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四章

    据情报称,你那位初恋男友现在很了不得,新式T贡献之一。据更隐密的一层情报,机甲测试中就是他击败了费城李家那位李封中校。他现在应该已经是总装基地的上尉,这件事情之后,大概马上又会被越级提升。”

    这是都特区西区的一间酒店,地势幽静,四周秋树环绕,将外面那些跟踪前来的记们拦在了外面。联邦政府第一次与山里的**军合作,在细节上他们做的很到位,这家宾馆距离国防部驻训基地不远,随时可以调出大批武装力量,防止意外情况的生。

    张小萌站在窗边看着陌生的都街景,想着他就是在这座都市中生活了一年,努力了一年,心情有说不出的惘然。

    她知道许乐在机修方面的能力,但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参加到联邦新式机甲的研制工作之中,还成为了最关键的那个角色。

    只是机甲战?在她那些美好的回忆里,许乐只是天天在图书馆区里呆着,他是蹲坑兵出身,怎么会操控机甲呢?

    “今天你们见过面了?”房间那位中年人皱着眉头,看着女孩儿的背影,隐约察觉到什么。

    张小萌转过身来,平静地看着他说道:“嗯,只是没有说话。”

    中年人沉默片刻,叹息了一声说道:“至少你们应该说说话,拥抱一下。”

    “没有什么意义。”张小萌微微低头回答道,她比谁都了解那个男孩儿敦厚性情中隐藏的执拗,两人擦肩而过,这一分便是真分,不再是谎言中的死别,却是真实中的生离。

    中年人静静地看着她,像父亲一样温和地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过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你父母看到新闻后,肯定需要你的安慰。”

    张小萌轻轻地嗯了一声,对中年人认真地说道:“这里到处都有政府的眼线和监控设施,您不应该冒险亲自来这里。”

    身为**军地情报领袖。这名代号叫做他地厉害人物。已经无数次来到s1。但今天出现在这间宾馆里。确实有些冒险。他温和地望着张小萌说道:“毕竟是大事情。我担心你有些应付不过来。不过……比我预想中要好很多。你没有让我失望。”

    张小萌摇头说道:“那些大人物们需要我来帮他们把麦德林打下去。我地安全没有问题。倒是您还是赶紧离开吧。”

    “联邦政府通缉我很多年了。可我依然活地好好地。”中年人温和说道:“不用担心什么。”

    他那张普通无比。谁也看不出来易过容地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浓郁地忧色。却没有对窗边地女孩儿说什么。身为**军地重要人物。他和联邦政府打了数十年地交道。知道那些大人物和政客们是怎样地无耻。

    ……

    ……

    都南郊一处隐藏在树林中的庄园,三林银合银行副总裁利修竹,就像一根竹子般,沉默而僵硬地站在一张椅子面前。

    这是一把老旧的黑木椅,椅子两旁的扶手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摩娑,变得无比光滑,经历了岁月的洗礼,这张椅子却没有任何朽坏的迹像。

    就像椅中那位老人一样。

    坐在椅中的老人脸上满是皱纹,身躯并不如何高大,穿着一件宽大的衣衫,头顶戴着一顶可笑的黑色小帽,那双浑浊的双眼里偶尔有光芒掠过,透着一丝看透世情的智慧。

    联邦里从来没有人敢取笑老人戴的那顶小帽,虽然这个爱好确实有些怪异。

    利家当代家主利缘宫温和望着面前的儿子,忽然伸出一根苍老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头顶的小帽,说道:“其实很多年以前,有个人曾经取笑过我。”

    利修竹的眉头皱了起来,联邦里还有人敢如此大胆,那个人必然是死了。

    “那个人没有死。”利缘宫老人微笑着说道:“因为他不是我能杀死的人,看看,这就是实力的问题。不要把我们七大家想像的太过强大,要知道就连夫人这辈子都有迈不过去的障碍,更何况是我们?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我,为父我这辈子认过输,而且不止一次。”

    铁算利家家主,随便感个冒便能让联邦里无数金融产品贬值,伸伸手便能在某个星球上制造一场金融风暴的绝对大人物,今天对继承人进行教育的第一课,便是认输。

    “失败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我们居然选择了麦德林议员这样一个商子。”利缘宫老人笑呵呵地摸了摸小帽外数目

    花白头,说道:“这老家伙居然能够连我都说动了厉害。”

    一直沉默受教的利修竹鼓起勇气解释道:“就算夫人最后的手段是听证会,那又不代表我们就输了。麦德林议员手下那些青年主义分子,明显拥有比我们想像更强大的鼓动能力,环山四州罢工,大学城停课,我并不相信政府有勇气真地审下去。”

    利缘宫老人安静地听完儿子的解释,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蠢货。”

    很寻常的两个字,利修竹却觉得空气里一阵寒风吹来,将庄园内部完美的供暖设施和为了美观而修建的壁炉跃火都冻住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如果是一根竹子,那么青竹的外表上一定蒙着层寒霜。

    “联邦多少年?七大家又有多少年?你应该好好学一下历史。”利缘宫老人温和地说道:“大选失败又算什么?联邦换了多少任总统,可是七大家永远还是七大家。像我们这种家族,早已经深深地根植于联邦的土壤中,就拿我们利家举例,如果我们利家垮了,联邦的金融也就垮了。”

    “但你不要忘记很重要的另外一点。”老人的语气忽然冰冷了起来,“如果联邦垮了,我们利家也就要跟着垮。所以无论你怎么做,都要记住不能危害到联邦的根本利益。”

    “麦德林现在做的一切,太危险,因为这危胁到了联邦的基础,虽然真的出现骚动也能控制,但这种方式是我们不能允许的。”

    利修竹沉默了很久,努力地消化父亲的教诲,最后轻声说道:“明白了。”

    “不,你还不明白。”利缘宫第人眯着眼睛说道:“人类在宇宙间穿行,却要生活在星球上,你什么时候不再喜欢站在咱家银行那幢难看大楼的顶层看风景,而是愿意多在街上走走,大概便能明白这一点。”

    利修竹一脸惭愧,低头无语,许久之后才轻声请示道:“那现在怎么办?夫人那边估计不会收手。”

    “我刚才说过如果我们家垮了,联邦的金融体系也就垮了。”

    利缘宫老人脸上泛起一丝怪异的笑容:“可如果连家垮的时候,他们的当家人还能说话,那整个联邦也就垮了。我以往便提醒过你,不要看着人家低调了几千年,便不把对方当回事儿。你偏偏不听,太子爷被暗杀,我们几个老家伙都得亲自去莫愁后山解释……等你真正接班的时候,大抵便能知道家的能力有多大。”

    “不过夫人那边,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对我们有太多恶感,要知道联邦选了这么多任总统,每个家族都会挑选不一样的候选人做为伙伴,这是惯例,这是历史,只是这一次的动静显得太大了一些。”老人轻声说道。

    “可是……”利修竹虽然什么历史内幕都没有知道,但终于对那个阴影后的家生出了无穷的忌惮,微显紧张说道:“如果麦德林真的参与了临海州的事情,那就真的完了。”

    年初家太子爷在临海州体育馆被刺杀,利修竹置身事外冷冷看着,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与利家毫无关系,却根本不知道父亲曾经为了此事,亲自前往莫愁后山向那位夫人解释。可眼下利家却是麦德林的幕后支持……

    便在这个时候,利修竹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过后认真听了几句后,用力地点了点头,对黑木椅中的老人汇报道:“麦德林议员从司法部大楼里放出消息,他愿意让步。”

    ……

    ……

    晨间,几辆名贵的汽车顺着山间的公路通过了路障,一路依山伴水驱雾而行,通过那扇沉重的大铁门,来到了莫愁后山那片江山如画的庄园。

    利家当代家主在侍从的搀扶下,从车中走了下来。利修竹跟在后面,而那些利家的安全人员,则是马上被接到了别的地方。|少爷自然是想不见就不见,但这对在联邦呼风唤雨的父子却大是不同。

    就在露台之侧,穿着一身庄重长裙的夫人微笑望着老人,说道:“快一年不见了,看来你的咳嗽好了很多。”

    利缘宫老人听到这句话后,正想说什么,忽然剧烈的咳了起来,咳的身子微微佝了下去。这或许代表了屈服,又或许是这位老人每次见到夫人时都会行的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