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二章 枪火(中)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三十二章枪火(

    还有一章。大概十点钟更出来。继续努力中……)

    ……

    ……

    东三区是环山四州金会大厅的第二分置厅。大约四百平方米的房间。被淡蓝色的半人高挡板隔断成了无数的格子区域-个区域里都放置着办公桌与电脑。可以想见在平时的日子里。这里一定有无数位可亲可爱的女士。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快地敲击键盘。在无数的感激声中。来自联邦各区的捐款源源不断地汇入到基金会的帐户之中。

    然而今天这片办公却是一片安静。或者说是死寂。没有键盘的敲打声。没有电话铃声。只能隐隐听到一些似有似无的急促呼吸。而那些呼吸的主人却不知道隐藏在哪里。

    入晨后的激烈战斗乎并没有影响到这里与之两墙之隔的走廊中满是弹孔与死尸。这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就连两边透明的落地窗边的青色植物。在淡淡晨光中依然招摇的如此温柔。

    许乐将卡宴枪端起。与自己的下处平行。用联邦军队的标准动作瞄准着……空却暗杀机的前方。

    强行杀过走廊因他做到了出其不意。凭借对方难以预判的度和杀伤力。强悍地冲了过来。此间安静却让他产生了极深的警惕。耳机里白玉兰轻声细语声音再也没响起基金会大楼内部的监控系统没有夺回来。他无法判断出那些人究竟藏在东的哪里。办公桌后。还是那些青色植物的阴影中?

    先前炸让许乐确。麦德林果然如他们计划中那样。直接选择了密道准备离开。既然密道被炸断此时麦德林应该被迫返回了自己的居室。而要通往麦德林所在的居室。东三区是必须要通过的区域……

    关键是前楼下那些急促的脚步声让他清楚。大楼内地武装力量已经开始向自己的方位集如果自己的动作慢了下来。剩下的结局只能是被无数的火力封死。这一个凄惨的下场。

    军靴缓缓地向前踏步。没有出任何声音。许乐眯着眼睛透过卡宴轻机枪的瞄准器。缓慢而稳定地扫视着办公区里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丝颤抖。

    忽然间。落地窗边约一人高地色植物晃了晃。就在晨光的遮映中。一名武装分子对他开了火。

    因为阳光缘故。许乐的眼睛眯的很厉害明知道对方开了枪。他却是悍地没有做出趋避动作。只是稳定地将枪口指了那个方向。

    几声密集的清。许乐身的墙壁上被击穿了几个弹孔。壁纸泛着焦糊味。开始纷纷扬飞起。几乎在同时他地手指也抠动了扳机。随着清晰的反震感觉和突突的沉闷骤响。窗边的青色植物一阵散乱。有烟尘升起。

    青叶四散。一直沉默藏在背后的那名武装分子哼都没有哼一声。往后一就倒在了地上。

    许乐霍然转身。奇快无比地抠动了扳机。精准的点射直接射穿了淡蓝色地隔板将左手十一点方向的一名武装分子击毙

    他平端着卡宴轻机枪眯着眼睛。快而精准的着点射。不到七秒钟的时间。二十几子弹已经喷吐而出强悍地将东三区那些藏在角落里的武装分子压制的不能动弹。

    间或也有子弹尖啸着擦着他的身体飞了出去。但他的瞄准度太快就这样站在东三区口的平地上。中地卡宴以某种节奏喷吐着火苗那些武装分子不敢探头。自然也没什么准确度但在这样的战场上。这个家伙居然敢站突进去。只能说他将生死这些东西真的已经看白了。

    他已经向东三区里了七步。

    卡宴的后柄重重地撞击着他地肩窝。弹无虚的他。再次抠动了手指上冷地扳机。锋利弹线笔直地射向前。带起一簇轻烟。将一张办公桌后刚刚伸出来地握着枪的手射成了无数碎肉。

    惨呼声响起。

    同时密集地枪声响起。一瞬间击碎了最开始办公里的死寂和先前那些单调点射枪声的枯燥……许乐的眼瞳猛地一缩。这才明白原来这间办公室里真正的火力。比先前所表现出来的猛烈太多。麦德林的贴身武装力量。居然一直隐到现在。就是要让他深入东三区。再也无法逃避。

    满天子弹呼啸。许乐脸色苍白。体内的力量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出来。传到了军靴之上。靴底在刹那绽开。强悍不人的力量蹬至地面。那些深色的地毯丝丝碎裂。而他的身体也已经向后倒了下去。紧紧地缩了起来。就像一倒射的箭一般。向着入口后倒扑!

    再强大的人物也不能比子弹跑更快。不知道封余能不能。不知道费城李家那个老匹夫能不能。但在许乐的心中。正常人类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当密集声响起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除了躲闪。别无它法。

    人在空中。他手中卡宴机枪全力散射。不间歇地倾泻子弹。将那些隐忍至此时的火压制一部分。

    人还在空中。离东三区入口处还有两米的距离。许乐的身体已经缩了起来。尽可能地减少自己的面积。他手中的卡宴枪管已经开始红。办公区里充斥着尖啸的恐怖声音。

    有一道更低沉的枪声响起。许乐在空中的身体如被重锤一击。倒飞的去势更快。直接重地摔到了地面上。

    他中了三枪。最要命的是最后胸口中的枪。

    ……

    ……

    s2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大楼里响起第一声枪声时。遥远的s1,比往日更加肃穆庄严的宪章场上也响了枪声。

    宪章广场五人小组雕像下的护栏边。一排穿着深色军装的联邦军人表情严肃地站在那双手在胸前紧紧地握着泛着金属光泽的枪械。他们动作漂亮干净地举枪过肩。向天。击。枪声整齐而一致。就像是一个人开枪。

    随着枪声袅袅然散开。刻意加入的炫彩药粉在干净地冬日寒空中变成。枪火清美。

    草上肥们本就被严寒的冬日折磨的不善。懒洋洋地躲在广场管理场安置的鸽舍里取暖忽然间被清脆的枪声惊醒它们深埋于骨中的本能。让它们开始恐惧。或许是想到了远祖们被人类拨毛而食的凄惨过去。纷纷钻出鸽舍。惊恐地意欲飞去。然而已然被喂养地太肥翅尖不知是退化是被减掉。怎能高天入雪空?只能笨拙的四处扑腾。看上去就像是电影里所记载的远古养鸡场里的可怜母鸡一般……

    与宪章广连的议会广场上。此时也响起了一阵枪声。然而与草上那些肥鸽不同的是。议会大厦石阶两旁议会山对面的平湖两侧。草坪之上。那些前来观礼地普通公民。与观礼台上的官员及议员们。都是脸带微笑与自豪之色。没有丝毫慌乱。

    这是联总统的就职仪式现场。并不是葬礼现场。所以只响起了一排枪声。紧接着便是礼声响起。

    此时已经是十点钟轰隆的礼声响彻天将都特区所有的贪睡的人们都叫醒了起来。其实无论再怎样不关心政嘲讽联邦政府地公民。今天大概都会起来看一看这一场盛会毕竟是五年一次的大节目。其实整个宇宙中的人们。无论处于黑夜时分还是凌晨时分。都在通过电视关注宪章广场关注着议会山。关注着联邦的核心。

    议会山前后两个相连的广场已经站满了人群人们脸带喜悦的低声议论着什么。联邦迎来了一位新总统。在大和背景下。就算这位总统的政敌都无法挖出什么劣迹。邦公民们对新一任政府的期望值相当地高。

    联邦电视闻频道和几家其余大的电视。早已布置好了无数的转播机位。沉重的摄像机就像是黑洞洞地炮口一样。瞄准了参加就职仪式的民众们将他们脸上真诚或伪装地笑容。传进千家万户。

    而周游在观礼台和议会山石周围的无线悬空式摄像机。则像忠实地游动哨兵一般。警惕地注视着四周。将所有值的关注的细节都传回了转播车。比如议会山石阶上宣誓台地材质。比如观礼台上那些政坛大人物的脸。

    观礼台与议会山的石阶相连。站在离宣誓台最近地方的那位老人。正是联邦议会议长。这位副总统兼议长先生。今日便要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但看他脸上的表情倒是比较轻松自在。

    议长旁边自然是副议长。副议长的脸色有些沉重。在新一任总统就职以后。他还要将在那间庄严的议会大厦里履行自己的职责。只是要与新任的议长进行配合。或许他正在想着这方面的事情。又或许。他已经开始思考几年后的议换届选举?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几名成员。也在后面。联邦参长联席会议主席第一军区司令迈尔上将冷峻地站在前方。他身旁是第二军区和第三军区的司令员……

    联邦新闻频道戴着墨镜的摄像师。控着吊臂上的悬空摄像机。缓缓从这些大人物的面前过。这些大人物们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大场面。将面部的表情保持的极好。根本没有一丝颤抖。

    相反议会大厦后方转播临时中心里的工作人员们。却是因为镜头上闪过的那一张张熟悉的而激动起来。联邦政府。议会。军方所有的大人物都到齐了。这真是难的一见的场景。

    联邦舰队三星女上将洪予良来了。这位只习惯在宇宙间漂流的中年女将军。平静地站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却又分外惹眼。因为谁都知道。她几年时间中也难有一次落到行星表面。上次格总统就职仪式的时候。她还远在百慕大空间通道附近。根本没有回s1。

    她身旁那位穿着深色军装。一脸漠然冷厉的中年将军又是谁?转播中心里几位新闻记者看着那张脸。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远在西林的第四军钟司令居然也来?他是什么候抵达的都?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来?这位联邦七大家的领袖兼联邦最强大的军事将领。已经连续缺席了两届地总统就职仪式此次居然会亲自前?

    议会山前聚集了上万名观礼的群众。但新闻的焦点依然集中在观礼台上那些大人物身上。看电-闻的民们好奇地认着那些大人物的身份和权力。兴奋异常。

    观礼台上那些大人物自己。转播中心的记者。各大电视台注视着这一

    层。那些等着稿的文字记者沉默地看着那一或本应熟悉却变有些陌地脸。却不像普通民众那般兴奋。而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情绪。不过这种情绪是正面的。是令人鼓舞的。

    所有人都到了。就那位性情古怪的洪上将与一直淡淡游离于联邦周边的钟司令都到了。展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大团结气氛在帝国地威胁前。在宪历六十七年的动荡之后。联邦所有有远见的物们。都感受到了团结的重要性。

    帕布尔总统的执政。毫无疑问迎来了一个最美好不过的开端。

    ……

    ……

    响亮地掌声。兴奋的高喊开心的口哨声中。联邦当选总统帕布尔先生携着他的妻子。在席格总统伉俪的陪伴下。缓缓从侧方走到了议会厦的石阶上。

    这是帕布尔第一次在联邦的最高处。但是这位律师出身的政治家并没有丝毫的慌乱。他与席格总统握了握手。微笑着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走到了宣誓台。

    议会山下广场地人山人海顿时变的更加激动。而观礼台上那些宾客们也开始极有地鼓掌示意。

    帕布统出自东林大矿工家庭。困苦的童年生活以及后来艰辛的军旅生涯让他那张充满毅力的面容留着黝黑地痕迹。而长达十的公益律师工作。又让他那双厚厚地嘴唇里。可以说出无数令听众心神为之倾倒的话语。

    然而-帕布总统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举起了两只手臂对着广场上那些热情支持自己地民众。高高地举了起来。

    渐渐的广场变安静来。

    帕布尔总统眯着眼睛注视着压压地人群。回头望了一眼眼中含着热泪的妻子又看了一自己的竞选搭挡拜伦副总统。投以一个略带憨厚之意的笑容。才重新转回头去。

    遥远的皇崩析之后。人类社会进入了选举政阶段。无论社会的名称怎样改变。共和或是联邦。如此多的岁月以来。只有这一次的总统选举。给了所有联邦民众极大不一样的感觉。

    因为这次总统大选中。出现了布尔议员与麦德林议员这两个异类。无数年的选举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没有任何家景。白手起家。从最底层的社会中。一举站到联邦政治的光辉舞台上的故事。而这次却一下出现了两个。

    帕布尔总统静静地着台下的民露出一丝笑。唇边的纹路变极深。就像刀刻一坚毅又令给人信任的感觉。联邦社会里狂热支持他的民众很多。至少不会比麦德林的支持少。但在大选中。这位政治家一直沉稳地控制着支持者的情绪。为了不让联邦陷入动荡。而进行了无数艰苦甚至是有些被动的努力。

    但事实证明了。他是最后的胜利者。

    “我的胜利。是庶民的胜利。”

    帕布尔总统望着石阶下的人群。然大声笑了起来。笑的格外外放自在。待笑声渐止之后。他才伸出了右手的食指。指着那些脸上满是愉悦笑容的民众们。

    他的手掌宽大厚实。指修长而力。他大声说道:“是你们的胜利!”

    庶民的胜利。你们胜利!冬日中的都特区。议会山。宪章广场。草坪。平湖。联邦每个角落。资源星上枯守数年的矿工。边陲巡游的战士。宿舍里的学生。色各样的民众。都因为这句话而激动起来。

    欢呼声响彻议会山前。声音震耳隆宣誓台后负责主持今日宣誓仪式的最高法院席**官睁开了昏昏欲睡的双眼。似乎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观礼台倒数第二排一个极不起眼地位置中。穿着一身黑色仿皮大衣的夫人平静望着远处的总统先生。用戴着手套的右手堵着嘴唇。轻轻地咳了几声。听着四周的欢呼声。不人注意地皱了眉头。

    ……

    ……

    “这是庶民的胜利。这是你们的胜利!”办公室的新闻光屏上帕布尔总统正在大声地说着这句话。广场上人山人海。波澜壮阔。

    头花白地麦德林议员脸上的神情有些憔悴。但看着这一幕。依然忍不住嘲讽地笑了笑。声说道:“一个拿着庶民当衣服的雄辩家。”

    作为总统大选的失者。能够全身而退麦德林并没有太多的不满意。他的憔悴主要来源于今日的早起和此时地处境。这位备受联邦底层民众尊敬的议员先生。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上面却染着一些黑色黄色的点。还有一丝怎样也挥之不去恶臭从他的身上渗了出来。

    电视上地新闻在继续。不远处密集的枪声令人心寒地持续响着麦德林议员的脸色有些拿了一条湿毛巾。厌恶地擦拭着身上的污垢与灰尘。虽然办公室后方便是他的居所。有一大的淋浴间和最豪华的海浪按摩浴缸。但在声轰鸣中。为被暗杀目标他。实在是没有情绪也没有时间去受这些东西。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议员先生。”麦德林的机秘书脸色苍白地颤声说道:“对方既然连逃生的密道都能炸了肯是一个极大的组织。说不定是山里的人……联邦

    知道会不会来支援。单靠大楼里地安全力量。肯定住。”

    在警报响起的一瞬间议员办公室地职员们。便扶着早起的麦德林议员进入了密道准-直接进入地下车场离开。但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刚刚要走出密地时候。密道上方生了一起恐怖的爆炸爆炸地威力直接将地道上方炸塌。七名议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丧生于石砾之间。倒是一生慎麦德林议员意拖在了最后。而拣回了一条命。

    不过被炸弹轰出的灰土与粪便尿液。依然是将侥幸逃生的人们。浇了个透心凉臭。

    麦德林议员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秘书。想到当初的书海伦。比较之下。生出了更多的不满意。只不过海伦已经被他借着恐怖袭击事件灭了口。此时徒自追忆。没有任何益处。

    议员用湿润的毛巾擦了了擦花白的头。将渗着味的毛巾扔到了地上。回头望着椅旁那名孔武有力的军人。沉声问道:“直升机还有多久才能到?”

    “入侵者的动作快。军区那边就算接到求援的令。至少还需要二十分钟。”那名军人没有肩章。不属于联邦政府任何一个部门。他是麦德林议员最信任的下属。很多年前便是麦德林的勤务兵。后来开始率领大楼内这批武装力量。德林议员在这片宇宙里的事业保驾护航。

    “你建议?”麦德林议虽然狼狈。神情却还能勉强保持着平静。不远处那些连绵的枪声和偶尔响起的爆炸声。并不能让久经风霜的老人心神慌乱。

    “入侵者不多。内部监控确认。进入大楼的只有一个人。”那名军人沉声说道。

    “一个人?”麦德的眉头了来。毫不客地厉声说道:“安全工作是怎么做的?”

    “是我失职。不过东北方向山顶有一个很厉害狙击手。”军人快而沉稳地回答道:“无论是此时从地面撤离。还是等着直升机离开。都会相当危险。那个狙击手一定等着这一刻。”

    “联邦军队常规狙击武器。射程不可能有这么远。”他继续分析道:“我估计是试验中的ac委员。我建议此时固守楼中待援。按照先前通话器回楼外的支援量已经赶了过来。对方既然只有一个人。在我们的安全力量面前。对不可能突到这个房间里来。”

    声建议道:“肯定那人还有别的帮手。议员先生。我们还是先撤吧。外面的狙击手既然暴露。这时候特勤局肯定在处理他。”

    “特勤局的反应不可能慢但去处理狙击手的人想必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关键是那些特工能处理吗?”军人看了秘书一眼。对麦德林议员立正行礼。“委员同志。请相信我们的力量和决心。而且办公室里有安全屋。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嗯。”麦德林议员没有思考多久。便同意了这安排。缓缓地坐回了柔软的沙中。疲惫地看着电视里转播的总统就职仪式。缓声说道:“你有信心吗?”

    “有。”军人沉着说道:“那个人已经被包围在东三区入口处。所有的人都赶过来了。就算他是李匹夫。今天也只有死路一条。”

    ……

    ……

    进行完第一轮射击之后。施清海便提着沉重的ac和附属的配。踩着红叶。向着山脚下了过去。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对方肯定会马上前来进行压制。但往山下冲去的原因。并是要改变狙击位置。而是他已经要改今天在计划所扮演的角色。要尽可能地对楼内那个许疯子进行有支援。

    呼吸急促。脚步沉重。施清海一路狂奔。他很清楚手中的ac并不能决定战斗的胜负。就像新式机甲肯定也无法决定联邦与帝国之间战争的胜负。特勤局特工本来就是用来为政治要人挡子弹的。怎么可能会被一把重狙挡住?

    先前施清海在山顶射击。拦住了特勤局两分钟。这是钻了麦德林议员办公室与政府间不信任的空子。但只有特勤局的长官回过神来。想清楚自己的失职。肯会不惜一切代价往大楼里冲。

    事实的展。也正如施清海所预的那样。死亡的阴影并不能拦住特勤局的步伐。当他往山下冲时。几名特勤局特工已经悍不畏死地冲入了基金会大楼。准备拦截许乐后路。而那些保安公司的职员们。也跟着特勤局冲了去。

    一股作气冲到了山下。施清海凝神听着大楼里的枪声。心情渐渐变沉重起来。因为卡宴枪的明显的啾呜沉闷枪声已经停歇。而对方的枪声却越来越密集。

    进入了合适的距离施清海重新装好了ac。抠动了扳机。粗大的枪管无火。只有烟。

    两枚烟雾弹拖着长长的尾巴。击穿了基金会东三区的玻璃幕墙。落了进去。

    在这一刻。他有些,悔。虽然十分难搞。但也应该搞些榴弹炮来才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