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六章

    着宇宙间的距离,千山万水的阻碍,许乐也毫不迟来,结果到了最后时刻,却被一道看上去很薄脆的玻璃门挡住了前进的脚步,最后那一步。这天与地都遮不住他的眼,这眼前的玻璃落地门无比透亮,却在他的心上蒙上了一层灰霾。

    连续的射击在平滑的玻璃门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但玻璃门却没有丝裂的征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竟是如此的结实。

    许乐与麦德林隔着这层玻璃平静互视,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相见,一见却便要生死必分。

    这是一间安全屋,联邦真正政治要人官邸之中,往往会设计这样一个最后避难之所,但大部分安全屋的设计都是高强度合金为主,很少有人会选用聚合材质的透明材料,这是不是代表这间安全屋的主人在心理方面有某些怪异?

    据说都特区那间白色的总统官邸内,也有这样一个安全屋,那间安全屋拥有独立的维生循环系统,无比强悍的防御能力,可以正面抵挡大气层外的战舰主炮射击,或者是近处的强爆炸,还可以保证藏在安全屋中的总统阁下,可以孤独的安全生活七天时间。

    基金会大楼内麦德林议员的安全屋,应该不会比那间更强大,但如果没有强大的重火力攻击,一般的刺客杀手,却也是永远没有办法踏进一步。

    踏过千山万水尸血而至,乐才来到了麦德林议员的面前,难道就要被这一层玻离给挡住?

    这是他第一现实当中看到麦德林,但此时他没有去注视玻璃后方这位老政治家的风度或是狼狈的最后景象,只是扫了一眼,便走到了玻璃门旁边,将军刺狠狠地扎入了墙纸之中。

    喀喇一声响,乐撬开了安全屋的总成控制系统,那双染着血的手,开始闪动起来,快地分离盒中的数据线与电源线,然后开始进行驳接,他进行的如此专心致志,以致于没有听见大楼后方越来越清晰地枪声。

    玻璃门后方的麦德看着这一幕,缓缓地眯上了眼睛,他不认识外面这个杀手,但对于这个年轻男人的脸却无比熟悉,对方便是那个叫做许乐的小人物。

    “虽然你是名很天才地工程师。但不要奢望能够从外面打开安全屋。”

    麦德林安静地看着沉默操作地许乐。从安全屋角落里地通话系统里传了出来。声音微微有些变形。

    许乐没有理会他在说些什么。依然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地工作。单枪匹马杀进基金会大楼。事先他从青龙山那边拿到了足够地情报。自然不会忘记这间安全屋。

    虽然突进地度比计划中慢了许多。让麦德林成功地躲了进去。但许乐地心中并没有绝望愤懑以至要吐血地感觉。他已经做了充分地准备。

    ……

    ……

    “我一直很好奇,是谁会来杀,但我真没想到,居然就是你一个人。”

    玻璃门内的麦德林议员轻轻抚摩着手中地一只笔,叹息了一声。

    他这一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间的挣扎,无论是当年对帝国的远征作战,还是青龙山**军内部的肃清行动,还是后来在山中的游击战,如果不是冥冥中有某种天意在庇护他,他相信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玻璃门外的许乐没有理他,依然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麦德林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对于这个冷静到了极点的家伙,竟生出了些许欣赏之意。当然更多的还是淡淡的不安与愤怒。

    今日s1那边在举行总统就职仪式,麦德林作为一个没有任何世家基础地政治家,用了自己人生一大半的时间,走了一条曲线道路,就是为了能够登上总统的位置。

    是的,就是副总统,因为副总统兼任联邦管理委员会议长一职,也只有联邦管理委员会才能真正地接近那个神秘的宪章局。

    麦德林的眼睛眯了起来,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年来的事情,当初如果没有那一趟百慕大之行,或许自己还是一个在联邦人看来热血正直的退伍军人,然而天命终究是天命,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情。

    他也并不认为自己失败了,他相信在宇宙的历史中,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加成功,虽然没有能够登上联邦最巅峰地政治王座,但在联邦里经营了这么,他已经获得了很多年前那个人请求他帮助获得的东西。

    麦德林眯着眼睛看着门外沉默忙碌的许乐,知道对方根本无法进来,只要大楼内部的后援力量,或者是联邦政府的军队赶了过来,自己必然是安全地。

    然而他也没有太多的劫后余生地喜悦,因为在原定的计划中,他本应该趁着都总统就职仪式召开地时间,远赴西林看望前线军人,然后安静地消失于宇宙之中。

    这一切却都被玻璃门外这个小眼睛男人强行拖延了来。想到这一点,麦德林议员的唇角泛起一丝自嘲地笑容,整个宇宙都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看透自己,如果说是联邦现了自己的秘密,如果是宪章局现了自己的秘密,或许他还能接受一些,可是很明显,玻璃门外的许乐什么都不知道……

    用

    完成的使命,却要毁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年轻人的冲动之中,麦德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花白的头,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门外的许乐似乎听到了对方心里的这一声叹息,他低着头认真地进着自己的工作,忽然开口问道:“有件事情一直想当面问你。”

    说来奇妙,壮烈冷酷的刺客,老谋深算的目标,却因为一道玻璃门的隔阻,而拥有了暂时的和平,还可以进行一番事先极难想像的对话。

    麦德林微笑望着他:“请问。”

    许乐低头快地进行驳接,没有抬起头来,问道:“临海州和演唱会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虽然无数地证早已证明了麦德林才是幕后那个冷血恐怖的黑手,但许乐总想要当面问一下这个人。

    “是。”

    麦德林自底层爬起,能够联邦内获得无数下层民众的支持,能够在政府与**军之间精彩行走,还能够获得无数联邦上层的帮助,能够让张小萌这样的人誓死跟从,他必然有其非常优秀的一面,有他独到的人格魅力。

    所以当许乐样问时,麦德林想也未想便微笑着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许乐依然低,问道:“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玻璃门后地麦德林到这句显得很天真幼稚的话后,却奇怪的沉默了起来,他想到了自幼生长的工厂与那些伙伴,想到了当年一同浴血的战友,但紧接着他又想到了这些年来地内心难言的孤独感与那份崇高的使命感。

    身周竟是他人,这是何等样不堪人生。

    “良心,就是我们意识到自己内心道德庭的存在。看脚下的星球,它依然在转动。”玻璃门旁传来了麦德林议员微有些变调的声音,“我所作所为,符合我自己内心的道德法庭。”

    ……

    ……

    听到这句话,许乐不再说什么,沉默地安全屋的总成系统进行完驳接,举起了手腕,对着手表轻声说道:“能听到吗?”

    安全屋密码破解需要强大的计算平台,在计划中,这个任务本应属于山顶那个高级工作台,操作工作台地人则应该是白玉兰。

    耳机里没有传来白秘书轻声细语却令人心安的回答声,许乐的心渐渐冰冷起来,突击过程的后期,山顶的白玉兰便消失了——他并不认为在最关键的时刻,白秘书出卖了自己,因为要出卖自己,白玉兰事先就拥有极好的机会——许乐只是担心山顶上的白玉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工作台进行远程解码,怎样能够打开安全屋?许乐本应在驳接之前就确认这一,不然就等于是在浪费时间。但很奇怪的是,他似乎并没有这种认知,而是直接重新联通了总成系统。

    嘀的一声轻响,安全屋外地玻璃门八个暗扣全部锁死,比先前更加坚固难破。

    他拖着伤腿回到了玻璃门前,举起了手枪,眯着眼睛瞄准玻璃门上子弹留下的那个圆圈,再次抠动了扳机。

    他的心情有些沉重,有些焦虑。

    看着面前玻璃门上绽放的枪花,麦德林的眼睛一眨不眨,他对面前地玻璃门很有信心,只是已经到了此时,后援力量还没有来,第二军区的人没有来,直升机没有来,远处空港里地飞船还在等着他,自己今天能够登上不要船票的飞船吗?

    他地心情也有些沉重,有些焦虑。

    ……

    ……

    不知多少光年之外,在那个联邦之外的星域中,有一个人地心情比处于生死之间的许乐及麦德林更加沉重,更加焦虑。

    联邦七大家第二代里最顶尖的人物,最出名的叛逆,一句话便能破除两大家族联姻的林半山,此时正一脸忧郁望着玻璃窗的外面,玻璃窗上反射出他那张微瘦冷漠的脸,与窗外百慕大第一行政星的街景重叠,显得有些变幻莫测。

    百慕大星域的生存环境比联邦那边要险恶许多,纵使是第一行政星球,四季的分明也多了些严酷的感觉,比如此时窗外的深冬,温度竟已经是降到了零下三十度,那些本来应该在街停游走的走私商人们,也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老巢,或者是太空船中。

    林半山此时本应该在南科州,与他最亲信的臂膀张小花一边吃肉喝酒,一边看着总统就职仪式微笑不语,但早在数十天之前,他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联邦,孤身来到了百慕大。

    被夫人品评为在乱世可为枭雄的他,如此轻易地离开自己的根基,自己的下属,冒着风险秘密来到此地,自然是有大事要办。多年前他也曾经这样孤身来到鱼龙混杂,危险重重的百慕大,并且在这一片乱土中打下了自己的江山,这数十天里,他便是要靠当年打下的基业,将数十年前那件疑案查清楚。

    纵使是林半山,想到那件,也不禁有些难抑心头沉重与焦虑,他站在窗前,等着审讯的结果,如刀削一般地双肩,竟也有些不堪重负的感觉。

    回头向着自己的办公桌上走去,一天一夜都没有关闭的光屏上,在不断循环播放着一段录像。录像的年代明显已经极为久远,画当的

    清,百慕大不像联邦有宪章光辉的加持,没有中央电的数据库做支撑,要找到这份很多年前的录像,不得不说林半山果非常人。

    林半山坐在椅上,眯着眼睛看着录像,一动不动。录像中,那位德高望重地老议员,当年还只是一名刚刚退伍不久的年轻人,而与他行谈话的两个人,一个人是个年轻的胖子,另一个人面容清秀,却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像是带着面具一般。

    光屏上出现了一个即时生成地档案,林半山捏了捏疲惫的眉心,点开了档案。

    档案里是专业的唇语分析专家分析后的结果,林半山看着档案中那些对话,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一道冷厉到了极点的寒意现于眼眸之中。

    “晚蝎,加里走廊……”林半山喃喃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名词,确定了一些什么,霍然起身,推开身后的书柜,走入了秘室之中,对那名机要秘书冷声说道:“连通宪章局。”

    机要秘书点了头,一边进行操作,一边回答道:“同步需要七分钟的时间。”

    “不要管什么同步!”林半山声斥道:“马上!”

    无论是当年联邦地下社会里快意恩仇,还是周游于宇宙之间长袖善舞,这位联邦最出名的浪子,在对待下属与伙伴时,总是那样的平静。

    尤其是这间间里的几个人,跟随他已经很多年了,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表现地如此慎重,没有人再敢说什么,快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与遥远的联邦宪章局进行信息驳接。

    密室另一角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浑身透着股阴寒味道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中年人的脸色苍白,拿着块手帕正在擦拭着手中的血水。

    在那扇门自动关闭之前,隐约能看到门后的椅子上躲着一个人,那个人身形极胖,头花白,看苍老的容颜似乎与先前林半山一直关注录像中那个胖子有些相似,只是此时这位年老的胖子浑身都是鲜血,无力垂在椅畔地双手看上去就像是被剥了皮的柳树枝,也不知道受了多少残酷的刑罚。

    “他招了。”黑衣中年人走到林半山的身,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健康地红晕,声音微颤兴奋说道。

    这个黑衣中年人是当年与张小花一道来到林半山身边的,林半山对这个伙伴极为信任,他更清楚自己这个伙伴下属,平生最喜欢地便是那残忍逼供之事,但今天逼供出来的结果,竟连他都开始感到兴奋与紧张,林半山想到马上便要揭晓地那个答案,眼瞳不禁微微缩了起来。

    黑衣中年人压低声音幽幽说道:“录像里另一个人,当年是帝国的诺顿亲王。”

    纵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纵使林半山大概是联邦里第一个对麦德林产生怀疑地厉害人物,此时听到了这个名字,确认了苦苦追寻很久的谜底,他那如山峰一般的身体依然止不住地微微颤了一下。

    诺顿亲王,如今的帝国皇帝陛下!

    ……

    ……

    与宪章局的信息驳接已经完成,密室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退了出去,包括那名穿着黑色的苍白中年男子也是一样。林半山站在光屏之前,看着光屏上一动不动的画像,沉声说道:“信息没有同步,你只用听着就。”

    “三十七宪历二十七年,麦德林父亲死了,他获得了一笔资助,进入了都大学历史经济学院。”林半山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说道:“中央电脑从这笔资助查到了百慕大这边,所以你们请我过来帮你们。”

    “我现在没有证据指证麦德林什么,但我可以确定,宪历二十七年春天,麦德林到过百慕大,在海盗头目的安排下,见了一个人,那个人有可能是帝国当的诺顿亲王。”

    “也就是如今的帝国皇帝陛下,我无法知道一位皇帝陛下,为什么要冒险来百慕大,要知道当年的麦德林只是一个小人物。”

    “但如今的麦德林却是大人物。”林半山低头说道:“他在联邦与**军里经营了这么多年,我担心晚蝎星云和加里走廊两个空间通道的座标……”

    “我们要保护的东西,应该还在他的手上,在联邦内部,他没有办法把这些东西送走,年来,他一次都没有出过联邦。”

    林半山抬起头来,望着一动不动的光屏,斩钉截铁,充满杀意地说道:“我的建议是,不需要证据……找到麦德林,杀死麦德林。”

    “我最后提醒你们,这件事情和政治无关,只和联邦有关。”他沉着脸说完这句话,然后关掉了光屏,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准备一下,马上回联邦。”林半山忧郁地说道,为联邦七大家里最顶尖的人才,他比谁都清楚联邦政治的迂腐险恶,他很担心麦德林这个拥有十足政治智慧的敌人,会利用联邦上层的这种历史惯性,而寻找到一条可以利用的缝隙。

    联邦的安危,系于麦德林一身,更准确地说,此时是系在玻璃门外许乐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