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五章 帝国种子

    战指挥部里有极少数人已经提前知道了麦德林的秘些人今天才是第一次知道,所以他们的心头难掩震惊,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放在桌上的双手紧张地搓动着。

    “我们相信,通过生物标记的对照结果,以及帝国方面刻意留下的某些印证,帝国可以很轻松地说服他,他是他们的人。”

    “从一位联邦的民族战士,变成帝国埋藏最深的一名间谍,麦德林究竟经历过怎样的心理挣扎,帝国方面又是怎样说服他为他们的事业而奋斗,我们无从得知,因为他已经死了,再也无法说出来。”

    “宪历三十一年,他组织老兵协会占领宪章广场,被驱逐回了s2。这应该是他开始尝试着完成帝国交给他的任务。在之后的四年里,他一直在尝试通过联邦的选举途径,进入联邦的政治体系,只是一直失败。”

    “据事后分析,在这种情况下,他确认无法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选择了进入青龙山,从军方面着手。”

    “必须承认,他做的很出色,他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成为了军中央委员会的重要人物,在青龙山内部拥有了足够的地位。紧接着,他便提出了非暴力不合作主张,绕了一个圆圈,依然想要进入联邦的政治体系之中。”

    “他最后成功的做到了。”

    崔聚冬认真地进行着案件汇报,更准确地说,他此时所作的工作,更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麦德林的久远故事。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离奇,但里面所隐藏着的意味却又是如此地可怕,以至于总统官邸指挥所的这些联邦大人物们,下意识地保持了绝对的沉默,看着光幕上面闪过的关于麦德林的记录画面或录像,沉默不语。

    “宪历五十八年,他开始了竞选环山四州议员,然后他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利用他在联邦民间地影响力,以及他所鼓吹的非暴力主张,一步步进入了联邦核心区域。”

    崔聚冬向着帕布尔总统认真说道:“现在看来。这一是对于联邦来说最危险地一步。”

    这十年里地麦德林议员来往于s1s2间。身周除了那些一直跟随他地狂热分子之外。与联邦上层地那些大人物们。也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地关系。此人一直是在以帝国间谍地身份暗中窥峙。谁也不知道在这些交往中。他究竟获取了多少联邦地机密情报。

    关键在于。他所交往地那些人都是联邦不可撼动地高层。甚至此时指挥所里面还坐着那么一两位。宪章局虽然独立于政府地内部制衡体系之外。可是要调查到最极致。基本上是不可能地事情。

    如果把麦德林议员曾经接触过地人。全部当作嫌对象。那么联邦政府。议会山或许会垮塌很大一部分。

    “直接说结论。”帕布尔总统依然低着头。他面前那枝被放在透明真空匣内地金属笔。泛着淡淡地光泽。

    “一号目标麦德林。是帝国很多年前就派往联邦地间谍。他成功地瞒过了宪章光辉。撕开了联邦电子监控网络一个大口子。对我们造成了难以想像地损害。”崔聚冬沉声说道:“宪章电脑已经评判为第二序列事件。危害等级属于可控。”

    说完这句话,他关闭了面前的展示仪,沉默地坐到了邰局长地身后。帕布尔总统这时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室内的人们,用低沉有力地声音说道:“大家说一说。”

    “麦德林议员……居然是帝国的间谍。如果不是宪章局拿出了这么多的证据,我想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想当初我也曾经与他见过面,还有些赞赏他的和平理念。”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上将,开口的第一句话,并没有试图去洗清自己什么,作为目前联邦军方最强势的人物,如果说他都被麦德林瞒了过去,这自然可以洗清更多人的担忧。

    “七十年前,联邦与帝国的第一次接触战,没想到那个时候,帝国方面便已经开始了这样一个计划。除了输送婴儿进入联邦之外,他们确实找不到任何办法,可以突破宪章光辉的封锁。”迈尔斯上将看着桌上的那枝笔,冷冷说道:“幸亏麦德林搞到的这些东西,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

    他的脸色凝重厉然,冷声说道:“整个联邦都被他瞒在了鼓里,居然还让他拿了紫星勋章,这是联邦的耻辱。幸亏他试图逃离联邦之前死了,不然这房间里大部分人都应该举枪自尽,包括我在内!”

    “这枝笔里藏着联邦两大空间通道的具体数据。正是因为联邦严密控制了这两个空间通道,所以在西林方向与百慕大侧沿方向的战争主动权,始终掌握在我们的手上。如果麦德林把这份情报送到了帝国人的手中,联邦措不及防之下,会吃大亏,甚至有可能会将西林拱手送给对方。”

    一直沉默不语的国防部长邹应星,开口向今天与会的其他高官解释了一下麦德林事件的真正凶险处。

    此言一出,地下指挥所里的高官们心头一紧,越地感觉到震惊。

    “我倒不觉得这是联邦的耻辱。通过百慕大的人口贩卖集团,向联邦内部输入带有他们血脉的婴儿,然后找寻合适的方法,唤醒这些沉睡的孩子,从联邦内部撕开裂缝。不得不说,早在七十年前,帝国方面便开始有这种计划,他们的隐忍与耐心,异常可怕,而且令人心生敬意与惧意。”

    宪章局邰局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开口说道:“帝国这个计划很好很强大,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布局,就连他们布下的棋子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麦德林当年获得紫星勋章时,想必真是一个痛恨帝国人到了极点的联邦战士,只不过后来他知道自己地真实身份,自然就不一样了。”

    “我很佩帝国方面设计这个计划的人物,相信这么多年过去,他也应该死了,不过这个计划的威力却开始展现出来。”邰局长淡淡说道:“一个麦德林,便险些将联邦置于不可知的危险之中。谁又能够保证帝国方面只派了一个麦德林过来?如果还有二十个,三十个麦德林隐藏在联邦政府之中,我们应该怎样处理?”

    “根据总统阁下的临时授权以及宪章局的权限,在过去地五个月里,宪章局在国防部三处和联邦调查局的配合下,对联邦地各大机构进行了梳理。依照中央数据库的存档数据,我们

    三千六百七十一名嫌对象,最终我们确认了有七名,有可能是帝国方面,这些年来不断向联邦渗入的种子。”

    “我把他们叫做种子,因为一旦被帝国浇水施肥后,他们会在联邦的土地里,开出带毒的花朵。”

    宪章局局长缓缓地说着,语气很平静,但里面却饱含着一股冰冷到极点地味道,对于帝国这个隐藏了数十年恐怖计划,作为维护联邦宪章光辉的他,感到敬佩,感到警惕,但更多地却是充满了将对方计划完全敲的杀意。

    在他说话的时候,会议室里没有人插嘴,就连帕布尔总统都保持着沉默聆听的姿式。

    “稍微能让我们放心一下的是,那七个被确认的种子,现如今只是联邦地普通公民,帝国那边设计这个计划时,想必已经想到过,成功率极低的问题。这七个人并没有机会接触到联邦任何地重要部门,其中有六个人甚至根本没有离开过联邦,没有接触过帝国的人,所以我们相信,他们还没有被触。”

    “在这里,我想转过头来再说一下麦德林议员。”邰局长地双手轻轻地抚摩着拐杖,表情凝重地说道:“事后倒序调查,看看这个人的一生,我对他地敬意洋溢到了极致。他在联邦没有任何背景,一旦接受了自己的使命,花了足足几十年的时间,没有丝毫犹豫与偏移,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绕了几个大弯,终于接触到了联邦的核心。”

    老局长将总统身前的那只笔拿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邹部长先前说漏了一点,这枝笔里除了空间通道的数据之外,还有一块芯片……宪章局的核定芯片。”

    会议室里绝大部分人,包括总统在内,都不知道核定芯片是什么意思,但是看邰局长此时冷到极点的那张脸,便能判断出,这块核定芯片,一定与联邦最不可动摇的宪章光辉有关。

    “麦德林进入青龙山军,却开始宣扬反暴力主张,并没有借机让内战爆的更迅猛一些。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并不符合帝国的利益,但事实上,他后十年的动作,一直都是为了一个位置在努力。”

    邰局长看着手中的笔缓缓说道:“他要当上联邦的副总统,一个帝国人当上联邦的副总统……这是笑话吗?这是童话吗?不,他只差一点就成功了。”

    “诸位应该清楚,联邦副总统自动成为联邦管理委员会议长,而议长则是联邦政治架构中,唯一能够深入宪章局的职务。”

    这句分析出来,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就连帕布尔总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如果麦德林真是从一开始就瞄准了联邦副总统的位置,帝国所谋果然极大,居然是针对宪章局做手脚,如果一旦让他能够影响或知晓联邦电子监控网络的运行秘密,帝国再次入侵,便将少了最让他们恐惧的那层光辉!

    上方光幕中,联邦副总统拜伦脸上的表情异常凝重,按照联邦政府相关条例,他与帕布尔总统极少会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今天这场重要的会议,他也是通过远程方式列席,此时知道那位竞争对手是帝国的间谍,知道副总统这个位置隐藏着这样的问题,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

    “现在已经确认的七个种子,已经处于全面监控之下,不会再出任何问题,如果联邦政府通过相关法案,宪章局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将他们逮捕。”

    邰局长轻轻咳了两声,继续自己的话语,“关于麦德林案件的调查也已经到了尾声,不管他的真实身份如何,但他能够弄到这两份空间图和这块芯片,证明联邦内部已经败坏到不可忍受的地步。”

    “此次行动,已经逮捕了三百一十四名,涉嫌向麦德林泄露机密的官员和军人。”

    邰局长的眉宇间闪过一抹浓重的寒意,“虽然他们一直在喊冤,虽然他们直到今天都不知道麦德林是帝国的奸细,但就算麦德林真的当上了联邦副总统,他们将这些绝密信息泄露给对方,也是极大的罪行。”

    “我建议这些人的审讯由军事法庭秘密进行,适用上级边限定罪。”邰局长低头冷漠说道。

    麦德林在青龙山与联邦内经营了这么多年,凭籍着自己的名誉地位,以及可能的副总统头衔,不知道有多少政府官员和军人,愿意向他透露某些信息,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麦德林是帝国的奸细,但事实上对联邦却是造成了极大的危险。

    听到邰局长的这句话,指挥部里的高官将领们都同时感到了一丝寒意,政府军方三百多人同时被隔离审查判刑,毫无问是这个宪历当中最大的一次清洗行动。

    但这些大人物们没有一个人敢提出质,因为不做出冷酷的清洗,麦德林这个最可怕的帝国隐藏,在联邦内部造成的负面影响很难消除,而且那些涉及泄案的官员们,为了联邦的安全负责代价,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诸位,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联邦距离覆灭的危险,不过是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

    邰局长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场间的众人,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宪章局对他的怀其实并没有什么理由,全部归功于中央电脑的自主研判提示,但他毕竟是副总统候选人,宪章局的调查阻碍不少,而且我也必须承认,宪章局被政治这种东西束缚住了手脚,一心想要拿到铁一般的证据,而没有对他采取断然的措施。”

    “这是宪章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太过求稳,却没有想到麦德林已经准备抛下联邦的一切,断然离开。”老局长用一种幽冷的声音说道:“幸好在他走之前,有人杀了他,他就这样死了。”

    老局长话锋一转,微笑说道:“这几个月里入睡前,我每每想到麦德林已经死了,心情便无比愉悦轻松……死的好啊。”

    邹部长用余光不起眼地看了老人一眼,心头微微一动。

    麦德林,这粒帝国的种子,在联邦的土里开出了带毒的花,却在它开始播种之前,被两个不讲道理的农夫,直接连根铲了。

    ……

    ……

    (晚上还有一章,呃,大家伙多投我几张月票奖赏一下?写的不多,确实不多,嘿嘿,态度端正嘛,所以向大家要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