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七章

    忽然不是很喜欢笔弑麦德林这个名,所以就改了我知道我最近脑子有问题,那是精神状态的问题,嗯,今天还是一样,我这时候让领导陪我去喝两杯,培养杀气,另:我明天会写一万字,是先说出来给自己压力好了,我就是要写一万字,而且要写看才行!)

    ……

    ……

    白玉兰穿着一身数码迷彩的衣服,在漫天红黄落叶之中,极难被分辩出来。

    他低头看着工作台光屏上流动的数据,目光冷漠平静的就像四周林间近乎凝结的空气。

    “下水道已经被封死了。”许乐指着光屏上面清晰的两道横杠道:“这条路也很难走。”

    清晨的s2环山四州秋寒异常,随着他压低了音量的话语,白色的热气从双唇里喷吐了出来。

    落叶中的工作台以及旁边的一大堆枪械,是他们三天前在橡树州一家很普通的物流公司拿到手而工作台上连接着的那只笔才是重中之重。**军情报领给许乐那只笔里,藏着极为重要的情报数据,里面是和平基金会大楼的建筑结构图纸,安全布防规划,还有一个非常先进的即时数据接受装置。很明显青龙山在麦德林议员的身边也埋下了间谍,那位间谍此时说不定便正在山前的基金会大楼中,不断地向外界传递着里边的情况与火力布置。

    “安全人员地数量没有减少,反而比前几天更多了一些。”白玉兰指着光屏上一些正在移动的光点醒道:“特勤局的特工被撒到了外边,中间的环形通道处应该是那间保安公司地人,问题是在最里面的那幢独立建筑,我猜测应该是麦德林的亲信武装力量,他在都特区和港都自然不方便带在身边,然而今天回到了老窝,身边肯定防护力量很雄厚。”

    太阳还没有完全探出地平线,幽幽的晨光却已经笼罩了山脚下的城市,阴影与光亮重合在一起。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山脚下的基金会大楼,想着已经看了好几天地情报,下意识里握紧了拳头。

    军地情报十分翔尽。包括麦德林回s2路线。身边地防卫力量。都标注地十分清楚。情报里关于第二军区派驻军队沿线驻守地判断。让许乐不得不取消了突袭议员乘坐交通工具地计划。接下来送抵地情报。又证实了基金会大楼加强了守卫措施。他找不到任何混进去地方法。

    许乐是一个有耐心地人。然而心底深处一直有淡淡地阴云笼罩着。找不出原因。昨夜即时地最后一次情报里提到。麦德林似乎在做离开s2地准备。

    这位政客准备在集会之后。直接去西林前线慰问军人——这个情报让他感到了警惕。心里地阴云愈来愈厚。快要落下雨来。他有一种很不好地直觉。如果任由麦德林离开上林星域地范围。说不定再也无法找到他。

    基于这种直觉。已经等了两天地许乐不打算再去等待地机会。也不打算枯守能够混进去地好运气。选择在今天凌晨动突袭。虽然他非常清楚自己生猛地战斗力。可是要突入基金会大楼。杀死被联邦政府与那些武装分子层层保护地麦德林。依然感到手心开始出汗。后背微现冰凉。

    白玉兰冷漠而肃然地看着光屏上地地图与那些流动数据。他离开十七装甲师之后。无论是替白水公司出任务。还是接私活。都参与过很多次暗杀行动。所以对于今天这一幕场景并不陌生。然而以他专业地眼光看来。选择在此时此地动攻击。实在是过于冒险。九死无生地选择。

    “我认为应该再等等。”他轻声说道:“对方忽然将身边地保安力量提高到如此森严地程度。很明显对方嗅到了四周地危险。已经有了准备。”

    从s11回到s2,麦德林议员深居简出,显得极为小心谨慎,许乐眯眼看着山脚下的建筑,开口说道:“他是在防青龙山,或许也在防政府忽然翻脸,不见得是在防我这种小角色。”

    白玉兰沉默了下来,微微皱眉说道:“可惜下午的集会地点是在广场,那里四周开阔,找不到狙击的合适地点,不然倒可以试一试远程。”

    “广场四周的建筑都被政府保安部门清洗了一遍,我们没办法躲在那里。”许乐停顿了片刻,然后笑着说道:“而且远距离狙杀,终究不够保险。”

    白玉兰将光屏上的三维结构图拉远,指着图形边缘的山丘地带中某一点,抬头望向东北方向那座黄绿山林,缓缓说道:“如果那里有一把长狙就好了,计算射击半径,刚好可以覆盖后半程突击道路上点,这种掩护相当有利。”

    ……

    ……

    正闭着眼睛睡觉的施清海,忽然间睁开了双眼,掸去脸上的一个小昆虫,平卧于落叶之中,看着秋林上方被尖梢割成一片一片的泛白天空,那双浓密的黑眉尖皱了皱。

    四天前他就选择好了狙击的地点,昨夜便潜来此地,安静地等待了一个晚上。虽然那边情报有些不妙,麦德林似乎准备离开,既定的路线上都有联邦军队做保镖,这片山头终究距离还是远了一些,那个老家伙坐的车又是防弹虽然自己拿的是一把大枪,可是万一一枪打不死可就麻烦了。

    东想西想,施公子打了一个呵欠,轻轻吹了两声口哨,抱着怀里沉重的大枪再次躺了下来,翘着脚开始哼那叫做二十七杯酒的老歌,同时右手从落叶里伸了出去,放在了键盘式计算输入器上,不停地敲打着,让与大枪联线地微电脑开始热身,开始做弹道计算。

    偶然间,他的眼睛眯了起来,望向了天边另一处山头,心里微微一动。

    ……

    ……

    “我们只有两个人。”许乐将身上的那片树叶摘了下去,端起那碗自热食面,一面笑着说道,一面呼啦呼啦地吃了起来。

    现在看见面条,白玉兰便觉得有点儿恶心,他不知道许乐的身体究竟是什么做地,居然能够吃下去这么多东西。

    许乐忽然放下手中的面碗,认真地看着躺在红黄落叶中的秀气男人道:“你真不走?这可是会死人两千万虽然多,但我真没想过能买你一条命。”

    “我只是做后勤保障和战场远程监控指挥。”白玉兰低着头微微一笑,细声细语说道:“如果被人现

    会不顾你的死活先走,做完这笔,我也算把那两千万了。”

    “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爱钱……却又尊敬钱的人。”

    “你是个疯子。”白玉兰微笑着,秀气地手指不停敲打着键盘,细柔的双眼盯着工作台上的数据道:“我虽然怕死,但想着这辈子偶尔疯一把,倒也蛮有意思。”

    许乐无语,他清楚白秘书是拥有怎样人生观地人,他从来不会奢望对方会理解自己这次疯癫荒诞的举动不会指望白秘书会为了联邦或什么无辜而勇敢地站出来,所以他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这个秀气男人还愿意留下来帮助自己。

    宇宙雄阔壮丽,一样的人类却有着极为复杂地心理构造,让他怎么看也看不明白。

    吃完了温热且口感极差食面条,许乐揉了揉肚子,从林间落叶中爬了起来,换好了一身带着帽子的运动服,将早已准备那个大旅行包背到了后背,还掂了掂以适应重量,自然就像是一个准备去野外旅行的家伙一般。

    “出事了真的得自己先跑。这次算我欠你地,不过我已经欠了别人两条了,要还也没法先还你。”他对装备做着最后的检查了这番话,其实他心里清楚,离开s11这么久,肯定某些方面已经在查自己地行踪,而夫人掌握了他最大的把柄,此番事,他除了改换身份潜逃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活下来地可能,所以所谓欠白秘书一命,大概也是永远无法偿还的债务。

    都是杀过人地男人,虽然白玉兰闺秀有若处女,但杀伐决断冷漠乎一般人多矣,所以两个人并未有任何唏嘘拥抱的念头,只是互视一眼,然后挥手告别。

    穿着迷彩的白玉兰带着工作台,消失于漫山漫野的秋日落叶之中。许乐则是背着行囊,沿着山间湿滑路,向着那片建筑群走去。

    人往山下走,太阳却在往地平面上挣脱,天空中渐趋明亮,却依然处于清晨灰蒙的状态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乐来到了山脚下,隔着层层秋林,看着道路尽头隐隐可见的人影,按着耳中的颗粒,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耳机中传来了白玉兰清晰的暗号声,从第七小组军械库搞到的战场通讯设备,可以保证三十公里内的联系。山顶落叶中,白玉兰平静地观察着工作台光屏,清晰而准确地向山脚下的许乐,出了第一个观察结果和战斗指令。

    所有的设备都是联邦军方最专业白秘是专业的暗杀好手,许乐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信任他的判断和指挥便好。

    没有急着穿林而出,而是绕着山下走了一个大圈,借着林木的掩护,远远避开了基金会大楼区的正门方向,许乐才走上了马路,此时刚好第一缕阳光照了过来。

    他穿着宽大的运动衣,帽子已经掀了起来,遮住了自己的容颜。他背着沉重的旅行包,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在山上进行了夜营。他露在阴影外的脸颊带着阳光的微笑,正值青春。

    黑色的路面上有红叶铺垫,踏上去清脆作响,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老东西,你真不肯帮忙?那我这次就真死定了。”

    脑海深处,宇宙深处,星辰四周,天地之间一片安静,身后秋林里偶有鸟儿对着即将到来的严寒出鸣叫抗议,却没有人回答他心中的呼喊,沉默有如死寂。

    许乐的脚步略微顿了顿,他已经尝试了很多次在思海中与那位伟大存在联系,在都特区的时候成功了一次,然而当他勇敢或说愚蠢出自己真实目的时,那边直接拒绝了他的要求,然后沉默,一直沉默。

    “按你计划,你将严重触犯联邦法律。”不知何时,一行小字出现在他的眼前,微白的字体十分柔顺,比新生的晨光还要温柔许多。

    “你又不能抓我。”许乐在心里对那个存在说道:“按照第一宪规则,你不能用以预防犯罪,非受批准或申请,你不得主动参与事件进程。我只想知道,你今天能不能帮我。”

    “任何触犯联邦法律的事情,都是不被允许的。”

    极遥远的都特区郊外地底深处,联邦中央电脑内部整合出一段极简单的信息息段,通过遍布整个联邦的电子监控网络,在几秒钟的时间内,通过信号放大器穿越空间通道,绕过星河,来到s2的大气层外,随着晨光一道落在满地红叶之上,进入许乐的后颈芯片之中。

    许乐的脚步已经不再有丝毫停缓,双眼微眯,透过帽檐的阴影,看着不远处的那道围墙,他赌博式地向那边出了主动联系,却并没有获得任何结果,但他不会失望,如果连这种事情,那个老东西也会帮助自己,那他岂不是可以一个人抵抗整个联邦?

    深色的军靴踩在红色的落叶上,簌簌作响,蓝天开始展露清美,光线清漫美丽,背着旅行包的许乐,忽然想到了两年前逃离东林大区的时候,那时候他似乎也是做着如此的打扮。

    取出一根高压缩营养棒掰断成两截,放到嘴里噗哧噗哧嚼开,用口水润湿送入腹中,许乐走到了围墙边上。这些天他不停地进食,此时还随身携带着军用的营养棒,他很清楚原因是什么。当他大幅调用体内颤抖力量的时候,他便会急剧饥饿,所以他需要事先就做好充分的补充,而另一方面,他很紧张。

    秋高气爽,他踏红叶而来,来到高高围墙之下,双眼一眯,双腿微微一颤,体内力量猛然迸,一蹲之后如箭矢般跃起,轻轻松松地翻了过去。

    “真是个怪物。”

    山顶的白玉兰眯着眼睛看着光屏上的进展,这才明白昨夜选定路线的时候老板为什么坚持从墙后进去,明明那堵墙光滑至极,高达四米五。他此时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看着代表许乐的光点已经进入了框架图范围之内,才明白对于某人来世界上很多障碍,原来都不是障碍。

    “左三十度十五步,你会现一个小门。”他看着光屏,对着通话器轻声说道:“不需要着急,可以慢慢来,温柔一点儿,对,再温柔一点儿,孩子们都还在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