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三章

    风坡会所的盛宴,是一场并不如何狂肆的狂欢,联邦之后,食人再次端起了餐盘,只不过他们依然要讲究风度与餐桌上的礼仪,自然不会唇角流着鲜血,再来赞叹庶民的血肉滋味,他们只会扮一副深沉忧国忧民样,捏捏自己口袋厚薄所以今夜会所的分赃盛宴并不如何,唯一在目光焦点处被捧出来的,反而只有许乐一个人。

    走入会所,在廊间遇着利修竹与林斗海,这两位联邦七大家的接班人用一种平静中夹着暗嘲的口吻,举杯庆贺时,他低头无语,对方的意思很是清楚,你若跨进这个门槛,便等若是脖上系上了一根缰绳,不能放肆纵驰于原野之上,却只能供人驱驾。

    hTd局就连普通民众想养宠物,也要收取大额的费用和十分繁复的批准程序,可流风坡会所里的客人们,谁不在偏远的山区里,拥有自己的马场?

    “你不过是一条夫人用来咬人的狗。”林斗海毫不掩饰眼眸里的恨意与蔑视,在许乐的面前压低声音狠狠说道:“当我们需要你的时候,就会把你放出来吠叫两声,当我们不需要的时候,你就只有老老实实地呆在狗舍里。”

    林斗海看了一眼他军装上的勋表,嘲讽说道:“当然,我们会给他一根大骨头尝尝。”

    许乐没有理会这个年轻男人,七大家的后代子弟中,毫无疑问以林斗海最为差劲。他只是盯着林斗海身旁的利修绣,这是他第一次正面接触铁算利家的接班人,看着利修竹那张可以与施清海相提并论的俊俏面容,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心思却飘到了别地地方。

    为了维护联邦地稳定,所以无论是政府方面还是夫人,在麦德林认输之后,选择了妥协,这是看上去并没有太大问题的决定。然而究竟这种妥协的背后,一直支持麦德林的铁算利家和林家,是不是也在担心什么?身为联邦金融界的巨人,利氏家族真地会害怕环山四州那些满手油污的工人罢工?难道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解决可能引的动荡?

    这真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不过是联邦政府与七大家之间,七大家内部之间的再一次妥协罢了,这大概才是事情真实的模样。因为觉得好笑,所以许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手中的那杯酒已经喝光,手腕一抖,酒杯直接砸到了林斗海的脸上,玻璃四溅,有鲜血流出,打断了林斗海无休无止的怨毒嘲讽与取笑。

    “失手。”许乐说道,然后向内里走去。

    ……

    ……

    会所里地小冲突马上平息。在管家地安排下。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在夫人地眼中。像许乐这种性情地年轻人。也只有愤怒郁闷到了某种程度。大概才会显得如此肆无忌惮。因何愤怒郁闷。自然是他做出了一个与自己真实想法相背离地决定。所以夫人地心情很平静。看着走到自己面前地那位年轻人。轻声说道:“先休息两个月吧。帕布尔先生就职以后。会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

    许乐点了点头。接过了文件袋。袋子里面有先前他不肯接受地嘉奖命令和诸多文书。至于另一个装他最大秘密和李维安危地文件袋。自然没有人会给他。他也不想去要。

    再次踩着微湿微暖地青石板路。于夜色层云之下。行走于流风坡会所之间。许乐谢约了一位经理地相送。隔着几株名贵地常青欣赏灌木。望向那边。

    那边坐着十几位重要宾客。能看到狼狈地林斗海依然在低头擦拭什么。小型地特设舞台上面。联邦艺术学院地演员们。正在用心地上演一出戏剧。许乐略看了两眼凭借当年在河西州立大学图书馆里地记忆。分辩出这是大剧作家席勒流传千年地一出戏剧。

    刹那间。他想到了夫人下午地时候。对自己讲过地那出席勒地剧本。不由眯起了眼睛。为了给亲人复仇。那个男主角与石像巨人搏斗。结果让所有村庄地人为之陪葬。这究竟是冷血还是热血。是复仇地天然正义还是将意念凌驾周遭之上地精神病患?

    许乐只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不清楚应该如何评价那个主角,而且他也没有什么仇要报,所以他不再深思。

    舞台上这出戏剧的主角是一位家国尽丧,一心复仇的王子,王子拔出长剑对着夜空呼喊道:

    “我即使被关在果壳之中,仍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

    许乐看着舞台上的演员,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句台词,然后离开会所,便在此时,雪花又落了下来,被会所清漫的灯光一照,格外圣洁。

    ……

    ……

    北国的都、港都都处于冬雪之中,更北一些的临海州更已经是风雪交加,阴寒交迫。而南半球的热浪岛却恰要进入一年之中最热的时间,也是最热情的时间,沙滩上穿着极少布料的美女们越来越多,酒吧里的冰镇碑酒越来越少。

    热浪岛后方偏僻处的海面木屋中,施清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眯着眼睛看着手机上的电视新闻。他身后那个漂亮的女孩儿将身体贴住他的后背,脸上挂满了不舍与羞涩,轻声问道:“真要离开了?”

    为了踏遍这片寂寞的海,施公子和这位女孩儿在岛上已经呆了很长的日子,然而距离当初定下的期限还有些日子,他却要离开了。

    施清海微微一笑,桃花眼里泛着令人着迷的笑意,和声说道:“乖。”

    手机的电视新闻上正在播报,今天上午有相关学联署提名刚刚退出总统大选的麦德林议员,竞争明年颁的星云奖和平奖。在很多人看来,麦德林议员为了弥合联邦的裂痕,平息各大区的示威游行和愈演愈烈地罢工停课事件,毅然决定退出大选,并且在随后地日子里,不遗余力地表达对帕布尔议员一方的支持,这种值得尊敬的政治道德,完全有资格获得星云奖和平奖项,根本没有人可以与他竞争。

    身后的女孩儿好奇地问道:“麦德林议员真能拿星云奖吗?”

    施清海愣了愣,旋即微笑着抚摩着女孩儿的后背,轻声说道:“傻姑娘,星云奖从来都只颁给在世地人。”

    女孩儿没有听懂,心想麦德林议员不是活的好好的?施清海没有解释,与她说了几句话,又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两根钓竿之一,送给了这位女孩儿,便开始打理行囊,准备离开。

    女孩儿依依不舍,甚至眼眶都湿润了起来。施清海却表现的格外冷静甚至冷酷,便在蓝天上一朵白云遮住烈日的时候,他于阴暗中走上了木栈,向着6地上行去,手里提着长长的密合材料行囊,行囊里装着一根用了很多天的海钓竿。

    只有他自己清楚,名义上装着钓竿的长形行囊里,实际上装

    用来杀人的大枪,他提前离开美丽地热浪岛,热情与,令他平静愉悦的姑娘,正是因为他要用这把大枪去杀人。

    和许乐不同,施清海从来没有考虑过如果自己杀死麦德林之后,那些狂热的支持会不会让联邦社会动荡,会不会引什么骚乱,在帝国的威胁之下,一个混乱的联邦会不会死更多的人。他不会考虑为了复仇而让更多的无辜卷入进来,在道德上究竟站不站得住脚。

    施公子的想法很简单,他要报仇,他要清理叛徒,既然联邦这个腐朽的政府再一次令人失望,他就只好自己去做。至于混乱骚乱,只要麦德林死了,那些年轻的娃娃宣传队们还能闹出什么动静来?就算真乱了又如何?做为军培养出来地优秀间谍,他的任务不就是让联邦混乱?

    走在松软的沙滩上,他比以前任何时刻都更加深刻地记起了军所禀持的那些理念,革命从来不是请客吃饭,要谋求一个新的联邦,死人向来是再所难免地。

    ……

    ……

    许乐做了一个梦,不是黑梦,与他对话的人不是那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地伟大存在,而是一个他看不清面容的模糊身影,他只能确认,绝对不是封余大叔。

    “政府地妥协是为了维护联邦的长远利益,你难道不认为你地决定很没有大局观?”

    “长远利益,大局观,只不过是某些人用来谋取自身利益的遮羞布。他们想让联邦稳定,是因为他们需要从这个稳定的肌体中吸血,然而这不是稳定,是麻木。所谓长远利益,终究也不过是他们的利益,比如利家的利益。”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这样做,可能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因为骚乱而死去。”

    “你也说了,这是可能。我们不可能提前考虑没有生的事情,更何况我一直认为,如果麦德林死了,缺少了一个最能煽动民众的人物,也许上个月的动荡景象不会重演。”

    “你低估了那些下层民众对他的狂热支持度。”

    “民众总不可能被永远蒙蔽,而事实上当证据出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怀疑他,只可惜这个过程被联邦强行中止了,因为再查下去,联邦里很多人自己会感到恐惧。”

    “你这是在安慰自己。”梦说道:“会有成百上千人死去,而你只是为了满足你虚伪的道德感,实践你私人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你将是一个恐怖分子。”

    “不,麦德林才是恐怖分子,因为他已经有成百上千人死去,如果他不死,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法律已经宣判他无罪。”

    “麦德林能够逃脱法律的审判,是因为他用社会的动荡威胁很多胆怯的人们,这就像是一个匪徒拿了一把菜刀,放在了一位老妇的脖子上,然后索要金钱。总不能因为他的手里一直有把菜刀,便一直不去管他吧?”

    “不是所有的案件,最后都会得到审判。”

    “我坚持。”

    “你在坚持什么?被书本教育出来的可笑正义感?还是个人实力膨胀之后想成为终极审判的冲动?”

    “我坚持错的就是错的,犯错的便要付出代价,杀人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讲个道理是非。”

    “宇宙这头是一种是非,那头又有一种是非,你的是非并不见得是所有人的是非。”

    “可我就是我,我当然只能坚持自己的是非。”

    “这是天真的冲动,幼稚的热血。”

    “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不怕,唯有一腔热血,临到老了,什么都有了,热血却没了,趁着还未老之前,赶紧把热血泼洒出去,也许可行。”

    梦的那头沉默了很久,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语:“你将是一个狂热的、危险的、没有大局观、不珍惜生命的恐怖分子。”

    许乐沉默了很久,对着那个模糊的影子,或许是对着自己说道:“是便是吧,我做此事,不是为了什么政治理念,不是为了替亲人报仇,也不是席勒戏剧里那些侠客所执着的国仇,只是坚持自己认为对的道理。”

    “如果这样的人是恐怖分子,那我就是恐怖分子。”

    说完这句话,梦中那个模糊的身影远离,许乐从睡梦中醒来,他揉了揉有些涩的双眼,静静地看着玻璃窗的方向。距离麦德林退出总统大选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天,如同夫人所安排的那样,他选择了暂时的休息,每天就在望都的公寓与都郊区的白水公司之间沉默往返。

    公寓窗外是一株爬山虎的藤,从春天一直延展至夏时到了最盛,将将占据了半面窗户,此时隆冬已至,那些绿油油的叶子,变成了煞人的火焰红色,然后逐片堕下飘走,令人心生悸然。

    离开公寓,坐车前往白水公司,通过权限确认之后,进入了第七小组专属的军械库,清冷的地下通道灯光,伴随着他的脚步声不时亮起。

    在军械库的最深处,戴着防护镜的白玉兰正在拆御着手中的枪械,轻声细语说道:“今天我们学习的是,通用子弹类型在h系列枪族中的替换使用可能遇到的问题,需要实习的是狭小空间里的突击移动路线,与射击度的配合。”

    ……

    ……

    (没忍住,看了看书评,想解释两句,许乐当然不是我,他脑子里想的东西,和我没有半点干系,我也不会做评价,嗯,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好好批判他,以批评的态度写嘛。

    因为事先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争论,所以今天的章节里多花了些语句解释了一下,当然是站在他的立场上解释,其实说白了,人和人的是非观永远都不可能是一样的。

    许乐至少有一个极为强悍的优点或说可怕之处,那就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且实践之,也许他是错的?谁知道呢,我让他不惹大问题就行了,这是虚妄的世界,可以做安排,所以咱们写的东西叫意淫小说,当然不可能符合实际。

    附:主要还是想写个被遗忘很久的品质,较真儿,想写一个较真儿的人。从今往后,只写情节,再不解释了,一来太累,几千字比几万字还累,二来现说多错多……娘的,不虚饰了,也别假模假样说什么不置评了。

    我就是坚持麦德林这种人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蓄意杀害无辜,必死。写个故事,还不能让男主角快意恩仇一把,未免太憋屈了些,还多花一些付费文字解释,这是我的问题,说明我还是不该看书评,毕竟是个怯懦到了极点的人。

    今后向许乐学习,只写,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