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八章 钟与野鸟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一十八章钟与野鸟

    在车旁。许乐将鞋上的雪泥蹭在轮胎上。握拳咳了两半身军装的衣领竖了起来。稍挡周游于街巷间的寒风。

    他从硬纸盒里取出两只烟。点燃一根叼在嘴上。另一根递给了白玉兰。白玉兰低着头。目光过丝丝黑望向司法部大楼前方。犹豫了片刻。接过香烟夹着。却没有点燃。

    自天而降的雪已经停了。寒冷的风却依然在刮着。从无人打扰的建筑偏角中拂起粉雪。四散旋转于空气之中。司法部大楼前方闪光灯快闪动。将那些雪片耀的更加圣洁。看上去就像是一场演唱会里精心设计的完美舞台一般。

    许乐狠狠的吸了一香烟。火线瞬间燃至了第一个7字的下缘。他眯着眼睛看着那边。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究竟生了什么。但车内的电视已经开了。正在直播那处的场景。

    联邦政府正式中止麦德林专案的调查。议会山的新闻言人也遗憾的表示。因为关键人以及证物的缺失。听证会被迫无限期延期。司法部长辞职。国会震怒。席格总统没有表示。麦德林终于走出了司法部大楼。

    在大楼外。麦德林议员与前来迎接的罗斯州长亲切拥抱。向四周多达数千人的支持人群热情挥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胜利者。然后这名胜利者。在无数人的簇拥之下。沿着覆雪的街道。向着西方的议会山方向走去。

    许乐没有动。他仍然沉默的站在车旁。一根又一根的吸着烟。本来这已经不再是他的事情。只是他为之付出了太多心力。便总想看着这出荒诞剧演下去。

    罗斯州长很有礼貌的让麦德林议员走在最前方。这位一脸平静刚从司法部大楼里走出来老人。神情沉着而坚毅。带领着无数的支持者走到了议会大厦下方一路行来。只民众饱含深情的注目和热情的掌声。而这老者。则像一圣人。

    议会大厦前早已布妥当。此处风更阔。大厦顶上的积雪被吹拂的更密闪光灯更多。更像一个舞台。

    许乐远远的瞄着那边却只是想了临海州体育馆里那个舞台。环山四州那个舞台。

    在议会大厦前。麦德林议员在罗斯州长以及几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陪伴下。向整个联邦以及自己的支持者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他决定退出联邦的总大选。

    消息布之后。所的媒体记者像是疯了一般。开始与各自的部门连线。而那些兴奋甚至有些亢奋的支持者们。却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带着然困惑之色。怔怔的站在原的。大声喊着的口号消失了。激动握着的拳头却依然停留在空中。

    罗斯州长走上前来。拍了拍麦德林议员略显瘦削的肩膀。低头对着扬声器说了几句什么。表示自己充分理解麦德林议员的想法。坚定的站在友人的一方。宣布了共同退出的决定。

    “您要放弃吗?”人伤心难过呼喊道。

    “不能对政府让步”有人愤怒的大声说道。

    麦德林议员伸开了手在雪花慈祥而坚定的开始了自己的再一次演讲。

    ……

    ……

    看不清议会大厦前生了什么身旁的车载光屏忠实将那里生的一切。传到了许乐的耳中眼中。他狠狠的拔了一口香烟燃烧到过嘴的火线。散出人难以忍受的焦臭味道。

    白玉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眼看着要被联邦法审判。却忽然间走出了司法部。被联邦打击到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麦德林依然能够动无数的支持者站在自己身后。这时候却忽然宣布了退出大选!

    令人震惊的变动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利益互换与黑幕交易。许乐不用想。也能品出一二。作为最后胜利者的帕布尔议员。不。准确来说是以夫人为代表的联邦大人物们。一定对麦德林的安全及罗斯州长将来在联邦政治生活中的的位。给出了相应的承诺。

    身旁的黑色汽车里传出麦德林议员苍老的声音。

    “帝国的威胁近在眼前。联邦需团结。作为一名老兵。我在这里必须恳切的请求大家团结在联邦的围。”

    这位议员的演讲总是这样的情真意切。诚恳动人。“历史的风沙终究掩不住真相。司法部大楼的数夜。令我深思许久。在当前的局势下。究竟是我个人的政治荣辱重要。还是联邦的团结稳定更为重要?……”

    “今天。我在联邦议会山前宣布退选。不是因为我对联邦的精神感到失望。选择放弃。而是因为我爱这个联邦。而且爱的无比深沉。”

    真挚的掌声响了起来。

    ……

    ……

    “看那边黑洞洞都是一群令人恶心的人。”许又点燃了一根烟。尽可能的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微哑的声音却展露了他几丝真实的情绪。

    “我当年在河西州图书馆看书的时候。现几十年

    有什么爱国的说法。有帝国的侵。人们才想起来人都爱联邦这个国度。然而现在爱国这个名头。却已经成了恶棍最后的避难所。”

    许乐不想再听议会=前那老人的声音。虽然他从小就知道联邦这个社会里有太多的黑暗。但还真没有想。在都星圈这些的方。黑暗的东西居然能够蒙上如光鲜亮丽的一件外衣。然后招摇撞骗于圣洁白雪之中。

    关掉了车载电视。黑色汽车沉默无声的驶过议会大厦左侧的道路。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便来到了宪章广场。

    在宪章广场的正中央。五人小组的雕像高高耸立。薄雪积于这些前贤的头顶和肩头。仿古铜的材质在雪天里。显的颇具沧桑之感。

    这组巨大雕像的正前方。安置着一只笨重的古钟根据联邦的初期教材所称。这只古钟代着人类向宇不停的出呼。无数年前当人类社会出现在上林开始。这只古钟便摆放在此处。直至今日。不知维修了多少年。但钟从来没有止歇过。按照联邦法定的日期不时响起。平静而又永恒。

    许乐是东林孤儿出自钟楼街。隔着蒙蒙车窗看着安静的古钟。他很自的想到关于第四区的那个笑话。那句东林人很熟悉的比烟火还要寂寞那艘坠毁在东林大区的表的军舰。那个异常结实的大钟。

    据说当年第四军区拓东林时。随舰携带的。便是宪章广场上这只古钟的复制品。

    “今年的大选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白玉兰一开着车。一边说着话。没有用余光去量许乐的神情。但这句话很明显是在试探什么。

    “和我没关系。我只是个小人物”许乐依然看着窗外的广场。随口回答道。

    白玉兰并不认为许乐是个小人物相信如今的联邦也没几个人还会这样认为。尤其是先前国会山前的消息。让许乐流露的一些情绪。让他隐约间捕捉到了一点什么。

    广场上平素骄傲自由甚至敢在五人小组雕像头拉屎的野鸟们。早已因为严寒的天而飞向了南科州甚至更南的的方。汽车一路经过只有草上那些养肥了的鸽子还在吃食都民众们并不惜这点小食物来表达爱心。但许乐看着那些不肯飞走的鸽子总没有什么好的观感。

    这大概便是联邦社的写照?不能飞或不想飞的才能留下。那些敢在大人物头顶拉屎的家。只有离开。

    “我其实也是个想在大人物头顶拉屎的野物。”许乐在心里这般想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

    因为路上的耽搁。抵达郊外白水公司时已经迟了。不过在总裁助理亲自带领下。许乐和白玉兰还是直接走进了审核室。

    这是安全决策部门的业务。第七战斗小组虽然名义上归属这个部门。但白水公司由上至下都知道。这个战斗小组当年从事的都是绝密级凶险业务。许乐不明白。为什么第七小组为被挑选作为保镖。

    直到看到了那位叫做桐姐的中年女人。他才明白了一点什么。想到了桐姐身后那个紫的小女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些日子一直有些无措和忧愁的心情。顿变的好了许多。

    在接下来的单独谈话之中。许乐很认真的对桐姐说道:“如果您挑选保安队伍的意愿。主要是针对我。我必须很诚恳的告诉您。我还不知道我会在都星圈呆久。也许过两天我就要离开。”

    “一点都不隐瞒。你应该很清楚这一年间小姐身上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对小姐的安全工作做出保障。但是小姐本身很抗拒某些安排。”桐姐没有解释某安排是什么安排。直接对许乐说道:“小姐信任你的能力。所以才会同意白水公司安全策划部门的计划。”

    “但我可能会马上离开。”许乐低下头来。想到先前议会山前的那一幕。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或许要去做事。但不论是哪种决定。我都无法呆太久。”

    “这是长期合作。除非你不回来了。”桐姐平的看着他。从年前那场暗杀。一直到后侧面了解的那些内幕。她对面前这个年轻男人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将小姐的安全交给他。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

    “我真有可能不回了。”许乐抬起头来微笑着道。

    “小姐让我提醒你一声。你曾经过欠她一条命。”桐姐说道。

    ……

    ……

    (很同意某书友关于简水儿同志是灾星的说法。许乐和她的故事不会展开。至少现在不会。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钟与野鸟。终于野了。还差些情节就要了。明天我就恢复五千字新了。摩拳擦掌中。新时间可能会晚。大家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