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九章 失控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零九章失控vip

    乐看着新闻中的面。忍不住摇着头。低声骂了一。他怎样也无法想像到。惯常沉默的联邦民众。这一次居然有很多人站了出来。而且联邦学术委员会居然还有脸表示关切。实在是让他感到不可理解。

    蹲了一个小时马步。在望都公寓沉默的反复练习了几遍那些近身格斗的姿式。他身上每一寸肌肉和关节都舒展开来。却早已经没有当年在东林大区时的那些痛苦。微微的酸麻反而感觉很舒服。体内那股力量就像是灼热的线条一般。在他身体里穿行。再也不会在让肌肉组织和皮肤颤抖起来。

    宪历六十七年他依然在坚持自己的修练。向着封余大叔所说的第一机器的道路沉稳前进。但毕竟事务繁。机甲研制和很多事情让他有些分心。程度一直停不前。甚至隐约有倒退的可。而前些日子在卡琪峰顶的那一场战斗之后。在李疯子强大而恐怖的实力压榨下。许乐被激出了某种情绪。大致了解无论是在联邦社会还是军队里。终究是个人的能力占据了最重要的部分。

    当时势或社会制度无法帮助到每一个个体公民的候。便只有靠自己了。冲了一个冷水澡之后。他坐回了沙上。又开始观看新闻。心里这种想法越强烈。

    这几十个小时内联生了无数的突事件。就像是星系核心处的星际尘埃一样。时刻转换着角度与色彩光芒。让以亿计的联邦公民感到有些目不接。眼花缭乱惊心动魄。

    麦德林议员在司法部接受调查。司法部大楼外的,众集会也已经持续了很久。此时已经入夜密麻麻的工艺烛排在街道两侧。达数万人的支持者用沉默表达着对政府的不满。对联邦司法体系的不信任。

    司法部大楼外面的草坪。甚至被罗斯麦德林竞选办公室变成了临时的指挥中心。无数的记云集于此。摄像机忠实的将这些画面传输到每一个家庭的电视光屏之上。罗斯州长站在临时搭建的台上。用力的挥舞着手臂在诉说着己愤怒的主张。同时强烈要求自己的竞选对手帕布尔议员不要再保持虚的沉默勇的站出来与自己进行辩论。

    罗斯州长的演讲时不时被那些支持者的掌声打断。

    在道路的末端。依然有另一批人在高喊着严惩凶手的口号。只是他们的声音显的那样的遥远而且轻微。

    新闻画面一转。来到了2大区的环山四州联邦前重工业基的本来就是麦德林议员的场所。他在此的的声望无人能比。然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当麦德林议员被司法部带走之后。上亿名产业工人居然保持了沉默。不知道是什么因素在其中起作用。

    但在今天晚上。环=四州的沉默终于被打破了。联邦第二十三重型机械生产基的的工人率先走出了厂区。紧接着有更多的工人走出了厂区。走上了街头。

    环山四州大罢工就掀开了|幕。论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施清海。还是家那位夫人。或者是联邦政府的高官们。大概都没有想到平静了很多年的联邦就样混乱了起来

    许乐眯着眼睛。看新闻当中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想到当初张小萌对麦德林议员的死心塌的。知道那位老人在收服人心方面有突出的能力。心中不期然的生出一种不安的感。

    ……

    ……

    利修竹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司法部的调查结论。身为罗斯麦德林竞选搭挡的幕后支持者。他与麦德林议员在募款晚会上见过好几次。对那位议员的印象极好。甚至好到了快要忘记对方的**军背景。他认为麦德林议员是一位极为熟的政治家。怎么可能去做出那些对他仕途没有任好处的疯狂举动

    支持麦德林议员的方面。在极短的时间内造出了极大的声势。绝对不仅仅是依靠麦德林员本人的声望。以铁算利家为的势力。在工商界的影响力也到充分的挥。饶是如此。利修竹在知环山四州大罢工的消息后。依然有些震惊。觉的自己当初决定代表家族投资罗斯麦德林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

    站在高高的三林联-银行总部顶楼。隔着玻璃幕。看着远处街上汇成一片光芒的蜡烛光芒。利修竹那张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轻松的笑意。民心这种东西不是花钱便能买到的。

    便在此时。身旁的话响了起来。利修竹拿着话筒恭敬的说道:“父亲。根据司法部方面的内部消息。大概他们很快便要抵挡不住各方面的压力。议员马上就会出来。只会被监视居住。

    电话那头的利家家|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麦德林一直在联邦青年一代中加深他的影响力。以乔治林接班人自居。一以贯之十余年。终于见到了成效。那些狂热的年轻人们。为了追随他自然可以不顾一切。不过你觉这种情况。和我们当初预计的情况一样吗?”

    “我不知道司法部他们从哪里搞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不过很明显是那位夫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不然议会山也不会这么快就剥夺了麦德林议员的司法辖免权。”利修竹平静说道:“我承认自己低估了家的影响力和决心。不过面还在掌控之中。”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利家家主才缓缓说道:“蠢货。你马上回来。到这个时候还看不出局面已经失控。你这副臭皮囊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如果夫人下决心解决这个失控的局面。你以为靠那些游行的愚民。便可以与她抗衡?”

    利修竹拿着话筒默然无语。脸色怪。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

    ……

    “联邦政府害死了-治卡林。我们不能让他再害死麦德林。在这种时候。我觉所有的邦公民都应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今年的大选我根本不想投票。我甚至本来还有些倾向帕布尔议员。但是这次司法部的做为让我太失望。联邦政治怎么能这么肮脏?”

    新闻中。记者们在都司法部大和临海州大学城随机采访着游行的人群。那些普通民众回答是那样的情绪激动。

    “局面有些失控。”夫人轻的揉了揉眉心。缓声说道:“利家那个花样废物还看不出其中的危险。环山四州已经罢工了。再这样搞下去。社会动荡起来。亏的终究是联邦本身。”

    七大家生活在联邦之中。与联邦共生共存。联邦吃亏便是七大家吃亏。这些隐藏在历史阴影中的大人物们。为了彼此的利益会冷酷残忍的争夺。但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争夺会给他们的利益。带来不可预估的风险。

    房间中。沈大秘书安静的听着夫人的话语。同时快的浏览着家各个部门反|回来的信息。最后轻声说道:“司法部天凌晨便会解除强制措施。麦德林议员会被监视居住。”

    夫人漠然的摇了摇头。说道:“麦德林是不会出来的。这是一个老赌棍。他把自己这几十年的影响力就赌在这个案子上。甚至不惜让社会政治族群对立。动乱生。也要谋求一次逆转的胜利。”

    “最新的民意支持率出来了。罗斯麦德林离帕布尔先生只有一个百分点。”沈秘书汇报道。

    “麦德林为什么要破罐子破摔。他明明应该清楚。这样展下去。联邦根本利益受损。他也不可能有任何好果子吃。”夫人闭着眼睛思考道。像她这样的人。非常清楚遍及都星圈的抗议浪潮当中。隐藏着麦德林议员办公室那些青年人的作用。“利家应该很快便会收手。他们不是傻子。环山四州罢工的损失。不是哪一家能够承担的。”

    “也许麦德林议员是想求名?”沈秘书试探着给出意见。

    夫人睁开眼睛。想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说道:“就是一直没有弄明白。这个老狐狸究竟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会有所警惕。”

    夫人冷漠说道:“麦德林在联邦里放了一把山火。这把火会烧多旺谁也不知道。只怕他在都无法控。却不知道他不是不想控制。如果是后者。他真的该死了。”

    “不管他要的是什么。必须把他所有的希望打灭。让他退出这次大选。必须要有他的合作。才能把联邦的不安平息下去。”

    夫人转向身旁的管家。说道:“山里面一直你在联系。南水领袖答应的那几个证人什么时候能到?”

    管家低头回答道:“明天上午九时二十三分。”

    第二日清晨八点。萧文静检查官走进了房间。这些天他的睡眠一直有问题。眼窝深陷。此时看着窗边那个精神十足。表情平静的议员。虽然极为厌恶此人的虚伪。也不的不服对方的城府。

    麦德林议员微笑着拒绝了离开司法部的通知。而选择了继续留在这里。眼看整个联邦因为自己而风起云涌。

    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太空港艘从2飞过来船缓缓降落。坐在窗边的女孩儿与几名官员模样的人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戴上了一幅黑框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