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八章 麦德林之死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三十八章麦德林之死

    随沈裕林教授多日。许乐的理论物理这方面依然是作为一名实践经验无比丰富工程人员。于非弹性霍克律的了解和使用。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驳接成系统。让安屋外层透明材料档板愈牢固。用子在上面强行描绘出受力点均衡的线条。最后在那个结合部位施以重力。如此方能一击成功。

    有理论敢实践并不难。关键是要有实施它的手段与能力。砸碎万恶的安全屋。最关键的便是许乐最后那一拳头的买卖。这一拳太狠。太重。就像是重型拆卸机上悬挂的大钢。呼啸着擂了过去。

    再坚固的安全屋设计。大从没有想过。会有人的身体能够爆出这种重型机械的力量。于是在乐的拳头面前。明的玻璃门滋滋裂开。微白的裂痕就像蜘蛛网一样四散。然后碎裂成乱七八糟的后现代图面。最后便成无数破碎的脆玻璃。丁丁当当落了下来。

    如千堆雪堆积于二人之间……

    如此非人类的力量一击。许乐的右手腕毫不意外的喀喇一声折断。他的脸色苍白。眯着的眼眸却是异常明亮。没有一丝痛楚与犹豫。向着门里走了过去。

    军靴踩在千堆玻璃雪上。簌簌作响。

    就在玻璃门裂的那一瞬间。麦德林议员那双平静如湖的眼眸。也随之片片碎裂那些宁光泽黯淡一瞬。四处散。因身前他所不可想象的异状以及逼近前的死亡。消失于苍老疲惫的黑色眼瞳中。

    男孩儿在瑰河畔心怡的女孩儿求爱那一刻他的心里大概会想到电影里的同行者。那大鼻子或小鼻子的情圣来为自己加油。参加高中联考的年轻人们。一定会想无数优秀的前代师兄或是学校最牛的作弊高手来为自气。西林前线坑道最后一名军人抱着集束炸弹。悍不畏死的冲向身前密密麻麻的帝国战车时。肯定会想到很多英雄人物。比如李匹夫。见义勇为者。想想以前见义勇为的人。奋不顾身者或许却没有时间想太多的东西。

    人们在做某件大事之。总是习性的要用很多精神上的事情来提升自己的勇气或是信。许乐也是一个常人。他也不例外。然而当他踩过玻璃雪。来到麦德林议员身前的候。他却什么没有想。

    三有青年许乐。没有想面前的麦林看上去已经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那老态龙钟愕然绝望的神情就像任何一个值的同情的家伙般让人心里颤他没有想自杀死对方会造成什么后果没有想这也是一条人命。

    他盯了这个人整整一。本有些惫。想要放弃然而宪章广场上那些小孩子死后的图画。却又让他重新把这念头拾了回来。或许是在那张雪后的长椅上想了太久。所以他今天什么都没有想。也不用想。背着旅行包便杀进了包围重重的基金会大楼。一直杀到了这个老人的面前。

    有的人想的太多。的太少乐是想好之后便会去做。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他此时甚至不知道麦德林的真实身份他这个小人物的所作所为对于个联邦来说。将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他用左手举起了枪。然后抠动了扳机。

    入楼后的一切本来都是按照计划走。只是中间了一个极大的问题。但从许乐处理安全屋一事来看。拥有了足够报的前提下。他是一个很冷静。很能做出翔尽计划的人物。所以此时他确信自己的枪里还有一颗子弹。最后一颗子弹。

    然后这一枪却没有响。第七小组库里的彪悍枪械。终于第一次出现了问题。却出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许乐含糊不的咕哝了一句什么唇角的鲜血正在淌。将手中的枪扔到了的上。

    在这一刻。麦德林议员已将涣散眼神迅疾合拢。重现光彩。他这一生经历的生间太多。但哪一刻也没有先前许乐对着他眉心抠动扳机时。更加惊心动魄。只是当这一刻消失。老辣而心神强硬的麦德林。准备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他并没有试图掏出袋里的枪进行射击。因为先前生的一幕幕。让他很清楚。面前这个小眼睛男人。在这些方面拥有强大不可匹敌的恐怖实力-

    林伸出一直握在手中的那只。递到了许乐的面前。沙哑着声音说道:“我想。你应很需要这个”

    直至此时。麦德林议员还在思考这个叫许乐的人。为什么要来杀自己。如果是为了那个叫张小萌的女孩儿报仇。可是张小萌并没有死。这位老辣的议员怎么也没有想到。许乐杀他只是为了某些在他看来。在联邦大人物看来。很不的一提的旧。比如临海。比如演唱会。

    他总以为许乐侵入基金会大楼。要杀自己是有别的原因。有某种大利益关联。或许他是代表了夫人的意志。或许他与青龙山里那些家伙有什么纠

    所以麦德林递过去己的笔。准备用沙哑的声音开始谈判。

    许乐看着递到自己笔。心头微感愕然。暗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自己此时要杀他。他还想着给自己找一个趁手的家伙?面对死亡如此平静。如此风轻云淡。虽则这位议员是个不可饶恕的家伙。可依然让他生出了些许感慨。

    谁也不知道。就连后联邦的历史书也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一个误会。

    许乐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稳住自己的心情。他取过了那只笔。然后沉默着刺了下去。

    黑色的名贵水前端是坚硬的合金尖头。在空中画了一道幽黑的光芒。就像是东林孤儿们在泥的上玩耍的小刀一样。噗的一声刺进了麦德林的脖子。

    然后拔了出。

    麦德林没丝毫反应直到脖颈上那道血水喷射了墙壁上。啪啪作响。他才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

    他皱着眉头。捂着脖子:喷射血液的创口。瞪着许乐。想要说些什么。却什无法再说出来。往后走了两步被椅子绊倒。哗啦一声坐到了的上。

    鲜血从他苍白枯干的手指缝间停的流出来。这位老议员痛苦的皱着眉头。嗬嗬的呼吸着最后几口空气。瞪着眼睛。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望着许乐。最后抽了几下。断绝了呼吸。

    在麦德林死亡的过程中。许乐一沉默的盯着他盯着他的脸他的眼。他脖上用力捂着创口的手指以及指间渗出的那些血水。随着指间渗出的血越来越少越来越浓。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时候似乎才有空余时间些什么。看着眼前的人慢慢死亡。许乐想到了临海州体育馆那些美丽的验女士。那些女孩儿在他的身后窃窃私语。议论这样一个学生怎么能够坐进最豪华的包厢。这些女孩儿有的人后来变成了尸体就在许乐带之源逃亡的上曾经亲看到。他又想到了环山四州那场演唱会。想到那些才七岁便已经死去的孩子以及孩子们些死亡沉睡时依然天真稚嫩的脸。还有他们的亲人家人。宪章广场上些廖廖可数的人。

    许乐一直看着麦德林死亡。他的左眼此时可以见到鬼。左眼虚拟光图中。一直飘浮在麦德林头顶那串公民编号。就像是先前那道门一样。碎去然后消散。直到看到这一幕。确认了麦德林的死亡。他才低头。轻轻的做了一次呼吸。

    呼吸。呼吸没有你的空气。

    这空气是多么的新鲜。

    然而就像一个一直满了气的气球。一口浊气吐出。冥思苦想不能眠的目标达到。许乐的精神不禁微感惘然。刹那间。那些被他的强悍意志压下来的伤势。全面爆了出来。

    他中了很多弹。虽然硬陶防弹衣护住了大部分的要害部位。但一路流血而来。早已虚弱到了极点。先前被他遗忘的折断的右手腕。也开始传来阵阵剧痛。

    许乐艰难的移动着酸涩痛楚生硬身体。靠着旁边的墙壁。缓缓的坐了下来……

    遥远的s1星球都特区。人=人海的议会山。参加总就式的人们。激动的看着石阶上那个面色黝黑的总统先生。尔总统的演讲已经进入到了尾声。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辞句。那些铿锵有力的话语。那些并没有太多繁复辞藻。却格外有力量的承诺。就像是无数钟声。击打在这些对联邦新一届政府寄予了无穷希望的公民心头。

    观礼台上的宾客们带微笑。恭敬而礼貌的注视着正挥舞着手臂的帕布尔总统。心里面想的事情。却与这庄重的就职大典完全不相同。

    宪章局老局长缓缓的关上了手中的电话。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个消息。苍老的唇边浮现了一丝微笑。笑容里饱含了无尽的轻松。

    麦德林死了……

    (死真好。以后还要给麦德文字。从一开始设计的时候。便是要让许乐用笔杀死麦德林。所以只好安排最后一颗子弹出问题。之所如此。是觉着麦德林这种人或许不会亲自做什么。但只用命令构陷之类。便能害人不少。从骨子里说。不是刀笔吏。亦似。所以死在笔下比较合适。那一段还想说明一点。很多事情是可以谈判讲条件的。很多人都会这样认为。但许乐却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比较直接。

    原以为要到九点才能写出这章。好在情绪是顺的。虽然身体蛮差。提前很多写出来了。这时候去吃饭。然后多穿衣服保暖。话说大庆才是十月下。温度却是我平生未曾经历过低温。还是很久以前那句老话。中国太大。南北差异太大。联邦也很。里面的人也是有差异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