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三十章

    阳下的城市笼罩在安宁之中,不期而至的清脆枪声,碎了这种表象。枪声在街区东北角的秋林山顶上响起,袅袅然划破晨空,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震骇了他们的心神。

    施清海低伏在红黄相夹的落叶中,眯眼盯着监视屏上的画面,右手的拇指快地触摸着红色的控制按钮,随着他精确而稳定的操控,身旁那架威力强大的ac随着滋滋的电流声转移着枪口的指向,就像冷漠的独眼君王注视着脚下那些即将死去的孱弱子民。

    监视屏画面中的卡尺定位,在基金会大楼四周不停游动,度极快,但画面没有一丝滞碍,君王的眼光所至之处,份外清晰。

    随着拇指轻敲红色的控制按钮,沉重的ac便会像是受了某种刺激,猛烈地一顿,粗大的枪管前端喷射出火苗,三枚安装了钨合金尾翼的子弹呼啸而出,全金属枪身则会因为强烈的后座力猛地向后滑去,顺着安装在地面上的金属滑槽快后退,然后撞在御力层上。

    高子弹出膛时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割裂着空气,到了数百米的空中已经开始携带着凄厉的呼啸声,对人类的是一种折磨。联邦军方一直没有将ac的消声技术完全研究透彻,不得不说,这把大~最大的弊端大概便在于此。

    施清海面无表地盯着监视屏,快而稳定地操作着手中的红色按钮,每一次轻轻地拇指敲击,极远处的街区里便会有一个生命炸成满地血花,山顶距离大楼处极远,他能看见那些清晰的死亡图像,却听不到那些惨烈的嚎叫,再加上ac与过往重狙完全不同的电子游戏般的操作方式,能够让枪手完全脱离那个真实地世界,将远距离的杀戮变成冷漠的枯燥手指动作。

    林间红叶落满地以某种固定却格外清楚的节奏进行着射击,喀喀嗒嗒,沉重的枪身不时后挫,撞击的飘来红叶四散飞开,远处空中全是尖啸之声,晨露里隐隐可见白凝雾的弹道痕迹,枪声尖锐,射数地死亡线条,死死地封锁住了基金会大楼四周的所有通道。

    ……

    ……

    落红阵阵,平上方的天桥上有几具尸体正在流淌着血液,几名后续试图冲过去地警卫,也惨被杀伤于后,桥面上的水泥块已经翻滚裂开,就像开着一朵朵阴森的花。

    基金会大楼当初设计地时候。不道是不是那位议员先生平生做了太多地亏心事。选择了大部分临湖地设计。只有上下分别三条通道可以进入大楼。

    以和平为名义地基。却时刻想着不和平地事情。这毫无疑问带有极强烈地讽刺意味。大楼修建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生过什么恶**件。这易守难攻地设计也一直没有挥作用。然而今天这一场突如其来地袭击。却让大楼里地武装力量们深切地感受到了恐慌。

    有敌人已经突袭进了大楼。而山上有一名厉害地狙击手使用着他们没有预判过地强远距离武器。封锁了所有入楼地通道。基金会大楼易守难攻地设计理念。在此时却缚住了他们所有人地手脚。

    “冲进去!”

    听到大楼内部传来急促:枪声与几声惨呼。大楼外围地安全人员急红了眼。他们不知道究竟有几个人潜进了大楼内部。也不知道议员先生此时究竟是否安全。基金会地内部监控网络刚进行完自检。所有地信息回馈还需要一段时间。

    大楼下方。几名勇敢向着前方大门处冲过去地警卫。很惨烈地变成了几朵血花。山顶那名狙击手一连串精准而冷血狂放地射击。让那一路上地盆栽木栏。全部变成了碎片。就在空中飞舞地碎片之中。试图冲进大楼地人全部变成了尸体或是在地上惨嚎地伤者。

    死亡的威胁让所有人胆颤心寒,无论是赶过来的特勤局特工,还是保安公司的警卫们,都趴伏在了地上,躲在了建筑的掩映之中,如果他们露出头来,那个山顶上的杀神便会收割掉他们的性命。

    文化艺术中心附楼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特勤局的一名队长一脸铁青地盯着监控屏幕,听着耳中传来的下属回话声,愤怒地一拍桌面,大声吼道:“~上只有一把枪!一起冲进去,谁能拦得住?”

    话虽如此说着,但他并没有强行下达全员攻击的命令。对于议员办公室的安全布置,这位联邦特~队长的心里,一直有很大的意见,对方明显不信任政府方面派出的探员,所以把他们一直排斥在大楼之外。

    如果特勤局从一开始就全面接手基金会的安全防御工作,怎么可能会被对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年近中年的队长很清楚议员办公室为什么不信

    这些人,而他也是真舍不得让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山上那个冷血狙击手的弹雨,为那个议员卖命。

    然而职责所在,他总要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在内部警报得到确认的第一时间内,这位队长已经通过内部线路,通知了环山四州的警察总署以及第二军区最近的一支驻军,他相信无论外面来了多少杀手,只要基金会大楼这边能再拖一段时,议员的安全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已经有几名特勤局的探员向山上赶了过去,希望他们能尽快地除掉那个狙击手。

    “议员进了通道没有?”队长按着耳机,快地问道。

    “进了。”

    办公室内的通器一直开着,嘶嘶的电流声中,夹杂着基金会大楼内部武装人员的通话。

    听着那些通话,看着监控幕上那些快闪过的入侵者,队长的眼瞳急剧的缩小,感到了一股所未有的寒意。

    ……

    ……

    通话器里安人员的叫骂声,喝斥声,紧张的战术指令声不停响起。

    “散开!那个人冲过来了!”

    通话器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中后的闷哼声,退避或是追进时的凌乱脚步声。

    “***,那家伙快!”

    通话器里的声音嘎然而止,几声清的枪声似乎还带了几丝袅袅然的回音。

    “东三区!东三区!拦住他!”

    队长看着监控镜头里那穿着警卫服装的杀手,像一阵风一样冲过了画面,进入了走廊,感到浑身寒毛直竖,对方这么快的时间内,已经要杀到东三区,大楼里那么密集的火力,他是怎么躲过的!

    让武装人员在东三区设置防线的声音,属于麦德林议员贴身的保镖头目,那个本来一直自信骄傲的声音,在今天这个杀手面前,竟也变得颤抖起来。

    特勤局的队长铁青着脸,痛苦地揉了揉头上的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先前在监控器中看到的那一幕幕画面,就算是联邦军方最精锐的特种战士,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快的反应,如此凶猛的火力和那种犀利到了极点的攻击手段。

    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那人便已经杀死了七名保镖,攻破了两道防线,快要进入基金会大楼东三区!

    在刚刚得到有人入侵的警报时,这位队长一直在计算究竟对方出动了多少人,才敢于进攻被三层防御中的基金会大楼,但令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直到此时,他们也只现了两个人。

    两个人就敢如此光明正大地杀进来?如果是以往,队长一定以为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然而那些横割于空间之中的死亡线条,那个大楼里沉默快前行的杀手,让他知道,今天的两个袭击者,都不是一般人,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楼中那名袭击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核心区域,一直到进入基金会大楼之后,才被他们的人现。

    “操***!部队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

    队长愤怒地咆哮道,然后拿起手中的通话器,一脸寒霜地出指令,“三分钟之内,必须把山上那人给我揪出来!其余所有的小组,向大楼侧向靠拢,马上突进!”

    他的脸色极为难看,忽然间想到一件事情,沉声快说道:“外面肯定还有战术支持人员,不然那个人不可能潜进来。内部监控再次自检,搜索异常信号射节点,不要惊动那边,倒着摸上去,找到接受信号的区域。”

    知道议员先生已经进入了通道,队长的情绪其实并不像表面上这般紧张,在特勤局锻炼多年的经验,让他有条不紊地出一道道正确的指令。

    无论是从火力对比还是别的方面来看,今天的这两名入侵者最后只能归于失败,然而当队长看到监控器上那些画面的时候,依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画面中那个背着旅行包的入侵者,正低着头快地奔跑,两只手上拿着两把联邦军方的制式枪械,入侵者似乎一直没有抬头瞄准,但手中的枪械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射击。

    火舌如龙,喷吐在走廊之间,涂料水泥墙纸,无论坚硬或柔软事物,尽被撕裂成碎片残絮,飞扬飘浮于充满了火药味道的空间之中。

    碎片未曾落下,那个低头的人影早已杀将过去,如同一阵寒冷的风。

    ……

    ……

    (嗯,还是有些涩,但隐约抓着点儿什么,今儿就这些,晚上我要思考一下,写这段大概也是个学习的过程,我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