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十章 两人白衣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十章两人白衣

    城军事监狱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访客。负责监安的军人们神情怪异的看着门口的这对男女。目光中的那丝玩味讽刺还没有来及化开。便因为那名年轻少校军官递上来的文件夹。而变成了吃惊与浓浓的怀疑。

    闻讯而来的军官。些头疼的认真查阅了一遍文件。现这些厚厚的文件确实是由国防部。一军区及司法部三方面联合下的书面权限核准。

    只是他也不敢做主。毕竟这座监狱完全不同于联邦里别的监狱。很多年来都没有探视的规矩。森严的安控措施中。也没有针对探视所定下的条例。

    面前这个瘦弱的年轻少校虽然依足联邦相关法律的规定。可是军事监狱方面很多年没有遇过这种事情。这名官员无法确认这些程序是合法合理的。更没有胆气就靠这些文件。便迎进倾城军事监狱很多年来的第一批访客。

    监狱来了访客的消。被层层上报。一直报到了长的级别。没有过多长时间。军事监狱大门处的军人们。便吃惊的看到。肥狱长先生。穿着军服。一路跑冲了过来。

    倾城军事监狱的特殊。狱长高配少将待遇。狱长穿着的军装上面。明确的标识着自己的勋表及级别。这位胖狱长冲了那名年轻瘦弱军官面前。想到先前到的那个电话。下意识里想要立正行礼。但紧接着却想到对方毕竟只过是一个少校。将要举起的右手有些不自然的垂了下来。

    狱长取出帕小心翼擦拭着额角的汗珠。向那名年轻少校低声说道:“袁。少校。刚到您要来的电话。没有来的及做准备。还请多多担待。”

    虽然狱长高配少将待遇但年年月枯守在荒原事监狱之中。实际上在军方中只是位边缘人物。今天忽然间迎来了一位贵客有可能改变自己人生的贵客。不免心情略显激动与慌张。

    纵使激动与慌张但该履行的手必须履行。联邦军方在纪律方面向来严明。那名身份特殊的年轻少校也清楚这一点。笑了笑后将先前已经检查了一遍的文件。送到了狱长手中。

    几分钟后倾城军监狱正门:的军人与官员们。眼睁睁看着狱长先生亲自将这一对年轻男女迎了进去。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不禁纷纷猜测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这种待遇。这种权力……

    之源所在的战小队。结束了宪章局交赋的秘密任务之后。便调回s1进行休整。前些天整个小队代表第二军区参了联邦的反恐演习。凭籍在演习中的优异表现。参谋本部综合的分第一的成绩。他被国防部晋升为少校军官。

    跟着那位狱长幽长的通道里行走他低头看着脚下那些清晰的磁性材料通道线。微显苍的脸上泛出一丝莫名绪。那个家伙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日子过的怎么样。

    家在联邦中拥有谁都未曾真正碰触到的恐怖影响力。无论是政府还是七大家里其它的家。对于这个人丁并不兴旺的前皇朝家族都保持着足够的尊敬与警惕。身为家的太子爷他有足够的力量破坏联邦的某些规矩。但他一直谨守着一名联邦公民的本份保持着对联邦宪章法律的尊敬。所以这次前来倾城军事监狱。他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申请通过那些复杂的审核文件。

    联邦法律并没有禁军事监狱的探视。之源就是利用了这一点。问题在于。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是没有前例的事情。无论是国防部还是司法部。那些官员有些无奈的通过自己的申请。都因为文件最后申请人一栏填的姓名当中有个字。

    包括身前带路的狱先生也是如。如果没有那电话。就算自己带着几个联邦大律师前来。又怎么可能进入倾城监狱?一念及此。之源脸上的表情便平静了些许……

    房间里只有一张长桌。几把固定在的面的椅子。墙壁由合金铸成。的面还混合着磁性材料通道。之源身旁那位美:的女士先坐下。然后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沉默的等待着那个家伙的出现。在等待的过程中。他想着先前一路所见的森严安控措施。心中不禁有些默然。身之娇子的他。虽然在环山四州经历过了血与火的洗礼。但这是他第一次进行这种阴森的摧毁自由之所在。心情难免有些异样。

    没有过多长时间。随着沉闷的金属碰撞声。脚镣拖的声。被用各种安控设备扼杀了行动自由的许乐。跟狱长先生的后面。缓慢而艰难的走房间。

    许乐看着桌子对面的那一对男女。脚步顿时僵在了原的。

    刚才接到监狱方面知的时候。他以为是联邦调查局的后续审讯。又或者是徐松子再次前来通报某些信息。却怎么也想不到。今天来的真是一位纯粹的访客。来是这个很久不见的家伙。

    许乐看着对面的之源。笑着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上的笑容一直盛开着。无比悦而实在。配上那双笑眯眯的眼睛。看上去有些可爱与憨傻。

    之源盯着面前笑呵呵的许乐。脸上冷漠。片刻后。他对那位狱长认真说道:“将军。我能不能和他单独谈谈?”

    这似乎不大符合规程。

    城监狱好像一直没有针对探视定下过什么规程。关长先生非常清楚许乐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实在不放心这位太子爷和那个娇滴滴的美女。和此人单独呆在一个空间里。

    万一出些什么事。他怎么向家待。怎么向军队交待。怎么向总统交待?所以哪怕这位狱长先生极为愉悦的听到这位太子爷用将军称呼自己。依然在犹豫没马上同意。

    “我和他关系不错。来他不会疯狂到连我都杀。”之源语气平静说道。

    狱长沉思片刻后说道:“可以。但狱方会做全程监控和录像这点请您理解。”

    “谢谢。”之源微微欠。表示自感谢……

    房间里便剩下了三个人。那位妩媚动人的美女第一次来到这种的方。清柔的眼眸中带着好奇与紧张。她有些畏怯的看着桌对面那个戴着手铐脚镣的年轻囚犯。的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想的更多的是。对面这个人是怎样穷凶极恶的人物居然会被联邦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的方。而身旁这位贵人为什么要来探视他。而且。一定要带着自己。

    这位女孩儿的想法。房间里这两个轻男人不会在意他们只看着彼此。许乐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竟是呵呵笑出声来。不停的摇着头。的开心至极。

    看着这一幕。之源的脸上却是气越来越重不知从哪里来的愤怒让他猛的一拍桌子。着许乐的脸。从牙齿缝里逼出寒冷的低吼:“不要傻笑了。”

    许乐有些无辜的看着他努力敛去自己自内心的笑意。唇角依然倔犟的翘着。笑容可以压住。开心却是无法压住的情绪。

    “笑笑笑。你这一子难道就只知道眯着眼睛傻笑?”之源盯着他的眼睛。冷声说道:“就要死了你还笑的出来?真笑成了一个傻子倒也真的不怕生死这种东西。”

    “你知不知道道件事情的后果?联邦有多少人想你死?七大家。政府议会。那些大人物。其实都只是一群蠢货。也会扮一个风轻云淡。弹指杀人的高深作派。实际上都是一群蠢货。被麦德林**于鼓掌之间。”

    他抬起头来看着许乐的双眼。认真说道:“他们被麦德林玩死了。结果你却把麦德林玩死了。而且所用的理由是这般的简单直接。你的存在。就是在对他们扇光。而且他们一向都怕你这样的人。”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一个人就单枪匹马杀到s2你以为是你是谁?李匹夫?”

    之源越想这件离的事情。越是生气。他愤怒的一拍桌子。厉声说道:“你脑子里面竟装了些什么东西?梨花大学的梨花和雪都塞进了你的大脑里。你就只知道风花雪月?”

    许乐着想表示反对。这件事似乎和风月没有什么关系。

    “不是风花雪月。是白衣胜雪。你手执一把古剑就要维护宇宙和平。世界正义?”之挥了挥手。无比愤怒说道:“张小萌又没有死。麦德林和你有个屁的干系?”

    他身边的美丽女孩儿吃惊的看着之源的神情。她与他见面的次数极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大的脾气。不免更加猜测不透之源与对面那个囚犯之间的真正关系。

    “今天我来。其实最想问你一点:去杀麦德林。竟有几分是因为他所犯下的罪行?还是说你潜意识里面。仍然想向张小萌证明一点儿什么?你想证明你比**军更加暴力。更加革命。更加光明?”

    “不要说什么麦德林杀了人。联邦法律对他却没用。所以你就要替天行道。他该死。那你呢?在基金会大楼里你又杀了多少人?这几个月联邦的骚乱又死了多人?”

    之源面色微白。盯着他的眼睛道:“这个宇宙中不需要这种英雄。你应该做这孤家寡人雄。”

    “你不是英雄。你甚至不是好人。你或许只是喜欢杀人的感觉。”之源举起双手。嘲笑道:“知道作训基的现在看过基金会大楼监控录像的军人怎么说你天生冷血的杀手。”……

    下意识。张小萌。冷血?

    许乐唇角的笑意渐渐真正的消失不见。他安静的看着桌对面的之源。眯着眼睛。认真的回了一下自己当时的心路历程。确认自己的出点非常简单。并不需要进行心理学方面的讨论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从许乐进入这间房之后。之话语便没有停止过。没有给他反驳辩解的机会许乐会识趣的保持了沉默。因为他清楚之源的愤怒来自何处。

    当然他更清楚。这位许久不见的友能够进入戒备森严的军事监狱。自然不仅仅是为了里迢迢来骂自己一顿渲泄怒意。事实上。看见之源身边那个穿着白裙的美丽女孩儿时。许乐便感受到了一些什么。

    那个女孩儿是白琪临海州星辰会所曾经的头牌。之源的第一个女人这些代表着乐与之源间并不久远。但感觉却已经遥远的共同回忆。

    之源带着白琪来。然就向许乐表明。他是一个多么恋旧的人。

    沉默很久之后许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真诚的笑容。望着之源认:“骂完了吗?心情有

    点儿?”

    之源看着他脸上烂的笑容。没好气的挥手说道:“差不多了。”

    “那我说几句。”许乐微笑着说:“我是个孤儿。我小时候过的日子大概是你难以想像。所以不要看着我总在笑。但有时候一冲动。也会变成原来那个狞狠的少年。我杀的时候真的可以不眨眼睛。我被关在狐狸堡那几个月。没有人陪说话我经常自己说话。细细想来。我肯定不是一个我曾经想要当的好人。是啊。我现在就是一个杀人犯。实际上我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杀人犯了。”

    “但杀人犯也能拥有自己的道德标准。虽然道德标准这个词儿听上去太玄乎了一些。”

    许乐看着之源的脸认真的说着如果不是之源亲身前来他。这些话他或许根本的和任何人说他做事情真的不需释。只是想要解释给自己值的信任的朋友听。

    “杀死麦德林。和小萌无关。和演唱会的恐怖袭击无关。甚至和那些无辜死者都没有太多关系。我只是要做一些符合我自己标准的事情。”许乐认真的说道:“我每每想要呼吸麦德林曾经呼吸过的空气。我便一肚子不合时宜的郁闷。我要满足我自己的标准。我要爽一把。”

    之源低认真的听着他说的话。终于忍不住淡淡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倒是爽了。的人怎么办?”

    许乐正准备笑着说几句什么的时。之源却使了个眼色。让白琪走出了办公室。他微微一愣。挑着如飞刀般的双眉。好奇问道:“这位姑娘。难道从那天之后。一直都被你养着?到底不愧是家的太子爷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去过夜生。这联邦不的乱成啥样。供需完全不平衡嘛。”

    这是并不好笑的笑话。之源当没有笑。许乐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他看出了之源眉宇间的那抹凝重之色。知道马上将要展开一个极为严肃认真的话题。下意识里。他想冲淡一下这种气氛。

    之源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

    许乐的脸色顿变了……

    “被之后。你在狱里肯定受很多苦。自己多养一下吧。就不用脱了衣服夸耀你身上伤疤了。”之源轻轻的按了按他的肩膀。感觉他瘦了很多。心间禁有些黯然。

    此时的许乐依然沉浸在震惊之中。到此时。他才从之源的嘴里。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全部真相——麦德林议员居然是帝国人。是帝国的间谍。这个听上去无荒谬的事实。让他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也没有听进去之源的这句。

    “我先走了。你放心。”之源说完这句话。便室外走去。

    许乐有些困难的站了起来。对他,头致意。两个人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话语。便了解了彼此的意思。看房间的合金门紧闭。许乐的唇角泛起一丝。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中。能够拥有几个朋友。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

    紧接着。他的唇角的笑意全面绽放。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带着一丝荒唐的感觉。在安静的房间里大声笑了起来。声回荡在室内。来回碰撞。

    麦德林是帝国的间。

    知道这个震惊的消后。许乐完全没有挽救联邦命运的自豪感。更不会想到自己是什么英雄。因为他的思维逻辑一向懒的碰触这些方面。他只是有些快意的想到:杀的好……

    莫愁后山。莫愁湖畔。露台上的夫人缓缓转过身来。那张宁静温和的面容没有波动。问道:“他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沈大秘书犹豫片刻。旋即真实复道:“少爷已经离开倾城监狱。他在电话里说。要我们搞清楚。被关在里面的那个人救过他几条命。他能拿还他?”

    听到这句话。夫人的脸上闪过极复杂的神情。有些安慰。有些愤怒。有些冷漠。片刻后她轻声说道:“明天把材料送到宪章局。”

    沈离心头一寒。不知道夫人与少母子二人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反目。却不敢提出任何意见。点了点头便离开了露台。

    便在此时。管家情凝重的过来。将手中的电话递到了夫人的身前。这是夫人的私人电话。个联邦只有不十个人知道这个号码。

    夫人没有接过电话。回过头看着莫愁湖上的大好风光。淡淡说道:“我说过。阿源的电话不接。”

    “不是少爷的电话”管家的声音略有些紧张。他跟在夫人身边数十年。不知道见过多少联邦的大事与大人物。然而想到这个电话。依然有些不安。他压低音说道:

    “是,来电。”……

    (这章不好写。写的有些头痛。主要是想把许乐和之源之间的感情写出来点儿。但又想矜持点儿。想的多了。写的便粘稠了。总想着这段情节要快些结束。结果写起来又比计划慢了些。我晚上想想怎么加快情节。拱手拱手。呃。最后附加呼喊月票?真有些好意思了。只是和凡人挨的太近。总怕瞬间被法宝轰死。那种死法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