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三十章 暴风雨中的新生

    雨点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打在河西州郊区的大叶秋林之上,啪啪作响,就像是远古战场上的战鼓,响着令人亢奋的节奏,催促着人们勇敢地前进,前进,再前进。

    早已湿透的秋林内,雨水打湿了所有的树干枯叶,也打湿了许乐的身体。盯着手镯里像小星星一样的芯片,少年心里浮现出无比复杂的情绪。

    一旦换上了全新的芯片,便代表着完全未知的将来,完全崭新的人生,与过往的一切全部割裂,再也没有什么朋友,亲人——当然,他以前也没有亲人,朋友也不多——然而河西州的咖啡,河西州的啤酒,河西州的钟楼街,河西州的姑娘,矿坑里的操作间,香兰大道的修理铺,州立大学的图书馆,还有这一成不变昏暗的天空,所有一切一切的记忆,就要这样告别?

    许乐的手指不停地颤抖着,他知道一旦将那根细如丝的金属线刺入自己的颈后,所有的一切都会生改变,也许将是好的,也许将是极为不好的,谁知道呢?

    面临着人生最困难又最容易的选择,许乐以不符合他年龄的沉稳,只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便下了决心,因为在雨中渐渐黯淡的蓝光在提醒他,联邦的电子监控再过一会儿就会找到自己,如果想活下去,想自由地活下去,那么他必须不再是许乐。

    狠狠地抹去脸上不停淌下的雨水,出灰尘下干净的皮肤,许乐低声碎碎念了几句什么,眼神里的情绪越来越平静,那双手也不再颤抖,异常稳定地抽出手镯里的金属丝,对准着自己的后颈缓缓刺了下去。

    关于怎样换取芯片,手镯上先前弹出的微弱光幕已经教给了许乐,然而此时少年的行为,毕竟是他的认知当中异常可怕和荒谬的事情,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伪造人体芯片,可以躲过第一宪章的光辉笼罩——他没有多大的信心,他的手依然不抖,只是显得格外缓慢。

    这便是机修师封余最欣赏他的地方,对金属机械芯片有一种天然的掌控力,更关键的是无论处于怎样艰险的情况下,这个少年总能保持着平静,哪怕是表面的平静。

    在没有相关仪器帮助的情况下,替自己换取体内的芯片,必须有一双世间最稳定的手和一颗最稳定的心,恰好这两样许乐都拥有,纵使他疲惫到随时可能睡去,饥饿到眼神有些焕散,悲伤到眼圈在雨水的冲涮下依然是红的,可他的手依然稳定。或许正是因为封余相信这个少年的能力,才会将如此珍贵的遗产交付给他。

    极细的金属线稳定地停留在离皮肤0.5mm的地方,秋林里的雨水极为识趣地擦着金属丝离开,没有干扰这一项没有人知道,却足以震惊整个联邦的工作。

    便在此时,奇异的事情生了,原本一丝不颤的金属丝锋利的尖端,忽然像是嗅到了某种极为甜美幸福的桃源味道,颤抖起来!

    金属丝的尖端在极小的范围内快地颤抖震动着,度越来越快,快到肉眼根本看不见,快到风雨根本打不到,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停地寻找着,用附着在上面的微小电荷为能量源泉不停地寻找着,在许乐裸的颈部肌肤上寻找着……许乐的颈后出现了一层小疙搭,因紧张而起,任由雨水冲涮着,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嘀的一声轻响,一直快颤动的金属丝尖端,忽然进入了绝对的静止状态!

    金属丝保持着奇怪的弯曲状态,尖端对准了许乐颈后一处肌肤,在风雨中的静止状态下,蓝色的微弱电流开始蕴积,就像是一把锋利至极的剑,只待出鞘!

    一道电光照亮了风雨中漆黑的郊区天空,咔嚓一声,雷声轰隆传遍整个天地。如光蛇一般的闪电在空中刻出了妖异的痕迹,也将秋林里略微照的明亮了一些,就在这瞬间的光亮中,那个跪在雨中的少年身影忽然一僵。

    金属丝嗤的一声自动延长三cm,轻松地刺进了许乐的后颈,紧接着金属丝开始拼命地颤抖,就像是一柄剑,正在努力突破盔甲的防御,又像是一只闪电出击的毒蛇,正噬咬着猎物,不停灌输着毒液,想要给目标最后致命的一击!

    如果此时有人在场,一定会现那个跪在风雨中的少年身影在僵硬之后,开始痛苦地颤抖,也一定会现少年颈后的那片肌肤似乎变得透明起来,幽蓝色的电流正在他的颈椎处不停地游窜,挣扎。

    风雨中的秋林,忽然多出了一丝微焦的味道,许乐并不大的眼睛,痛苦的圆睁着,面容看上去异常恐怖,他感到体内无比的灼热,尤其是颈后传来的疼痛更是令他痛不欲生,但偏偏那股微弱的电流,却不停地从金属丝上输入体内,直接连通了他的神经系统,让他清醒地承受着这种难忍的折磨。

    快些结束吧,失败了也无所谓,一直以来像块石头般诚恳坚毅的少年许乐,在这一刻终于忍受不住了,他觉得身体里的血液似乎都快要沸腾了,口舌无比干渴,整个人似乎就被闪电击中一般痛苦。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后颈似乎响起了某种声音,就像是他最熟悉的电路芯片集合成功的声音,又像是宝剑再次入鞘。

    暴风雨打在秋林,湿了天地,许乐瘦削的身影痛苦的颤抖,手指无力地离开了金属丝,整个人跪在了雨中的林地上,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和感受,让他的身体弓了起来,然后仰面而起,对着天穹降下的暴雨痛苦地嘶喊了起来!

    雨水打在他的脸庞上,无比生痛,滑落到了他的身体,他跪在雨中,却依然觉得浑身痛苦灼热,在心中有些茫然地对着黑色的天穹祈祷道: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然后他脑子一空,颓然无力地侧翻了过去,摔倒在满地的雨水污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