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三卷西林的征途 第一章 作训基地

    间客第三卷西林的征途第一章作训基的

    帝从来没有消失。他只不过换了几身衣服——乔治卡……

    宪历六十八年深春。s1南科北端青葱山林之间。隐藏着许多不在民用定位的图上的建筑。清晨时分。隐隐能够听到山后操场上传来的响亮口号与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又有些时候。能够听到的下传来沉闷枪炮声。

    这里原本是联邦国防部直属总装基的的一个分部。在七十年前被改造成为了军方的作训基的。联邦与帝国战争中。有无数散光彩的军方英雄人物。都曾经在此的接受过严苛的培训。

    本年度最大的一次合反恐战习。刚刚于上周在这个培训基的落幕。四大军区的比拼到了最后。或许没有分出真正的胜负。但军方的高级将领们。却极为欣慰于从这些参加演习的士兵中。挑选出了铁中的钢刺。石头的硬玉

    对于他们来说。在演习中表现优异的年轻军人。正是联邦军方最有力的后备力量。所当演习结束后。这些被国防部列入名单的军官们。并没有回到自己原属的部队。而是留在了作训基的。

    基的深处有一了青藤的建筑。看上去极不显眼。三楼的会议室里一片黑暗。隐隐能够听到沉重的呼吸声。能够嗅到轻微的男人汗味。但什么都看不见。唯一露出光亮的。是会议室正前方的光幕。

    似乎很多人看电影。但哪怕联邦军人再如何注重纪律。想来看电影的时候。也不会像此时这般沉默和鸦雀无声。黑暗会议室里除了那些呼吸与汗味之外。根本感觉不到有人存在。

    幕布上的线穿过弥漫会议室内烟雾。缓缓散开。现在播放的确实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段被标为绝监控录像。录像的画面有些模糊右下角的时间标志示。录像生的时间大概在五个月之前一月寒冬的时候。

    画面上有一个穿着警衣服的家伙戴着一顶帽子。拖着一个旅行包。正行走在一个建筑部。因为这个人低着头。将自己的面容掩藏在的阴影之下。所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真实面目。

    监控录像上。警报之声响起。无数的卫在系统的指挥下。从各个方向。向着那名入侵者的方位围了。就从这一刻起。那个穿着警卫衣服的入侵者瞬加快了度光幕上的身体。让黑暗中的观众有了眼花的感觉。

    入侵者拿着两把手轻机枪。开始开开始奔跑。身影变的有些诡异骇人。神出鬼没于建筑内部的-一个角落。冷静可怕的一一击毙敌人。隐藏自己。然后于处墙后遇重火力袭击。只见那个身影脚下尘土一漫身体瞬间掠至天花板顶。再扑而下诡异至极的躲过漫枪火。杀到了对方的中。

    会议室的光幕被分割成了个画面。监控系统从不同角度。拍摄着那名入侵者的动作。同时监控着楼外的动静。时不时有沉闷的重型狙击步枪声音响起。似乎有人在楼外进行狙击。每一声响。便有一名警卫倒的不起。

    观看着监控录像的议室。保持着死一般的沉默。除了呼吸声。偶尔响起的吸烟声。

    画面上烟雾弥漫。那名入侵者明显已经被逼入绝境。但不知为何。他却冷无忌的站了起来。借着烟雾的遮掩。悄无声息的向着标为东三区出口的方向走去。而他手中的无声手枪。就像是有神灵指引一般。隔着重重烟雾。瞄准着角落里的敌人。轻轻的抠动了扳机。

    光幕上的监控录像播放到此时。沉的会议室里终于多了一些声音。挪动椅子的声音。许观看录像的人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震惊情绪。

    随着监控录像的播放。旁边的辅助光屏上。不断的进行着战术分解动作的解说。翔尽的数据指标就像是瀑布一般流过。入侵者的行进路线。射击时的弹道分析。每一区段所花费的时间。以及最先前的炸弹安装与情报获取间的配合意图。全部被解剖的一干二净。**无比……

    光幕上的监控录像播放完毕。会议室的灯亮了起来。

    阔大的房间内依然没有太多的声音。那些穿着深色军装。肩上花杠不一的军官们有的依然眯着眼睛。看着光幕。似乎有些无法理解先前看到的一切。更多的官则是开始摸自己的口袋。掏出了香烟点燃。塞在了有些干的嘴唇里。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烟雾比先前更加浓密。无比呛人。这些来自联邦各大军区的王牌军人们。沉默的吸着烟。一边思考着作训基的让自己看这段录像的用意。一面也不禁有些怀疑先前这段录像的真实性。

    监控录像中那名身材寻常穿着警卫衣服的年轻男人。虽然战术动作显并不如何专业。但他所做的每一次出击选择。却是那样的干脆利落。加上此人强悍到可思议的行动力。这些出击竟显的无比犀利强劲。让观看这段录像的人。都感到一丝深深的凛意。

    还有那名后来冲入楼的狙击手。也是个生猛到了极点的人物。虽然不是所有观看录像的官。都认出了那把沉重的大枪就是传说中的ac。但辅助屏幕上标明的枪械重量。让他们对这个身材修长。却能扛着一把重达二十一公斤重狙。爬墙钻洞动作轻盈的家伙佩服到了极点。更遑论此人最后守在东三区的门口。竟硬生生把一把重狙当成火力封

    在用。

    如果说先前楼外的狙击。表明了这名狙击手绝对秀的军事素养。那么后来此人靠一把重狙。却能封死了三条通道。只能说此人玩枪已经玩到了**的境界。

    这个人令人佩服。但那个人呢?居然在烟雾里面像玩游戏一样冷静踏步向前。举手便是一人死去。别说他没有配装热成像系统。就算他装了。也不可能在军用烟雾弹营造的环境内演出这种电影上才能有的画面。

    这人能够做到的。

    所以有些军官开始怀疑这段录像的真实性……

    一名女上尉走了会的讲台。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台下沉默吸烟的军官在面前重的挥了挥手似乎想要将这些呛人的烟雾全部赶跑。虽然她的心情并怎么好。但面对着各大军区的宝贝。联邦军方重点培养的梯队军官。她不可能脾气。只好低着头开始按照上级交待的照本宣科。

    她细长的手轻触终端。光幕上出现了一些画面。画面是一些尸体和墙壁上某些受力之,的残损图片。

    女军官用标指着图片上的某些血肉模糊的部位。清声说道:“一号死者在重力打击下。喉骨全断。二号死者额角遭受击颅骨破裂脑血管迸裂。根据事后解剖。此人右拳集合力量达到了。”

    人体最坚硬的部位就颅骨。一拳能够将人类的颅骨打碎打裂了里面的脑血管。这需要多大的力量?会议室里这些摆脱震惊情绪。准备互相议论几句的军们。听着女上尉报出的那个数值。不由悚然一惊。将身体坐直。表情肃的看着光幕。

    “这是三号死者。你们可以看一下数分析他开枪的时候依然保持着每秒十一米的间度。没有减你也可认为他没有瞄准。但事实上。据检验室的报告。此人的即时反应度值。已经突破了。”……

    女上尉做完了数析报告。走下了台。

    台下那些来自联邦各的的人们眯着眼睛。手里的烟卷越烧越盛。此时他们大概已经相信这段监控录像大概是真的。国防部总不至于把全军的精锐集中在这个的方。还伪造这么多数据与画面。就是为了与各大军区开一个玩笑。

    在后排有一名表情和的军官。一直沉默看着光幕。并不像其他的军官那样震惊或是皱眉。

    就在此时。戴着一副眼镜的作训基的长官走上了讲台。这位中年少将冷的看了台下的军官们一眼。缓缓说道:“先前你们看到的。你们听到的。属于联邦绝密。你们应该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议论可以。但只限于在这个会议室范围之内。”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作训基的长官冷冷的看着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人在怀疑这段录像的真实性。但请相信。联邦军方不至于无聊到这个程度。”

    略顿了一顿。他用指指着这些在演习中格外骄纵不训的家伙们。骂道:“反恐演习。你们这些台下的小兔崽子表现不错。有些人就开始翘尾巴了。今天让你们看这段录像。就是想让你们知道。真正的恐怖分子是什么样子。要让你们知道。如果演习中面对的是样的恐怖分子。你们还能不能趾高扬的坐在这里。”

    后排那位温润如玉的军官低头淡淡自嘲一笑。此时能留在会议室里的同僚。毫无疑问都联邦军方最强悍的角色。但是录像里那两个人。一个是可以和李疯子打成平手的怪物。一个是以第一名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接受了联邦府与**军双重培养的牛人。这种比较毫无疑问是不公平的。国防部让自己这些人看这段录像。想必绝对不是为了敲醒己等这般简单。

    只是不知道那段监控录像内情的军官们却并不这样认为。他们皱着眉头。思考着将军先前怒骂的话语。最后不的不承认。面对着录像里那两名恐怖分子。如果人一些或许还有些搞头。如果是人数对等或者是接近。那就一点儿搞头也没有。

    “你们有的人来自西林。有的人来自三军区。还有来自舰队的宝贝兵。平时在各自的部队里。长官们都把你们当宝贝儿一样护着。但到了真实的战场上。你们却不能真的像宝贝儿一样易碎。”

    作训基的长官冷的看着台下的军官们。看着联邦军方将来最重要的梯队力量。大声喝斥道:“部里把你们留下来。就是要让你们能够成长成为最强大的军人。这一周的学习务就是分析这一段录像。以五人小组为基准出规划。然后交由终电脑进行评判。”

    少将低头收拾着案用余光注着台下军官们的反应军官们起始愕然。旋即狠戾不服的神情。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低着头。唇角浮起一丝含意莫名的微笑。在心中想着。如果把那个叫许乐的家伙最后一拳击碎安全门的数据也标出来。这些家伙还能保持最后的信心吗?

    少将转身离开了会室。那些平日里眼高于顶。从身躯里流淌着逼人狂意的军官们。依然停留在房间之中先前少将已经说的清楚讨论只能在会议室的范围内。涉及到联邦绝密。身为军人的他们很自觉的遵守着规定。

    议论声渐渐响了起来讨论的重点当然集中在监控录像上。这些联邦优秀军官们。并不清楚监控录像上那两名被定义为恐怖分子的家

    何方。他们只是震惊于对方在录像中所表现出来的强力。以及。在大楼内部那近似绝望的境中。那两人所表现出来的互相信任。

    这样的人做为敌人毫无疑问是最可怕的。可如果是自己战友当中。有如此生猛的人物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周玉我们组队吧。虽然只是虚拟作战但要靠五个人。就对付录像里那两个人。实在有些困难。如果没你。我真没什么信心。”一名来自西林军区特种机甲营的军官。微笑着走到了后排。轻轻的拍了拍那名温润如玉的军官。头轻声笑着说道:“来之前周瑾可是说过。要你多照顾我。”

    周玉半年前结束了果壳工程部的全才。正式归队。从第一军事学院以高分毕业之后。如今已经成为了第一军区的一员。他参加了一周前的反恐演习。参谋部的分排在第二。所以被国防部留了下来。当作重点培养对像。今天面对着如此困难的一个课题。有优秀战术指挥能的他。自然成为了组队的第一人选。

    他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他了那名西林军官的求。几个刚刚走到后排的军官不由皱了皱眉头。有些失望的转身离开。此次演习参谋本部分最高的是一姓袁的军官。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名姓袁的军官并没有来到作训基。此时排名第二的周玉又被西林军区抢走了。这些军官的心中难免有失望。

    便在此时。座位中一个虎熊腰。气势逼人的军官忽然站起身业。不屑说道:“依我看来。就算这段录像是真的。作训基的的这个课题也很没意思。那两个恐怖分子就算再强。我们随便搞台老式的m37机甲过来。也能把他们碾成肉沫。”

    此言一出。并意外的获了某些官的认同。毕竟这是一个金属与机械力量的年代。录像中那两个人战斗能力再强。们所使用的武器也属于联邦军方常规武器中的精良装备。然而面对着军队强悍的装甲力量。似乎也不怎么值的注意。

    听到机甲个字。低头正在抄写题的周玉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双向来平静温和的眼眸里。难的出现了追忆感慨。在这一刻想到了旧月基的。卡琪峰顶。站在悬崖上迎风飘摇的小白花机甲和机甲里的那个家伙。

    周玉望着座位中间那骄傲的家。忍不住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如果这个家伙知道他并不在眼里的对象。操控机甲可以战胜费城李家那个疯子。还会-倚仗自己特种机甲机师的身份。那段录像表示不屑……

    都林园。

    邹郁今天没有选择坐在竹居。虽然很喜欢那里的流水。水上的浮叶。窗外的白山夜灯她也很喜欢以往和许乐一起坐在竹居里闪聊时的气氛但今天她要谈的事情很重要。所以她选择了林园里最安全的一个包间。

    大概也只有在林园这种的方。在林半这种人的眼皮子底下。她才不用担心。今天要讨论事情。会被联邦政府军方。或者是那位她一直敬畏的夫人所听到。

    “你知道我现在在里的日并不怎么好过。我不是大哥。我没有实职。我-年的分红打基金后。能自主掌握的资金不过一千万。”

    桌旁那位穿着名贵对襟正装的男士一脸阴沉。往日里被这丝阴遮掩着的卓而不群。早已被这几个月来的心力交瘁所替待。

    邹郁看着鱼缸里缓缓游动的两条青龙鱼。产后身材恢复极快的她。今日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服。丝毫没有俗意。反而因为她眉宇间的那丝冷酷之色。而被冲的格外清丽不可方物。

    “铁算利家二号继承人。就算你马上要被剥夺继承权。但我想你这些年手里应该还是存了一些什么。她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利孝通。说道:“你已经在他身上投了半个亿。如果他就这么死了。或者永远被关在那个没有人知道的方。你人生这笔最大的投资就会永远失败。既然如此。你还不如赌一。”

    “这是什么层面的戏。你应该我更清楚。这不是金钱能够挥作用的的方。除非那个层面上的大人物们自己有所想。”利孝通看着桌上的美食。却是无心举筷。低声说道:“虽然你父亲已经坐上了国防部长的位置。但你在人面前说话的力度却是越来越小。”

    邹郁坐回座位。轻垂眼帘。秀丽的容颜上闪过一抹冷意:“我就是知道上面已经开始动了。找你帮帮忙。前天作训基里放了一段录像。我总觉。这代表军方某些大想试探什么。”……

    (做人失败在于。的这么胖。身体却像林妹妹一样禁不的风雨。今儿被大庆的风一吹。不是形容。是真的被冻成了冰棍。往市买了棉鞋手套帽子围巾。双手合什。在家里歇了好阵。才暖过来。其实或许并没有那么冷。是心态题?

    这是第三卷的开篇。我想尽可能的把心态平稳一下。舒缓着进入。好好的思考。认真的书写。不负大家订阅所花的钞票。

    另:这个。还真是请大家投几张月票支持一下吧。拱手拱手。要票要到后面去了。脸有些烫。不是烧。是心态。是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