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四章 审判开始

    年前,许乐用一把太平斧劈出了自己人生的分岔路。

    当时他被关押在国防部的军事监狱里,部里为他指派了一位叫做徐松子的法务军官做为律师。

    所以今天当他在倾城军事监狱的会客室里,看到这张陌生中带着几丝记忆的清丽面容时,总觉得时光像是转回了一年之前,就像这一年中那么多愤怒伤心郁闷激昂血腥的故事都没有生过一般,前往地检署的街道两旁的树木还在轻呼着春天到来。

    国防部内务处法律署军官徐松子,平静冷漠地坐在桌子的对面。她从从厚厚的文件袋里取出几份文件,顺着桌子光滑的表面推到许乐的身前,说道:“许乐,我代表国防部通知你,因为涉嫌6801118案件,你在总装基地的所有权限已经被解除,国防部委派我作为你的应讯法律顾问。”

    “我叫徐松子。”徐松子看着桌子对面许乐手腕上的手铐,没有伸出手握手的意思,眉头微皱说道:“以前曾经和你见过。如果你没有意见,在这几份法律文书上签字。”

    被联邦秘密关押了近五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审讯,然而就在这些天里,他从狐狸堡垒转移到了地面的军事监狱,国防部派来了法务官员,忽然间似乎一切都开始运转了起来。许乐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眯着眼睛看着桌上的几份法律文件,没有说话,认真地阅读着。

    合金手铐在白色的纸张上滑过,出沙沙的声音。

    认真地将法律文件上所有的文字全部读完,许乐才抬起头来,望着徐松子点了点头,然后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水笔,有些困难地移动着双手,认真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徐子平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签上了名字,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道:“案件已经进入程序,后天我再过来一趟。”

    “谢谢。”许乐很认真地回答道,说道:“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可以,但除了法律程序上的事情,我可能无法帮助你。”徐子依然保持着专业而严肃的神情,但眼眸里却闪过了一丝异色,似乎是想要警告许乐一些什么。

    许乐问道:“是我和一起被联邦逮捕的那个人,我能不能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能。”徐松子干脆利落地回答道,然后开始收拾桌面上地文件。

    许乐注意到了她的眼睛在低头的瞬间快地眨了眨,心情顿时为之一松,在有监控的情况下,徐松子法务官自然无法告诉许乐他想知道的事情,比如施清海在哪里,但她至少可以告诉许乐某个人是不是还活着,事实上他最关心地便是这点。

    目送着这位漂亮的女军官走出了审讯室的大门,看着她地背影,许乐忽然想到半年前,这位女军官曾经被调入了麦德林专案组,在他动手之前,听说专案组解散之后,几名坚持继续调查的检查官被联邦调查局构织罪名,暂时限制了自由,包括那名萧文静检查官在内,不知道这些人现在怎么样了。

    ……

    ……

    顺着幽长的走廊向外走去,一路经过了严格的检查,先前带入审讯室地法律文件和随身物品,所有硬质物件比如笔和卡之类的物事确认没有遗漏,徐松子才得以离开这座监控森严到极点的军事监狱。

    一直守候在监狱正门处的军车,轰鸣着向荒原军用机场方向驶去。徐松子坐在后排,没有与前面的军人说话,而是想到先前监狱审讯室里的场景,感觉心情有些沉重,审讯室里头乱,面色苍白,身体瘦削的许乐,让她觉得人生真的不怎么公平。

    身为麦德林专案小组的一员,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麦德林议员曾经犯下地罪行,当萧文静及另外两个坚持暗中调查的检查官,被联邦调查局以那个无耻的罪名逮捕之后,她对联邦政府以至军方第一次产生了失望的情绪。

    然而联邦上层的大人物们与那位麦德林议员达成了妥协,她这个下层军官又能做什么?所以当一月份她听到了麦德林遇刺身亡的爆炸性新闻时,不免感叹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麦德林议员死后,针对他的调查妥协自然也就不用再行提起,联邦调查局释放了那几名检查官,都日报的鲍勃总编和记伍德,也不再处于联邦的高压之下。

    徐子必须承认这些令人愉快的变化,全部都要归功于那两个被游行民众恨不得撕成碎片地“恐怖分子”。

    关于一月份那件震惊联邦的基金会大楼暗杀事件,她也是直到前几天,才知道原来牵涉其中地凶手之一,竟然是曾经与她打过交道的许乐。她很清楚许乐在联邦中地背景,与部长邹应星之间复杂的关系,所以她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做这件事。

    这两天地夜里偶尔扪心自问,她现自己很想感谢许乐,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更是生出了一位法律工作、一位军人绝对不应该有的赞赏。

    徐子看着玻璃前方隐隐可见的机场建筑,想到正在都特区等着自己回报的部长先生,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低头开始处理法律文书。

    许乐是联邦现役军人,他所犯下的罪行又是如此的骇人听闻,无论是从保密的角度还是程序法规出,审理他的案件,肯定是军事法院暗中进行。她很清楚自己这种法律人士,甚至是联邦法律本身,对于许乐的生死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真正能决定那个面色苍白的小眼睛男人生死的力量,在都特区那个白色的官邸或是议会山上。

    她今日前来,只是要向被隔绝消息很久的许乐释放一个信号,让他知道某些事情正在生。只可惜在倾城监狱的严密监控下,她无法说明什么,只希望许乐能够明白她此次前来的意思。

    ……

    ……

    从审讯室回到单独囚房之中,许乐坐在床沿低头沉默了很久。那位女法务官所带来的信息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联邦上层已经开始重新考量麦德林遇刺一案,审讯即将开始,并不是什么坏消息,相反前几个月的黑暗幽居,才真正意味着可怕。

    只是他无法想明白一件事情:

    死了麦德林,邰家肯定要放弃自己,那位夫人一定会地捏死自己,就算联邦政府依然在误会自己与邹部长之间的关系,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联邦法律与政府意志,都不会允许自己再活下去……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基金会大楼内被逮捕的时候,许乐本以为自己就将死了,却没想到还活了这么久。他冥思苦想自己应死而未死的答案,却始终找不出一个自己应该活下来地理由。

    这是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跨越千山万水,枪林弹雨,一笔戮死的麦德林议员,竟有一个隐藏了数十年的可怕身份!

    关于这一点,宪章局地下的联邦中央电脑,严格地遵循了宪章规定以及权限等级,没有让他知道丝毫。

    正是因为麦德林议员的真实身份,许乐和施清海杀死麦德林地行为,也可以被解读成光明或黑暗两种截然不同的含意。

    或罪该万死的恐怖分子,或拯救联邦地英雄,只看那些大人物们究竟怎样想。

    ……

    ……

    都特区,总统官邸。

    官邸下方的联邦中央作战指挥室,两排薄的延展光幕泛着淡淡的幽蓝光芒,一股严肃庄重地情绪弥漫其间,站在通道口的特勤局特工眼光有若鹰隼,坐在长形会议桌旁的大人物们表情凝重,认真地听着讲解,看着光幕上不停变化的画面。

    新一届联邦政府内阁内的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到会。联邦军方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也全员到齐,第二、第三军区的司令员肃穆地坐在迈尔斯上将的下手方,就连远在西林前线紧张备战的钟司令和最近半年一直驻守在晚蝎星云地联邦舰队总司令洪予良,也通过视频远程联线的方式,参加了这个会议。

    今天的总统官邸作战指挥室,之所以云集了联邦如此多的重要人物,是因为他们今天要听一个案件的调查报告。

    宪章局凭籍着宪章光辉的强大信息收集能力和中央数据库内的庞杂数据存档,依然花了近五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个案件完全调查清楚。

    这个案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曾经险些给联邦带来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而对这案件的调查报告,在某种程度上,也将决定联邦对待帝国地战略态度。

    长形会议桌的正前方,面色黝黑地帕布尔总统,正认真地阅读着手中的调查报告,听着身边不时响起地解说声。

    他的身前摆放着一只并不起眼地笔,这只笔被存放在硬材料制成的真空盒中,早已没有了当初染上的那些血迹。

    “第二军区的特种作战小队,深入青龙山,冒险获得了麦氏夫妇骨殖上的生物标记。”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操作着显示终端,将一幅图片放大于光幕之上,继续说道:“将这份标记与联邦调查局存档的麦德林生物标记进行核对,我们确认,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崔聚冬身为宪章局局长助理,平时也经常代表老局长参加政府的秘密会议,但像今天这种大场面,却是第一次遇见,心情难免有些紧张,嗓音微微哑,继续说道:“680118案件生之后,我们撷取了麦德林尸体上的标本,进行了二次核对,再次确认了这种判断。”

    帕布尔总统没有抬头,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一直沉默坐在总统先生右手边的宪章局邰局长,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看了崔聚冬一眼,然后松开了按在拐杖上的苍老手指,轻轻地无声敲打着光滑的木头。

    看到这个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崔聚冬觉得自己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将光幕上的图片又换了一张,沉声解说道:“事前,宪章局已经动用权限,派出西林军区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潜入了百幕大星域,尝试获取当年某些相关的信息。虽然时间稍晚了一些,但该作战小队依然成功地获取了一份名单,确认在三十六宪历倒数第二年中,百慕大人口贩卖集团……”

    随着崔聚冬的声音,泛着淡蓝光芒的指挥室气氛变得越来越异样。虽然桌旁的联邦大人物们,早在38860118基金会大楼遇袭事件之后,便已经接到了宪章局的通传,也看到了相关的绝密卷宗,但事实上他们心中依然存着某种想法,希望宪章局的调查是错误的。

    麦德林确实已经死了,但他所引的问题还在继续。

    “先前那份麦德林与帝国那位私下见面的录像,大家已经看过了。”崔聚冬看了一眼沉默的联邦大人物们,认真说道:“基本的脉络已经梳理清楚,在这里,我向大家做一个汇报。”

    “在联邦与帝国的第一次突击战之后,帝国方面为了突破宪章光辉的封锁,构织了一个古怪而格外异想天开的计划。他们通过百慕大星域的人口贩卖集团,准备了一批新生的婴儿,利用联邦法律在这方面的漏洞,贩卖给了联邦里有需要的父母们。”

    “其中有一个婴儿,我们暂且把他命名为一号。一号当事在联邦养父母的抚养下长大,依照相关的保护条例,这对父母很轻松地为这位不足半岁的婴儿申请了身份芯片,从那一刻起,这位婴儿便成为了联邦的一名公民。”

    “宪历二十三年,一号目标入伍,参加了对帝国的远征军,获得了紫星勋章,我们相信,直到此时,一号目标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甚至因为对帝国人的仇恨,而反抗上级长官的撤退命令。”

    “宪历二十七年,一号目标处于人生最困难的阶段,经商失败,父亲去世,也就是在这一年,他意外地获得了一笔来源不明的资助,进入了都大学历史经济学院。我们现在知道,他收到了一个古怪的邀请,前往百慕大,去见了帝国方面的重要人物。”

    “正是这次关键性的见面,他的人生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而联邦,也迎来了最险恶,最可怕的一位敌人,因为这位敌人出现在我们的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