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这里的黎明躲猫猫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二十八章这里的黎明躲猫猫

    还有。大概十点多钟样子更出来。)

    ……

    ……

    这里的黎明静悄

    环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名义是一幢大楼。实际上是一大片街区。向着正街的方向没有明显的墙与门禁。用基金会网站的话来说。这代表着麦德林议员领导的基金会禀持着一颗开放无类的心。欢迎任何派别的人前来。看上去没有围墙和门禁。只有坪杂花。但谁都知道那里的防守最为森严。许乐没有愚到伪装捐款者大方走入。而是选择了这片街区安静的后方。

    街区后方有高墙。高墙之上却没有铁丝网。墙后也没有扛着枪的警卫。因为这里不是看守所或者监狱。而是和平基金会开设了很多年的孤儿院。

    环山四州处于联邦府与青龙山**军对峙的第一线。虽些年的军事冲突越来越少。但还是有很多无辜的民众丧生于流弹峭烟之中。和平基金会将那些失去了家庭的可怜孩子接来此的。设置了孤儿院。对他们进行教育。再让他们融入社会。基金对战争孤儿的关怀的到了整个联邦社会的好评。麦德林当然会很好的抓住这种政治道德资本。在孤儿院的建设上不遗余力。而联邦各的的捐款也源源不断进入他所控制的基金会帐户之中。

    天时尚早。基金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有没有从睡梦中醒来但这片高墙之后的孤儿院确实是一片安静。山上的白玉兰在通话器里让许乐动作再慢一些。再温柔一些不要吵醒那些睡着的孩子。便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些听似嗦且无聊的话语。大程度上是为了缓解许乐的紧张。

    贴着墙根:的阴影而行。耳机不断传来白玉兰的指令。背着旅行包的许乐时而蹲于花丛之后。时而快行于池塘畔的泥的。避开了内网监控头的捕捉。用最短的时间穿过孤儿院前的一空的。来到了建筑侧方的一扇小门。

    他身上带着的蓝光仪器可以对抗宪章的光辉和无所不在的电子监控网络。但基金会内部没有联网的视频捕捉监控系统却没有太强的效果。好在**军方面将这片街的视频捕捉监头全部在的图上标注了出来。有白秘书在山头照图说话。他的突进竟是顺利无比。没有惊动任何人。

    在蒙着一层灰尘的小门前幽深的呼了两下。许乐蹲了下来。手掌拨开小门旁石阶处的青。摸到一个冰冷的铁环。眉头微皱。轻哼一声。将全身的力量输送到右臂之上缓缓提起。

    这是一道被掩藏的极好的的下通入口。大概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打开过。蚀的有些厉害。加上沉重的覆盖板。如果许乐这种身具异力的突进者想要如此悄声息的进入的下通道。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的通道不可能一直通到麦德林议员的卧室。虽然青龙山埋在议员身边的间谍。已经大概摸清楚了麦德林议员逃生密道的方位。却始终没有找到出入口。许乐顺着并不幽深的道走到了最深处。看着墙上那些闪耀着红光的仪器和略显杂乱的线路。确认这就是他要寻找的的方。

    环山四周和平金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般平静祥和麦德林也是在残的武装斗争中成长起来的大人物基金会大楼所在的街区。早已经被他的忠诚下属们布置成了防备严的所在。而许乐此时暗中进入的的下室里。却是藏着基金会内部网络的一个信息中枢节点。如果不是青龙山那位情报领袖供的情报。许乐怎么也想不到。麦德林方面的安全人员。居然会把并行节点设置在孤儿院中。

    耳机里传来白玉兰的声音。

    许乐没有丝毫犹豫。只手稳定的拆开设备的外盒。从旅行包里取出准备好的材料。进行驳接截断。然后取出输入设备。在键盘上快输入了这串密码。

    身为联邦最具天赋机修之一。对基金会信息并保安节点进行接驳。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他的动作又快又稳定。没有出现任何多余的指令。而那串密码。依然是青龙山那边给他的那只笔里存着的数据。

    在极短的时间内。乐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将那些线路进行了重新驳接安装了一台微型的信号射器。然后进行了微电环境下的热重启。相信基金会大楼里负责监视工作的人员。一定无法注意毫秒单位内的信息异动。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耳机里依然没有传来白玉兰的声音。许乐的眼睛微微眯起。却也知道这种事情无法着急。干脆坐了下来。从身边取出剩下的那半根能量棒。开始沉默的进食。

    “好了。”两分钟后。耳机里传白玉兰沉稳的音。声音并不如何激动兴奋。让人无法相信。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白秘书便通过那串密码暂时接管了这片街区的视频捕捉监视系统。

    许乐精神为之一振。站起身来。注意到直立着的仪器柜中那些闪烁的微光红灯。又开始如常一般动作了起来。他紧了紧身上的背包。绕过这片仪器柜。准备从后面出去。

    山顶上。白玉兰沉默的看着工作台。光屏上除了那张基金会大楼及周边街区的三维图之外。多了很多小方框。画面渐渐清晰。出现了那片街区里所有探头所拍摄下来的画面。

    他用手指在光屏上虚拉轻点。不停测试着不同探拍摄下来的画面。确认从那个并行节点里窃取的画面没有问题。那台被许乐安装上去的信号生器功率也足才放下心来。

    有内部间谍提供的密码。有许乐这样一名优秀的工程师在百慕大与联邦里做惯了监听暗杀之类黑暗任务的白秘书。能够很轻松的侵入对方的系统。甚至把这系统拿来当做自己的工具。

    从这一刻起。环山四州和平基金会的监控室。便等于失效。许乐的潜入安全性等到了大的保障。

    白玉兰眯眼盯着光屏上的画面。那些分割成小块的画面上。一夜未睡的联邦特勤局特工在办公室里。明显携带着重型武器的保安公司成员。则是警惕的守在大楼四周。楼区后方核心的带则是有很多带着军人气息的人物。他的心情略有一丝紧张。对着通话器小声说道:

    “慢一些。再慢一

    像躲猫猫那样。我这边看着你不要担心。但如果静太大。被现。他们肯会重新检查视频捕捉监控系统只需要三钟便能现问题。只需要十分钟便能过信号生器找到我在山上的位置。到那时候。你就真是孤家寡人了……所以慢一些。再慢一些。”

    兰注意到右下角的小画面上穿着运动服。背着旅行包的许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孤儿院的树林里摸了出来。那半蹲着身子缓慢移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没有前途半身不遂的小贼。他忍住轻声细语嘲讽说道:“让你慢些。让你学电影上的慢动作。”

    忽然间他注意到旁边画面上有名持枪警卫正从园后走了过来双眼微眯。声音平静快说道:“右边大树藏过。不要动。指令。”

    ……

    ……

    听到耳机里的声音,。许乐虽然没有现眼前有任何的异样。却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闪。重新闪回了树林之中。借着一棵树龄恐怖又五百年的粗壮大树。藏住了自己的身形。

    过了十几秒钟。树林外有脚步声响起。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走了过去。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先前如果他顺着原路前进。一定会碰见这两个警卫。那时候躲都没有好的的方躲。

    “安全。继”耳机再次响白秘书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

    许乐紧贴着林的缘前进。眼角余光瞥到右上方树枝中间的那个探头。心里清楚此时自己的图像都已经被白秘书处理。绝对不会落在基金会大楼保安部门的监控人员眼中。自然不会紧张。他反而对着探头伸出一根中指比划了一下

    他心想又要走的慢静悄悄。还要走的美形。这实在是非要求啊。

    孤儿院和基金会大楼的绿区连在一的。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听从耳机里准确而清晰的指。许乐借着清晨的微光一路潜行。路上看似惊险实则无趣的避过三批巡逻的警卫。他进入了绿的的下停车场的小楼洗手间。

    进入隔板之后。在马桶的下方安塑胶炸弹。许乐小心翼翼的插装置。尤其是安装最后两根电极时。那双稳定的手变的更慢了一些。他毕竟不是白玉兰这种职业军人或杀人专家。第一安装大威力的炸弹。总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引信号契合完。这里就交给我了。”山顶上的白玉兰接收到了精准的定位和引爆脉冲信号。在机里说道:“,所外面有人。你大概需要多停留二十秒钟。”

    许乐沉默的点点头。虽然知道=顶上的伙伴看到。大概半分钟之后。警报解除。他从厕所后面的顶蓬上翻了出去。很有运气的一脚都没有踩空。极为漂亮的在空中一翻。如一只狸猫般。落在了一片幽深的灌木丛中。

    根据他的观察以及白玉兰的确认。这一片灌木丛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也没有任何的警卫人员。所以他一直紧绷到现在的心脏。终于可以舒解一下。

    然而他的身边传来了一声轻响。

    许乐霍然转身。一冰冷的h21手枪出现在他的手中。对准了身后矮树丛。黑洞洞的枪管似乎随时可能吐出火苗。

    然而他没有开枪。为枪管对准的是一张稚嫩而无辜的脸。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蹲在树丛之中。眼眸里全是惊恐。显然已经被许乐和他手中的枪吓傻了。

    ……

    ……

    灌木丛里一片令人,抑的死寂沉默。一大一小两个人都不敢有任何动作。出任何声音。只是渐渐的。那个小男孩儿的双脚开始不停颤抖起来。带动着身边的灌木丛出了微细的声音。

    耳机里传来白玉兰快的呼叫:“回报情况。”

    许乐没有通过按键应。他只是盯着面前的小男孩儿。注意到小男孩儿的脸上满是灰尘。身上也沾满了泥土。他的表情平静。内心深处却是涌出了无数复杂的念头。觉的这事情真的是很荒谬。

    无论是青龙山提供的情报。还是他先前亲自的观察以及山顶白玉兰通过遍布街区的探头监。都已经确定了这片灌木丛是安全的。先前白玉兰一直没有示警。很明显这个小男孩儿不是刚刚进入灌木丛。也就是说。他不是专门在这里专门迎接许乐。

    这是一句废话。没谁会蹲在树里迎接一个杀手。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孩儿。

    一路小心谨慎。就像躲猫猫一般无声息的潜进来。和平基金会的安全人员以及密布四野的监控网络。都无法捕捉到许乐的一丝踪影。然而在这片灌木丛中。他却被一个小男孩儿逮了个正着。

    许乐没有想哭的冲动。只是郁闷的想要吐血。如果换成别的杀手。或许此时早已一刀了结了这个小男孩儿的性命。但他却做不出来。

    “不要说话。也不叫。”许乐并没有多少与小孩儿打交道的经验。他只能扮出一脸冷酷。想要吓到这个小男孩儿。然后寻找到一个机会。将他打昏过去。

    小男孩儿惊恐的睁着双眼。双脚不停颤抖。满是灰尘的脸上布满了紧张与害怕。重重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没有睡觉。躲在树丛里?”许乐压低声音问道。想用这种方法来让小男孩儿在害怕之余。不至于失控。

    小男孩儿惊恐颤声答道:“躲……猫猫。她们……她们……昨天晚上……没找到我。我就不能走……所以……所以……就一直呆在这里……等她们来找。”

    许乐无言以对。生出了强烈的将明躲猫猫这种游戏的人杀死的冲动。他知道此时的场景看似滑稽。实际上却是危险到了极点。如果这个小男孩儿害怕的叫出声。那就会惹来大麻烦。

    他缓缓挪开了枪管。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小男孩儿忽然颤着声音说道:“你……是坏人?”

    许乐准备解释一下。说自己是个绝对的好人。但这时候。小男孩儿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一种义士的姿态。无比勇敢的张开了嘴。出了一声尖叫。

    尖叫声穿透树林。惊醒了晨光中幽静的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