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四章 白云深处,牧童杀人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三十四章白云深处。牧童杀人

    两年多前的那个秋天。封余大叔将那个手镯套在了许乐的。从那时起。便有很多奇妙的事情生在他的身上。他换了颈后的芯片。他在昏迷中进入黑梦。在梦中见到了那个伟大而恐怖的存在。那个存在并没有抹去他的存在。反而一直沉默的关注着他。并且在争夺实验室数据的关键时刻。帮了他一把。

    散宪章光辉的联邦中央电脑。了唤醒昏睡中的他。曾经向他的大脑中灌入了无数复杂而先进的结构图纸。也正是依靠这些图纸。许乐才能够进入果壳机动公司。并且在联邦新式mx机甲的研制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许乐曾经无数次的扪心自问。像这种才有的离奇遭遇。谁都不曾幻想过的故事情节。为什么会生在自己的身上?起始他惶然惊恐。担心联邦中央电脑会认出自己逃犯的身份。时刻扑杀自己。后来他开始麻木茫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对待身周事物及人的那种勇气与直接。大概也与这种绝对的不安全感有关。再后来这些时间段中。他已经习惯了那个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黑梦。那个极有礼貌的老东西语调平直的话语。他隐隐捕到了一点什么。

    不知道基于怎样的原因。联邦社会的基石。遍布宇宙的宪章光辉。似乎并不愿意自己死去。至少现在不能死。于是在他前来s2他人生最生猛的一件大事前他鼓起勇气开始主动联系黑梦的那头。

    黑梦那头对他有反应。却没有结果。一直到他进入基金会大楼内部在枪林弹雨间仓皇命。直至死亡将要露出狰狞时。那个伟大的存在。才再一次出现在他脑中。他的眼前他的身边。并且一出现便给了他无穷的震惊。

    眼眸里出现的那些建结构图并不能让许乐感到震惊。联邦中央电脑数据库里。拥有这个世界所有的细节。而且他早已经习惯了眼中生花的场景。以往那些更加繁复的结构图设计也是这样突兀的出现在眼前。现在的他自然明白这并不是自的了癫。也不是颈后芯片里的生物电流紊乱。而是那台无所不能的联邦中央电脑。在向自己输入数据。

    令他震惊的是建结构图中的那些光点。以及光点上面一长串的公民编号。每一个光点代表着建筑里的一个人。如果视线集中在上面。那个光点变更加清晰。出人类身体的轮廓。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所处的方位所做的动作。

    从这个细可以判断出。联邦中央电脑不仅通过片定位。将房间内所有人的具体方位标注了出来。而且还直接利用最高权限接管了基金会内部的监控网络!

    味着什么?这味着此时许乐。可以通过自己的双眼。清晰的掌握身边环境里的每一个细节!

    东三区办公区内尽是浓雾阵阵。可视程度降到最低。就算用军队配置的红外线热感成像仪。怕也无法快的分辩敌我。而此时他眼眸中那张可以随意变换视结的建筑结构图与那些代表着敌人的光点却像是给了他一双可以看穿烟雾。甚至是看穿墙壁与伪装的双眼。

    在联邦的世界里。没有人能够脱宪章的光辉。而此时宪章的光辉沐浴在许乐的身上。他就像是多了一双全知全能。从太空之上俯瞰人间。能够捕捉一切细节。一切目标神眼!

    许乐的身体感到一寒冷与无比杂的燥热。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情绪。在他的心里交织。他本应无比兴奋。因为他拥有了宇宙的人绝对无法拥有的视角与能力。但他却又感到无穷的恐惧。联邦中央电脑为什么会赐予自己如此恐怖的权限能力。这件事情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拥有一双看穿一切。掌一切的双眼的自己。还能算是人吗?

    生死存亡之际。即便寒冷与恐惧也不过刹那便消亡。宪章光辉的加持。有了这样一双看穿一切的双眼。他现在或许可以不用死。可以把现在手头的事情做完。

    想到这点。许乐浑身热。脸色苍白。眯着的眼睛里双瞳微缩。盯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烟雾。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在重重烟雾中。他站了起来。悄无声息的缓缓脱掉自己的鞋子。踩着满的碎屑。向着烟雾深处。行走了一。

    看穿一切障碍。看穿这天与的的。并不是他的双眼。而是他左眼里的那幅三维图。随着他的细微动作。左眼眸上浮现的那幅图随之做着视角上的细微调整。虚拟的结构图与现的周遭环境完美的保持着一致。

    能够做到即时的数同步与场景再现。大抵也只有无所不在。不能的联邦中央电脑能够做到吧?

    左眼眸中清楚的显着敌人的人数与他们所处的位置。甚至连他们的动作也显示的清清楚。许乐眯着眼睛。将一只手插回腰上。双手平端长匣手枪。缓缓动。瞄准了烟雾深处某一个点。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的人不知道彼此的方位。极有军事素养的没有胡乱开枪。而是沉默的掐死了所有的通道。等待着烟雾散去的那一刹那。基金会的安全人员们。绝对想不到此时许乐已经站了起来。

    许乐沉默的瞄准着烟雾深处。冰冷的枪口指向是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楚。然而他的左眼眸中。那里却是一个清晰的不能再清晰的光点虚拟人体。那个端一把长枪。惕的半靠在墙壁的一角。

    许乐抠动了手中的扳机。手腕微一颤。枪管出一声极为低沉的声子弹向着烟雾深处射了过去!

    四周依然有水泥碎块与塑料隔断碎片掉落的声音。有细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上方灯管的光芒无法穿透浓郁的烟雾十分模糊。经过消声后的枪声。在这种险恶的环境里。极难引起人的注意。

    子弹射入烟雾深处。便像是泥牛海没有任何反应。眯着眼睛的许乐。却从左眼帘的光图中。清楚的看到。那个人的额头被击出了一片温暖的色彩。靠着墙壁歪着头。一动不动应该就是死了。

    死的无声无息。只有他头顶的那民编号渐渐消散。随风而去。

    许乐的眼瞳有些无助的微缩了一下。此时此景。他的心中竟是生出无助的感觉。不的不说是很奇妙的事情。

    他没有对这种类似于游戏画面的不真实感

    更多的反应。而是籍着自己强悍的粗大神经。沉默的-缓转身。将枪口指向了烟雾深处的另一个方位。

    他再次无声的抠动扳机。烟雾深处又有一个生命悄无声息的离去。

    烟雾大概还能维持两分多种的时间。东三区中还隐藏着二十几名武装分子。这些浓郁的白色烟雾看上去就像是清飘于山腰的白云。遮住了秋林的梢头。住了林间的生灵。

    这云这烟和这天。却已经无法遮住许乐的眼。他向着烟雾深处走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像是一个行走在山间白云里的赤脚牧童。

    只不过这个牧童收割的不是草。的不是牛。他收割的是生命。为的是执拗的前行。

    ……

    ……

    这是一种完全不对公平的单方面狙杀。

    在失去了耳机中玉兰的指示后许乐变成了一个瞎子。在基金会内部监控网络的跟踪下。十分狼狈甚至凄惨的不停逃遁。却像是一只被无数野猫捕捉的老鼠那般。再如何挣扎。却终究是死路一条。但此时他的双眼再次重见光明。而且所见乃是大光明。他能见身周一切。身周一切却不能见他真容。

    如云般的雾中。他赤足前行。每一次落足都格外谨慎小心。不肯出丝毫声音。纵使踩到了几块尖锐的碎片。脚心处开始流出血来。他也只是粗直的眉毛微了皱。没有丝毫反应。

    腿上受的两处枪伤也影响到他的度和步伐。凭借着人的肌肉力量与控制能力。他拖着伤腿。沉默强悍的向烟雾处走去。一路举枪视。一路沉默开枪。将那些隐藏在烟雾中。墙角处。文件柜旁的敌人一一点杀。

    烟中冷漠冷酷冷厉的狙杀与死亡。在许乐射杀六人之后。终于让东三区里其余的人感到了一丝怪异与自内心深处的骨悚然。他们并不知道有很多多同伴已经悄无声息死去。但隐隐间越来越盛的血腥味道。偶尔响起的碰触声。还有那时不时响起的轻微啾声。让他们隐隐猜到了什么。

    极富素养的武装分子。和些专门负责要人安全保卫工作的特勤局特工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现了场间的状况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内。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死寂之中的死亡逼近的感觉。选择了最危。也应该是最勇敢最有效的方法。

    在用内部通话器短暂确认了彼此方位后。东三区里的枪声在一瞬间爆开。密集的子弹再次横飞于空间之中。营织成了无数的火力织网。将所有的范围笼罩其内。

    闷哼声。惨呼声。促的通话声。安静打破之后。此的便成了嘈杂而凶险的战场。他们不再顾忌会不会造成严重的误伤。而只希望拼了自己的生命。能够将那个潜于烟雾中的恐怖入侵者击倒。

    只是一瞬间。便有好几名武装分子死伤于自己人的枪火之下。

    ……

    ……

    就在枪火再次暴烈之前。许乐通过左眼那张全能的视图。提前伏下了身体。拖着重伤的大腿。快的向着烟雾的左方钻了过去。

    他能确定这里没有敌人。而且这里有一个保险柜。他将自己的缩在保险柜的后方。低握枪。听着身前空中尖啸割而过的子弹声音。感受着四处硬物散裂的环境。保持着绝对的安静。

    左眼中的大光明。能够看到那些举枪向烟雾中射击的人影。能够看到他们瞄准的方位。所以在这片混乱和凶险的乱枪之中。竟是没有被击中但依然有几颗高子弹扫过他的身前。击溅起的面的毛毯碎片和毯下的水泥碎砾。击打的噼啪作响。

    默默的数了十秒钟。许乐抬起了一直深埋于怀中的头。眯着眼睛瞄准了身前烟雾中的某处。他用双手握着长匣手枪。以保持绝对的稳定。

    “控制通道入口!反馈情况!”烟雾中传来冷厉的声音。

    这个声音的主人将自己的身体躲在烟雾与办公桌的后面。极为小心谨慎。许乐眯着眼睛瞄准了那处。那:一片烟雾。而他的左眼却已经透过了烟雾与办公桌的隔板。准确的捕捉到了对方的位置。

    轻抠扳机。子弹穿透烟雾。又击穿了隔板。准确的命中那人的咽喉。鲜血从那人的咽喉处迸。乐的左眼上只看暖暖的色调涂染了某片区域。

    东三区再次陷入了沉默与死寂。人们的呼吸声变的沉重起来。不再刻意压抑。因为他们现。就算自己再如何躲藏。似乎那个入侵者都能找到自己的方位。并且将自己杀死。

    就在这一片死寂之中。许乐借着烟雾的掩护。向着两个出口之一。悄无声息的摸去。

    ……

    ……

    “真是见了。”

    文化艺术中心辅楼。间临时的安全指挥中心里。联邦特勤局队长面色铁青的盯着监控画面。紧握着的双拳微微颤抖。七个监控镜头。忠实的将东三区生的一。都展现在他的眼前。问题是此时他所能看到的一切。只是一片烟雾。他只能听烟雾里的枪声。和所有己方战斗人员的死亡声音。

    和平基金会毕竟不是联邦军方基的。联邦政府也不会给这座大楼安装热成像系统的权限。即便有。这位特勤局的干员也清楚。自己顶多能在烟雾中看到模糊的红黄人影。却无法分清敌我。

    那个入侵者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便在此时。他的余光看到了一个面上。东三区二号出口处的大门闪了闪。一个穿着警卫服装。左腿受了重伤的家伙。缓缓的走了出来。

    虽然这个家伙没有背着那个旅行包。但特勤局队长依然一眼就认了。他的眼瞳微缩。对方既然从烟雾中走了出来。那烟雾里的那些人?

    “目标在二号出口。”他强行压下心头的寒冷与惊恐。盯着画面上的许乐。快出指令。“在走廊前口堵过来。从侧方包抄。”

    然后这位特勤局的长便看到了一个令他惊恐了很多年的画面。

    画面中那个入侵者乎像是能够听到自己的指令。就在走廊那处转过了身体。举起了手枪。瞄准了空无一人的前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