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一章

    面没有地雷阵,也没有万丈深渊,但躲在墙后的许乐到了无穷的寒意,因为那里有枪林弹雨。既然跨越星辰来到这里,他便将勇往直前,然而那些尖鸣刺耳的枪声,墙角处被击溅四飞的水泥残块,却是阻住了他的去路。

    他抽了抽鼻翼,低头从包中取出两把黑色的卡宴折叠式连轻机枪,掂了掂手感,间或偏偏头。门口处的火力太猛,直接把他压制在墙后,根本无法探头,灰尘早已弥漫灯光昏暗的走廊,警钟声一直在响着,而那些伴随着巨大爆裂声而飞起的水泥残片,高击打在他的身上,有些隐隐作痛,尤其是裸露在外的下颌部,已经能够看到血水。

    如果他这时候是在mx机甲里面,这幢大楼可以被他轻易摧毁,何至于被人用弹堵在这个狭小空间里。

    将旅行包紧紧地重新背在后背上,留了一个合适大小的口子,他举起了手中的枪,手腕用力一抖,右手那把充满冰冷杀意的折叠式卡宴轻机,喀的一声轻响,合金扣件处自动脱离,枪柄依然在手,黑洞洞的枪管却已经指向了走廊门口的方向。

    有些干枯泛白的嘴唇快地颤抖了几下,似乎是骂了几句脏话,许乐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从紧张的情绪中摆脱出来,眼眸里闪过一丝强悍之意,站了起来,抠动了扳机。

    低沉而巨大的声响起,无数的子弹轰鸣而出。

    就在同一瞬间,他一脚蹬弹痕累累的墙角,体内充沛恐怖的力量全数蹬了出去,整个人向着烟雾弥漫的走廊间横掠了过去,却是斜斜向上,直扑墙角的位置。

    左腿上的:肉双纤维根根崩紧,暴出强大的力量,只不过是一闪眼的时间,许乐地身体已经掠到了墙角,然后强行转向,向着烟雾里面冲了过去。在做这一连串高动作的同时,他手中两把卡喷吐的火苗一直没有停,击打的建筑内部的墙壁哗啦作响。

    大门处的火力稍一被压制,便重新头,这些训练有素的武装分子,跟随麦德林不知道在青龙山里经历过多少次战斗,自然不会犯这种战术上的错误,甚至子弹密度瞬间变得更加猛烈了一些,因为他们清楚入侵者肯定会选择强行突进。

    武装分子的选择犯了一个习惯上的错误,子弹倾泻地方位主要是向着下方,因为一般判断而言,凭借火力强突的人想要避开火力封锁,都会选择贴着地面快滑行,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今天的入侵者拥有怎样怪异可怕的体质,居然能够凭借着一脚之力,便能横掠三米多的距离。

    墙角处已经被枪火轰酥软。又被许乐左脚一蹬。顿时垮塌。就在那些奇形怪状地水泥块落在地面地时候。许乐也已经穿过了烟雾。重重地落在大门侧向处。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走廊上那些凶险飞舞地子弹。

    嗒嗒嗒。两只卡宴喷出火苗。狠地扫射在身前地三名武装分子身上。许乐低着头冲了过去。手臂来不及摆动向前。直接一脚踹在了依然站立着地那人膝盖处。喀喇一声。那人地膝盖顿时弯曲变形折断。

    惨呼之声还没有出口。许乐地双手已经收了回来。左手一挥格掉了那人手中紧握着地mp5冲锋枪。右手地枪管直接抵住此人地腹部。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

    若骤雨打密林般地沉闷响声骤然响起。那名武装分子哼都没有哼一声。被枪口喷吐地弹药。直接击地倒飞出去。鲜血四散于烟雾之中。分外血腥。

    ……

    ……

    许乐抹去了脸上的鲜血,也没有去看左肩处那道麻痒的伤口,既然左臂运动无碍,大概只是混战中弹片擦了过去。他看着眼前的长廊,迅地从后背取出弹上,低着头继续冲了过去。

    一个度惊人的侵入者,两把卡机枪,两道火苗,漫天弹雨,基金会大楼内密集沉闷地枪声,道路两旁不停倒下的人影。

    在体内那种奇妙力量的帮助下,许乐的力量度都要比最优秀的职业军人还要强悍,机修师地冷静让他在如此危险的战场上,依然能够完美地控制自己地每一个动作,更为惊人的是他地观察能力及反应度,在烟雾碎屑与呼啸的子弹之中,他就像是一个影子,依靠着走廊里并不多地遮掩物体,快地向前突进。

    他没有学过联邦军队里任何的突进战术,如此悍勇无畏的突进,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求死的愚蠢行为,然而正是非常不职业的战术选择,与他本身强大到极点的战斗能力结合在,让大楼内的武装人员们都感到措手。

    这些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拿着武器拦截在前的武装分子们,完全没有想到入侵者突破第一道大门之后,竟然未做任何休整,便在枪林弹雨中冲了过来。

    许乐手中的卡宴不停喷吐着火苗,收割着场间人的性命,他能够比对方更早地现对方的方位,

    出有效的趋避,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射击动作,不白水公司地下军械库里,白秘书花了十几天时间的特训,让他真正的变成了一个杀手。

    只用了不到十五秒钟的时间,他便已经通过了这一条长廊,身后留下了五具武装分子的尸体。

    就在门开的那一瞬间,许乐清楚地听到了手中卡宴轻机枪传来的最后一颗子弹出膛时的嘀鸣示意声,同时他看到了门外墙下有两个影子,那里藏着两人,已经悄无声息地举起了手中的枪械,准备射击。

    他没有停止突进的步伐,力贯双臂,将手中的卡宴掷了出去。全金属的机械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蕴着那股巨大的力量,迅无比地砸回,砸向了藏在门后的两个人。

    那两名武装分子下意识里微转了枪口,此时许乐已经冲到了门后,右手闪电一般探出,握住了对方那根滚烫的枪管,用力一拗,只听得一声怪异的响声,金属枪管竟是变形弯曲!

    他的手掌顺着管递上,狠狠砍在那人的咽喉处,而同时他地身体却是猛地向后一挫,压在了另一名武装分子的怀中,将那人手中的枪械也压在了其间,让那人无法射击。

    单肘狠狠击出,击打在坚的枪械上,那股巨大的力量却是震进了武装分子的体内。

    被一记掌中咽喉的武装分子,泛白的眼眸里带着震惊与难以置信的神情,已经弯形的枪械垂然落下,他用手捂着自己破碎地咽喉,缓缓地着墙壁瘫坐了下去。

    而门后另一名武装分子则已经是:骨尽碎,倒在了地上,昏迷将死。

    ……

    ……

    上满是血水的许乐往左挪了几步,将自己藏在了打印机的后面,急促地呼吸了几次,才让泛白的脸色稍微变得正常了一些。

    然而紧接着,他将正在停颤抖的右臂伸进了背后的旅行包里,又取出了一把卡宴,然后站起身来。

    这是他最擅长的枪械。入楼,已经有十三个人死在了他地手上,卡宴轻机枪清脆的鸣叫,清晰的反震感,让许乐一直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此时的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今天来杀麦德林,究竟是正确还是错误,也没有情绪去分析自己的体内是不是隐藏着暴力的因子,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加快度。

    看了一眼手表上显示的基金会大楼结构图,许乐抹了把脸上的血水,向着东三区走去。

    这一路的图像被大楼内部地监控设备全部录下,然后传到了辅楼那间临时的指挥部里,正是这一连串快如惊魅,枪火点杀的场景,让那位特勤局的队长,感到了不寒而栗。

    基金会大楼另一方,隐隐能够听到某些呼喊布防的声音,许乐却像是没有听到,一面快地向着那边奔跑,一边看着手表计算着白秘书重新侵入系统的约定时间,同时对自己身上的装备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大楼数百米之外地地方,传来了一声巨响,猛烈的爆炸,升腾起一团黑云,强烈的冲击波直接扫荡过来,将基金会大楼里的玻璃窗全部震碎,无数的碎片叮当作响,飞舞于空间之中。

    许乐低着头前行,用手臂遮挡着自己地头部,看上去并不在意这突然而至的一场爆炸,实际上他知道,这肯定是山顶地白玉兰引爆了安置在停车场口厕所里的塑胶高能炸弹。

    那块炸弹是许乐亲自安装地,他非常清楚这次爆炸的威力,**军提供地情报中,那条由议员办公室通往地下停车场的密道,应该被炸塌了,只是不知道麦德林有没有被炸死,还是说那位议员先生又被炸了回来。

    因为无法确认,以他必须再次突进,手持枪枝将那厮毙命。

    然而在他闯入东三区之前,他感到了一丝异样,因为大楼内部在一阵嘈杂之,忽然安静了下来,凭借着人的耳力,他隐约能够听到下方有急促的脚步声响

    议员的后援安全人员终于到了吗?许乐的眼睛微眯,在他的计划中,这些后援力量应该早就到了才对,不知道是谁在帮他进行着拖延,只是子这种拖延也已经丧失了效果。

    双手握着卡宴,他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空无一人却透着无穷凶险味道的大厅,慢慢地举起枪来,放到了眼睛上开始进行精确瞄准,同时脚步渐渐放缓。

    ……

    ……

    (嗯,明天一万字,必须得这样先承诺才行了,我不是懒,而确实是脑子有些生锈的感觉,挠头,祝大家周末愉快,其实像枪火这种电影,我也挺想拍的,可惜没钱没文化呀,我要买新的诺基亚了,原来的至尊街机6300终于坏了……认真写这故事,咬牙,握拳,出门买棉祅,大庆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