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六章 新闻只是事实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零六章新闻只是事实

    都特区日报关于环山四州演唱会恐怖袭击事件的调查进入到了后续阶段。在一系列的报道中。明显是偷拍的图片。清晰的组织架构。相关的证人证词。充斥在版面之中。尤其是日报网站上还上传了相关的录音以及简单的视频资料。调查的结论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麦德林议员。

    这次连续报道所引的震动还在持续酵。第四天的后续报道。却已经转向了宪历六十七元月一号。临海州体育馆生的一次意外事件。都日报勇敢的指出。那次意外事件是被联邦政刻意隐瞒的一次武装冲突。某不知名对象。遭受到了联邦军方第二军区的有组织袭击。

    在报道中。记者指出了当时在都参加春季攻势第二军区军官。有多达七人在事后的相关调查中杀身亡。当时的国防部副部长杨劲松被传病故。实际上是在政府的部调查中畏罪自杀。

    此篇报道一出。整个联邦再次震惊。什么样的事件居然牵涉到军方。而且还导致了国防部副部长自杀?都日报的报道中。直接又将此一事件再次指向了麦德林议员。只是在这次的报道中。明显缺少了几个关键性的证人。

    联邦选举委员会以举公平的理由。要求日报终止报道。总编鲍勃却强硬的表示。就算打最高法院。这篇报道也会继续。除了最高法官判决日报的报道。会对马上将要展开的总统大选有严重不公平的倾向。

    最高法院的官司往一打便是好几年。于是整个联邦都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都日报。疯狂的进行报道。至于读者们的心在想些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因为都日报多年来的声誉和权威性加上本身就有乔治卡林派的色彩。此时却在指控公认的乔治卡林主义的代言人麦林。再加上那些秘密却翔尽的证据-理的逻辑推论。可信性顿时大增。很多人开始怀疑起来。

    但是绝大多数人依然认为这篇报道纯属看图说话。是一种阴谋论者的歇斯底里。那些证链十分牵强和荒唐。政治界新闻界也有很多批评的声音认为在种情况下。日报做出这样的报道。显然不够严谨。

    而那些信奉乔治卡林主义的青年们表达态度的式则是直接的多。他们愤怒的认为。这是联邦旧有的顽固势力。不愿意看到来自环山四州。代表社会底层民众的麦德林议。成为联邦的副总统。都日报便是这些势力的喉舌工具。是无耻的政治走狗!

    “很多记者在会议等我们。”伍德表情沉峻的|了一眼楼下目光透过蚀月的标记。落在卡宾街上|几十名都大学的学生身上。这些学生今天来报社表示抗议。却也引来了更多的记者。

    “麦德林议员这几十年营造出了极难的的形象。整个联邦政坛。大概只有帕布尔能够与他抗衡。然而在青年学生的心中这个圣乔治的门徒。才真正是能代表他|向往公平理念的偶像人物。”

    勃总编收拾好了桌上的文件。和伍德一起向着会议室走去。报道出的这几天。他们两个人承受了此生从未承受过的巨大压力。这些压力不仅来自于联邦上层。更来自于普通民众的愤怒。甚至是家人的不理解。只不过几天时间他们看上去就有些憔了。

    会议室里的记者看着走进门来的二人。交换了一|眼神。然后开始提问。名义上是为了采访抗议的学生而来。实际上他们更关心的当然还是对麦德林议员的控。

    勃总编坐在了椅子上。笑着望了一眼四周的同行。说道:“有什么想问的。大家就问吧。我当年也是跑记者出身。知道想要找寻答案时的熬。”

    记者们笑了笑然后有人很直接的问道:“连续报道里的那些图片和录音资料来源合法吗?来源是里?如果这个问题不弄清楚。我相信报道的可信性会降很多。”

    记者们不会试图去|寻那些资料报方面肯定会泄露出来。而且就算他们拿到了手。报社也未必敢刊登出来。楼下那些正在示威怒骂的青年学生们。就证明这样做的风险。

    “信息来源我们肯定要保护。而事实上……是寄过来的。”伍德抢先回答道:“新闻从业法大家都很熟悉。像这种寄过来的材料。没有合法性的问题。至于在2区的那些相关调查资料。我花了七万联邦币。请了十几个狗仔队。才挖了回来。”

    “跑娱乐线的狗仔?”那名记者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

    “不要低估狗仔队。只要肯给钱。他们比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加在一起还要有效率。”伍德记者耸了耸肩。

    接下来几个提问之后。一个一直沉默的中年人忽然开口说道:“鲍勃。我不是采访你。

    于这个报道我有疑问。想问一下。”

    勃总编和会议室里的记者。都认识这位叫漆|的中年人。甚至很熟悉。因为他是联邦里出了名的拼命记者。从业至今。不知道写了多少篇让联邦政府颜面扫的的文章。

    既然不是采访。会议室里的记者们很有默契的关了手中的录音设备。安静的听着。

    漆麻斟酌许久后说道:“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我仍然认为在大选前。你们扔出这篇报道不合适。说到底。我还是相信麦德林议员。姑且不论你们那些基于推论的证据链有几分可信度。但……”

    “什么叫基于推论难道那些图片上面的金女郎不是麦德林的秘书?难道那个基金会里的家伙。没有交待自己做过什么?”伍德愤怒的挥舞着手中的报纸。

    “可这些人都死了”漆麻皱着眉头说道:“且我也不想争辩这个。我只在想。麦德林议员如果是幕后黑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无论是今天报道的临海暗杀事件。还是环山四州的恐怖袭击。对依然保有浓郁**色彩的他来说。能有|么好处?”

    “破坏联邦的和解协议与气氛。那些死亡将联民众割裂成两个政治族群……麦德林议员肯定是一位成熟的政客。不会不清楚。这对他的大选之路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恐怖袭击时。他就在现场。险些身亡。联邦族群越对立。他身上的**色彩。便越是个包。而不是一层光彩。”

    勃总编安静的听。整个会议里的记者们也很安静。大家都是跑政治线的记者。对这方面有天然的敏锐。自然很清楚漆麻的分析很有道理。说来说去。德林议员怎也找不到做这事情的动机。

    关于动机的问题。其实许乐很久以前就想过。夫人也想过。甚至是林半山也曾经在高铁路旁的草的里思考过。然而这些当事者或是拥有大智慧的人。都法猜透麦德林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找不出他这样做的理由。

    等漆麻说完之后。鲍勃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也想要找出他这样做的动机。但没有找到。不过我更清一点。身为新从业者。我们只需要找到事实。讲述事实。事实背后的动机。是需要检查官去考虑的问题。”

    他抬起头来。直视会议室里的记们。平静说道:“报纸不会宣判一个人有罪。只会告诉联邦的公民。|个人身边的人曾经做过些什么。至于有罪无罪。读者们心里自有评判。”

    漆麻并未放弃。摇着头说道:“但是你们的推论。你们叙述所谓事实时的笔风。已经表现出了你们的倾向。你们已经在做一次道德上的宣判。而这样是不对的!”

    “新闻实际上是写新闻的人的看法。我承认。我和伍德都有自己的评断。我们一直在谨慎的使用。包括这次报道在内”勃说道。

    ……

    ……

    记者散去之后。漆麻留了下来。在总编办公室里喝了一杯咖啡。他望着鲍勃认真说道:“我们认识几十年了。先前你那些话能说服那些年轻人。却无法说服我。报纸的倾向太严重。你事先就判了麦德林议员有罪。然后才来找证据。严谨?我认为你先前说的严谨是一个笑话。”

    “确实不够严谨。但你要清楚现在的时间段。”勃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这样一个人。上就要当选为联邦的副总统。如果他真的是幕后黑手。整个联邦都将为我的严谨付出惨重的代价。到那时。才是一个真正的笑话。”

    “所以你就有权力利用手中的舆论。将他拉下来?”漆麻放下咖啡杯。恼怒的质问道。

    “你看过我们的报道。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你认为麦德林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鲍冷冷的看着他。

    漆麻沉默很久后摇了摇头不知道。或许我只是很不希望政治界难的出现了两个正面人物。是蒙骗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

    “有罪无罪。终究是司法部要去查的事情。”勃皱着眉说道:“而且我并不认为。就这几篇报道便能让麦德林输掉这场大选。罗斯州长主政京州时。都的经济让整个联邦都为之目眩。再配上大和解背景下的麦德林。他们的胜算真的很大。”

    “你支持帕布尔?我今年本来不打算投票的。”漆麻问道。

    “我支持这个。”勃拍了拍自的左胸。

    ……

    ……

    (这两章写的顺且欢喜。虽然没有许乐的事儿。但好像写这些。好像让我也崇高起来了……我是卑小的家伙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