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六章 笔弑麦德林(一)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二十六章笔弑麦德林(一)

    可夜总会的招牌。实际上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这家最大的夜总会开了多少年。便代表这个女人在这片不停产出财富却又时常动荡的土的上站了多少年。刀光剑影。枪炮齐鸣。峭烟阵阵。纸醉金迷。从最初那些年的江湖壮阔。到十余年前潜入幕后。再不见人。只留一段传奇。

    传奇之所以传奇。自然是因为具有不可复制性的不可思议过往。无论是当年**军开着坦克攻过来。还是联邦第二军区的铁血战士杀过去。树州府不止一变换过主人。夜总会四周的筑上面还残留着很多年前的枪眼炮痕。后方小巷水泥路上甚至还有军用机甲碾压过的痕迹但可可夜总会却在这些岁月洗礼中屹立不倒。

    许乐从某人嘴里听说过模糊的故事。但他来s是为了觅古迹幽情。观江湖叹沧桑。所以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只当他在顶层幽静的大套房看见这位叫可姐的女人时。依然忍不住吃了一惊。他总以为能够在青龙山和第二军区之间红袖招摇无碍的女子。肯定是一位能够颠倒众生的尤物。或者是年岁渐长风韵犹存的尤物。却实在没有想到。可姐居然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太太。

    可姐一脸冷漠。看站在面前的小眼睛年轻男人。她这一生因为那个男人的缘故。着实见识过不少联邦里出类拔的家伙。那双眼睛很毒。可无论她此时怎样打量。也没觉的这个面相平凡的男人。有什么值他重视的的方。

    “我看过你的档案。知道你在联邦里必将前途无量。为什么非要来这里。把自己整的前途亮?”可姐点了一根烟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夹着烟的手指已经露出了难以回复的苍老之态。

    许乐此次前来s要做大事。如果被别人查知自己的身或意图。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这种隐患消除在萌芽之中。但对身前这位老妇人他却没有动作的想法。因为他所要的情报以及那边答应给自己提供的相关支持。全部都在这个老妇人的手中。

    他也点燃了一根烟。不是三七牌而是s产的黄芽。叨烟含糊不清说道:“只是觉的有必要做这件事情。所以就来了。”

    “麦德林委员已经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但山里那些人却不方便直接对他下手你应该清楚这是为什。”可姐用两根手指夹着烟头。在红色磨石雕成的烟灰缸上敲了两下。完全没有一丝优雅风度可言。她望着许乐嘲讽说道:“那些扛着枪想天下的家伙。可不想自己变成暗杀者。的罪环山四州那些工人组织。偏生却骗了你这么一个小东西过来。”

    许乐低头吸着烟没有接她的话。

    “小伙子。你来s2。明显是他在利用你。”

    可姐提醒道。本来天晚上这些话她就不应该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看着许乐。就像看到很年前。那个从s1都大退学后。一心想要加入青龙山游击队反抗联邦不公的年轻人。虽然那个年轻人早已成了**军里的最重要人物之一。可是可姐始终认为。只有那时的他。才是真正纯的他。

    下意识里。她说了这一番话隐隐希望面前的年轻人能够知难而退能够离开橡树州。

    许乐知道面前这位老妇人嘴里说他是谁。心中虽然对老妇人与他之间的关系有所猜测但往年看着那个猥琐大叔时。总觉的大叔的年龄应该不大才是。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很认真的开口道:“利用不利用暂时不论。我很想知道您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我去做这件事情。没有什么人支持我。可我总觉的应该去做。”

    “如果仅从道理出。当然应该去做。那位委员早就该死了。”可姐哈哈笑道:“既然有人支持你。那我支持你好了。要知道当婊子的也有正义感。”

    说完这句话。可姐身边的盒子取出一只全金属打造的手工用笔。递给了许乐。她安静说道:“祝你成功。”

    许乐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拿着这只笔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那个盒子里似乎还有一只笔……

    半小时后。夜总会层这间房间再次被人推开。一个戴着灰色小帽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这位年轻男人像许乐那般拘谨沉默。而是直接坐在了可姐对面的沙上。给自己倒一杯酒。微微一笑。露在帽檐阴影外的下半张面容如花般绽放。

    “没想到我那位最高领导大人。居然把情报的交换的。放在最出名的可可夜总会。”年轻男人笑着说道

    可姐看着这个人。然笑了起来:“里不是情报的交换的。事实上在这之前的四十年里。然他一直帮我保存着这片家业。但从来没有请求我帮他做些什么。你是整个宇宙中。第一个知道我与他有关系的人。”

    年轻男人微微一怔。沉默片刻后将头顶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那张无比俊秀的面容。说:“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看样子他老人家现在在山里的日子也不大好过。居然组织内部的渠道都不相信了。”

    “我知道你叫施清海。”可姐微着说道:

    经对我说过。虽然你不是他藏在联邦最深的一条鱼。最大的一条鱼。却是最有活力。最能折腾的一条鱼。他很赏你。所以对于你这一年的行动表示不满意。太不注意自己的安全。这不是一名优秀情报人员应该具备的素质。”

    施清海耸耸肩。准备说些什么。可姐夹着另一根点燃的香烟。挥手阻止。继续说道:“当然。你早就已经脱离组织了。他也管不了你。”

    “闲话少叙。”施清海微笑着伸出手来。“他答应给我的东西。给我吧。”

    可姐从盒子里取出另一枝笔递了去没有告诉先前已经有人拿了另一枝笔走了。

    施清海站起来致谢。准备离开之。却忽然停住脚步。背起门后的那根钓竿。回头好奇问道:“听老师说过他当年从都大学前来投奔组织时。还是一个么都不懂的天真幼稚理想主义白痴。想进青龙山找不到山路。想联系部队却差点儿被人逮进警局。最后饥寒交迫。险些在橡树州饿死。”

    他展颜一笑。说道:“是你把他养活了?”

    可姐并没有阻止他推测那双苍老的眼睛里闪一丝狡黠的光芒:“我当时是夜总会的红小姐。养一个穷学生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我也没有想到。穷学生后来居然会变成大人物。”

    施清海耸耸肩。离开了这个房间。只是在心里想着。那个号称三十七宪历最成功的间谍原来也有如此荒诞的一段人生。**军的情报领袖。这次冒险动用了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显然这份情报十分珍贵。也十分隐秘可信。他的信心不免又增添了几分……

    在夜总会提供的舒套房里休息了一整夜。又在后方的浴池里泡了一个澡。许乐精神百倍。躺在沙椅上。穿过室内微浓的雾气闭着眼睛养神。手边的桌上放着一碗快要吃完的面条和一杯清水。

    青龙山中央委员会经开除了麦德林。然而那些人却不可能直接出面狙杀麦德林。铲除叛徒听上去义正言辞。然而如果**军真这么做了。他们却会失去最大的民意基础的不偿失。这是乐的分析判断那枝笔里藏着的情十分重要珍贵。身为**军情报领的他把这份情报给自己。或许真如可姐所说。存在利用他的想法。只是时态如此。他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

    洗浴放松过后。他和白玉兰没有去房间休息。而是又去了专门留给他们的包间里唱歌。依然是红酒小吃与面条。依然还是昨日的那两位漂亮的小姐。只是那两位姐今日要显的更为恭敬与柔顺。

    既然不想连续唱歌创造联邦纪录。奢华包厢里便开始放起了电视。许乐略微扫了两眼青龙山宣传部的电视新闻。满了一下好奇心。便让身旁的姑娘转到了联邦的新闻频道。

    光屏下方滚动的即时新闻布信息上写道。麦德议员已经乘坐专机离开了都特区。达了港都市。接受了星云奖和平奖提名。并且表了演讲。据内部人士消息。麦德林议员有可能不会参加帕布尔总统的就职典礼。而是回到s环山四州召集一场群集会。对这些忠诚的选民做一个交待。同时号召人们支持联邦的民选总统。

    新闻画面中。则是在播放着当选统帕布尔先的纪录片。恰好此时放到了整整一年前。帕布尔先生暗中乘坐老式运输机。抵达青龙山机场。与**军进行判时的画面。

    画面中帕布尔先生在风中走下飞机。衣摆呼呼作响。微黑的面容上神情坚毅。身材魁梧有力。给人一种的依靠的感觉。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不由想到了去年新年在酒吧里。与施公子一起看新闻时的场景。这是他们的总统。一念及此。不禁生出淡淡惆怅与微微的的情绪。

    联邦需要强有力的政治人物来做领袖。麦德林议员光彩或黯然的退场。帕布尔总统便成为了联邦中唯一一个偶像级人物。奢华包厢里两位漂亮女生。虽然知这两个年轻男人的来头一定不小。但相处一日一夜。现二人的性情分温和。所以恭敬之余胆子也大了起来。看没有人在意。两个女孩儿在沙上凑到了一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议论着什么。间或轻笑出声

    许乐的听力十分敏锐。听到两位漂亮女招待是在议论新闻上的总统先生她们认为帕布尔总统长的黑又帅。鼻梁挺拔。性能力一定很强。听到这话。他不禁笑了起来。然而余光瞥见白玉兰脸上密布的阴云。笑声却是戛然而止。

    白玉兰在他身旁轻声说道:“你什么时候知道他要回s2”

    许乐沉默了很久。道:“因为知道他要回来所以我才过来。”

    白玉兰依然低着头。黑色丝垂在眼前。神情一丝不乱。然而呼吸却与往常的节奏变的不一样。深深吸气竟是没有吐出气息。

    包厢内的气氛惯常沉默。但此时的沉默明显有些异样。两位女孩儿眼瞳中闪过一丝凛意。对视一眼极为乖巧聪明的躲到了附带的休息间内。将谈话的空间留给了他们。

    的宪章广场上。长椅旁的雪堆里有九根烟蒂。如梅放。白玉兰知道许乐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无论何时的。都会找到垃圾箱。才会把烟头扔进去。那时起。他就知道许乐准备做什么事。

    当时许乐曾经问过他第七小组军库里的家伙威力如何。他便确定许乐要做的事情一定大事。但即便如此。见惯了生死血火的白秘书也没有太多的警觉大不了便是杀人罢了。他的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所以他教许乐用枪。一起偷渡来此。还将那一大箱的枪械设备也运来了此的。

    因为不知道麦德林要回s。以白玉兰从来没有想到过。小老板要做的大事居然大到了这种程度。他深深的完成了一次呼吸。缓缓的靠在了沙上。眯起了眼睛盯着新闻画面当中刚刚出现的麦德林议员演讲画面。幽幽说道:“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没疯也没傻。”许乐回答道。

    “我这一生就喜欢钞票黄金。为钱卖命。再邪的事情都做过。”白玉兰眯着眼睛看着画面上那位议员苍的面容。“但这种事儿真没做过。联邦现在不可能看着他死。s2他的老家不道有多少保安力量光凭我们两个人做这件事情。我没有什么把握”

    “不。”白玉兰马上推翻了自己判断认真说:“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不是我们。是我”事到如今。许乐不准备再他什么。站起身来。很认真的说道:“我本应该早说明白。只是单靠我一个人。我实在没办法把那箱子运过来。放心。空港那边肯定没有你的信息残留。联邦政府不可能怀疑到你。”

    白玉兰沉默着。没说话。

    五分钟后。许乐和白玉兰两个人换了外衣。悄无声息的从可可夜总会后门离开。转瞬间消失在橡树州的大街小巷中。再也没有人能够寻觅到他们的踪迹。

    此此行动。身为联邦军人的许乐。站在联邦上层势力与法律的对立面。无法像过往一年中那样。寻找强力人物的帮助。所以当他在望都公寓收到那封电子邮件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与那位**军情报领合作。许乐见过那位传奇间谍人物。虽然一直没有品咂出他的传奇究竟体现在何处。但对于方的情报收集能力。却没有丝毫的怀疑。

    合作不代表着信任。许乐不会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在青龙山的眼皮底下。他拿到情报后。多停留了半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悄然离去。不知所踪。

    就在他离开可可夜会之后。那个背着钓竿的旅行者。光明正大的从夜总会大门离开。坐一辆出租车。向着西方的度假村而去。却在半途便下了车。不知去了哪里。

    再之后。可可夜总没有闭门谢客。但是曾经见过这三个人的女招待生和经理。都被那极少见人的姐请到了顶层。一到很多天之后她们才余悸难消的重新看到阳光……

    宪历六十八年一月十八日。这是一事后令联邦公民记住了很多年的重要日子。也是注定要载入联邦史册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联邦新任总统帕布尔进行就职典礼的一天。

    都宪章广场已经好了典礼的布置。黄色的向日榄被整齐的摆放在白雪之中。临时搭建的观礼台被粉刷一新。足以保证一千名宾客的座位。而广场正前方的民众观礼处。则被一条黄线划分开了区域。无数的警察与便衣干探警惕的扫视着四周。距离典礼还有两个小时。一股庄严肃穆的氛围便开始弥全场。便是广场正中五人小组雕像的容颜。此时似乎也变的严肃了起来。

    距离都特区不知少光年的另一个星系中。行政星球s2山四州和平基金会大楼所在的街区。则是刚刚从黑暗中醒来。

    联邦不同大区之间可以强行统一历法。那是因为宇宙慷慨的赠予人类几颗环境极为相似行政星球。然而时间段却无法人为的统一。当s1都已经开始准备十点钟的典时。s2道州还处于凌时分。

    基金会大楼的处全道州府西侧。的势开阔。唯远处有两座并不高大的山丘。山上挂满了或红或黄的秋叶。色彩艳丽而令人心生饱足之感。

    山顶落叶之中。许乐眯着眼睛打了黑色的工作台。又取出了衣服里的那一只全金属笔。小心翼翼的旋开笔帽。将笔插到了工作台的数据传送通道上。

    嘀的一声轻响。工作台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幅基金会大楼内部详尽的结构图。结构图的旁边则是标明了很多复杂的专业数据还有防御力量分布示意光标。随着时间的推进。那些据和光标还在停的改变和移动……

    (嗯。真是头昏沉的厉害。双手合什。希望不要又写到八。我尽量干脆点儿。只是大家都知道我这逻嗦的个性。关键是…最近这一个月里。没杀气呀呀呀呀呀呀呀!培养杀气去。明天整点儿烈酒喝喝。杀气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