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一十三章

    之源才是这个宇宙中最了解许乐与张小萌故事的那个T施清海更加了解他亲自布置了双月节舞会,给了许乐一个惊喜,亲手促成双月光柱下这对年轻男女的再相见。他甚至知道许乐那一个美妙的晚上只坚持了多久便溃不成军。

    因为了解,所以深刻,化名袁子台的他,静静地看着新闻上那个女孩儿,知道许乐此时的心情一定非常复杂难安,但他只觉得冰冷而且恼怒,许乐知道张小萌死讯后的沉默悲伤,他都看在眼里,这一切却原来不过是个局,布局的人或许有他们的用意,可是一个女人如果却能够忍心看着爱自己的男人陷入那种绝望之中,实在是冷漠到有些冷血了。

    在这一瞬间,之源忽然很想给许乐打个电话,暂时将自己的人生计划忘却,安慰一下这个联邦中仅有的朋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师长带着一位穿着普通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冷冷地关掉了电视,并且命令集合。在集合之后,师长望着这一队最精锐的特种作战小队,沉声说道:“现在布的是宪章局二号序列事件任务,从此刻起,中断你们对外的一切联络,除了宪章局直接命令之外,拒绝所有来自部队的要求。”

    “你们的任务是进入青龙山,寻找一座坟墓。”那名中年人是来自宪章局的官员,当确认了没有丝毫泄密的可能性后,他在光屏上调出了一幅图片,对着下面的军人们冷声说道:“找到它,挖开它。”

    之源的眼睛眯了起来,和许乐在一起呆久了的朋友,似乎都被那个开朗的年轻人所感染,在遇到一时难以解决的事情时,总会把眼睛眯起来,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反应掩藏在眼眸中。

    图片是一座旧式合葬坟墓,正躺于一片不知名的山林中,碑石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个麦字。

    ……

    ……

    在遥远的西林大区星域,晚蝎星云通道前方,驻扎着第四军区一支精锐的特种作战小队。深夜的营房,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莱克上校脸色沉峻地走进了营房,打开了大灯,直接调出了资料,对着下面那些还正在穿衣服的下属们沉声说道:“宪章局第二序列命令,马上潜入卡哲星球,进入这间公司,找到三十七宪历以来的所有资料,如事情败露,格杀勿论,严守秘密。”

    精悍的军人们看着光屏上的资料,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他们不是一批专门上战场的特种兵,而是联邦对百慕大星域进行渗透的利器,每个人都拥有极为强悍的潜伏能力他们对百慕大星域太熟悉了,卡哲星球便是百慕大星域第二大行政星,而那家公司的名字更熟,这家公司从事着最臭名昭著的人口买卖生意。

    “如果带不回来所有资料。记住。宪历最初几年地资料最为重要。”莱克上校冷冷说道。然后戴上了自己地眼镜。

    ……

    ……

    一般私人飞船在宽阔地宇宙中飞行。在大尺度地背景下根本显现不出来它惊人地度。如今地联邦晶矿资源枯竭。太空航行便得极为奢侈。像这种小型地私人飞船更是奢侈到了极点。

    “距离进入空间通道还有三天时间。”头花白地船长。对林半山轻声说道。

    林半山轻轻抚摸着腕间地达翡手表。想着手表里藏着地那些资料。便是不动如山地他此时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希望还来得及。”他轻垂眼帘,终于有些明白了那个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可能的真相,让他都有些难以理解。

    ……

    ……

    都郊区那幢安静的宪章局大楼中。往日沉默寡言,面色少变的局长助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看着光屏上不断闪过的调查结论,看着联邦中央电脑的推算报告,终究是忍不住轻声骂了一句娘。

    他走到了局长办公室,走到了老局长的身边,沉声说道:“管理委员会打电话过来,质询宪章局内部修改数据的事情,联邦调查局的数据中,那个叫张小萌的女孩儿应该已经死了,可她还活着。”

    “没有人能修改公民数据库里的数据,局里有人给了联邦调查局一个假数据。”老局长缓缓说道:“这只是小事儿,不用去理会。”

    与宪章局正在全力追查的那件事情比起来,张小萌死亡数据篡改一事确实太小,像芝麻那样小。局长助理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依然不敢相信。”

    “我也不敢相信。”老局长眯着眼睛看着电视中的新闻报道,缓缓说道:“但一定要查,如果是假的无所谓,如果是真的,我真不知道联邦会变成什么样子。”

    局长助理扭

    一眼电视新闻,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他这次真的会T们这边的时间也可以宽松一些。”

    老局长微眯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嘲讽之意:“他已经在联邦里经营了这么多年,不管是那些无知热血的青年,还是那些自以为城府极深的家族、政客,这已经变成了一张网。总统或那位夫人,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联邦社会分裂以至动荡,只要他退一步,总统和夫人便不会为难他,这是历史早就已经证明了的命题。”

    “联邦副总统是法定的议长,再想到那十七篇社论,终于明白那人想做什么,但这明白却有些令人不愉快。”老局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些大人物们妥协也好,至少不用担心选举的事情。”

    ……

    ……

    都已是深秋寒冷时节,南半球的热浪岛却将将要迎来第一波热浪。沙滩上穿着贴身泳衣的女孩儿不吝惜展示自己的青春,四周注视风景的男人们也不吝于投放自己灼热的目光。

    施清海戴着一顶草帽,拿着一瓶啤酒坐在沙滩酒吧中。热浪岛的啤酒很好,女孩儿很好,他要的大枪已经藏好,那只手机早已经扔进了厕所,所以他有心情喝两口,看两眼。

    好像不用自己做什么了。他微笑看着电视新闻上的听证会现场,司法部外游行的人群,不能亲手杀死麦德林,并不代表着就不能替老师报仇,自己辛苦一年调查出来的东西,终于开始挥它的作用,在联邦里引起了如此大的震动,施公子有资格得意一把。

    他望着走进酒吧来的一位美丽女郎,忍不住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心想许乐就应该学习自己的人生态度,哪怕出没于深沉的夜里,也要在自己的黑眸上映上无数朵美丽的桃花,如此方能不自伤,不自悲。

    “姑娘,这岛上什么都好,就是太寂寞了一些。”施公子开始上前搭讪。

    这位漂亮的姑娘有些愕然地看了一眼沙滩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准备远离这个连搭讪都如此不济的男人,却忽然间瞧见了男人草帽下的容颜,不禁被晃了晃眼,面色微红低下头来。

    施清海在心里轻轻哼着姑娘姑娘漂亮漂亮,笑眯眯地凑了过去,轻声说道:“我要在热浪岛呆一个月,就差一位旅伴去踩踩这片寂寞的海。”

    ……

    ……

    许乐一个人坐在寂寞的公寓里,电视光屏没有亮,他只是看着窗外望都的秋景呆。林远湖垮台,沈老教授的心血被用到了机甲上,麦德林被捕,马上将要得到联邦法律的审判,张小萌还活着,忽然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就好像他从遥远的东林大区逃来都星圈,只是在这一片繁华中轻身而过,看一眼荒谬,掬几把泪,该做的事情都做了,本打算的事情再也没有理由去做了,那他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去找封余大叔吧,他在心里这样想着,然而想到手机里那封电子邮件和张小萌,他又生出了一丝不怎么好的想法。

    白玉兰刚才通知他,十天之后公司总部将有一次特别的征核集合,第七小组也赫然在列。这里的公司自然指的是白水公司,许乐不知道是谁又记起了自己,为什么要记起自己,只是觉得奇怪,第七小组这个战斗小组,安全顾问部门为什么要征调?那可是专门替联邦大人物们进行安全护卫工作的部门。

    左右无事,左右无人,许乐沉默地想了很久,觉得总要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于是决定到时去看一眼。

    ……

    ……

    议会山听证会议结束之后,被现场直播的听证现场,顿时引了又一轮的争议与震惊。联邦的公民们在惊愕于那些阴谋灭口之余,对于张小萌这个经历离奇,逃出生天的女孩儿与众不同的气质也极感兴趣。

    都星圈各州的抗议示威游行活动还在继续,临海州大学城离安静还有很远的距离,环山四州还在罢工。在听证会之后,乔治卡林主义分子的愤怒反而更强烈了一些,他们纷纷指责山里的军事力量走了一条分裂的道路,出卖了自己的同志。

    然而在政治评论家和政府看来,在现有的证据面前,麦德林议员的政治生命或许还能延续,但他的生命在政府与军的双重打击之下,必然只能在监狱里度过。

    然而麦德林议员自己却并不这样认为,他在沉默了一个晚上之后,向司法部大楼外面的大人物们传递了一个讯息,他准备妥协以换取自己的自由。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