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五章 首都日报在这一刻爆

    间客第二卷上林的钟声第二百零五章都日报在这一刻爆了……

    邦学术界领袖就这样垮了。在铁一般的证据以及联邦面刻意的推波助澜下。林远湖就此下台。他一手把持了数十年的学术界。也陷入了暂时的混乱与沉默之中。

    有时候许乐也会想墓园里林远湖那个苍凉的背。当一年后林远湖世消息传来时。他也曾经问过自己。最后还是只有那个结论。不能原谅。联邦里的权贵们。一生坏事做尽。最后放下屠刀。在逝者面前掬两把泪。便要求个心境安宁。直面死亡的阴影。这好像是很常见的事情但许乐却不愿意接受这种荒谬的事实。

    他很清楚。包括夫人在内的很多人。对自己筹划半年之久的这次计划非常愤怒。家要的只是机甲新准在手。用此打击总统大选的对手。却又极有城府的希望将这种对立控制在某个范围之内。许乐阴了林远湖和联邦科学院一记。实在是太狠太彻底。已经出了那些人的范围。

    一个小人物最终掀翻了一个联邦上层社会的巨头。大约会让某些人感到颈后有阴风传来。会感觉到来自规矩之外的不安全。

    可联邦政府为什么没有尝试掩盖事。至少是将这件丑闻的影响控制到最小?许乐有时候在想这个问题。不知道是政中的哪些人站到了七大家的对立面。

    许乐帮助果壳工程部研机甲。并且亲自在卡琪峰顶击倒了紫海。利家与联邦科学院以及那对总统|选人之间的内幕交易。等于便是倒在了他一个人的手中。铁算利家横联邦金融经济领域。为了总统大不知道布置了多。花费了多大的资本。许乐行为。自然将利家罪的无比严重。而间接的。他也成为了林家的绝对敌人。

    如果说是一般的联邦公民。知道联邦七大家里有两个家族都时刻想着要抹掉自己的存在或者都会惊惧的浑身抖。要不是逃往百慕大搏一把。要不就是干脆自杀了事。许乐却没有这方面的心。因为至少现在。他的身后还有夫人的影子。只有合作还在继续。那些人就不可能直接对他做什么。

    可是以后呢?许乐不去想以后以后如果之源重新出现。他相信那个家伙总会保住自己一条性命。而且他这时候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联邦达的新闻媒体之上。

    宪历六十七年联邦的新闻媒体和网络无比热闹。总统大选。环山四州恐怖袭击事件。划代的新式机甲联邦科学院抄袭风波一件件的大事逐个生那些记者与主播们兴奋不已。让联邦公民们有些回不过神来。

    最近这两天新闻媒体关注着另一件大事。这件事情与马上便要开始的总统大选有关。自然引来了无人的注目。包括许乐在内。因为在他不原谅的名单之中。麦德林议员毫无疑问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只是政治界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做什么。所以只好平静的看着。想看一|施清海通过自己交给家的那些东西。究竟什么时候会爆炸。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爆炸的点居然会生在卡宾街。那条云集了联邦严肃媒体的大街上。

    据他所知。家的影响力好像一直都在联邦电视台新闻部方面。并不是报纸。

    ……

    ……

    在深秋的某一天印的都特区日报上。在连续性的联邦科学院抄袭丑闻报道的后方。刊载了一篇不起的文章。占的面积极小。就像是小豆腐块一般。

    抄袭丑闻被揭露。经对罗斯麦德林这一对总统候选人的选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篇文章从林远湖院的道德操守说起。却没有落入下乘的凭借此事怀疑罗斯麦德林竞选搭挡的道德水准。而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环山四州的恐怖袭击事件。

    都特区日报。在这篇很短的文章中。通过翔实而简单的调查证据。以及未署名的信息源。直接指控麦德林议员是环山四州恐怖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

    如果是一般的报纸出这样结论惊悚的文章。只会被大多数联邦公众嗤之一笑。当作茶余饭后的点心。根本不会看重。只会随手扔进垃圾箱里。崇尚非暴力主张数十年。毅然脱离**军武力量。投身联邦民主和解进程的麦德林议。居然会是一个恐怖主义分子?这个话说出来根本没有人相信。

    然而都特区日报不是一般的报纸。这是一家传承了无数年的严肃大报。自由主义色彩浓。甚至被某些人视为乔治卡林派媒体。向来为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推崇。拥有极高的权威性。

    这样一

    的报纸。做出了如此严肃的指控。而且文章后面附上记者伍德与总编鲍勃的签名。以说明都日报的决心以信心。

    在第一时间内。都大街小巷中的自动贩报机完全脱销。匆忙行走在寒风中的人们。手中拿着一份都日报。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阅读者。咒骂着什么。

    紧接着。通过都特区日报电子版抢先阅读到这篇文章的各州各大区公民们。也陷入了震之中。那些新闻界的同行们。不明白向来严谨的都日报。为什么会忽然间扔出了这样一枚重磅炸弹。要知道指控一位备受尊敬的总统候选人。总编辑鲍勃和席记者伍德。等于是在用自己一生的职业美誉。不。是在用日报无数年积下的名望。做一次赌博!

    报纸刊几乎同时。日报总编辑里的电话便响起来。报纸幕后财团的大人物愤怒的吼叫着。要鲍勃总编马上回收报纸。马上消除影响。

    “鲍勃。你是不是疯了!的罪政客的事情哪家都敢干。但你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那是麦德林。联邦里至少有十亿公民追随他!无数学者都信任他。你居然说他是个恐怖分子!”

    “我很清楚自己在什么。”总编鲍勃将话筒远了一些。平静的说道:“我更清楚董事会上面是三林联合银行。而利家正在支持罗斯州长和麦德林议员的竞选。但请你不要忘了。我是做报纸的。不是做银行的。”

    话筒那边的大人物喘着粗气。正备愤怒的说些什么时。鲍勃冷冷的说道:“我的总编合同还有两个月才到期。你不要指望这时候把我赶下台。就算召开临时董事会议。我也会守在这间办公室里。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的联邦皆。最好就不要有这个念头。要知道这个联邦还有很多媒体对这件事情感兴趣。或许他们更感兴趣。什么我登了这篇文章。紧接着第二天便被利家掌控的银行掌控的董事会给开除了。”

    一口气说了如此长一串拗口的话语。鲍勃先生脸不红气不喘。反而觉无比痛快。用两根手指头捏着话筒。轻轻的放了下去-

    的一声。就像博物馆里的老式打印机。非常清脆动人。很多年前联邦里那些新闻从业者。就是用那些打印机。做出了很多当时看上去疯狂。后来才现对联邦未来大有好:的报道。

    “总统办公室来电。问我们究想做什么。”总编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在2区暗中调查了好些天的席记者伍德走了进来。这位记者耸了耸肩。说道:“议会山那边也打了很多电话过来表示关切。说老实话。你能不能顶的住?”

    “如今的联邦。总不可能还搞暗杀那一套。”鲍勃总编微笑着说道。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这一篇指控麦德林议的报道。其实早在很多天前便已经写好了。只过鲍勃总编一直压着没有出去。直到最近科学院抄袭丑闻曝光。勃先生才嗅了联邦政坛的一缕风声。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刊登的决定

    想到那一次在总编办公室内的争吵。伍德默默的看着头有些花白的总编。说道:“必须认。你挑选的时机很对。那时候我差点儿以为你会把我的报道扔进圾箱里。”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勃编叹息着说道:“联邦丑闻连连。这时候登出来。无论是政府方面。同业方面。还是民众方面。都能被这种震动降到最低毕竟我不想让这篇报道。造联邦的动荡。”

    “长年在臭鱼船上呆着。就闻不到臭味了。”伍耸耸肩。表示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挑选这时候扔出去。会不会被人指责逢高迎低?”

    “我已经做好了辞的准备。你该也做好了。”勃总编点燃了一粗烟草。拔了两口。说道:“那还怕什么?至少要把这次的连续报道做完。”

    都日报第一天的文章。只是做出了推理与指控。联邦里所有人都清楚如果不是拿到了相关的证据。份严肃的大报|对不会做出这样的指控。接下来应该便有相关方面的详尽报道。

    果不其然。第二天的都日报用版刊登了后续道之一。这一天都的自动贩报机再遭到洗劫。联邦的上层人士。普通公民。沉默的读者。看着报纸上的那些照片关系图和文字资料。都陷入了绝对的震惊之中。

    一时间。联邦风云色。(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