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六章 联邦意志

    十年前,联邦与帝国在双方都促不及防的势态下,蝎星云背面的空间之内。

    双方智慧生命生物结构与社会结构是如此的相近,相近到浩翰的宇宙都快要感动地哭了起来,然而双方却根本都没有在孤独的宇宙中见到远房亲戚的大狂喜,而是因为某些记载于档案上的故事,爆了惨烈的战争。

    大抵是因为这种相似的智慧生命,在他们彼此的本能里都刻上了永远难以抹去的深刻痕迹,扩张与掠夺资源是双方都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战争再所难免。

    上个宪历末期双方第一次遭遇战时,联邦无论是在科技、经济实力、军事资源上都占据了相当大的优势,然而帝国严酷中央集权的等级社会,却在面对联邦时,爆了强悍的战斗能力。

    帝国无数下等种族的战士,浑然忘却了他们在家乡曾经遭受的不公与压迫,嚎叫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乘坐着制造简陋的太空飞船,就像长了翅膀的蚂蚁一样,源源不断地投入到了前线之中,向联邦以机械火力构置的防线,起了视死如归的洪水冲击。

    帝国人口数量占优,帝国战士不怕死,只要皇宫里那位皇帝陛下一声令下,便会有无数的人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

    而残酷的战争中,不断上升的伤亡数字,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击打着每一位联邦公民地内心,因为那是他们的亲人,孩子,兄弟,伙伴。联邦不可能像帝国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们死在那些遥远的星际角落,却依然狂热地挥舞着皇族地旗帜,一这哭着,一边大声喊着为皇帝陛下效忠至死……

    要知道,在这片宇宙之中,联邦本来就像一个孤独的富家子,他们从来不会正眼去看躲在百慕大星域的那些可怜而又卑劣的远亲,在星辰之间,他们所担心的只是宇宙里的射线乱流,陨石,资源星上偶尔出现地蛮荒残留生物,却没有什么真正强大的敌人。数万年间,联邦习惯了和乎,自然不会保留太多的军队,所以当联邦现宇宙那头忽然出现了无数残忍而冷酷地强大敌人时,竟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所以在第一段战争期间,联邦的远征军突破晚蝎星云之后,面对着帝国的军队一触即溃,狼狈不堪地撤回了西林星域。

    就在联邦休生养息,大力征集军队,力图提升军队战斗力的时间段中,帝国地侵略大军,花了足足七年的时间,进行了一次波澜壮阔的远征,无比强悍地绕过了晚蝎星云,从侧面动了对联邦的全面攻击。

    在当时地军力对比下。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那些如同蝗虫一般。乘坐着小型战舰。密密麻麻扑过来地帝队。会轻而易举地在西林一线。直接毁灭联邦军队大部分战斗力。然后直扑联邦核心地上林大区。

    就在联邦生死存亡系于一线之间时。散布在宇宙间地宪章光辉。开始像圣光一样。不停地播洒开来。照射在那些帝国侵略地战舰之上。

    宪章光辉地一部分。便是电子监控网络。联邦军队在自己地地盘上。拥有足够地信息回馈。在晚蝎星云后方。他们不是帝队地对手。但在自己地土地上。他们却拥有无数双眼睛。而帝国远征军地军队。则变成了彻彻底底地瞎子。

    无所不在地宪章光辉。无所不能地宪章光辉。联邦社会用自己无数万年累积地财富。花无数万年布置下地宇宙之眼。终于挽救了联邦本身。

    帝国远征军惨败于西林大区。从此不能再踏足联邦一隅。双方开战至今。这一条铁律始终没有被打破过。

    帝国皇室并不甘心。又经历了无数次地远征。在数百万精锐军队消亡于西林边陲地宇宙后。那位皇帝陛下不得不承认。只要联邦地宪章光辉依然存在。无论是正面地强攻。还是暗中地渗入。都只可能让他地臣民源源不断地流血。而得不到任何地好处。

    便在那时,有一位大臣建议帝国皇帝陛下开始了种子计划。

    在帝国高层,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个计划,而此时的联邦,正忙于总结战争经验,加紧备战,却不知道已经有不知数目的带毒种子,飘过了星际间的尘埃,轻柔无声地降落到了联邦柔软的土地上。

    联邦与帝国间的平稳维系了多年,在血与火的战争中快成长起来的联邦军队,在准备了很久之后,为了一洗当年的屈辱,组织了一支声势浩大的远征军,分两支部队穿过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空间通道,侵入了帝国外围,一直突入到了帝国的中腹地带。

    然而联邦终究低估了帝国这个怪物对于战争的承受能力,也低估了这几十年来,帝国在军事科技方面的迅猛展。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联邦凭籍着尖端的武器与强大的太空输送能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全歼帝国边防舰队一支,并且成功地击溃了帝国皇家第三大队全部有生力量,但随着战争的进行,远征的联邦军队陷入了帝国全面战争的火海之中……

    在这个紧要关头,帝国6军元帅赫然动了一次极为冒险的跃迁作战,以6地航空兵强行补入帝国舰队残存的备用战舰,封锁了加里走廊的外出口,堵住了联邦远征军的退路,帝国皇帝陛下则亲率大军由安达星云侧部扑来,降落于联邦远征军最重要的转运基地星球,意图前后堵截,将联邦远征军一网打尽。

    时任十七装甲师师长的李匹夫,便是在这场宏伟的战役中,绽放出了最亮丽地光芒。

    黑色的m37机甲,狙杀帝国陛下!

    联邦远征军趁帝国方面大乱,突破外太空封锁,绕行晚蝎星云,回到联邦腹地。

    这次大战被联邦方面称为第一次战争,因为联邦的历史学家,军事家,从来不承认上个宪历被帝国人打到西林那一次是真正的战争,他们认为当时地联邦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军队,只知道和平……

    联邦的军队就在不断的胜负与血火间逐渐成长起来,坚强起来。来自费城李家的李匹夫,也在不断的战争之中,全面地展现了全面地强大战斗能力与卓绝的指挥能力,军神这顶帽子被戴在了他的头顶,一直至今……

    再然后,便是不断地战争,不曾休止地死亡,帝国绕行数年的宏伟远征军,从来没有断绝过,而更多的特种机甲营,则开始通过百慕大星域无监控区域,悄无声息地通过空间通道,来到联邦的边缘地带……

    太多地鲜血,太多的死亡,太多的仇恨,已经注定联邦与帝国之间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和平,这是生存与死亡的战争,这片宇宙如

    ,却始终要找到一个真正的主人。

    ……

    ……

    宪章局地报告结束,总统官邸下方的作战指挥部一片安静,面对着帝国隐藏数十年地险恶布置,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在场地大人物们,基本上都有从军的经历,没有谁在联邦与帝国地大战面前会生出恐惧与退怯之意,但想到帝国方面的深谋远虑与狡诈阴险,心情怎能不沉重。

    “一个帝国人,险些成为了联邦的副总统。如果这真的成了事实,我不知道在场的诸位,包括我在内,该怎样向联邦公民交待,该怎样向历史交待!”

    面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毫不客气地看着指挥部里的高级官员与将领们,沉声说道:“关于麦德林专案,当时议会山与司法部如果坚持调查下去,就算不能揭穿帝国的计划,但也不至于让局面危险到这种程度!”

    只是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量,总统阁下脸上的肤色极好地隐藏着他真实的情绪,但在场的高官们,却听出了总统先生心头压抑不住的愤怒。

    正式就职不过五个月的时间,这位出身底层的总统先生,已经成功地获得了政府内绝大部分强力人士的信任与效忠,虽然联邦社会因为麦德林之死而陷入了不曾停歇的骚动之中,但帕布尔总统先生居然还是能够拥有过六成的民意支持率。用政论学的话说,帕布尔总统与前任不一样,是一位典型的强势总统。

    “当时如果坚持调查下去,民众对于麦德林死亡的反应也会平静很多。”帕布尔总统皱着眉头,看着会议室里的幕僚与将军们,冷声说道:“刚才我已经签署了命令,取消了倪应南在政府内的所有权限。”

    听到这句话,办公桌旁的高官们心头惧凛。倪应南,前任内阁司法部长,一力负责麦德林专案的调查工作,但在麦德林眼看便要被绳之于法之时,却因为军重要证人的失踪,而被迫宣布调查终止,他也黯然辞职下台。

    场间很多大人物都清楚,这位前任倪部长与某位夫人的关系亲密,无论是麦德林专案的开始,还是结束,其实背后都有那位夫人的影子。而事实上,那位夫人这样做,实际上也是为了帕布尔总统的大选最终胜利。

    在帕布尔总统就职之后,为总统先生当选立下大功的倪向南很自然再次起用,被任命为总统官邸特别国事顾问,可以参与国家安全会议,是政府内部真正的大红人,如果不出意外,等麦德林专案的影响消失之后,倪向南应该会成为总统先生非常重要的帮手。

    结果今天帕布尔总统解除了他的所有职务!

    这件事情究竟代表了什么?代表了总统阁下对于麦德林一事的愤怒,而是对某些隐在幕后势的一些警告?指挥所里一片安静,没有人敢多说一些什么。

    “麦德林是死了,但这件事情却严重地警告了我们。帝国人狼子野心,从来没有放弃过入侵的邪恶念头。今天这场国家安全会议,军方所有的重要将领全部到齐,我们需要马上制定出相关的策略。”

    帕布尔总统用那双神意凛然的双眼,看着光屏上的西林军区钟司令,还有舰队司令洪予良,说道:“我们不知道帝国什么时候会打过来,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有能力打过去!”

    场间的气氛随之一窒,众人都知道,今天必须要讨论联邦与帝国之间的局势,但真正要做一场大战的准备,只怕至少需要三年时间,然而帝国那边却一直在准备着……

    “先必须把麦德林这件事情掩盖下去,不能让帝国方面知道我们已经有了准备。”

    迈尔斯上将知道此时必须由自己来打破这种沉默,因为他已经注意到光幕上,那位西林钟家的狠人开始习惯性挑起了眉头,身为军方头号将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西林军方当面指责总统阁下。

    “宪章局内部已经清洗了三遍,保密没有任何问题。”崔聚冬低声回答道:“麦德林议员死于恐怖袭击,这已经是定案。”

    国防部长邹应星低着头,正在看着面前的文件,拿着文件的手指颤都没有颤一丝。

    “第二军区和西林军区派出去的特战队,我对联邦军人没有任何怀疑。”迈尔斯将军注意到光幕上钟司令的神情平静了一些,心情稍微放松,说道:“但在百慕大搞到麦德林与帝国皇帝见面录像的那些人……可以信任吗?”

    “可以。”宪章局邰局长缓缓抬起头来,看了迈尔斯上将一眼,说道:“那是局里的孩子。”

    ……

    ……

    漫长的会议结束时,已经是深夜。邹应星顺着总统官邸的绿色草坪向外走去,焦秘书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一件外衣,没有去打扰他的思绪。

    今天的高层秘密会议主要是研判帝国的毒种子计划,然后做出应对措施,并且军队的战备等级也被提了起来。帕布尔总统的决心已下,但很明显联邦军方,尤其是西林方面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然而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向整个联邦公布麦德林的帝国间谍身份。

    邹部长向着草坪外面走去,唇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嘲笑——所谓保密以欺骗帝国,这毫无问是一个幼稚可笑的说辞,之所以不能公布,那是因为联邦丢不起这个脸,不论是政府还是民众都是一样,更何况当事是麦德林,是联邦民众爱载的麦德林,谁会相信?

    将一切掩藏起来,这是政府与民众无数无意识意志的合体,这便是乔治卡林曾经说过的联邦意志。联邦意志要掩盖真相,那么正如迈尔斯上将先前所说,麦德林议员只能是死在万恶的恐怖分方手中。

    总统官邸外有一辆造型沉闷的迷彩军车,玻璃窗落下,迈尔斯上将拉开车门,让他坐了进来。

    上将眼眸里闪过一丝冷毅之色,沉声说道:“没有人愿意提,你与他的关系让你不能提,但我很想说一声,许乐对联邦,是有大功的,他救了我们这些当兵的脸,也救了我这张老脸。”

    ……

    ……

    (这章主要是大尺度的东西,我想尝试着尽量把大背景写的更简略一些,但总是必须要写的,然后争取以后多在细节上下功夫雕一下。今儿更了两章,字数加起来也不多,但总是个心意,恳请诸君用月票大量支持,这一段大尺度结束之后,便是许乐的彪悍人生?不敢保证,呵呵,但希望能轻松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