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二百零四章

    2大区环山四州一处偏僻的工业镇区上,此时正是黄的阳光暖洋洋地照耀着那些简陋的建筑。(专业提供行星系拥有联邦最重要的几颗资源星,还有联邦最达的重工业基地,果壳机动公司当年的机械生产公司,大部分的生产线,都设置在颗星球上。

    联邦大工业的兴盛,贫富差异在这颗星球上表现的也格外充分,所以被四个重工业州包围着的青龙山里,养出了一批敢于与联邦政府对抗的武装分子,在历史学家的眼中是很自然的事情。

    虽然联邦这些年一直不断地通过立法,寻求着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并且收到了很多成效,但乔治卡林主义在联邦社会中的兴起,却给这种尝试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军被围剿了数十年,反而变得越来越强大。

    好在最近这十几年,联邦政府奉行了武力打击与经济封锁相结合的政策,才成功地扼制住了**军的展势头,直至最近几年将那些武装分子赶紧了深山老林之中。

    青龙山是一座横跨两千公里的大型山脉,围绕着这座山脉的四个大州,是当年联邦重工业的基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算不支持**军的武力主张,却也是麦德林议员非暴力反抗主义的坚定支持。

    因为连年来的战斗以及联邦严苛的封锁政策,靠近青龙山一带的工业区已经渐渐荒芜,尤其是这座工业镇区,更是无处不流露着衰败的迹像。

    穿着一身工装的张小萌,从继电站的工房里走了出来,和经过自己身边的工作伙伴们笑着打了一个招呼,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来到s2已经大半年了,在领导的安排下,她隐姓埋名进入了这座工业镇区,名义上的继电站实际上是山里**军情报组织的一个隐蔽信息节点,她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张小萌经历了那次演唱会的恐怖袭击,也亲身经历过政府军几次暗中的武力围剿,虽然那些小规模的围剿政府并没有承认,真正的执行也是联邦里的三家大型保安公司,但那些血与火的战斗,同伴的死亡和肢离破碎的血肉,让她迅地成熟起来,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只知道理想的年轻女孩子。

    联邦政府的背信弃义与残忍,就像冰冷的事实教育了她,让她放弃了任何的幻想,在心底深处开始怀疑麦德林议员的非暴力主张,以及投身联邦政界的想法,究竟是合法夺取政权还是一种投降主义。

    这个工业镇区,已经是张小萌所在的继电站的第四个选址,前面三个都已经被政府的雇佣军无情地摧毁掉,有很多同伴已经死去,张小萌却并没有因此而对死亡产生麻木,反而是更加认真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细致而快地梳理着从都方面回的情报,然后通过秘密的渠道传往山里。

    在食堂里打了一盒土豆烧豆角,就着白饭,陪着夕阳,张小萌蹲在林边开始自己的晚餐,时不时地将搭落下来的丝拨到另一边,那副黑框眼镜已经不再了,原本清丽的容颜黑了一些,却也显得更健康和坚毅了几分。

    饭菜并不好吃。可是张小萌吃地津津有味。因为她知道就算是这些食物。在联邦严苛封锁地当下。对游击队来说。都极不容易。吃完最后一口饭。还没有来得及去洗碗。她便被喊了回去。

    “您怎么来了?”张小萌看着面前地那个中年猥琐大叔。惊喜地说道。

    整座继电站大概也只有她。才知道这个中年大叔便是**军情报组织地头目。被家太子爷称为最值得学习地五个人之一。

    “消息过去了吗?”

    “嗯。”张小萌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中年大叔沉默片刻后。望着张小萌说道:“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我地分析。联邦新机甲地背后。隐藏着总统大选地问题。组织现在早已经无法控制麦德林委员。但许乐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是为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张小萌低下了头,轻声说道:“明白。”

    中年大叔说道:“组织不愿意一个同情进步势力的年轻人,因为这种误会而将自己陷入危局,所以同意你联系他,告诉他你还活着的消息。”

    “谢谢。”张小萌说道。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出。”他神情严肃地说道:“联邦总统大选已经到了紧张关头,根据我的了解,联邦里有些人马上便要开始对麦德林的进攻,我想,也应该是我们去做些事情的时候了。”

    “我们能做什么?”张小萌认真地问道。

    “你有没有勇气站在国会大厅里,站在联邦无数亿人的眼前……指控麦德林?”中年大叔安静地看着张小萌的眼睛。

    ……

    ……

    无误会,不故事。然而人生或说宇宙本来就是由无数个误会产

    无数亿万年前的那个小黑点,或许就是误会了自己的7,才不甘寂寞地爆炸开来,释放出不计其数的能量物质,制造了时间,塑了一条历史的长河,让那些机缘巧合而产生的智慧生命,演绎了一幕幕误会丛生,悲欢离合的戏剧场景。

    也许本来就不是误会,而是欺骗。许乐开着黑色汽车驶向银河墓园的时候,想到早上看到的那封电子邮件,心里便是这样想的。

    他轻轻地哼着二十七杯酒的曲调,轻快地驾控着汽车沿着山路前行,似乎也没有什么现被欺骗后的愤怒,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封电子邮件是张小萌来的,而以为是某个不良的大叔知道自己获得卡琪峰战斗胜利之后,再也无法躲在黑幕里看戏,才会主动联系自己。

    从东林大区逃到都星圈,逐渐现封余大叔与费城李家之间的关系,还有那些隐隐约约的事情真相,许乐早已确认,封余大叔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当年的一场大爆炸都没能炸死他,两年前他怎么就死了?

    在河西州郊外分手时,封余大叔把那个金属手镯给了他,告诉他不要想着替自己报仇,再加上许乐最近一直坚信无比生猛的大叔一定还好好地活在宇宙某个角落里,于是他很自然地认为,那封邮件是封余大叔来的。

    知道大叔还活着,许乐的心里根本生不出丝毫被欺骗的愤怒,有的只是从内心深处迸出来的喜悦。

    带着这份浓郁的喜悦,甚至可以说是狂喜,他开着黑色的汽车驶进了银河公墓。拿着一束鲜花走到了墓园深处一个安静的角落,看着黑色石材上刻着的沈裕林三个字,许乐的脸上没有悲伤之态,只是静静地蹲下去,将黑石上面的落叶摘开,将鲜花放了上去。

    封余大叔和沈老教授,是他在机修生涯里最重要的两个老师,虽然与沈老教授相处的时间不长,就感情而言,许乐肯定和封余要亲密许多,但是沈老教授临去前的信任与重托,让他也感到无比温暖。

    大叔还活着,沈老教授留下的核心数据帮助联邦研制成功机甲,开心的事情汇聚在了一起,这一年里,许乐的心情难得的如此轻松愉快。

    他点燃了两根烟,一根放在沈老教授的墓石边缘,一根夹在手指上缓缓地吸着,淡蓝色的烟雾在深秋的墓园里升腾,就像是山间的雾气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被烟雾薰着了,许乐的眼睛有些酸,很自然地想起教授临死前,坐在实验室的梯子上陪自己吸烟的情形。

    他看着黑色的墓石,沉默片刻后说道:“教授,我们成功了。”

    大概便在最近这几天,联邦政府便会召开正式的新闻布会,通报此次的机甲研制过程,联邦科学院声败名裂的当下,果壳机动公司小白花机甲上,联邦的历史中,必然会记住沈裕林这个快要被人遗忘了的名字。

    墓园里忽然想起了脚步声,许乐站了起来,回头望去,只见一位白苍苍的老人在几个人的陪伴下,往这边走了过来。

    许乐只是在那间高级酒店的门口,远远看见过这位老人的背影,但无数书籍杂志上的照片,新闻里的画面,让他很迅地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只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墓园。

    林远湖缓缓走到沈老教授的墓前,看着墓中的那位长眠。只不过几天的时间,这位联邦学术界的领袖,看上去便苍老了很多岁,整个人就像枯干的树木,在秋风中随时可能倒下。

    “你就是许乐吧?”

    “是。”

    “明天我就会辞去联邦科学院院长一职。”

    林远湖脸上的老人斑显得格外明显,许乐注意到了这一点,却想到了沈老教授临死前的模样,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你为什么来?想寻求一下内心的平静?”

    “这座墓园我以前也来过。”林远湖轻轻地咳了两声,阻止了随从上前的意思,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我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他或你的原谅。”

    许乐静静地看着他,指挥大厅里的那一幕,商秋已经向他详细地说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林远湖平静赎罪的表情,他的内心便生出强烈的不舒服。他盯着林远湖苍老的双眸,一字一句说道:“原谅?不,包括你在内,我一个都不原谅。”

    “你的表现并不能说明你足够磊落,你只不过是被我半年时间筹划的这个局击倒,你别无它法,最后想扮演一下平静的赎罪老人,一个认错的爷们。可在我和地下的沈教授看来,这很恶心。”

    “你活的阴险卑劣,尝尽了荣华富贵,就不要想死的心安理得。”倔犟的许乐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