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八章

    有什么人能够与整个联邦相抗衡,哪怕是传说中的七怕是位高权重的政治人物。联邦的意志一旦通过具体的机构展现出来,强大的效率和恐怖的威力便会降临人间。

    司法部的调查并没有宪章局的配合,但多达数万人的联邦调查局干探和司法部密探,就像是蚂蚁一样的撒了出去,沿着麦德林议员曾经走过的道路,曾经去过的地方,迎着那些证据中的疑点,细致到了极点地开始调查。

    调查的过程很顺利,并没有用多长时间,查到的疑点配合那位神秘人士送来的证据,便已经足以支撑起很多论断。当厚达七十厘米的案卷,被送到议会山大厅后,就连最顽固的议员,那一方最坚定的支持,也不得不同意议长召开临时紧急会议的要求。

    在这一次联邦管理委员会紧急会议上,司法部长和来自第一军事学院的独立检查官分别做了详细的阐述,同时表明了事态的严重议。一番无比激烈的辩论甚至是咒骂之后,议会最终以差距极小的投票结果,暂时剥夺了麦德林议员的司法辖免权。

    因为麦德林议员如今还是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所以还需要联邦法院的最高法官签字。当所有这些程序做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

    ……

    深夜的议会山不像往日那般庄重安宁,充满了呼喊着的人群。在远处宪章广场那座巨大雕像的冷漠注视下,麦德林议员的支持们,手里拿着乔治卡林的画像和麦德林议员的画像,在拼命地怒吼着,辱骂着,向拦在自己面前的防暴警察比着中指的姿式。

    议会山下方按照那些长长的石阶分成了三个区域,另一边是一些帕布尔议员的支持,相信麦德林就是一个恐怖分子的人群,他们拿站环山四州恐怖袭击中无辜死的照片,毫不示弱地向着那边对喊,同时沿着石阶安静上行的司法部检查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只是这些人的人数要少很多,但他们手中举着的巨幅照片却在散着一股子生硬冰冷的味道,尤其是其中一幅,一位观看演唱会的小女孩儿,在冰冷的石块下紧闭着双眼,灰尘蒙着她的脸,也凝住她脸上的血……

    萧文静和徐松子带着十几名司法部官员,向议会山里走去,这些天他们已经来到这座联邦最高立法机构很多次了,最初的紧张亢奋早已经变成了平静和获得线索之后的喜悦,只是很明显,今天来示威的民众比往常要多很多,两旁的闪光灯也显得特别耀眼,大概是消息走漏了出去。

    草坪旁地街道上。一辆黑色地汽车安静地停在那里。许乐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通过车载监控系统。看着远处议会山处热闹地情景。最终视线落在那张小女孩儿地照片上。他夹着香烟地手指颤了颤。旋即将光屏中地画面对准了议会山门口。

    无论是国防部那边不是果壳机动。现在对于如何处置他这个有功之臣似乎都有些为难。所以他这些天干脆也没有去白水公司上班。而是天天来到议会山。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麦德林被绳之于法。是他最盼望地事情。

    当现司法部调查小组成员里。居然有萧文静和徐松子时。他不禁有些吃惊。旋即心里又生出了几丝敬佩地感觉。

    没有过多久。司法部官员便从议会山里走了出来。在人群地正中间。穿着一身灰色风衣地麦德林议员神色如常。看上去并不显得如何颓废。

    闪光灯顿时照亮了半片夜空。议会山大厦圆柱上地雕像在这些人工光明地照耀下。显得栩栩如生。格外狰狞。

    麦德林议员被押送着往石阶下走去。几辆特制地公务用车正等将他带到司法部接受调查。

    石阶下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情绪顿时又被挑弄到了一个巅峰,无数的支持在唤喊着这位老人的名字,泣不成声地痛骂着政府的无耻,而那边人数较少的队伍,则是愤怒地喊着凶手,婴儿杀手,伪君子之类的名词。

    没有任何表情从麦德林议员的脸上泄露出来,他的脚步依然稳定,他的面容苍老之中依然平静自信,他向着支持自己的民众挥了挥手,表示谢意。

    “麦德林议员,你有什么想要表的吗?”被拦在安全外的记们,一边拼命地按动快门,一边大声地喊道。

    麦德林议员停住了脚步,笑了笑,然后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司法部没有愚蠢到给他系上手铐,风衣袖外的双手上连根塑料绳也没有。

    “我这辈子戴过很多次手铐,但每次我都证明了我

    ,安全地回来。”议会山上变得安静了些许,麦德T举着双手,说道:“然而今天却证明了,这个联邦仍然处处充满着无形的手铐。”

    “我不希望联邦会因为这件事情而陷入某种割裂情绪之中。”麦德林议员向着记,向着支持自己的民众们大声说道:“回去吧,至少历史将会做出它正确的审判。”

    历史才有资格做出审判,那联邦的法律呢?麦德林议员的这几句话,隐约透露了他内心的某种情绪,顿时感染的那些支持们神情黯然,心生悲伤之感,就连那些记们,也一时间忘了应该要再问些什么。

    便在这个时候,都日报的席政治记伍德,忽然冲着石阶上的麦德林大声地喊道:“你内心的道德法庭已经宣判了你的死刑!”

    麦德林议员看着这个将自己掀落的记,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在旁边扶着他胳膊的萧文静检查官却是身体微微一僵,记起来伍德记说的这句话,正是麦德林议员在日报刊的十七篇社论中最后一篇的重点。

    愤怒的民众开始向伍德扔纸团,吐口水,场面一片混乱,几辆特制的公务用车,在防暴警察们的保护下,缓缓地驶离了议会山。

    许乐关掉了远程监控光屏,沉默地吸完了最后一口烟,想到先前那些群众和那些愤怒的青年们,想到就连邹应星最开始的时候,都不相信麦德林会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来,他忽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在银河公墓里,不愿意原谅林远湖,那是因为他很清楚,像麦德林、林远湖这样的人,都是最好的、也是最令人恶心的演员。

    ……

    ……

    沈老教授曾经说过,宇宙里没有道理这回事儿。而最近半年联邦里接连生的大事,却似乎说明道理这种东西还存在着,至少存在于某些人的心中。因为这个认知,因为封余大叔还活着的消息,似乎被很多人遗忘了的许乐,很乐于当一个观看戏剧的观众,看着杀人放火被送上法庭,修桥铺路在地下安心。

    然而事态的展却出乎了他的预料。

    麦德林议员被司法部请去调查的当天,都星圈无数城市里便爆了游行示威,永远没有可能完全了解政治黑幕的联邦普通公民们,按照惯常的想法,将麦德林议员受指控一案,也当成了联邦无数黑幕中的一种。民众的想法很朴素,很简单,来自s2环山四州的麦德林在联邦的政治体系中是个外来,是个弱,他没有动机去做出那些恶行,所以在民众的心中,麦德林议员肯定是一位受害,司法部的指控只不过是某些大人物们无耻的阴谋手段。

    麦德林议员这些年来不辞辛劳的奔波,宣讲自己的非暴力主张,为他营造了极为完美的政治形象,再加上那些狂势忠诚的乔治卡林主义分子们呐喊奔走,无数的联邦民众开始走上街头,声援被剥夺了司法辖免权的议员,尤其是临海州大学城,绝大部分学生都加入了游行的队伍,造成了大面积的停课现象。

    第二天晚上,身为麦德林议竞选搭挡的罗斯州长召开了新闻布会,在布会上表达了对麦德林议员道德操守的绝对信任和强力支持,愤怒不满地指责联邦政府部门,在这件事情当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并且声明不排除在适当的时刻,揭露一些丑陋的真相,要求司法部马上释放麦德林议员,并且进行诚恳的道歉,同时宣布竞选办公室已经向法院递交了函件,控告都特区日报以及某家私营电视台涉嫌散布不实信息危害公共安全罪,诽谤罪,新闻从业人员收受贿赂罪……

    做为控制联邦最大都市港都多年的老辣政治家,京州州长罗斯的反击绝对不仅仅是召开一场新闻布会。就在新闻布会之后,联邦里最著名的几位工商界人士也开始站了出来,表示了对司法部的不信任和对麦德林议员的支持,联邦金融协会,矿业协会一大批影响力极为深远的组织,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在接下来的十个小时中,还有更多的强力人士站了出来支持麦德林议员,都大学有十七名教授签署了公开信,联邦学术委员会也表示了关切,还有更多的媒体也开始站在了游行的民众一方摇旗呐喊,认为这种裸的政治迫害生在三十七宪历的今天,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难以忍受。

    联邦社会开始有了冲突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