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静地置放在红色的落叶之中,土黄色的伪装让方威力最大的单兵远程武器失去了原有的金属光泽,噬人寒气,但红叶前端探出的粗空枪管,依然是那样的令人颤栗。预装填弹药、电子脉冲点火,单管复合控制,让这把大枪能够在五百分之一秒内做出三点射,长的狙杀距离加上原配的钨合金尾翼大口径子弹,再附加磁振杀伤效果,让联邦军方的狙击手以及帝国自认有杀伤价值的军官们,对这把大枪都有刻名铭心的记忆。

    唯一的缺点便太贵,联邦军方研制出来之后,欢欣鼓舞之余,也不免悲哀于那可怕的成本,知道无论是总统办公室还是议会的预算审查委员会,都不可能让ac成为军队的标准配置。所以这把大枪的威力,只是在西林前线做测试时,展现过几次,直被束诸高阁,放在库房,任由它蒙灰褪色。

    施清海也买不起能够在联邦黑市中找到这一把,他已经觉得自己的运气好到快要逆天,根本无法在乎所谓成本,在南科州直接杀死了那名黑道军火商人,在商人的亲信围攻之下,艰难逃走,才保住了这把大枪。

    ac在手,天下我有,经受过联邦军方及**军双方最优秀培训的施公子,绝对不会生出如此狂妄而愚蠢的念头。就像青龙山的领袖们经常说的那样,决定战场胜负的,永远不可能是武器,不然山里的游击队在联邦政府的机甲战舰面前,怎么能够坚持这么多年。

    在夜总会里拿到的情报,让他清楚目标随时可能远离,而守在山丘上的伏狙并不见得会起到效果。

    但和那位他的友想法不一样,施清海并不准备杀入基金会大楼,玩一出壮烈成仁的正剧,他还是想试一下ac地威力,如果不成,他也不会着急,跟着那人去西林再说,联邦古谚有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施清海不是君子,是一名流连花丛的公子,他或许等不了十年,但要杀麦德林这种人,更多的耐心是他愿意付出的。

    宪历六十八年一月十八清晨,他正躺在ac的旁边无聊,头枕红衣,眼望未曾大亮的青天,双手捧着ac的连结微电脑显示屏,正在观看一部老电影以打时间,嘴里还轻声哼着小曲儿,态度十分轻松,不像是来杀人,真像是在郊游。

    显示屏上边的区域放着电影,另一半的区域则是显示着ac电子辅助瞄准镜里地世界,清晨的基金会大楼安静无比,偶有警卫躲在房外抽烟,孤儿院和文化艺术中楼上门窗紧闭,孩子和姑娘们都还在睡觉。

    “胖子,爷我一夜没睡,在这里喂秋蚊子,也算对得起你了。”施清海抿了抿极薄的嘴唇,美若桃花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一夜不能吸烟,实在是让他有些难熬,轻声喃喃自语,对着冥冥之中的那位老师局长说着话。

    对治人物的了解,让他断定麦德林今天清晨肯定会在卧室里观看s11的联邦总统就职典礼,距离麦德林走出卧室,进入射击范围的时间还有很久,所以施清海并不着急,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祷那头老狐狸不要又直接从地下停车场,钻进那辆特制地防弹汽车。

    虽然对于ac地威力极有信心。但隔着这。还想击穿防弹汽车地装甲。一枪毙命。施清海真没有什么把握。

    无聊地等待之中。施清海至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如果不是秋林之中地红叶有些生硬。如果不是晨光还无法普照大地。环境不够温暖……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声。

    声音从山脚下来。应该就是在基金会大楼那片街区之中。因为相隔地极远。所以声音很轻微。他捧着显示屏地双手微微一僵。认真地侧耳听去。现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是错觉?

    施清海地眼睛眯了起来。轻轻拨动着显示屏旁边地红色触钮。电影自动关闭。瞄准镜上地景致占据了整个显示屏。视角随着他右手指拇在红点上地滑动而移动。在基金会大楼附近地清晨建筑间缓缓移动。寻找着那个声音地来源。

    滋滋地轻微声音在秋林里响起。连落叶中地昆虫都无法惊动。ac粗大地枪管缓动。给人一种无比柔滑地感觉。但枪管地口径和前方中空地消音装置。却透露着令人心悸地杀意。

    施清海依然躺在落叶之中,眼睛微眯,唇角微翘,触摸着红点,将瞄准镜对准了孤儿院与文化艺术中心之间的那片绿地,绿地之侧是地下停车场地入口,入口旁是一间简陋的厕所,厕所后是一片看上去杂乱而难以落足地灌木丛,灌木丛在凌晨的幽暗光线之中,显得格外阴沉。

    枪管不再移动,显示屏上的图像也停留在那片灌木丛中,施清海皱着眉头,平静而专注地看着那里,注意着那里几根常青树枝与风的方向不一致的摆动。

    似乎就在刹那时间之后,显示屏的图像上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穿着宽大的运动服,背着旅行包,一身阳光打扮却有着鬼魅一般的气质,这个人并没有走出灌木丛,而是直接向着后方的基金会文化艺术中心辅楼走去。

    那个人开始徒手爬墙,光滑的建筑外表似乎对他没有太大影响,附着在墙上的常青藤与那些叶子,却恰好遮掩住他的身形,看来那声尖叫之后,那个家伙也有些慌了,不敢依照原有的路途前进,而是选择了徒手攀登高楼。

    背着那么沉的旅行包,还能爬的如此轻松,就算是联邦军方最顶尖的特种兵只怕也做不到,没有强悍的肌体能力做支撑,这一幕画面便绝对不可能出现。

    那个人影用了极短的时间便爬到了四楼的窗台处,动作干净利落,毫无拖泥带水。施清海通过瞄准镜看着那人,不禁有些心情摇荡,暗想这种手段未免也太过生猛了些。

    翻进窗户的时候,那个人略微侧了一下身体,露出了帽檐下的大半张脸,虽然在视屏上极为模糊,但落在施清海的眼中,却是那样地清晰。

    他没有惊呼出声,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家伙消失在大楼之中,证实了自己曾经有过的猜想与先前那刻的直觉,原来果然不止自己一个人想杀麦德林,原来那个家伙果然来了。

    “***。”施公子轻声说道:“你这个王八蛋居然要抢小爷的生意。”

    许来了,而且抢先摸进去了,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已经惊动了基金会大

    安系统,施公子知道今天的计划必须做出临时的校正快地从落叶中爬出,来到了ac大枪的后方,眯着眼睛低下头开始做最后的参数修正,在微电脑上输入了数据之后,他用力地将沉重地枪械向后一拉。

    沉重的枪械在预设的后退减震滑道上,顺滑地后移,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喀嗒做响,脉冲电子点火系统就续。

    施清海沉默地低下头去,专注地移动着瞄准系统与枪管,严密地注视着文化艺术中心大楼与基金会主楼之间的几条通道,无论稍后许乐会从哪条通道出来,他都会按下手中的红色按钮,用山头倾吐的弹药,为那生猛勇猛到有些憨拙之气的兄弟开路。

    ……

    ……

    在灌木丛里被那个小男孩儿撞见,这是运气问题,和计划无关,无论是许乐还是白玉兰,就算是**军那位擅于精密组织的情报领袖,大概都无法推算到,孤儿院地孩子们夜间玩捉迷藏,其中有个小男孩居然会执着固执天真幼稚到一直等了一夜,捉猫猫把自己捉成了灌木丛里一只夜居动物。

    从某个意义上说,那个小男孩儿具有某种极为优秀的品质,比如专注,比如执着,比如有诺必行。这些品质其实许乐身上也有,换一个场景,或许许乐会带小男孩儿去游乐场,用冰淇淋当作结义兄弟的祭品,然而当那个小男孩儿认定许乐是坏人,潜进孤儿院有不良企图时,这种品质便很要人命。

    无论是孤儿院那些漂亮的姐姐老师,还是基金会里那位慈祥可亲的麦德林爷爷,都是这位小男孩儿想要保护的对象,于是出乎许乐的意料,小男孩儿勇敢地用尖叫出了警告。

    勇敢的许乐,有可能他这子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会失败于一个像他那么勇敢地小男孩儿一声尖叫中,所以他有些傻了。

    许乐反应快地将小男孩打昏在地后,依然一阵心悸,不知道这片街区里有多少醒着的人,听到了这声尖叫。

    “有七警卫正要过来。”耳机里响起了白玉兰急促而依然平静地声音,“所有的路上都有人,你马上进入地下停车场,想办法进入文化艺术中心七楼。”

    事:突然,所有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街区里的警卫人员明显已经注意到了灌木丛这里的异动,山上地白秘书通过各个探头注意着对方的动静,却也只能给出地点,无法帮他找到一条无人打扰地通道。

    文化艺术中心是基金会辅楼,在七楼一条跨湖的天桥,直接通向基金会主楼。许乐微微眯眼,抬头看着身旁不远地大楼,注意到楼上那些密布的青色藤叶,心里拿定了主意。

    走过昏迷地小男孩儿时,已经摆脱了所有懊恼的情绪,本来就不可能无声无息地突入麦德林卧室,只看被现的时间长短而已。

    “你将来应该去唱男高音。”他对那名勇敢的小男孩儿做出这样的评价,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体内那些灼热的力量运至四肢,尤其是十根手指头之上,用力地抠住极细的墙砖边缝,开始凭借着非人的力量,悬挂在空中,稳定而快地向着楼上爬去。

    初阳未升,秋风寒冽,许乐于藤叶之间攀行而上,完全违背了一般人类所能想像到的规律,生猛无比。

    ……

    ……

    “已经现灌木丛里的小孩儿,对方还在盘查门禁,警报系统暂时未动,你要尽快。”

    许乐低着头在无人的走廊里快步行走,附着墙面的青色藤叶到四楼时便已势尽,他拿自己少年时的看家本领,悄无声息地打开窗户的横扣,钻进了文化艺术中心的大楼。

    捂着耳朵,听着耳机里清晰的指令声,他地心情略微轻松了一些。

    “警卫开始集结,特勤局特工那边似乎正在通话,无法监听,但有可能是准备出动调查。”耳机里,白玉兰的声音快而稳定,“现在开始提。”

    “嗯。”许乐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虽然因为怕惊动房间内的人而刻意放轻脚步,无法肆意狂奔,但整个人的度也提了起来。

    “右,上楼。”

    许乐低着头打开一扇门,进入楼梯,向七楼走去,在七楼的门口,听到了耳机中下一条指令。

    “暂停,三秒钟。”

    三秒钟后,他像阵风一样地掠过交叉的通道口,余光里瞥见两名警卫的背影,真正算的上是擦肩而过。

    山顶的白玉兰此时已经侵入了基金会街区地监控系统,正在快地进行着操作,一方面要即时更新替换许乐留在探头中的影像,一方面要注意各方面安全力量的动作,及时替他指路和做出动作指令。

    无论是多么夸张的指令,比如低下系鞋带,转身贴墙根,许乐都做的一丝不芶,没有一秒钟的怀疑和犹豫,也正是这种配合无间,让许乐在文化艺术中心副楼中,没有被任何人撞到现。

    然而天越来越亮,醒来~越来越多,最关键的是,楼下灌木丛那声尖叫,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警惕。

    所以要加快度,只用了一分钟不到地时间,许乐已经接近了七楼天桥,靠近了基金会大楼里的目标。

    “前面有一个落单的警卫。”山顶上的白玉兰看着工作台光屏上的格子画面,看着那个身材魁梧的警卫,说道:“不要躲了,抢件衣服穿。”

    许乐很听话,直接走上前去,脚下没有停顿。就在两条通道的交叉口,那名身材魁梧的警卫现面前忽然多了一个低头戴帽,形迹可疑的年轻人。

    联想到先前通话器里通报的消息,警卫地眼瞳缩了起来,准备按下报警的按钮,虽然他是跟随议员先生很多年地优秀战士,但对于胆敢侵入基金会大楼的刺客,他并不准备冒险。

    可惜许乐没有给他表现成熟稳重大局观的机会,军靴在光滑的石质地面上一滑而过,力量在瞬间爆,两只手横击直打,如摧枯拉朽一般轰在那名警卫的上半身。

    喀喇两声异响,警卫身体一僵,瘫软倒地。在白玉兰地指令下,许乐把警卫拖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换上了那身制服。

    在原定地计划中,并没有换装这个过程,只是因为意外生的比计划中更早一些,所以白玉兰才出了这个指令。

    穿显宽大地警卫制服,许乐摸了摸胸腹间的硬夹层,才想到如果不是这名警卫够魁梧,只怕衣服

    办法套上去。

    将旅行包拖在地上,许乐将帽檐压下,正大光明地走上了天桥。

    ……

    ……

    天桥地下方是人工湖,湖畔的空地上,能够看到一些警卫正在集合,一些拿着重型武器的保安武装人员,开始占据有利的地形,更远处还可以看到穿着黑色正装的联邦特勤局特,似乎正在与某方面进行着通话。

    许乐拖着旅行包在天桥上走着,居高临下,可以看到远处淡云下的金色阳光,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一片温暖。

    监控系统还在白玉兰的控制下,他穿着警卫的制服,如此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走过天桥,竟是没有引起桥下那些人的注意,在这一刻,他不禁要感谢麦德林议员办公室的职员们,对特勤局特工们的不信任。

    如果不是基金将特勤局的特工放在最外围,以特勤局的专业程度,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

    他正在天桥上走着,耳机再次响起白玉兰的声音。

    “对方集结毕,内部警报已响,现敌袭后的标准程度,肯定是要对监控网络进行自检,我大概还能保你二十秒钟的时间。”

    许乐脚步没有停止。

    “我暂时脱离大楼监控网络,以免暴露,十分钟之后再重新拿回来……这段时间,就只有你个人了,你要小心一些。”

    “明白。”

    “要开始杀人了,不要像昨天夜里那样;着什么无辜的话,基金会大楼内部地武装分子,都是跟了麦德林很多年的狠人,如果你坚持认为麦德林是有罪的,那我相信,他们都是有罪的。”

    “明白。”

    许乐走过了天桥,进入了金会大楼的主建筑,恰好此时二十秒时间已到,对方的安全防御系统开始进行自检,白玉兰脱离监控,他将孤身一人,面对所有的困难与阻力。

    至此时,许乐在情报与白玉兰的专业帮助下,已经成功地穿透了基金会的两层防御,避开了特勤局的特工还有保安公司地防御线,快要接近核心地带,但这幢大楼,也是最凶险的地方,因为楼里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都是跟随麦德林很多年的武装分子,这些武装分子大部分出自**军,训练有素,而且许乐相信对方也一定具有心狠手辣这种素质。

    幽深的基金会大楼,因为时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工作人员,隔着那些房间的门,隐约能够听到电视新闻的声音。许乐低着头在走廊里走过,身边拖着那个沉重的旅行包,他知道自己地身影此时已经全部落在了监控系统之中,只能祈求对方现的再晚一些。

    内部的警报早已无声响起,会大楼已经严加防备。

    ……

    ……

    “你不应该来这里。”

    听到这句话,许乐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面前两个工作人员,这两名工作人员冷峻的面容上透着一股峭烟的味道,不知道参加过多少场战斗,然而却没有穿着警卫的制服。

    应该称呼他们为武装分子更加合适一些,更何况许乐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的外衣之下隐藏着两把枪械。

    许乐重新低下头,冲了过去,在这两名武装分子拔出枪来之前,他的身体摔先扭了起来,用那已经刻入他骨髓的姿式,挤进了两人之间,一掌横切在一人咽喉之上,一拳狠狠地击打在另一人的额角。

    两声骨裂地脆响,两名武装分子哼都没有哼一声,直接倒了下去。他们也是浴血生过的强悍战士,然而在动作快若闪电,力量恐怖,技巧壮烈狠辣地许乐面前,竟是连阻挡一下都做不到。

    许乐低头,拣起地上的旅行包,再次前行,只要出手便是暴露了行踪,他只有抢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进入麦德林的卧室,才能完成今天的事情。

    基金会大楼内开始响起低沉而清晰的警报声,这与先前地内部警报不同,而是告诉所有人,敌人已经侵入,并且造成了损害。

    警报声中,走道上的暗红色旋转灯光也亮了起来。

    许乐开始向着前方奔跑,度极快,不作丝毫停留,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被监控网络盯住,只要自己在某地稍一停留,便会被无数地警卫包围。

    ……

    ……

    左前方的一扇大门猛然被人推开,有枪口瞄准了奔跑中地许乐,正准备抠动扳机。

    许乐转头,手臂一抬,枪口抢先吐出了火苗。随道清楚的反震力量传到他地掌心,门后那名武装分子的眉心上出现了一个秀气的血洞,鲜血从那人的脑后喷了出来,涂抹在白色的墙壁上。

    他低着头继续往前去,忽然强行停住了脚步,猛地向侧方飞掠,只听得一阵枪声乱响,无数的弹痕青烟出现在他先前停留的地方。

    枪声之中,碎石乱飞,声音震耳欲隆,昏暗的灯光里,谁也无法捕捉到子弹的痕迹,却能清晰地嗅到死神的气息。

    许乐坐在墙壁拐角处,重重地吐了两口气,舔了舔干的嘴唇,闷声说了句操***,然后打开了脚边的旅行包,露出里面那些闪着金属光泽的枪械。

    ……

    ……

    全副武装的警卫按照监控系统的指令,纷纷往楼上赶来,而最快的几个人正想要冲过七楼的过湖天桥,截断入侵者的后路。一旦他们赶了过去,此时已经被正面堵截的许乐,便再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清脆的声音从遥远的山顶上响声,这声音自红叶之中,落于平湖之上,清美至极,造成的效果却极为血腥。

    三个冲在最前方的警卫,就像是被三记重拳击在了身上,身形顿挫,然后失散,然后跪下,化为残肢碎片。

    第一名警卫是腰部中枪,第二名警卫是胸部中枪,第三名警卫是头部中枪,但无论是哪个部分中枪,他们都只有死亡这一个归宿。

    这就是anetbsp;……

    ……

    (今儿加起来写了一万一?可是我只是想说,我愁死了,忽然才现要用文字写枪战,这真是没有想到过的困难事情,好像也没见哪本小说正经写过这方面的内容,我有画面,但好像不知道怎么描绘,难道这证明我天生就应该当导演而不是写手?呜呼,晚上我继续思考怎样呈现画面的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