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西林的征途 第三章 黑房囚徒

    城监狱里的重犯,过往的经历太过丰富或黑暗,如今墙中呆的时间太长,不说看透生死,至少也是看淡生死。入狱之前的身份地位,在入狱之后并不管用,对于他们来说,决定彼此间阶层关系,说话力量大小的,除了在漫长绝望岁月里所展露出来的战斗力或是头脑外,最简单的区分方法,便是联邦对这名囚犯的重视程度。

    起始的震惊渐渐从重犯们的眼眸中褪去,他们静静地看着透明隔板那头通道上艰难行走的年轻囚犯,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塑料餐具。

    他们当中有的穷凶恶极之徒,也曾经被绑定过区间遥控电流器,但像这种即时爆炸的危险装置,却只在监狱学习当中看到过。

    再加上形状有些夸张的手铐脚镣,食堂里的重犯们很轻易地分辩出,联邦政府很重视这位新来的囚犯,甚至感觉比场间所有人加起来还要重视一些。

    正是因为这个判断,他们知道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年轻囚犯,一定是在外面做了很多恐怖的事情,才会有这种待遇。

    倾城监狱里的阶层划分就是这样简单,他们很自然地对那个年轻囚犯产生了敬畏的感觉,只不过毕竟隔着透明材料,年轻囚犯走的又异常艰难,所以他们才将这种感觉缓缓地压抑了下去。

    塑料餐具也是特制的,就算重犯们悄悄带走,再如何折断打磨也无法修理出一个锐状角度。一名花白头,戴着眼镜,像个教授一样的人转回了身体,听着脑后那些当当的金属沉重撞击声,摇了摇头,将小勺放在饭盒旁,安静说道:“看那个人的面部皮肤和嘴唇地颜色,只怕三个月没有见过太阳了。”

    这位重犯入狱前是联邦军事科学院三部的一位教授,因为家庭间的一件琐事,他将联邦仿制地帝国毒气样本,灌进了妻子与岳父岳母所在的别墅中。这位优秀的生物化学专家,对于这方面地判断,早已经得到了倾城监狱里重犯们的集体认同,所以听到这句话后,食堂里的重犯们轻声议论了起来。

    “被单独囚禁三个月?这太不人道了。”一名~|着光头地彪壮大汉叹息着说道,“我当年挺了一个月就差点儿疯。”

    食堂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看上去有些憨傻的大汉,曾经在新兵营里凶性大,连续枪杀了七名新兵蛋子,如果不是国防部还想着将来有可能让他做个实验品,或是投入西林充当敢死队,只怕军事法庭早就下令枪毙了他。

    从这种凶残地重犯口中。听到不人道三个字。本来应该引来哄堂大笑。但这些重犯们谁都没有笑。只是安静地用复杂眼光看着透明材料那头艰难移动地年轻囚犯。

    因为他们都曾经被单独幽禁过。知道那种不见天日。无人说话。四周一片寂静有若绝对死亡地经历。是多么地难熬。

    那个新来地年轻囚犯被单独幽禁了三个月?这些或凶残或奸诈地重犯们。忍不住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联邦对这名年轻囚犯地重视。已经间接证明了此人地凶险程度。如果被关了三个月关成了一个疯子。日后与大家一同生活……

    “以后谁也不要招惹新来地这位小爷。”

    餐桌正中间响起一个声音。声音沙哑略显苍老。声音地主人很明显在军事监狱重犯中拥有极高地地位。他这样一说。三十几名囚犯同时轻轻点了点头。

    这些罪大恶极地犯人们。比谁都清楚人不可貌相地道理。温文地教授可以杀死自己一家。憨厚地大汉可以屠尽新兵营。这个刚刚来地年轻囚犯。虽然身材瘦削。脸色苍白。但只看今天这开场动作。便知道是绝对危险地人物。而且既然是被单独幽闭了三个月。只怕早已经疯了。

    沉闷夹着清脆的金属沉重撞击声,终于停了,食堂里的人不再需要忍受这种折磨,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那名年轻囚犯通过了三道安全门,来到了监狱内室,四条黑色的套索松开,然而那些磁性沉重脚镣与手铐还在他的身上。监狱方面没有安排他进入食堂用餐,而是在隔离区的磁性地面上,为他安置了一张单独的桌椅,上面摆满了食物与水果。

    这个特殊待遇,没有让盯着他的那些重犯们感到嫉妒,反而更加寒冷,他们愈确定,新来的囚犯十分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困难坐到椅上的年轻囚犯,又将自己的乱拨弄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对着食堂里的一干重犯们笑了笑。

    苍白瘦削的面庞上,那丝笑容竟是无比干净自然,阳光灿烂,诚恳真挚,哪里像是一个平静之中蕴着疯癫的危险人物,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男孩儿。

    年轻囚犯一路当当行来的阴森寒冷与这一抹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那些重犯们被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就连年轻囚犯身边警惕的看守和二三楼上那些全神贯注瞄准的警卫们,都感觉到他们本不应该感觉到的放。

    ……

    ……

    许乐并不知道自己先前的回眸一笑,真真地险些在倾城监狱里倾了一把城,把那些如临大敌的警卫和犯人们都震了一把。他只是按照他这辈子惯常的做人态度,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便会堆出满脸真挚的笑容,让身周的人高兴一些,也让自己少些麻烦,只是他明显没有想到,他现在是在看守森严的军事监狱里,他笑容的对象,都不是一群正常人。

    吃完了在倾城军事监狱的第一顿饭,他便被送回了属于自己的囚房,依然是单独看押,但是这房间里的布置和设施,却比原先那座监狱好多了。许乐摸了摸床上整齐的被褥,又走到里面试了试马桶的坐感,开心地笑了笑。

    只是看到镜子中那个脸色苍白,一头乱地自己,他的笑容才渐渐敛去,被单独关押了四个月,看不到阳光,那些根就像是无人监管一样的疯狂乱长,竟是已经过了肩膀。

    “希望政府能让自己剪个头就好了。”他看着镜子中地自己,忽然想到几年前在东林的时候,他欺骗了鲍龙涛后,也曾经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容颜呆,只是那时地他会为了那样一件事情紧张到极点,而如今身处联邦最可怕的秘密军事监狱之中,却就像在家里一样心情平静。

    他眯着眼睛,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政府会忽然把自己从那个黑暗的囚房里放出来,为什么会把自己从狐狸堡垒转来倾城监狱。

    用热水洗了一把脸,坐回牢房地床上,许乐低着头回忆着那一百多天的日子,心头也不禁感到一阵寒冷,孤独果然是人世间最难忍受的事情,与此相比较,这间军事监狱虽然也是单独囚禁,

    有光线,吃饭的时候能够看到人,对于他来说,这已地享受。

    他低着头回味着过去那些难熬的每分每秒,然后向后躺下,躺在软软的床上,眯着眼睛盯着头顶单调的天花板,总觉得被刷成淡黄色的天花板,在自己的眼眸里渐渐变成了一团漆黑,除了远处偶尔飘过地几颗陨石外,什么也没有。

    ……

    ……

    四个多月前在和平基金会大楼内被逮捕后,他与施清海便被联邦分别关押。他连夜被第二军区带走,进行了必要的医疗和相关程序之后,便被关押进了狐狸堡垒特殊监狱。

    狐狸堡垒是一座太空监狱,处于s2星系外缘,正对着黑暗天幕地方向,监狱的合金表体之外,便是冰冷地真空,在那种环境下,想要越狱,基本上是痴心妄想。

    被关在太空监狱里的许乐,作为被严密看管地重犯,可是没有越狱的冲动,他其实只是想有人能够来审审自己。

    然而没有人审讯,没有人问话,单独的黑暗囚房里没有蟑螂,没有蚂蚁,就连太空船最讨厌的老鼠也没有,只有一片寂静,还有定时自动送来的食物。

    整整一百四十一天的时间,他一个人处于黑暗之中,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小窗口外的无尽宇宙黑暗天幕在看着他,在那片天域里,连不眨星星都难以找到一颗。

    除了黑暗,还是黑暗,除了安静,还是安静,黑暗的连他以为自己的牙齿都是黑的,安静的他经常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总觉得那是在敲鼓。

    在那种幽暗无声孤独的环境中四个多月,这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精神折磨。

    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他身的伤差不多都养好了,脸色却开始苍白起来,缺乏恒星光芒照射的身体,也变得有些虚弱不堪。

    正如倾城监狱里那些重犯所判断的一般,几个月的单独幽禁,会把任何人逼疯。但很明显许乐并没有疯,他依然健康而正常地活着,这一点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就算他的神经粗细异于常人,就算他是一块东林著名的臭石头,可他究竟是怎样熬过来的?

    “施公子不知道能不能熬的过去。”

    已经远离黑暗与孤独,舒服躺在倾城监狱软床上的他,担忧地想到。

    躺了很久以后,或许是觉得实在太过无聊,他揉了揉眼睛,轻声自言自语说道:

    “老东西,调两部爱情电影过来看看。”

    ……

    ……

    倾城军事监狱来了一个年轻人,安全等级马上被提升,但除此之外,这片荒原上的禁地,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被关押的重犯按照详细到极致的时间表吃饭,洗澡,阅读,运动,学习联邦法律,然后睡觉,和他们以往的日子一模一样。

    大概唯一的差别在于,每天吃饭的时候,总能听到沉闷的金属撞击声。那个戴着沉重磁性脚镣附加遥控爆炸装置的新来囚犯,便会在这种噪音的陪伴下,通过专门的通道,前往自己独有的小饭桌进餐。

    许乐与其余的重犯们隔着一层透明材料隔断,却像是两个世界,除了那些声音以及他的存在之外,互不干扰彼此,但每天三顿饭的时候,他总是习惯性地向那边拥有各种诗人气质的重犯们点点头,笑一笑,打个无声地招呼。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一个星期,食堂用餐的重犯中,终于有人回应了他的好意,向着他微笑了一下,结果这位不幸的先生便被关进了单独囚房,呆了三天。

    虽然这位重犯先生出来之后,依然桀骜不驯地大骂楼上全副武装的军人,却再也没有看那边的许乐一眼。

    联邦政府允许许乐隔着透明穹顶看见了天日,却依然用强力阻止他与外界任何联系的可能,这里所指的外界,指的是除了他之外的所有,甚至包括了同一座监狱里的犯人。

    夜晚一个人呆在倾城监狱的单独囚房内,许乐经常会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疯狂长生的青翠荒草。

    他有时候会联想到自己如草一般的头,有时候又会想到,原来这已经是深春了,在狐狸堡垒黑房中一个人呆的时间太长,竟有不知年月的感觉。

    监狱方拒绝了他剃头的要求,更准确地说,根本就没有负责看守的军人敢和他说话。

    好在他还有老东西。

    左眼中的基金会大楼的建筑结构图和实时定位光标,早就已经焕散无踪影,他的左眼也能真的看见鬼。在狐狸堡垒太空监狱的黑暗百日之初,许乐调出了脑海里贮存的那些数据资料复习了一遍,又把脑中那些各式各样的美女图也看了一遍,可还是觉得无聊,在百无聊赖的情况下,他尝试着向黑梦那头的存在,再次出了主动联系的请求。

    这种请求对于许乐来说,已经非常熟练,大致上相当于一个精神病患不停地对着脑海中的高山大海呼喊,然后指望能够听到回音。

    于是在可以让人疯的黑暗孤独日子里,许乐联系上了遍布宇宙的宪章光辉,开始用自己的左眼观看联邦上的电视新闻或是肥皂剧,还看了很多平时没有时间看的文艺电影……

    正是通过这种无人能够查知、异常神奇的方式,许乐从联邦的新闻上看到了麦德林之死在联邦中所产生的后果,那些示威游行,罢工骚动,一直维持到上个月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所以许乐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联邦政府不急着审判自己,来平伏那些乔治卡林狂热分子们的怒气及复仇,而是把自己遗忘在宇宙的角落中。他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政府此时又把自己送回了地面。

    这种惑一直维持到监狱第一个访客的到来。

    这一天清晨,许乐低着头坐在会客室冰冷的金属椅上,看着脚踝上沉重的磁性脚镣,听到了房门开启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并不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的人。

    霎时间,他笑着皱起了眉头,觉得好像时光倒流,又回到了一年前。

    ……

    ……

    (小黄天天欺负小黑,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今天抱它安慰它,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原因,一人一猫间不停产生电火花,啪啪作响,我当时突奇想,如果小黄再在旁边放个屁,会不会引爆炸?就像许乐的左眼不止能见鬼,还能看a片!这世界上荒唐的事情太多了吧,还是说只存在于我的脑子中?哦嗬嗬嗬……至于月票,这排行榜太乱了,有些惘然,大家手头还有,就给两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