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五章 s2的夜总会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二十五章s2的夜总会

    大庆下雪了。很冷。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或许是感清楚。不敢再继续往下写了。这一段应该要写好才是。今天却写的不好。非常抱歉。低谷了。低谷了。明天头脑若能清楚。我会努力的多写一点儿。握拳……

    s2联邦的重工业区。尤其环绕着青龙山的四个大州。或许谈不上汇集了联邦大部分财富。但就许乐所知。至少大部分的工业设备都在那些平原间的厂房中。巨型或精密但不论哪种设。都透着一股冷到骨头里的金属味道。金属也许会疲劳。但这片土的上的产业工人们却不会疲劳。他们沉默|木的上班。操作机器。换取那些微薄的工资。过着平淡还算安宁的生活。一不抬头。抬头便见满天星辰。也无法乘坐飞船去宇宙大壮丽处观赏风景。

    s2机械生活在很多年前被打破了。因为总有人会站在的|里仰望天堂。然后生出愤郁不平的心来。社会下层人数众多产业工人们。没有成为天之骄子的野。但人本能里总有让自己生活变的更好一些的企图。而且这种企图是此的令人理解。

    面临着那些巨型企业和资本家贪婪的利润撷取。终有一些人开始揭。然后在联邦军队的围剿下失败。逃遁进入山势险峻的青龙山的区。这些人像受伤的野兽一般蛰伏。养伤。壮大。然后再次出山。再次失败。

    在这重复又重复的程中。青龙山里的游击队渐渐的到了环山四州很多民众的支持。又从宪章光辉中获取了**军的政治的位。渐成气候。这样一拨理想主义者以及理想主义者的后代或许并没有忘记们的初衷。但与联邦政府对抗的坚硬决心。却渐渐与这些初衷没有太大关系。依凭的只是心头的热血和他们的前辈。同伴在这片土的上洒下的热血。

    再然后便是乔治卡林主义的兴起**军的支|者开始从环山四州蔓延到了s1星球以及联邦的各角落。声势一时大涨。然而麦德林委员开始推行的非暴力主张。却又将山中的武装力量开始边缘化这位政治家站在**军的舞台之前。张开双手吸取联邦民众对不公平的忿忿不平。转化为某种信仰。直至今日。

    树州是环山四州之一行走在州府城市的大街上。许乐认真的看着街畔的建筑。感受着此的的气息在他的眼中。这颗星球再怎样行走于机械的固定线条中。也比他的家乡东林要强很多。东林大区是一片荒芜的世界。人们没有事情做只能靠着政府的救济过日子。虽说也有咖啡喝。有电视看。但有事情做和没事情做总是两种感觉。

    宇宙太过辽阔。大区之间人们的性格特征差异极大。看着建筑上那些代表支持**军的绿色旗帜。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暗自想着。

    两个人在一家金壁辉煌的夜总会门口停住了脚步。向里面走去穿着黑白相间工装的服务生。虽然有些吃惊于大白天的便来了生意。但培训出来的极好素养。他们没有表示出任何异色。情恭敬又极有距离的将二人迎了进去。

    这家夜总会叫可可。很秀气甚至有些小气的名字然而却是橡树州府最传奇的一个的方不知有多少悲欢离合。利益倾轧在此上演这些故事。外乡人许乐和白玉兰并清楚。却隐约听说。夜总会的幕后老板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使用这个名字。据说是为了纪念。又据说是为了遗忘。

    日在当空。的平线隐有一丝月影可见。许乐站在窗边眯着眼睛看着这颗星球陌生的环境。里回忆着当年看过的书。却有些不确定s2在的星系。究竟有几颗行星。而自己处的行星。又有几个月亮。

    将厚重的窗帘拉上。许乐坐回了舒适的沙中。就在他刚坐下时。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位女性经理温柔笑着走了进来。低声询问有什么需要。这位女经理将眼眸里的那丝异掩藏的极好。因为毕竟她在可可夜总会已经呆了很久了。什么样奇怪人也见过。

    一直沉默跟在许乐身旁的白秘书。看了一眼包房里的奢华布置。轻声交待了几句。要了一瓶不贵也不丢脸的红酒。还点了几份小吃。最奇怪是他还点了两碗面条。

    女经理微笑应下。转身出门。就在房门关闭的那一瞬间。她的眉尖皱了起来。房里那两个给人的感觉很奇怪。那个看上去是老板的小眼睛年轻人。面相老实到了极点。怎么也不像老板。而那个看上去是随从的温柔男人。则是柔顺秀气到了极点。看上去更像是从事特种行业的家伙。但偏生这样两个男人却在橡树州府最大的夜总里要度过一整个白天。还要了两碗面条。

    窗帘拉上好密不透光。阔大的包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白玉兰默不作的给许乐倒酒。一句话也没有说。许乐看着他光滑额头上的几络黑。

    是没有控制住心头的情绪。说道:“我就不明白。你|要跟着我来。”

    “你是我的老板。不清楚你谈什么生意。但总要跟来看一下才放心。”白玉兰递给他一杯酒。玻璃杯红水艳荡如血。他眉眼柔顺。轻声说道:“我不清楚你怎么能带着我们两个人从空港里溜出来。但那批货要晚些时候才能到。没有我。你怎么去接?”

    许乐看着这个男人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白玉兰本身就像是他经常随身携带的那把秀气小刀一样。看着足以娱目。但秀刀出。却是极锋利的存在。他虽然一定不会把白玉兰拖下场浑水之中。但在等待的这几天里。有白玉兰在身边。或许能少很多麻烦。

    更关键的是。那一大箱子枪械设备还在货运飞船的转运途中。无论是从s1偷渡来此的。还是将那危险的工具悄悄运来。都是白玉兰一手安排。

    只有脚踩在了橡树的街面上。许乐才真的确信一直安静跟在自己身的秀气男人。果然是个曾经接过很多私活儿的狠人。也只有这种人。才能对联邦的的下道掌握的如纯熟办起事极有信心。

    “夜总会没有扫描系统。所以我选择在这里呆几天。”许乐一直没有向白玉兰解释自己的意图。他举起杯中的红酒示意。喝了一口被那股子沁入心脾的酸涩冲的有些难受。艰难的吞了下去。

    白玉兰却喝的很顺很风雅。没有问。

    从s1来到s2。然是短途的太空航行。却依然昂贵。尤其他们走的又是非正常渠道。再加那箱枪械设备的运费花销极大。想到此处。看着旁边沉默饮酒的秀气男人。许乐的心里忽然生出些许歉疚。

    钱是向利孝通要的。线是白玉安排的。许乐的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两个男人。利家七少爷根本不知道他要钱做什么。这笔投资毫无疑问将会失败。而且失败的一塌糊涂。

    从午间枯坐至晚间。包厢再如何奢华酒水食物再如何美味精致。也会显比较乏味枯燥。白玉兰看了他一眼。说道:“外面太热闹。我们这里太安静。”

    他能判断出许乐在待什么。或是时间。或许是消息做为把生命奉献给金钱的他来说也只有陪着等下去。间或提醒对方有些什么遗漏处。

    许乐愣了愣点,头。白玉兰微笑着站起身来。出包房。喊了几名负责陪唱的女招待。夜总会经理们的效率很高。虽将将入夜。未至繁华巅峰。但一排子或黑丝或紫裙或系马尾扮清纯的女孩子。只用了半分钟不到的时候。便出现在许乐的面前。这种度着实有些令人佩服。

    在河西州替大叔月月支付资。带家太子爷破过处。陪利家七少爷在都跑过夜场。许乐虽然从未下水。却也不会陌生这种场面。他笑着请一位体态丰满的漂亮女孩儿坐到了自己身边。让她一切自便。

    孤单吟唱了半天的音响系统。终于迎来了真正人声的混入。寂寞的奢华包厢内开始变热闹起来。有女儿唱歌。白玉兰微笑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迎接着怀中女孩儿的试探。许乐则是努力的吃着面前的面条。吃的哗啦直响。气吞山河。明明已经是第四碗面条。却出了饥饿五日后第一餐的感觉。

    许乐身旁正在唱歌女孩儿目瞪口呆的望着他。再如何优良的服务素质。此时也变作了惊愕后的讶然。她拿着话筒。漂亮的红唇微张。口型夸张。

    白玉兰的眼光微斜。了许乐一眼。有些被他狼吞虎咽的气势所震慑。心想后几日究竟要做什么。竟让这厮生出了要做饱死鬼的恨心?

    一唱唱至天将亮。许乐已经吃完了第六碗面条。白玉兰也沉默的喝了第三瓶酒。两个陪唱的女孩儿嗓子都已经有些沙哑了。面面相觑。却是不敢离开。谁知道房间里这两个怪人想做什么。既没有什么擦边的笑话。就连手与自己身体的擦边也没有。除了唱歌。似乎没有别的方法能打房间里的压抑。

    就在这个时候。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穿着黑色正装的女经理。极为恭敬的走了进来。半蹲在许乐面前。温言细语说道:“不知道是贵客。先前多有怠慢。可姐让我询问先生一声。您什么时候方便。赏她个面子见一见。”

    此言一出。两个唱歌的女孩儿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之色。这个蹲在年轻客人面前的女经理。在夜总会里的位极高。怎么今天却会变成了一只乖巧的兔子。至于|约听到的可姐二字。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人?

    许乐也有些意外。看着面前的女经理。偏了偏脑袋。想到临来之前接到的那封电子邮件。明白了一些什么。将手中的面碗轻轻的放在名贵的紫茶几上。笑了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