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古钟号

    古钟号是古钟公司最大的一艘太空飞船,续航能力在整个联邦之中也能排在前十。而古钟公司则是联邦西林大区最大的公司,业务范围遍布各个行业,资本雄厚至极,然而哪怕是西林大区管理委员会利用公司信息公开法调查了数百年,也无法完全调查清楚,这家巨型公司背后的资本所有者是谁。

    很多人都在猜测,除了联邦资产委员会之外,这家公司的幕后还隐藏着西林区实力最雄厚几个家族的身影,甚至有些人隐隐猜联想到,古钟公司或许和驻守西林大区无数年,拥有卓地位的第四军区有关系。

    这次为了配合联邦的计划,古钟公司派遣了这艘太空飞船来到东林区,带来了西林区的问候和官员,展开了一系列的政府与民间的交流,从表面上看,这些活动,只是为了掩护第四军区特种机甲小组的行动,但谁也没有料到,真正对叛国机修师出致命一击的,反而是这艘飞船自身!

    只是一艘商用飞船上面,怎么可能携带军方严厉控制的太空武器?

    古钟号太空飞船的船长是一个大胖子,通过热敏仪以及东林卫星成像系统,确认了先前那一记垂直重炮的效果之后,他放下了心来,喘着气斜靠在了沙上,从秘书的手里接过那杯犹有稳的咖啡,不知滋味地喝了几口。

    “莱克上校回来之后,一定会非常愤怒。”秘书小声地提醒船长,按照一般的配置,船长身边一般是配事务官,而这个胖子却很明显没有企业的自觉,把自己当成某种官员在看待,因为事实上,他本来就是一名军官。

    胖子船长面相极为温柔,但眯着的眼睛偶尔闪过的寒光才能展现出他真实的性格,细声细气说道:“如果莱克能够完成这次任务,我当然不会冒这种险开启主炮。”

    被肉纹占据的眉间闪过一丝阴沉之色,胖船长咬着牙痛苦说道:“一炮就打掉了公司半年的能量配额,你以为我难道不心疼?莱克那小子真***不争气,军区每年养他们特种机甲小组要花多少钱!”

    “这没办法,都那边下的死命令,总统办公室,宪章局,国防部,都在给司令压力,也不能再可惜这些能量了。”秘书耸耸肩,说道:“问题解决了就好,我得赶紧走了,还得向东林大区办公室和管委会汇报解释,还得把联邦的命令传给他们看,不然我估计不止这趟东林和西林间的互访要泡汤,东林警备区的战舰都要愤怒地冲上天包围咱们。”

    “给他们四个胆子。”胖子船长眼眸里闪过一丝嘲讽之色,“东林这边颓废的太久,把联邦的密令交给大区办公室就行了。我看这些官员也不敢对我们第四军区如何,话说回来……军区当年在这颗破星球上丢尽了脸,今天也算是找了一些回来。”

    秘书又耸了耸肩,他是文职军官退役后加入古钟公司,不像船长这些人,直到如今还暗中保持着第四军区的军籍,所以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为什么第四军区的同袍们对于东林大区总有如此强烈的厌恶感,明明西林和东林分处联邦的两端,相隔极为遥远,几年也不见得会打一次交道。

    船长室内回复安静,胖子船长认真地将冷了的咖啡放到身旁,开启了保密线路,对着光幕上那个一动不动的头像,无比恭敬,甚至有些谄媚地低头说道:“头儿,我们成功了。”

    那个头像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笔挺的深色军服,肩上的金星与银杠清晰地显示了这位军人令人心惊的军衔。东林和西林间的通讯至少需要十四分钟,所以那个中年将军的头像依然一动不动,像是个木偶一样,但是那深锁的眉头和寒冷的眼神,依然令人感觉到无穷的压力。

    胖子船长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只是为了杀死机修师……花了半年的能量配额,只是这是联邦下来的任务,您看是不是给总统办公室个函,让国防部与能源委会员协调一下,给公司……弥补一点儿?”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趁着光幕上那个令他无比敬畏的头像动弹之前,腆着脸说道:“还有就是……小姐今天还是不肯吃饭。”

    说完这句话,这位谈笑间出主炮,令机甲灰飞烟灭,毁了东林郊区无数绿地的胖子船长,瑟缩地抢先关掉了通话器,然后翘着**跑出了船长室。

    ……

    ……

    许乐今天也还没有吃饭。他趁着大爆炸的掩护,从山丘上跑了下来,借助河西州郊区的大混乱,成功地再次进入了地下水道,拼命地奔跑,终于跑到了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之中。

    一**摔坐在厚厚的落叶之中,震起些许陈腐的味道,少年急促地喘息着,感觉身体异常的疲惫和饥饿,他的心也很累,因为悲伤而累,无论是谁在经历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精神都会受到极强的冲击,更何况他还没有满十八岁。

    此时已经夜深,树林上空忽然响起啪啪的响声,雨水无来由地落下,震起了地上被落叶盖住的尘土,让整个林间都弥漫着一股灰土的味道。

    灰头土脸的许乐,眼神里满是忧伤。他闭上眼,用力地咬了咬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中紧紧握着的屏蔽仪,现蓝光已经越来越淡了,顶多再过两分钟便会失去效用。

    开始吧。

    许乐有些木然地盯着手腕上的那根金属手镯,用指腹轻轻一触,出里面的金属线和那些微小的芯片,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强,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后颈处的刺痛由骨中来,传递到全身,无比寒冷。

    新的人生,在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