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六章 撤离

    馆底层的配餐间被人轻轻推开,一名女服务员推着餐来,动作十分麻利,看上去就像做这个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大约是因为卫生要求的缘故,女服务员的脸上戴着口罩,头顶戴着帽子,遮住了大部分的容颜。

    没有与配餐间内的同事闲聊,女服务员似乎是腰有些酸,对同伴们挥了挥手,直接进入了一旁的休息室,未作任何停留,沿着休息室的侧门走了出去,走进了秋雨之中。

    一层秋雨一层凉,张小萌用寻常的步伐在宾馆后院行走,在一个临时避雨的杂物间内,她脱掉了身上的工作服,在一个箱子里取出早已备好的替换衣物,又从衣物下取出一张纸。

    浅黄色的溶纸上画着宾馆的地形图和设计好的离开路线,她对宾馆的地形已经很熟悉了,重新审看了一遍路线,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将纸塞进嘴里快地吞掉。

    这是一件女式带帽短缕风衣,她将帽子掀了过来,挡住了冰冷的雨点,也再次遮住自己容颜。顺着宾馆后园的石径行走,不多时她便觉得这样不对,此时后园冷清,没有几个人会有冒雨散步的行致,显得她的身影格外醒目。

    迎面走过来了几个人,张小萌没有低头,凭着帽子的阴影部分遮掩,直接昂走了过去。而更远处则是门禁,几名警察正穿着雨衣,百无聊赖地聊着一些什么。

    司法部为了这位听证会的关键证人,做了很多准备,联邦调查局和警察总署也在一旁配合。整个宾馆的四周,不知道有多少层检查和盯线,相反为了尊重**军的尊严,楼层上方的看守倒宽松许多。

    这些警察探员的主要任务是要保证她的安全,不让那些狂热的麦德林议员追随,或是可能有地暗杀接近她,但如果她此时要离开,这些人便变成了困难。

    张小萌微微低头,看着那里的警察,摸了摸口袋里的伪装证件和小东西,深吸了一口气,直走了过去,与这边的警察相比,另几个出口处的军人和联邦电子网络才是更麻烦的事儿。

    要走到后园出口处时,那几个穿着雨衣的警察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然而就在此时,几辆被漆成深色地军车却快驶了过来,激起一路雨水,猛烈地刹车,停在了后园门口。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从军车上冲了下来,迅束地出示权限,接管了后门处的防御,其余的士兵则是进入了后园。

    就在军车进入视线地一瞬间。张小萌便明白生了什么。她地脚步没有丝毫迟缓。顺着后门旁地一条小道斜插了过去。消失在了雨丝之中。

    一分半钟之后。她赶在联邦布置之前。来到了另一个出口。只是这个出口外面没有组织里地人接应。最关键地是。这道出口有联邦电子监控网络地扫描程序!

    帽中女孩儿地脸微微苍白。眼瞳里却是格外明亮。她下定决定就要从这里闯过去。虽然肯定会触动警报。但毕竟没有人。还能争取到一段时间。

    就在她踏入扫描通道之时。忽然有一个人来到了她地身边。淡淡地蓝光笼罩住了两个人地身体。两个人快步走过。绝对不会犯错地联邦电子监控网络。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便在秋雨之中。张小萌和那个人走进一条小巷。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地汽车。汽车在中途停留了三次。布下了足够多地伪装遗留。才抵达了真正地目地地。都大学附近一间不需要身份确认地简易酒店。

    ……

    ……

    用干爽地毛巾擦拭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张小萌看着这个被自己视作父亲地人物,快问道:“联邦军队为什么忽然要动手?”

    “不知道。”**军情报领袖,那个神秘到了极点的中年大叔摇了摇头,“情报传过来时已经很晚了,应该是联邦政府地突然决定,组织在政府里的人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中年大叔身为**军的重要人物,却像是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一般,始终活跃在最危险的都特区。他今天的装扮不像许乐曾经见过的那般猥琐,也不像平时那般寻常,戴着一幅眼镜,看上去就像是都大学里常见的中年讲师。

    张小萌从短缕风衣里取出那个小工具,放到了桌上,这是一个经过巧妙设计的电击棍,在三米以内的范围内,比手枪还要管用。她没有问中年大叔那个能出淡淡蓝光的小仪器是什么,但她能够猜到,联邦政府这么多年都无法逮捕他,他一直极有信心地为组织奔走于宇宙之中,那个能够瞒过宪章眼睛的小仪器,绝对极为重要。

    中年大叔走到窗边,掀起窗帘一角看了眼秋雨中的都大学门口,沉默不语。

    联邦政府翻脸了,这既在他的意料之中,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麦德林议员还没有被定罪,海里的大鱼还没有被捞起来,自己这张网为什么却要被放弃?

    酒店简易的房间里墙纸有

    ,电视光屏的色差有些不对劲,上面的新闻画面看真。张小萌和中年大叔沉默地看着新闻,心情就像光屏画面一样有些不真实。

    新闻画面中,联邦电视台的突新闻记,正一脸焦急地快说道:“麦德林专案中的重要证人,来自**军的重要证人张小萌,于今天下午忽然失踪,目前还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说明究竟生了什么情况。”

    张小萌静静地看着新闻,忽然开口问道:“您的情报来源真实吗?”

    中年大叔说道:“是来自总统办公室的消息,司法部怀疑你做伪证,准备逮捕你。”

    张小萌想到先前那些杀气腾腾的军人,低头思考了片刻,忽然开口说道:“这件事情错了,我必须马上回去。”

    “不管他们是不是故意放出情报,但只要我离开了宾馆,那些人就达到了中止听证会的目的。”张小萌看着中年大叔,第一次对上级的判断做出置疑,“房间里没有监控,但走廊里有,宾馆后园也有,他们手里拿着录像,反而可以推托责任,说我是自己离开的,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组织身上。”

    中年大叔沉默很久后说道:“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再回去,我承认你地判断很有道理,但组织不会为了做成功一件事情,便让任何一个同志去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我不回去,麦德林还会活的好好的。”张小萌压低声音,倔强地说道。

    “你没办法回去了,只要你离开了宾馆的范围,无论在哪里见到你,联邦政府都可以把你当场狙杀,然后说是我们在杀人灭口。”中年大叔冷地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沉默,张小萌缓缓说道:“应该是两边达成了某种协议,麦德林接受了对方开出的条件退出大选,我们起的作用已经起到了,再也没有什么用了。而且那边肯定答应了麦德林,要平息指控,我们自然不能再进入议会大厦。”

    一个小时后,联邦电视新闻证实了张小萌地推断。司法部部长召开了记布会,拿出了录像证明张小萌是自己离开了宾馆。而且在新闻布会上,部长先生神情沉重地说明,现在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军方面刻意制造了假象,用来欺骗联邦的司法系统,司法部正在调查此事,那位女证人大概是察觉了什么,所以才会畏罪潜逃。

    在一家私营电视台的政治新闻节目中,有位专家针对今天生的这件突新闻,表了不一样地看法。他向着镜头表示,这会不会是麦德林议员一方为给自己脱罪,而制造的另一件事件。

    这位专家的看法顿时遭到了另外一位嘉宾地反驳,认为麦德林议员还在司法部大楼配合调查,而且录像已经证实那位女证人是自己离开,如果说有阴谋,只能说是青龙山方面制造了一个错漏百出的阴谋。

    紧接着联邦电视台公布了宾馆当时的录像画面,然后议会山宣布听证会暂时延期,等待调查结果。

    中年大叔沉默很久,眼眸里渐渐渗起一丝冷如冰的意味,缓声说道:“如果你坚持留下来,他们有太多地方法可以让你闭嘴,比如你的父母,比如许乐,甚至他们可以不顾一切让你去死。而我带你离开,他们却能让所有的问题扯到你的身上。组织的荣誉早就被那个叛徒夺走,我们这些年的形象一直都不好。”

    这位三十七宪历最优秀地间谍站起身来,沉默很久后,带着一丝怅然说道:“有句古谚语,说草原上的狼和狈一旦组合在一起,会坏到骨头里。麦德林和他们变成了同路人,果然无耻到了极点,这种被出卖地感觉,虽不是第一次,却依然让我感觉不好。”

    张小萌静静地看着自己无比尊敬的上级,想到青山里那些传闻,不禁黯然神伤。他现在在组织内部地情形也不怎么好,南水领袖似乎不再像以往那般信任他,一个只知道为了理想做事的人,能力再如何出众,却往往会输给那些一肚子墨汁地小人。

    “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按照第三号方案撤出s1。”中年大叔沉默片刻后说道:“确认安全的情况下,通知许乐一声,免得他太担心。”

    最后他望着新闻上面的司法部长,眯着眼睛说道:“宁肯下台也要把我们咬死,究竟是谁能施加这么大的压力?我有些好奇,也想送些礼物给他们。”

    张小萌失踪事件,让整个联邦再次震惊,只是最近值得震惊的事情太多,就像坐过山车一般,刺激的太久,终究让民众人有些麻木。只是总要有人该为这件事情负责,麦德林专案也应该会继续下去,只是第二天司法部长便因为这件事情黯然辞职,这代表着某些不怎么好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