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五章

    家家主利缘宫没有咳嗽的毛病,利修竹很清楚这一点TT是他亲爹,所以当他看到父亲咳嗽的佝下身子时,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一股子酸麻愤怒的感觉,从他的心脏直冲头顶,瞬间便要迸出来。

    也不能怪这位利家继承人反应强烈,均是联邦七大家,随历史长河一同飘荡了无数年的影中庞大势力,利家家主是个什么身份,就算是在联邦总统和议长面前,也不至于要摆出一副低头的姿态,更何况此时利缘宫面对的只是一个妇人,哪怕她是家的夫人。

    但利修竹终究不是像林斗海那样的蠢货,亲眼见着父亲低头,他也只有轻轻握了握拳头,快地呼吸了几次,在这个过程中居然一直保持了表情的平静,只是心中的愤怒与酸涩早已泛滥,他心想若不是自己妄自插手总统大选之事,所寄非人,又怎会让父亲受此屈辱?

    一旁的管家就像没有注意到利家少爷手部的小动作,眼观鼻,鼻观心,极为礼貌地请他去偏厅稍事休息,露台上的对话,只属于两个家族的当家人,利修竹的辈份身份都不足以参与到这场谈话之中。

    清晨阳光清漫,深秋的寒风被莫愁山四座连绵山峰顶住,莫愁湖水蕴含的温暖随着水雾升腾,让露台上的气温提升了不少。当年的皇族将这片后山划为皇家园林,自然有其道理。

    夫人亲自给利缘宫倒了一杯奶茶,微笑着说道:“先前何必激他,现在的孩子们心气都傲的厉害,激的狠了,只怕反而不妙。”

    此时的利缘宫老人似乎浑然忘了先前的咳嗽躬身,沉稳地坐在椅中,温和应道:“就是太傲了些,总要打磨一下。再者每次见夫人,总是要行礼的,这是规矩可不能忘。”

    “多少年了,还有谁在意那些规矩。”夫人笑着说道:“再者也没必要在你儿子面前做这些。”

    闲叙几句便进了正题,这两位七大家的主事人早已将具体事务交给了下一代或下属,平日生活倒真和神仙中人差不多,只是今日所议之事涉及整个联邦,必须慎重直接一些。

    “麦德林清醒过来了。”利家家主微笑望着夫人说道:“名留史册的殉道者,看来也不是那个老家伙愿意扮演的角色。”

    “我一直不知道这位议员阁下究竟想要扮演什么。”夫人举起杯中的奶茶喝了一口。

    二人一直沉默。只有晨风在露台上轻轻吹拂着。东面地天空中隐隐移来几层秋云。却不像是要下雨地样子。

    到了像这二人般层次地大人物。有很多话不需要说透。比如夫人为何愿意放麦德林一马。麦德林议员一人牵涉到联邦里很多人事。如果真地让他上法庭受审。且不说利家地利益会受到严重地损失。单说那个老人在联邦民众间地威望。便是联邦政府以及七大家所需要考虑地事情。

    现如今地联邦社会已经因为最近这一连串大事。而变得人心不安。民众对立地情绪已经渐渐浮现。如果这把火不灭下去。联邦地局面会很危险。

    “乔治卡林种下地毒果。还是要有一个相对温和地人背着。”夫人忽然轻声说道:“麦德林总比那个只知道杀人地南水领袖要好一些。”

    利缘宫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联邦社会中地不满情绪就像是养分。现在这些不满地养分大部分都被麦德林议员吸收了。如果麦德林真地死了。这些养分必然会再次寻找目标。也许会重新投向山里那些艰苦地人们身上。在那个时候。想要压制如野草一般生长地**军。联邦政府和这些与联邦休戚相关地大人物们。又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金钱和心力。

    联邦旧有的体系一直都需要甚至是欢迎麦德林议员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些老奸巨滑的议员们,在阴影中注视一切的七大家,又怎么可能允许麦德林这样一个有着**军背景的外来者,参与到这场政治的盛宴之中。

    过往的十年间,所谓的非暴力主张,所谓的传奇政治家,麦德林议员只是联邦所需要的一个象征,或者说是很多势力有意无意间养着的一只小白兔。只不过这只小白兔最近现胡萝卜太好吃,竟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便触犯了忌讳。哪怕利家家主曾经无数次在内心深处赞赏过这位老狐狸的政治智慧,却依然认为他只能是只小白兔。他们并不想把这只小白兔打死,只想让他重新去做小白兔。

    “他要些什么呢?”夫人轻声问道。

    利缘宫微笑着说了几个条件。

    夫人放下了盛着奶茶的古纳瓷杯,静静地看着杯中的奶茶,双手安静地放在自己的长

    ,掌心向着天,一动不动。露台上的晨风停了,天停止了移动,莫愁后山一片清明。

    很久之后,她抬起头来,很平静地说道:“好。”

    “谢谢夫人。”利缘宫微笑着说道。

    “总统先生在林院长那件事情上做的很生硬,这样有些不好。”夫人微笑说道:“下午的时候,我去劝劝他。”

    “辛苦夫人。”利缘宫低头致意。

    夫人也很满意今天的对话,消除了联邦社会内部的不安定,继续了以往所确定的路线,圆满地赢得总统大选,获得了更多的利益,还有什么更多的需要呢?至于她或者他所做的一切,会对某些人带来怎样的伤害,会在联邦的历史上写下怎样丑陋的一页,他们不会在乎。

    这种人从来不会出现在历史当中,他们一直在试图控制历史,制造历史,修改历史。

    夫人那双经常做厨艺的手并不如何白嫩,有些随意地在裙上擦了擦,端起奶茶喝了一口,手背向天轻柔地搁在桌上,开始与利缘宫老人说些真正的闲话。

    “你一向去哪里,都会把那把黑椅子带着,我一直很好奇,那椅子有什么好的。”

    “人老了,念旧而已。夫人这里的椅子舒服,老骨头带着他做什么?”

    “那把椅子总是要传下去的,我真觉得利家老七这孩子不错。”

    “老七这次表现很好,眼光很准,说起来,那个叫许乐的小家伙倒真是不错。”

    “小家伙不懂事,火气大了些,什么时候火熄了,我带他出来见见老朋友。”

    “据有些消息,帝国那边的财政好像出了问题。”

    “是吗?联邦的准备必须快一些了,麦德林运气看来真的不错。”

    便在此时,莫愁后山未起风而雨落,原来天空中那几层秋日厚云早已飘了过来,洒下片片雨水,在这秋山秋湖上,平添了几许愁思愁意。

    露台上方早已自动伸出了透明的玻璃挡板,将整个露台遮住。雨水打在玻璃板上啪啪作响,对两位大人物的闲叙没有丝毫影响。

    ……

    ……

    三天后。

    张小萌微带忧愁看着窗外的都秋景,这连绵的雨一下便是四天,也不知何时是个尽头。议会山的听证会已经进行到第四天,寒冷凄迷的秋雨,自然无法阻止事态的前进。然则就从第三天的听证会开始,她便感觉到气氛有些异样了。

    议会山的议员们在最开始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然而就在第三天的听证会现场,包括那位锡安议员在内,很多议员开始抛出了刁钻的问题,明显地对她的证词表现出来了不信任的感觉。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事都不懂,只有热情理想的天真女生,在那些刁钻甚至有些无礼的问题面前,她都表现的极为得体,有理有利有节地做出着回应,面对着联邦议员们的言语攻击,竟是没有丝毫退怯和慌乱。

    联邦电视台依然在直播,这位**军的女士,在议会中的表现赢得了相当一部分联邦民众的欣赏,然而联邦议员们的忽然集体置疑,却又让本来就处于动摇惶恐状态中的民众们,再一次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阴谋,再一次开始同情麦德林议员。

    张小萌皱着鼻尖看着窗外,只有无人之时,她才会偶尔表露出当年的可爱模样。

    窗外天上秋云层层压低,秋雨连绵如珠。她隐约感觉到,联邦里一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们开始动起来了,只是这些人难道不知道,翻云覆雨之后,终将是一片煌煌青天?

    便在这个时候,送餐车被一名女服务员推了进来。张小萌微微一怔,转过身来,右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

    除了和司法部官员们用过一次晚餐外,联邦政府里各个部门都有些忌讳与青龙山来的代表团接触,所以这些天的用餐基本都是送餐上门,可是张小萌敏锐地查觉到事情有些不对,这个女服务员的脚步显得太匆忙了一些。

    女服务员忽然说了一串数字,然后快地脱下了自己的衣物,压低声说道:“你有危险,迅离开。”

    听到接头的暗号数字与这句话,张小萌的身体微微一震,却没有时间多说什么,直接将自己的外衣脱掉,开始与女服务员互换衣物。

    宾馆的房间里没有监控设备,这是早已经确定了的事实,所以她并不如何担心被司法部官员们现,只是她的心情异常沉重,不了解究竟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