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九章

    海州暗杀事件,穿针引线者是麦德林议员和另一位神布置此事的是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杨劲松,具体实施的是第二军区十几名青年军官及s11某警备区的特种作战小队,目标针对的是支持帕布尔议员的家。

    然而在这次事件中,真正起了大作用的是许乐,最后将许乐从血泊里救出,运到军区总医院的却是联邦里那位国民少女偶像简水儿。

    许乐一直在心里牢牢记得此事,执着地认为自己欠简水儿一条命,所以当桐姐这般说时,他无言以对,思忖许久之后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看情况吧,顶多十来天功夫,我决定了就通知你。”

    桐姐本身就是一位女军人,办事干脆利落,不再多话,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便在白水公司总裁的陪伴下离开。许乐站在廊边,看着总裁与桐姐交谈时的神情,确认这两个人是旧识,不禁对简水儿的身份产生了一丝疑惑。

    一个无父无母的联邦偶像,再如何得到民众的狂热喜爱,也不至于能够有像桐姐这样的军人做为贴身助理。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想到了之源当年曾经流露过的一些讯息,又想起自己曾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却早已经在这纷乱的一年中忘记。

    简水儿究竟有什么来头?

    ……

    ……

    如今的许乐,虽然被某些方面一直压着这一年里的功劳,便是果壳机动公司总部想要对他有所嘉奖,也被迫推迟,但事情总不能瞒过所有人去。

    和当初那个从研究所配到白水公司的可怜技术主管不同,现在的他虽然依然无职无份,在很多人眼里的地位却重要了许多。左右无事,白水公司地官员们也不会强留他天天来按钟上班。

    从都郊区往回赶。他没有急着回家。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需要急着去办地事情。在副驾驶位上沉默了半晌后。直接让白玉兰把车开向了都西郊。

    黑色汽车停在了那个没有门牌地大院外。院中秋树高耸入空。直欲刺破雪空。无来由带着一丝森森然地气息。白玉兰知道这里是联邦军方地西郊大院。没有跟着他进去。站在车旁开始闷头不响地抽那根放了很久地烟。低头瞥着大院门口全副武装地警卫。暗自想着。小老板地靠山果然就是那位邹副部长。

    在警卫处打了电话。没过多久。便有一名勤务兵过来将许乐领了进去。一路顺着操场和阔直地大道向前。对着都西郊地山方向行不多远。便来到了几幢独立地院落之前。

    走进七号院。简单而绝不简陋地设置。配上占地极阔地面积。有一股联邦军方独有地气息扑面而来。许乐看着楼下门口抱着孩子地邹郁。脚下加快两步走上前去。将孩子接了过来。

    “母亲还在上班。你不要太担心。”邹郁看了他一眼。很自然地解释了一句。

    许乐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地邹流火。坐到了有些硬度地沙上。沉默片刻后说道:“今天来找你。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想听听你地意见。”

    “我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你不懂的事儿了。”邹郁微笑着说道,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自嘲之意,面前这个朝夕相处地年轻男人,不作声不作响地,便暗中做了这么多事情,她虽然早有所预判,却依然感到一丝震惊和不适应。

    望都公寓相处以及其后的很多事情,许乐未曾瞒过她,反而将她看成了值得信任地分析人士,所以邹家大小姐并没有刻薄地嘲讽他两句,反而因为看出了他眉宇间的那抹沉重,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问道:“不要问我张小萌在哪里,这个我真不知道。”

    “你不知道是好地,如果连你也知道了,她肯定也活不下去了。”许乐低头看着怀中熟睡的婴儿,试图从这个刚刚初生数月地小男孩儿眉眼中,找到几丝施公子的痕迹,但终究现这种努力只是徒劳,在他的眼中,婴儿似乎都长的一模一样,他那双足以分辩精密线条的慧眼,也没有什么用处。

    “今天早上生的事情你了解了吧?”许乐抬起头来,看着邹郁认真问道:“麦德林宣布退选,这和联邦政府中止对他的调查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说到了正事儿,邹郁让保姆将孩子抱走,然后领着许乐来到了旁边的茶厅,认真地看了他很久之后才说道:“那天听证会开始的时候,我担心你的情绪,给你打过电话,你当时说过,这些都不再是你的事情,那你何必再关心?”

    许乐也沉默了很久,说道:“我以前为什么针对麦德林,你应该很清楚,不错,现在这些并不是我的事情,但终究为之付出了一年的心血,忽然间现这变成了一个笑话,心情总是有些怪异。”

    “你都说清楚了,何必问我?两者之间自然有一场交易,麦德林议员帮助联邦平息现在的风波,联邦也会给他某种安全方面的保证。”邹郁给他倒了一杯茶,轻声说道。

    许乐的眉毛挑了挑,就像两把将要出鞘的飞刀

    立了起来,他微哑问道:“可这说不通。张小萌出林,夫人和**军方面肯定有协议,那些大人物肯定付出了很多努力,包括我给家的那些东西,足以把麦德林打下去,这时候何必还和他谈什么条件?”

    他有些郁闷,拧着眉头说道:“明明麦德林参与了临海州的暗杀事件,夫人难道就不想报仇?”

    “无论是总统阁下还是夫人,他们需要的是长远的利益,联邦的利益。之源终究还是好好活着不是?”邹郁低垂眼帘说道。

    “长远的利益?那临海州体育馆死了的那些人,那些安全人员,还有环山四州那些无辜死亡的观众呢?难道联邦地法律不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利益?”

    “上次你从地检署出来后,曾经和我说过一些话,我本以为你看透了这些事情。”

    “看透是一回事,但没有想到政府里地那些人居然会做的如此**而不遮掩。”许乐那双时常眯着的眼睛瞪大了起来,不知道是在看着邹郁,还是看着别的什么东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懂,可我真不敢相信,夫人她们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决定。”

    “也没有什么明智不明智地说法,主要是麦德林手里握有足够动摇联邦基础的民意,而联邦政府如果真这么查下去,利家和林家的利益谁来保证?”

    邹郁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言语,继续说道:“在这种关键时刻,七大家地利益会天然的绑在一起,便是政府也不愿意擅自撩动。麦德林退选,帕布尔当选,夫人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完全得到了,麦德林会不会坐牢,她并不在乎。”

    “这件事情看起来只是翻一翻手掌,实际上这些夜晚的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行走于总统官邸,莫愁后山,议会大厦,为这次妥协穿针引线,奔走呐喊……因为联邦里有太多人不愿意看到混乱地产生,更不愿意看到麦德林被审出一些问题来。”

    邹郁看了他一眼,说道:“夫人和我们站的位置不一样,考虑的事情也不一样,不仅是这一任的总统大选,而是数十年间联邦的长治久安,才是她关心的重点。从她一手开始麦德林专案,到迅猛结束麦德林专案,案件本身从来都不是重要地事情,而是以此为筹码,能够换来多少利益,换来她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许乐低头片刻,说道:“原来只是筹码。”

    邹郁继续说道:“司法部长必须辞职,但他肯定会有很好地将来。议会那位锡安阁下,我估计也是夫人能够影响的人。麦德林是个聪明人,所以明知道夫人能够把他打落尘埃,却一直在强顶,这样才迫使夫人最后收手。”

    “夫人这边损失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她却帮助帕布尔议员兵不血刃地拿下了总统地宝座。”

    “麦德林失去了进入联邦政界核心的机会,却成功地活了下来。”

    “席格总统中止了调查,或许后世地史学家会轻描淡写怀疑上几句,但他却能够得到夫人长久而牢不可破的私人友谊,这种友谊对于一位即将退任的联邦领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所有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要看他们的目的在哪里。如今的局面是联邦最愿意看到的一种,就像人们脸上戴了一张和颜悦色的面具,没有撕破总是好的,一旦撕破,那些丑陋的五官不知道要吓倒多少民众。”

    “这件事情就此了局,最关键的便是,民众的情绪得到了安抚,联邦重新回归了平静,与这相比较,麦德林究竟有罪无罪,并不重要。”

    她看了低头不语的许乐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前天召开了临时参谋长联席会议,我当然没有看到纪要,但从焦哥那里知道,军方几个大佬都支持总统的决定,除了第四军区的钟司令骂了几句娘之外。”

    听到这句话,许乐忽然间对遥远西林的那位钟司令,也就是小西瓜的父亲产生了极大的好感,问道:“邹部长呢?”

    “我父亲在这种场合上面从来都不会开口,而且人人都知道,他将是帕布尔议员上任后的国防部长,他的立场也有些尴尬。”

    “还有议会山那边,锡安议员的转向背后固然有夫人的影响在,但一百多名议员集体同意停止听证会,我甚至敢说,七大家以及港都那些大公司的游说集团,一定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真正悠闲的只有麦德林,但损失最大的也是他,至少在十年之内,他再也没有进入联邦政坛核心的机会,依我判断,他大概会回到s环山四州。”

    邹郁平静地分析着事态,尤其是点明了一些细节,包括**军的证人如何来到都,宾馆里生的故事,在这件事情背后,双方可能做了哪些妥协,席格总统因为什么可能性而接受了夫人的建议。

    ……

    ……

    许乐一直沉默地听着,心情越来越沉重,虽说这两天他已经猜到了这些幕后交易,但总没有听着邹郁清晰的分析来地直接。这

    的对话,让他感到了震惊甚至是惊悚,他本以为自己大人物,能够了解那个所谓圈子地行事准则,却依然没有想到,那些利益的交换会进行的如此纯熟,纯熟到令人难受。

    “人类社会无数年来,都是这样过下去的。”邹郁看着他的神情,开解道:“我比谁都清楚,夫人这一次能够如此顺利地推倒麦德林议员以及他身后那些势力,你在其中出了很大地力气,我还知道那些关键证据,都是你交给沈离的,如今麦德林没有入狱,你当然心里会有些不服气。只不过面对着联邦社会千万年来的政治行事风格,你不服气也只有暗中骂两句罢了。”

    她劝解道:“毕竟太子哥哥好好地活着,你那位革命情人也还活着,你实在没必要让自己转不过弯来。”

    为了联邦地稳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政治家们看来,或许是能够接受的事情,但许乐依然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只是一块臭石头,依照自己的道德观看待事物,做事做人,正确地便是正确的,错误的便是错误的,以石砸的人便是要以石砸之,而不能让肇事者亲吻两块石头,便拍**走人。

    但正如邹郁提醒的,他自己提醒自己地,这些联邦的大事,又关他屁地事呢?他自嘲地苦笑了一声,端起面前的热茶喝了一口,说道:“张小萌骗了我,夫人也骗了我,如此看来,我还真是一个过于天真地家伙。”

    邹郁在家中在外面,只以伪装的冷酷蛮横著称,今天能够做出如此准确地分析,自然不是邹应星部长自小教诲的作用,而是夫人这些年带着她喝下午茶的效能。大抵也只有那位夫人和许乐才有机会看到这个漂亮女孩儿对政治的先天敏锐。

    正如她先前所说,所处的位置不一样,能够看到的事情自然也不一样。许乐谢了她一句,便准备转身离开,便在这时,他怀中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电话轻声地说了几句,然后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着邹郁,问道:“沈离的电话,说是晚上在流风坡有晚宴,夫人指名要我参加。”

    邹郁知道他是在请教自己,安静地思考了片刻,因为生孩子的缘故,她已经很久没有跟随夫人出入那些场所,但只想了片刻,便猜到了那位夫人的用意。

    “今天晚上就要分蛋糕了。”她微笑望着许乐说道:“估计你会分到一块很大很甜美的。”

    ……

    ……

    流风坡是一家私人会所,占地一公顷,便在宪章广场边上,没有任何醒目的招牌,只有腰墙上LFp三个古字母不显眼的烙印着。走进这间会所,感受着四周蕴含着的历史味道,透过四角天井仿古飞檐,看着五人小组雕像积雪的头顶,便是心事重重的许乐,也不禁感到有些控制不住的心神恍惚。

    在都特区宪章广场边上,居然藏着如此大的一家私人会所,举头望去便是历史,空气中呼吸的便是权力,四周布设简洁之中隐藏着奢华极致的洵烂意味,虽不如林园有山水相伴,开阔清丽,但从贵重感觉上,却早已攀到了极致。

    大约也只有传承千古的家,能够深刻影响联邦政治生活的家,才能将这间会所保存下来,并且做为议事的地方。

    跟随着清丽无双的迎宾人员向里走去,脚踩在安静的旧式回廊之中,许乐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那些正端着酒杯,兴高采烈说着什么的人物,有些人未曾见过,但依然眼熟,因为联邦的新闻上,时常能够出现这些议员先生,部长阁下们的身影。

    今天的宾客并不多,来者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人物,这是一场瓜分联邦利益的盛宴,整个联邦社会大概也没多少人有加入进来的资格。

    流风坡会所的设置很精妙,人们在檐下池旁总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自脚下而起的温风根本让人感觉不到,便已能产生温暖醉意。许乐走的这条回廊直接通向最深处,他能够看到那些大人物,那些人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许乐一步一步地向着幽深处走着,猜到自己大概是今天与会的人士中最没有背景,最没有实力,最年轻,也是最没资格的那个人。如果不是麦德林议员的垮台,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机会恭逢盛会。

    按照乔治卡林的理论,这是一个按照信息分配酬劳的社会,那些通过许乐的手转交给家的资料,以及新式mx机甲当中的胜利,确定了他在这次总统大选胜利果实中,将要攫取属于他的那一份,会是一些什么呢?金钱?地位?一直被夫人压着的荣誉?还是说连席格总统都很在意的私人友谊?不,他和之源有私人友谊,那位夫人还是免了吧。

    盛会当前,许乐却没有丝毫激动或兴奋的情绪,只是安安静静地走着,在他眼中,这一场盛宴不过是吃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