身前这个苍老瘦削的老人。

    邰夫人静静地看着面前老人眉眼边缘的老人斑,想着这几十年来,看着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军神渐渐老去,心情也不禁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老爷子随意地挥了挥手。李封啪地一声立正敬礼,走出了竹居,走出了林园的大门。

    离开了祖父的身边,那抹冲天而起的凛冽暴戾之意,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冷漠地盯着林园外围那些汽车,心情有些烦燥。

    一直站在林园门口的林半山微笑着点燃了一根烟,递了一根过去,却被李封拒绝了。

    “军神大人这次前来,应该是为了那个家伙吧?”林半山不以为意,负手于后悠悠说道:“李疯子,烦燥是没有用的,如果连军神大人都瞧上了那小子,你这辈子就只好

    燥下去。”

    ……

    ……

    绣居里只剩下两个人,两个有资格站在云端看星辰毁灭再生的人物。事实上很多年前,他们便经常像现在这样,对面而坐,讨论着很多事情,决定着很多事情。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地身边还有一位总统先生,一位宪章局长,只是那两位伙伴都已经死去,人世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人,难免,孤独。

    “事情是小封告诉我的,不然我虽然也看电视新闻,却不知道这件事情和我家还有些关系。”老爷子望着邰夫人,缓缓说道:“既然那个叫许乐的小家伙,和我家有些关系,我总要关注一二。”

    听到这句话,邰夫人轻易地分析出了前因后果,低头微笑说道:“郁子这丫头,我带她这么多年,结果还是没有带熟。”

    这句感叹里究竟有多少低温冷漠的成分,不得而知,这位夫人也不会愚蠢到在这位老爷子面前摆出什么姿态,她只是感叹着说道:“许乐不是和您家有关系,只是和他有关系。”

    “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但我那个弟弟,好像在这片宇宙中,也就只剩下许乐这么一个后人了。”

    “后人?难道木子不是他的女儿?”邰夫人说道。

    “木子是我带大地,如今虽然继承了他的叛逆劲儿,但终究是个女孩儿,而且连她亲生父亲的面也没有见过,也没有继承他什么,但许乐这个小家伙不一样……”

    老爷子地声音有些清淡,缓声说道:“我老了,他死了,结果现他还有个继承了他大部分能力的学生,似乎活着的我,与死了的他,又能找到某种途径互相看一眼。”

    兄弟二人,一老一死不能再见,老爷子地这句话很浅显简单明确,也有些悲凉之感。邰夫人静静听着,眼角轻轻抽搐了一下,她轻轻拿着丝巾压了上去,沉默片刻后,缓声说道:“当年因为他攻破宪章光辉之事,我们与总统局长一起商定的事情,您可忘了?他是您的亲弟弟,您也未曾有过丝毫犹疑,为什么今天您又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她微微嘲讽说道:“是不是人老了,心肠也变软了?当年你的心怎么这么硬?”

    老爷子静静地看着邰夫人,想着那一年总统官邸的秘密会议,想到当年面前这位夫人还只是个少女地时候,想到邰家上任家主,自己弟弟与她之间复杂的关系,想到当时她双眼微红代表邰家签下了名字,不禁在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在意她先前话语里难得流露出来地尖刻之意。

    大抵也只有在这位老爷子面前,邰夫人才会稍微流露一些自己的真实情绪。

    “他与这个小家伙是不同地。”老爷子用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性格决定命运,我那弟弟天生凉薄无情,如果不是宪章局几十年间一直在追踪他,压制他,谁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他死去?而这个小家伙不一样,他替联邦立了大功,我调过他这两年地档案,我很欣赏这个小家伙的性格。”

    “他当年也替联邦立下过大功。”邰夫人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老人,说道:“凭性格决定联邦的安危,我想这不符合您的性格。”

    “他能影响联邦的安危,是因为他有破除宪章光辉的能力,那个小家伙有这么大的危险吗?”

    邰夫人低为老爷子斟了一杯淡茶,缓声说道:“联邦电话早已经判定了东林那个许乐死亡,但他却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您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老爷子咳嗽了两声,脸上的皱纹渐渐舒展,说道:“许乐和他的关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李封和他交过手,只不过一直没有告诉我。在我看来,这个小家伙只不过是运气太差,遇见我兄弟那样一个人物,被稀里糊涂地带进了地沟里,关于芯片的事情,也许是前两年宪章局追杀他时,他替这小家伙换的……”

    “您终究是老了。”邰夫人静静地端详着老爷子脸上的皱纹,就像一个妹妹般微嘲说道:“当年杀伐决断,宁可大义灭亲,也不让联邦承受一丝风险的军神大人,究竟去了哪里?居然会用这种自我安慰的推论,来替一个危险的小家伙洗脱罪名?”

    “当然。”老爷子淡淡说道:“如果我那弟弟会的东西,许乐都会……我不会反对你把他交给宪章局。”

    “您怎么确认这一点?”

    “我会亲自去看他。”

    ……

    ……

    也许正如邰夫人微嘲说的那样,联邦军神李匹夫终究是老了,当他从李封的嘴里知道,刺杀麦德林的那人,竟是他的学生,并且似乎继承了他所有的能力之后,古井无波的心中便泛起了几丝波澜,若他还活着,或许这位老爷子便能一直强硬若冰冷的铁,然而他已死了,老爷子对他的后人便自然多出了几分照拂之意。

    军神心中偶尔荡起的波澜,对于联邦来说,却是隐在碧玉般海面下的急洋流。老爷子要去倾城军事监狱探望重犯,国防部连忙派出了军用专机和先遣人员,忙碌地开始安排一切。

    老爷子入狱见许乐,比邰家那位太子爷探访意味更加深远,所造成的轰动更加惊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见许乐,一见便要定了他的终生,或生或死,便在这一眼之间。

    许乐并不知道这一切。他被狱长先生极为有礼貌地请出单人囚室,就像一位贵宾般洗澡用餐,然后被带进了审讯室,本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他,看到了长桌对面那位瘦削的老人,还有老人身后规矩站着的李疯子时,顿时判断出了这位老人的真实身份。

    东林孤儿是块油盐不进的石头,但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他依然被震惊的面色微白,嘴唇微抖,半晌说不出话来。

    强烈的精神冲击,让许乐感觉有些神思恍惚。隐约间他想起很多年前大叔在矿坑处不屑的话语,这两年对大叔身世的猜测,不可置信地望着桌子对面的联邦军神李匹夫,下意识里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老头子?”

    ……

    ……

    (今儿这章写的少,更的晚,有些折磨,但写出来我很满意,好像找到了某种感觉,嗯,不错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