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二十二章

    乐的手肘搁在膝盖上,低头打着电话,眯着眼睛他神情凝重的侧脸,看着地上被插成梅花的烟蒂,想到以往曾经注意过的那些细秀气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知道他此时正处于一种极少见的情绪状态之中。

    电话那头是钟夫人?西林那位年轻美丽大方的夫人?白玉兰有些感叹老板给人的惊奇果然是一波又一波,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年轻男人,怎么能够认识联邦里这么多的大人物?

    这个电话的时间有些长,许乐轻声讲述了自己的意图之后,大部分时间内,都是在倾听和嗯嗯回答。以前这些时间段内,无论遇着怎样的艰难困厄,偶尔会想念那个黑如西瓜皮的可爱小女孩儿,他也未曾想过拨通这个号码,因为西林军区里的某些人,比如那位莱克上校,曾经参与过他真实的历史,看见过他的脸,和西林军区的人接触太多不定哪天便会被对方现自己联邦逃犯的身份。

    然而今日管家已经拿出了那封文件袋,他已经无所失去,自然无所畏惧,只是当他拔通这个电话时,他甚至无法确认,电话那头的人们,还能不能记得两年前的自己,还记不记得那些小事。他自问只是在飞船上照顾了小西瓜几天,对对方并没有什么恩情可言,此时却要让对方帮自己如此大的忙,这早已经出了病急乱投医地概念,显得格外痴心妄想,然而他现在也只能这样幻想一下。

    电话一直在持续,笑容渐渐重新浮现在许乐的脸上,他没有向那边说明全部的真相,这笑容却证明这个电话的结果相当令人满意,梦想可以照进现实,原来赌博式的求助,居然也能够获得美妙的回应。

    挂断电话之后,许乐依然坐在长椅上,脸上带着那丝平静的笑容,只是笑容里的意味却有了些许变化,从意外之喜转到了心思渐渐澄静。

    宪章广场上那群看上去极为可怜的游行队伍又绕了回来,踩着不再疏松的雪,没有簌簌地声音,只有啪啪,衬着渐至的夜,孤单而且沉默。

    那位中年人对椅上的许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许乐也笑了笑,看着他们手里举着的那些照片,照片上那些紧闭着双眼,一脸青灰的孩子稚嫩的面庞,把眼睛眯了起来。

    人生不满百,不需退让太多,不需要多想,只要去做便是了。许乐眯着眼睛这般想到,虽说他接下来打算做地事情显得有些夸张荒唐,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脑袋会做出的决定,但他总以为,历史上多的是夸张荒唐的事,只不过那些事总是在往污秽的路子上走,他却想走一条相反的路。

    人活七十年,总要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恰巧许乐认为自己接触的事情比一般的民众多一些,知道地内幕也多一些,所以他有机会去做,在雪后长椅上几番几思量,或许根本就未曾思量,他有了决定,只是这决定和张小萌再无关联,非为私仇,但也谈不上公义,大抵只是为了寻求自己内心的愉悦和自私的道德满足感。

    “我现在终于明白。以我地性格。就算在这宇宙里再怎么逃。也总会被人现。因为我根本没有办法像我那位大叔一样潜伏下去。”

    许乐怔怔地看着夜中地雪后广场。*因为我看着不公平地事情。便会愤怒。便会想做些什么。而这个宇宙里却充斥着不公平。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是一样。所以我会大概会一直愤怒下去。”

    这句话揭示了一个真相。就算夫人没有查到他地真实身份。以他地性情。大抵总要在某个时刻因为愤怒而不在乎自己在被联邦通缉。性格决定命运。就是这个意思。

    白玉兰不知道他说地大叔是谁。也没有听明白这一段话。轻声细语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为了愤怒而生地文学青年。”

    许乐站起身来。拂去军装衣摆上带起地残雪。露出满口白牙。眯眼笑道:“有一种力量。是专门为了战胜邪恶而生地。那就是我。”

    “很肉麻。”白玉兰地肘弯里一直挂着件军大衣。只不过许乐一直不肯穿。

    许乐点点头,笑着说道:“我也这样认为。”

    完这句话,他转身而回,向着广场后方草坪深处向着夜空散华贵气息的流风坡会所走去。

    白玉兰跟在他的身后,默然地注视着他挺直地背影,心里忽然间生出极为不安的感觉。

    许乐似乎猜到他正在想些什么,头也没回,低声问道:“我想知道,咱们第七小组军械库里地那些东西,威力怎么样?”

    ……

    ……

    距离都特区三千公里外的栖霞州府,有一幢以古钟公司名义购置地独立别墅,恰好处于市区与联邦级风景名胜区栖霞山之间,地理位置极佳,风景优美且安静无人打扰。

    别墅一楼的会客厅内,田胖子坐在沙上十分仔细地剪着自己地指甲。两年时间过去了,这位联邦第四军区的牛人,钟司令最信任的亲信,已经不再担任古钟号的船长,人也变得更胖了一些,十根摊开的手指,就像是被捏成两半的馒头,胖乎乎,渲乎乎,看上去格外可爱,但只有联邦军方的老人以及帝国那些死在他手中才知道这个胖子是怎样恐怖的危险人物。

    刚刚度过三十九岁生日的田胖子,现那边的电话终于打完了,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小嫂子,谁打的电话?你这个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可不多。”

    他口中嫂子,自然便是许乐联系地钟夫人。联邦第四军区钟司令的妻子,在联邦中自然也极受尊敬,然而钟家却是联邦七大家里唯一握有实际兵权的家族,这一点又让她与七大家里那些夫人们有了极大的不同。

    三十多岁的女子此时正在散人生中最成熟美丽的光泽,眉眼柔顺,偶一瞥便令人心生愉悦亲近之感,听到田胖子的话后,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陷入了思考之中。今天忽然接到那个小男孩儿的电话,她确实有些吃惊,虽然已经答应了对方帮这个忙,但挂断电话之后,还有很多情况需要分析。

    总统大选马上就要出结果,但对于钟夫人来明年开春的议会财政审核,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要从那些议员们地手中,争取到足额的资源配额,这关系到西林前线的稳定,所以她并不打算回西林度过新年,反正总统就职大典时,钟司令也要回来。

    “打电话的人,你也认识。”钟夫人笑着说道:“两年前那个小男

    你船上陪了烟花很长一段时间,我给了他一张卡片,有打,没想到现在却打了过来。”

    田胖子手中的指甲刀微微一顿,浑圆的脸庞上双眼微眯,依旧人畜无害,眼眸里地寒意被掩藏的极片刻后他缓缓说道:“许乐?”

    这个名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格外简单,不需要思考。和许乐自己想像的不一样,无论是钟夫人还是田船长,都没有忘记过萍水相逢的这个男孩儿。田胖子还记得许乐的坚持执拗和表现出来的某种难得品质,要知道三有青年的评价,便是这位胖子船长赠给许乐钟夫人也偶尔会从女儿的嘟哝声里,记起那个衣衫单薄,立于风雪之中地男孩儿,只不过最近一年听到的少了些。

    但真正让钟夫人和田胖子一直没有忘记他的原因,还在于他自身。身为联邦军方重要组成势力,七大家之一,这些人对联邦里生的所有大事和大事背后的内幕,都非常清楚。

    临海州暗杀事件,果壳研究所核心数据事件,mx机甲的研制,卡琪峰顶的战斗……西林钟家一直安静旁观,但那个始终出现于其间的名字,却让他们很难忘记。

    许乐。

    “谁能想到,一个东林的退伍士兵,当时看来只是很可亲男孩儿,居然在这两年里做出了这么多事情来。”钟夫人微笑着说道。

    田胖子摇了摇头,呵呵笑道:“我可不意外,当年在古钟号上,他就靠着那些简陋地工具,便能把一台老式机甲重新组装起来,当时我就断定这小子在机修方面是个天才。”

    接着他耸了耸肩,将指甲刀放下道:“而且这小子很能打。”

    钟夫人笑了笑道:“他请我帮忙在百慕大找一个人,我已经答应他了。”

    田胖子沉默了很久道:“这个小家伙不是一直和家关系亲密?为什么要来找我们?当然,谁知道如果要在百慕大找人,咱们西林人总是方便一些,可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我不在乎这些,他愿意欠我们一个人情,我觉得不错。”钟夫人微笑着说道:“莱克最近正在百慕大那边执行一个秘密任务,刚好顺便交给他办好了。”

    那是一个宪章局的绝密任务,钟夫人和田胖子也不知道任务的真相,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有这个任务,对于驻守西林大区的第四军区军人来无论是宪章光辉还是钟家,都是最值得尊敬服从的对象。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外面地道路上忽然热闹起来,随着沉重车门关闭的声音,焦急地女声响起。

    “小姐回来了。”田胖子站起身来。

    他刚刚站起,一个七八岁女孩儿便尖声叫着,冲过了他地身边女孩儿紧接着冲过了钟夫人的身边,竟是没有做丝毫停留度奇快无比,向着楼上跑去。

    “妈妈好!田叔好!来不及啦!啊!重播要结束了!”

    在楼梯咚咚地脚步声中女孩儿用清嫩的声音,一边跑一边打着招呼,却没有停留下来说话的兴趣,一身可爱的白色蓬裙,随着她急促的脚步晃动,就像是一朵时卷时舒的云。

    而小女孩儿那蓬乌黑亮丽的头,依然如两年前那般,保持着那个整齐到了极点的刘海儿,随着动作飞起落下,一丝不乱,就像是美丽的黑色贝壳,但更像许乐曾经形容过的……西瓜皮。

    房门啪的一声关上,电视的声音响起,正是联邦电视台二十三频道最近半年开始从头重播的末世纪狂潮的结尾曲。

    钟夫人和田胖子面面相觑,许久说不出话来。钟夫人蹙眉叹息一声道:“真担心这孩子会不会提前进入叛逆期。”

    田胖子耸耸肩,就像个大面团抖了抖,不肯表任何意见。

    “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那个叫许乐的男孩子。”钟夫人想到先前那个电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开始那段时间,可没少吵着要去找她的许乐哥哥。”

    完这句话,钟夫人渐渐敛了脸上的笑容,平静地说道:“许乐这个人以前曾经表现出来过极品质,我愿意帮助他一次。”

    “可夫人那边?”田胖子皱眉问道。

    钟夫人平静地说道:“我一向很敬重夫人,甚至隐隐有些畏惧。但我们都知道,夫人拥有联邦最**的一双眼睛,修束基金会不知道挖掘了多少优秀的人才,就像沈大秘书那种。”

    “这一年,家明显是在培养许乐。我不知道许乐和夫人之间究竟生了什么事,但我很欢迎这种事情的生,夫人想培养的年轻人,如果能被我们吸纳到古钟公司或是第四军区,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

    ……

    “他看到那张照片和资料的时候,确实很吃惊。”管家恭敬地站在夫人的身后,会所里晚宴已经开始,但副议长阁下还没有到,夫人也用出去,彼处的欢愉热闹,并不能影响这个房间的冷清平静。

    夫人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再怎样沉稳的人物,一旦知道自己大的秘密被人所掌握,随时可能成为整个联邦的敌人,都会有些激反应才对,所以夫人才会给许乐一段独处吹风的时间,让他冷静下来,得出正确的判断。

    管家微微一顿后道:“不过那一刹那,他的眼瞳没有缩这种反应比预想中要硬很多。接下来他一直呆在宪章广场上呆,那位白秘书来了,另外他还打了几个电话,按照您的吩咐,我没有对电话的内容进行跟踪。”

    夫人微微皱眉,她本不应该在许乐这种层级的人物身上花这么多精力与时间,哪怕许乐再出色,也只不过是一个人才而已,而联邦以百亿计的人口不缺的其实也正是人才。

    然而许乐是那个人的学生,同时也展现了预期外的能力,夫人真的觉得之源将来有这样一位支持,是非常不错的选择,所以她今天直接把所有的事情挑明,试图控制,而不是摧毁。

    有叩门声响起,管家走过去听了几句,然后走回夫人的身边,低声说道:“许乐回来了,在偏厅遇到了利修竹与林斗海,有冲突生。”

    “很好。”夫人微微一笑。

    ……

    ……

    今天写的不很舒服,希望明天能舒服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